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你過得還好吧?」

「嗯,很不錯,這段時間,我過得很好,董事長,你過得怎麼樣,日子比以前好了還是壞了?」

這要是在以前,陳明絕對不敢用這種態度跟董事長說話,不過,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陳明現在已經不是公司的求職者,而是被請回公司處理計算機問題的計算機大師。

以前,董事長和陳明之間存在上下級關係。不過,現在,陳明和董事長之間是平起平坐的關係,沒有了那一層壓抑的關係,陳明感到很是輕鬆,董事長也笑着說道:「我的日子還是跟以前差不多,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壞,總之,能夠帶着大家賺錢就行了。」

「對了,陳明,你現在在感情方面有沒有找到新的女朋友?」

「嗯?女朋友?」

陳明沖着董事長一笑,鍾瑋看陳明笑了起來,心裏高興,感覺肯定有機會,正想插嘴說話,陳明卻突然話鋒一轉,說道:「我從來就沒有女朋友啊,從來就沒有,哪兒來的新的女朋友,董事長,你跟我開玩笑?」

「嗯?」

「你真的沒有女朋友?」

「沒有,而且是從來就沒有。」

得了,陳明這麼一說,鍾瑋也就不用再做考慮了,董事長把話題轉移到了別的事情上面,鍾瑋臉上一熱,感覺很是尷尬,雖然陳明是鍾瑋的好朋友,但是,陳明自己都否定了,一點兒機會和餘地都不留,這個話題根本就打不開,自己那麼熱心幹什麼?

想了一會兒,鍾瑋忽又覺得不太對勁,以前,提到女朋友這三個字的時候,陳明都很敏感,可是,這次,陳明為什麼卻像是一副毫無感覺的模樣?

這時候,電腦陸續傳來了「叮!」的聲音,幾十台電腦全都清理完成,電腦也從黑屏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

「哇,這麼快?」

「嗯。」

陳明點頭,說道:「就是這麼快,董事長,你快讓大家看看電腦系統能不能正常使用,同時,查一查電腦里保存的資料還是不是完整的,看看能不能讀寫。」

董事長說道:「羅小北,快,看一看電腦能不能正常使用,保存的資料是否完整。」

「是,董事長。」

羅小北直接走到一台電腦面前,打開電腦試了一下,點頭說道:「嗯,很好,電腦系統可以正常使用,文件也都能讀寫,沒有缺失和遺漏。」

「其餘人,行動起來,檢查一下你們控制的電腦。」

圍觀的眾人急忙找到自己控制的電腦,仔細查看了起來。五分鐘之後,結果出來了。

「董事長,我的電腦沒有問題!「

「董事長,我的電腦也沒有問題!」

……

幾十個人,全都是同樣的聲音,所有的電腦都沒有問題。

董事長滿臉堆笑,主動朝着陳明伸手,說道:「陳明先生,這次可真是多虧了你啊。如果不是你,我們這次可就要虧損三百萬吶,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陳明握住董事長的手,說道:「董事長不必客氣,既然現在問題已經解決,那就沒我什麼事情了,我想我也應該回去了,我還有別的事情。」

「好好好,要我派人送送你嗎?」

「不必,我和鍾瑋可以回去。」

「嗯,既然這樣,那就祝你一路順風。」

「好。」

陳明答應一聲,但眼角卻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心中暗道:我離開公司又不是離開這個城市,一路順風算個什麼意思?

