「這個有點難!」

秦飛假裝謙虛一下,其實他一早便看出了這個人是什麼病症。

以前還在禁武之地的時候,秦飛就在系統學習過醫術,加上他現在的實力,現代人的病,對於秦飛來說一點難度都沒有,什麼望聞問切對於秦飛來說那都是浮雲,只要感受一下就立刻明白他是什麼病,要不是為了裝裝樣子,秦飛都不屑於去假裝摸這樣些人的脈,對於九叔的考試,秦飛也是絲毫的沒有放在眼裡。

聽到秦飛的話,九叔終於笑了笑,這次遇到的病症可不是什麼簡單的病症,要不是他行醫幾十年,一般人還真看不出這是什麼病,要是沒有點難度那才怪了。

當然要是秦飛能看出這個是什麼病,那這秦飛的實力也毋庸置疑了,他甚至有種撿到寶的感覺了,畢竟這樣實力的醫生那都是可以單獨開店了。

「那就是說你沒有看出來?」

「看是看出來,就是有點不敢確認。」

「沒事你儘管大膽的說吧!」

「肚臍以上的腹痛是因為……」很快秦飛就說出了一大堆的話,一點也不像沒有確診這個病症,就連九叔也是一臉驚訝的看著秦飛。

「恩!我就是這樣認為的,也不知道對不對!」說完秦飛還假裝謙虛一下,畢竟這是在求職,適當的低調那也是必要的,秦飛以前怎麼說也是一個小白領來著。

「咳咳!那個!你通過了!」 「秦飛!你來看看這個病人。」

「好的!林醫生!」

被九叔一叫,秦飛立馬跑的飛快去給病人看病,在外人看來,自從秦飛來到這個小店之後忙裡忙外的十分討人喜歡,而他總是一臉的笑容也十分的找人喜愛,現在很多的客人也都和秦飛十分熟悉了,而九叔更是信任的將很多病人直接交給秦飛,秦飛也沒有讓九叔失望,而周圍的客人們現在也對秦飛讚賞有加。

「這小夥子是可以的!林醫生你到哪裡找來的這個寶貝徒弟啊!」

客人一看就是經常來林醫生店裡的人,對秦飛那叫一個滿意。

「不行!不行!還差的遠了!」

九叔嘴上說著不行,可是臉上的姨母笑就沒有停過,對於秦飛他也是滿意到不行。

「哼!」

可能這裡最不爽秦飛的也只有九叔的那個小徒弟了,以前至少九叔還能說說他,現在所有人的眼光都放在了秦飛身上,誰理他啊!這讓他很不爽,十分的不爽,甚至有種打秦飛的衝動。

要不一會晚上收拾收拾他。小徒弟看了秦飛一眼,雖然這小子面黃肌瘦的,可是那力氣好像很大啊!

我去!為什麼他就那麼優秀啊!小徒弟心裡那叫一個氣啊!

「好了!可以了!」

秦飛帶著滿臉的微笑送走了這位客人。

「阿芝姐你回來了!」

一個美麗的人兒從小店外走了進來,這個人就是九叔的女兒阿芝,除了阿芝以外,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男人,這個男人就是阿芝從小到大青梅竹馬的男朋友夏友仁。

看著這兩人進來,原本姨母笑的九叔立刻收斂了笑容,當然主要是針對阿芝的男朋友夏友仁。

「對啊!小飛啊!你今天又看了多少個病人啊!我看再過一段時間,我爸都要退休了。」阿芝和秦飛開玩笑說道。

「哪能啊!我和林醫生學的東西還多著了。」

秦飛和阿芝也是非誠的熟悉了,所以兩人也愛開開玩笑,當然最主要的是秦飛在小店當中謙虛謹慎,招人喜歡。

「哈哈!我倒是覺得你可以了,以後我林叔這藥店就要交到你手上了。」夏友仁哈哈一笑。

九叔之所以不爽夏友仁就是因為他極度不喜歡這個藥店,而九叔自然是想要將自己的藥店留給自己的女兒,以至於現在九叔看到這個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夏友仁十分的不舒爽,不僅將自己的女兒給拐跑了,還不想繼承這個藥店,這就讓九叔很尷尬了,所以九叔一直不同意兩人的事情。

「是啊!我不僅要將這個藥店交給他,我還準備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他。」九叔看著夏友仁,氣的牙痒痒。

「岳父大人!你這話可不對啊!你女兒喜歡的可是我啊!」

夏友仁臉上寫滿了無奈,他的人生目標可是當一個好的記者,九叔想的事情他不是不清楚,只是不願意接受而已。

「可我喜歡我的藥店,我倒要看看我的女兒是更愛你還是更愛我這個父親。」

九叔臉上很不爽,家族藥店怎麼可能在他手上沒人繼承。

「爸!」

「去給我弄點吃的出來。」

女兒撒嬌一般的聲音,讓九叔一陣無奈,只好支開阿芝。

「哦!」阿芝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夏友仁就走進了后廚。

「小子!我可告訴你,想要娶我的女兒沒有那麼容易的。」

看著阿芝離開,九叔的臉立刻變了,惡狠狠的看著夏友仁。

「為什麼啊?林叔叔你可是看著我長大的啊!」

「就是因為看著你長大的,所以我才不幹,你小子想要娶我的女兒也不是不信,只要你繼承這家藥店,我就答應你。」

「你這不是強人所難嘛!」

夏友仁有些不高興了,阿芝他想要,他的夢想他也不想要丟。

「那就沒得聊了,我是不會同意的。」

「那你這話就不對了林叔叔,就算你不同意也不見得就行,我和阿芝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

夏友仁的眼睛一轉,就有了注意,現在這個社會因為時間的原因,對於女人的第一次看的還是很重,九叔又是一個傳統的人,一聽到夏友仁的話,整個臉都綠了。

「你……」

「哈哈!」夏友仁那叫一個得意。

「行!小飛!你小子想不想繼承這家藥店,想不想成為我的女婿。」九叔人都氣炸了,直接對著秦飛說道。

「啊?」秦飛也是一陣蒙逼,這是甩鍋的節奏嗎?

「小子!你還想不想留在我這家藥店了。」

「想!」

想個屁啊!要不是為了抓殭屍,白痴才願意留在這個藥店當中,瑪德!不知道我這輩子對於醫院就敏感嗎?對於中藥更加是不能忍嗎?秦飛有種笑哭的衝動。

「那就把我女兒給我追到,只要你將我女兒給我追回來,這家藥店就是你的了,要是追不回來,你自己看著辦吧!」

九叔現在是已經不挑人了,反正只要誰了繼承他的藥店,他就認定誰是他的女婿。

秦飛和夏友仁同時生出了許多的黑線,這過分了啊!

可秦飛也是沒有辦法只好無奈的點了點頭。

「那我試試吧!」

「不能試試,一定要辦到!」九叔是真火了。

可是秦飛現在也是真想哭了,別看他每天笑嘻嘻的,可是誰能明白他心中的苦啊!一天強顏歡笑不說,還要忍受這滿屋子的藥味,這還不算,遇到一些大膽的人還時不時的調戲一下秦飛,秦飛那才叫一個想哭,要是被妹子調戲也就算了,可是來到這個世界半年之久,除了阿芝這個美女以外,就沒有再見過其他的年輕女性,秦飛差點沒有哭好吧!自己可是帶著任務來的啊!天知道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那殭屍還不出現,九叔可是殭屍萬磁王啊!現在自己的任務遙遙無期,九叔還發神經給了他一個任務,看樣子九叔這次可是認真的,這就讓秦飛無法了,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你們誰能明白我心中的苦啊!我想回家,這該死的任務再也不接了。 「哼!那我就看看他能不能追到!我去找阿芝了。」