。 就這樣,林佑在酒館里安然度過了三天的快樂時光。

期間,獸人們的戰爭依舊在持續,雙方打得不可開交。

直到異境第十天,激烈的戰鬥被迫中止了。

因為每過十天,異境將迎來一次災害,即使是擁有文明的斗神都市也不例外。

這一天,大地劇烈震顫,隆隆地聲響從腳底下傳來,彷彿巨獸的怒吼,令人心驚肉跳。

原本平整的街道坍塌了,無論是貴族區,還是貧民區,各處大小房屋傾倒、損毀,甚至完全沉入地底,損失極大。

居民區的很多地方都已經完全被毀掉了,這場地震的波及範圍之大,就連林佑所在的貓尾酒館也不例外。

幸運的是,酒館里有芙拉沃爾守護,只要它使用根系束縛住土壤防止下陷,保住貓尾酒館腳底下這方土地,還是很輕鬆的。

「這是地震了啊……沒想到這次的災害竟然來得這麼簡單粗暴。」

林佑坐在酒館中,感受着腳底下的震動,自言自語地說道。

但是,鮑勃可被嚇壞了。

他一個生活在這座城市多年的普通獸人,哪裏遇到過這樣的場面,斗神都市自從建立以來,根本沒有出現過這種等級的地震。

即便是林佑提前告知了他,給他打了「預防針」,真正面臨災害時,他還是膽戰心驚。

同樣感到害怕的,還有迪奧娜。

異界入侵她也見過,每十天一次的災害也經歷過,但破壞力這麼強的,她還是第一次遇到。

林佑望向窗外。

街道上一片狼藉,可大地的憤怒還未平息。

直到他的目光落到地面開裂的縫隙上時,他才想到一個導致破壞如此嚴重的可能性。

那些鼠人為了掌控整個城市的地下通道,挖空了很多地方。

這些通道和孔洞有大有小,有深有淺,可能存在於每一間房子的地底,其中卻沒有任何的加固設施。

他們的所作所為就像是掏空大壩的老鼠,外表看上去似乎沒有什麼變化,內里卻已經空洞,根本承受不住任何稍強的打擊。

這時,地震來了。

那些空缺之處承受不住地面的變化,徹底坍塌下去,將地震的破壞力放大了無數倍,導致了結果異常嚴重。

「造孽啊……」望着窗外的慘狀,林佑感嘆。

「不過……在這樣的地震中,那座雕像會不會也受到破壞?」

他坐下來仔細思考了一番,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這種時候,大競技場肯定也被影響,敵人的防禦應該不會那麼嚴了,去看一看吧!」

林佑安排好小花守護的任務,出門查看了一番周圍的受損情況,確定貓尾酒館在小花的保護下,沒有危險之後,就放心地離開了。

……

大競技場附近。

原本高大壯觀的牆壁已經倒塌,地面因為塌陷而開裂,整個競技場幾乎有一半已經損毀,泰格手下的士兵正在清理碎片和石塊。

林佑躲在暗處,悄悄觀察。

競技場中央,「斗神像」依然立在原地,並沒有被地震影響到。

「可惜,如果被地震毀掉,可就省事多了……」

「周圍的敵人不多,那些半人馬的怪物也正好不在,得想個辦法毀掉它。」

「獸王」曾經告訴過他破壞神像的方法——使用高頻的攻擊破壞外層保護,之後靠重擊來暴力摧毀。

原本林佑想要使用「空間扭曲」,讓它原地消失,但仔細考慮一番后,覺得「空間扭曲」並非是真正意義上的「摧毀」。

雖然這能使「戰爭騎士」無法依靠它來複活,但泰格的實力未必一定能受到削減。

保險起見,還是用最簡單最直接的辦法吧!

林佑躲在被毀壞的廢墟旁,掏出了充能槍,瞄準神像。

放冷槍這活兒,他都已經輕車熟路了,這都不叫事兒!

「啪,啪,啪~」

連續不斷的槍聲響起,很快,林佑就吸引了周圍獸人的目光。

「什麼人!?」獸人們發現了林佑。

「看哪!是通緝令上的那個該死的人類,他居然還活着!」

「他正在攻擊雕像,抓住他!」

「別讓他跑了!」

他們紛紛放下手裏的工具,拿起武器向林佑奔來,企圖阻止他的攻擊。

林佑邊開槍,邊快速轉移陣地。

他看得清清楚楚,每一顆幽能子彈打在雕像上的時候,它的外層就會出現一道漣漪般的波紋,如同一枚小石子落到水面,輕輕向周圍散開。

這就是保護層吧!

充能槍發出一陣亮光,「充能完畢!」

林佑振翼飛到高空,找了一個合適的角度,槍口對準神像,瘋狂地傾瀉著子彈。

密集的幽能彈像雨點一樣,打在神像外層,只見無數波紋被雨點激起,不復平靜,像是遭遇了一場暴風雨的侵襲。

暴風雨中,那道保護層正在高頻打擊下,逐漸瓦解。

「快了快了,再加把勁兒!」林佑在心中吶喊。

可惜這時,充能槍的爆發時間結束了,終究是沒能破壞掉神像的防禦。

「嘖,就差一點兒!這把槍要是再持久一點兒就好了……」

林佑低頭看向正在追來的獸人們,他們正氣急敗壞地朝着林佑,揮舞著自己手中的兵器。

還有幾個獸人已經離開,估計是去通風報信。

「救兵恐怕很快就會到來,時間不多了……只能換個姿勢,再來一次!」

充能槍的攻擊頻率不夠密集,那麼就再加點兒幫手吧……

林佑繞着圈子將獸人們甩開,翻身飛到神像上方,「碎火術!發動!」

幾道火焰攻擊,驅散了正在神像周圍守衛的獸人,然後——「扭曲之手!」

觸手在神像周圍的空地上舞動着,將那些膽敢上前來的獸人束縛住。

它們能起到阻隔作用,防止敵人干擾自己接下來的作業。

「族群召喚!」

七匹白狼被召喚了出來,在林佑的命令下開始攻擊神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