夏友仁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他已經和他的岳父杠上了。

九叔心中那才叫一個氣啊!不是他對夏友仁不滿意,反而他十分的滿意,畢竟從小看到大的,但是這小子也是一個牛脾氣,就是不願意繼承這家藥店,這就讓九叔很尷尬了,這原本沒有多生氣都變得十分的生氣了。

「小子!看什麼看?還追進去,我的任務不完成看我不斷你的腿。」九叔惡狠狠的說道。

「哦!」

秦飛想死的衝動都有了,想想自己堂堂一個大高手給別人當小弟就算了,被這樣呼來喝去真的好嗎?我也是有尊嚴的好不好,還好小白那傢伙不在,這個世界也沒有人認識他,不然他這臉估計要丟到家了。

秦飛跟著夏友仁的腳步走進了后廚,不過卻被夏友仁給攔了下來。

「你小子不真的想要跟我搶吧!」

夏友仁一把提著秦飛的衣服,那樣子就像幼兒園兩個爭朋友的熊孩子一樣。

「呵呵!你說了?我可沒有什麼想法,還有放開啊!我們雖然很熟,但是你這樣抓著我真的好嗎?」

瑪德!要不是看在你就是一個普通人的份上,敢這樣和我拉拉扯扯的,信不信分分鐘教你做人。

秦飛真是無語了,難道咱低調飆了一波演技,就這樣被人給看不起了,我可是大高手啊!大高手懂不懂,分分鐘能毀掉前面那棟高樓好不好,你們就不能給我一點該有的尊重嗎?還抓啊!你知道不知道前一個敢跟我這樣說話的狗,此時正被倒掛在我的小店當中好不好!

秦飛真想將夏友仁給脫光衣服倒掛起來,自己只想好好的抓個殭屍而已,能不能不要現在給我惹事啊!呆了大半年了,真的夠了!秦飛甚至都有種想法是不是自己去找啊!

可是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的他,甚至都不知道該去什麼地方去找殭屍。

「咦!林叔叔你怎麼進來了。」

夏友仁剛放下秦飛的衣服,九叔就著急的走了進來上了二樓,而秦飛也是一臉奇怪的看著九叔,很快九叔就拿著一些糯米和一個黃紙走了下來。

看到這裡秦飛心中一喜,自己等了那麼久的事情終於來了嗎?

秦飛二話不說就跟著九叔走了出去,而夏友仁也是看著九叔奇怪的樣子跟了出去。

「好了!你這傷沒事了!」

韓娛之綜藝演員 九叔將糯米敷在了一個人的肩膀之上,然後給這個人包紮好讓他離開,可九叔的臉色卻出奇的不好。

「林叔叔!你怎麼了?」

「沒事!你們在店裡看著,我去去就回。」九叔拿著手上的東西轉身就走。

半生旖旎 「你看著店,我去去就回。」秦飛轉頭對著夏友仁說道。

夏友仁一陣無語。

「發生什麼事了?」阿芝這個時候也走了出來。

「你看著店,我去去就回。」

夏友仁也跟著跑了出來,以他記者的嗅覺,他覺得一定有事情發生。

「啊?」

「你看著店,我去去就回。」

阿芝也是奇怪這些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給一旁切葯的學徒說道,然後轉身就走了。

「就這樣走了?呵呵!太好了!終於不用看著你們了。」學徒一臉的鬱悶。

「岳父!上車啊!」

九叔剛追到外面,那個被殭屍咬了的人就打了一輛計程車走了,而夏友仁則和阿芝開著車追了過來。

「跟著前面那輛車!」

聽到夏友仁叫自己岳父,九叔別提有多鬱悶了,不過現在還沒有太多的時間,所以他也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叫夏友仁跟著前面的那輛車。

很快九叔三人就跟了上去,而此時秦飛才慢慢的從角落走了出來,對於秦飛來說他的輕功比什麼汽車快多了,根本不需要跟著一起擠在車上。

「九叔啊!你果然是殭屍萬磁王啊!我來了!」說著秦飛也跟了過去。

隨著那個人的車,幾人很快就來到了一個地方,幾人悄悄的跟著那人走進了房子,不過他們才剛下車,就從房子你走出了幾個人,開著車離開了,而幾人也是悄悄的摸了進去,而在一道大門之後,藏在許多奇奇怪怪的東西,夏友仁憑著自己高超的開門技術便跟了進去,一進到裡面幾人就看到了殭屍。

「果然有殭屍啊!」九叔一臉難看的看著兩具殭屍,一具男殭屍,一具女殭屍,對於他這樣的道士來說,沒有人能比他明白殭屍的殺傷力有多強大了。

「哇!這玩意就是殭屍?可是看著好奇怪啊!你看皮膚和我們的一樣啊!不知道有沒有心跳,這黃紙又是幾個意思啊?」

記者的好奇心本就強烈,夏友仁的好奇心更是強烈,不然就也不會學什麼開鎖技能了,一見到這殭屍,就忍不住上手去摸。

「不要亂動!」九叔還沒有來得及提醒,夏友仁已經將殭屍的符紙給撕了。

「完了!」

「嘶!」男殭屍一下子就醒了過來,立馬就要掐住夏友仁的脖子,夏友仁也是反應極快,立刻就躲開了殭屍的攻擊。

「笨蛋!還不將符紙貼回去啊!」

九叔那叫一個鬱悶,還準備說要怎麼處理這兩具殭屍,可是這夏友仁居然已經動手了,還將符紙給撕下來。

「啊!哦!」

夏友仁也是立刻反應,準備將手上的符紙給貼回去,可是這張符紙本就是一張小符紙,剛才夏友仁一激動,翻滾的時候,居然將這張符紙的一角給撕掉了,等到夏友仁將符紙重新貼上去的時候,這張符紙已經完全不管用了。

「哎!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九叔那叫一個氣啊!殭屍豈是那麼好對付的,尤其是眼前的這具殭屍,似乎已經有些年頭了,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的殭屍,甚至九叔懷疑這殭屍已經生出了靈智,這生出靈智的殭屍可和一般的殭屍大為不同,甚至根本對付不了啊!

沒有辦法九叔只好拿著自己的劍沖了上去。

「終於等到你!還好我沒放棄!」此時秦飛也已經跟著來了。 一身道士袍的九叔拿著桃木劍沖了上去,和男殭屍戰鬥在了一起,幾個回合下來,九叔果然發現這個殭屍已經是有了靈智了,而且實力還很強大,他居然有些不敵。

「快走!」

九叔感覺到了危險,加上自己的女兒也在這裡,他毫不猶豫的讓他們先走,可是夏友仁現在是既興奮又想幫忙,畢竟是自己的老丈人在和殭屍打啊!

「岳父我來幫你!」

說著夏友仁拿著一個鐵鎚就沖了上去,而阿芝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也只好在旁邊喊加油了。

「你來幹什麼?還不快走!」

「我來幫你!」

夏友仁掄著鐵鎚就沖了上去,不過男殭屍一腳便將夏友仁給踢飛了。

九叔一臉無語的看著夏友仁,這孩子的心地是沒的說,可就是這智商有點捉急,這殭屍你要是能用一把鐵鎚就搞定了,那還要道士來幹嘛。

男殭屍一擊得手之後,立刻又跳了過去,對於殭屍來說,鮮血是他們最好的補給,人味已經讓他們問到了鮮血的味道,現在他已經有點小興奮了。

九叔看到男殭屍出手,趕忙沖了過去,用自己的桃木劍攔下了男殭屍,可惜男殭屍的實力實在是很高強,九叔的桃木劍根本沒有對他造成什麼影響,男殭屍只是後退了一步之後,立刻撲了過來,九叔已經上了年紀了,雖然是一個道士,可是畢竟不如年輕人靈活,看到殭屍撲了過來,根本沒有辦法反抗,眼看殭屍的牙就要咬到他了,一旦被殭屍咬到那就中屍毒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