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好像不是你家,是我飯店,我好像比你還要有資格來這裡。」唐小芯目光精準落在鄧大興臉上,端詳了片刻,她在鄧大興有看到了唐秀秀的影子。

見狀,馮小紅不禁暗自想著,唐小芯到底聽了多少他們的談話內容?

但她又害怕,要是萬一唐小芯只聽到一半,那她要是貿然問唐小芯的話,這不是不打自招嗎?

唐小芯的眼角的餘光掃了馮小紅臉上一眼,自然也知道馮小紅在想什麼,她一開口就直接問馮小紅:「他是唐秀秀的父親吧!」

「……嗯!」馮小紅有點遲疑,她還是點頭了。

「既然是這樣,今天也是唐秀秀大喜日子,那就應該讓她這位親生爸爸參與才行。」

「不用了!」馮小紅連忙拒絕唐小芯,停頓了一秒,可能也是意識到自己的反應太於大了,於是連忙放低聲調說:「他很忙的,他今天就是過來看一眼而已,他現在就要回去了。」說著,她暗地裡對鄧大興眨了一下眼睛。

鄧大興忙不迭附和說道:「是的,我確實是有事要忙,我該走了。」

「等等!」在鄧大興剛要邁出步子時,唐小芯喊住了他:「馮小紅一直對我們所有人都說了,她是死了男人的,現在她口中死了的男人,居然出現了,這難道不需要好好的解釋一下嗎?」說著,她目光冰冷逼視著馮小紅。

「他……」馮小紅慌忙之中,靈光一閃,想到了解釋:「我是原本他死了,我沒辦法他還活著,突然就出現了,這種情況就跟你家男人席錦琛一樣。」

「是呀是呀!」鄧大興現在只能是附和馮小紅說的。

他還不想被唐小芯識破了自己的身份,要是這樣的話,估計他以後可就沒錢花了。

唐小芯瑩眸透著絲絲的寒冷,一直來回在馮小紅和鄧大興身上打量:「我自認天底下就沒這麼湊巧的事,我也不相信,我倒是相信巧合都是精心設計安排的。」

「唐小芯你也想太多了,我……我還有事要忙,說不定現在秀秀就在找我,我先走了。」說著她還打算帶著鄧大興一起離開。

「這麼著急就走了,這其中肯定就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對吧!」唐小芯也是暗中觀察馮小紅,她發現馮小紅的神情很慌,還閃爍其詞,哪怕是唐秀秀親生父親還活著,那馮小紅也不需要這樣吧!

所以,她就很肯定馮小紅還有其他的事隱瞞她。

而且她也深信,眼前的這個男人不簡單。

「哪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他的身份不就是秀秀親生父親,我就是擔心他出現了,會讓你爸傷心難過,覺得秀秀只會偏袒他,而以後不會孝敬你爸了。」

「是嗎?恐怕事情沒這麼簡單吧!」後面的一句話也是唐小芯順勢炸馮小紅而已,如果要是馮小紅真有什麼的,肯定會惶恐不安,如果要是沒其他更深一層的事,那麼馮小紅神情也就不會很慌。

馮小紅暗暗生驚,鄧大興不認識唐小芯,唐小芯也沒見過鄧大興,但要是唐小芯執意帶鄧大興去見唐勇銘的話,那所有的事情就要穿幫了,就好比如五年前借高利貸一事,還有這麼多年,唐小芯給的生活費,她除了給唐秀秀生活費和學費之外,她都是倒貼給了鄧大興和她兒子鄧進平。 「啊,累死了……」張穎一屁股坐在沙發上,輕輕的感嘆的說到,而柳晴和龍雅琪已經累得不說話了。跑了一天,也買了很多東西,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怎麼吃飯啊!叫外賣吧……」這個時候龍雅琪躺在沙發上,看著柳晴和張穎,輕輕的說。

「啊,又吃外面,我都吃膩了……」這個時候張穎躺在沙發上,眼睛大大的看著天花板,慢慢的說,心裡卻想著黃然在的時候,做的那些美味,想到這裡,張穎就感覺自己的口水都流了出來。

「我也是……」柳晴坐在沙發上,慢慢的說。

「我也不想吃,但是我餓啊……」龍雅琪這個時候摸了摸肚子,輕輕的說。剛說完這句話,門鈴就響了,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不出來這個時候誰會到這裡來……

「來了……」柳晴這個時候慢慢的站了起來,看了看兩個女孩,慢慢的走到門邊,輕輕的打開門,看到門外的人,整個人愣在那裡……

「我回來了……」黃然看著柳晴那個精緻的臉蛋,輕輕的說。小蝶一隻手抓著黃然,兩隻大眼睛看著柳晴,神色中充滿了童真……

「誰啊……」張穎這個時候無力的問道,柳晴這個時候輕輕的捂住嘴巴,但是眼淚卻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哥哥,漂亮姐姐為什麼哭啊……」小蝶這個時候看著黃然,然後有看了看柳晴,關心的問。

「呵呵,姐姐沒事,是高興的了,好了,我們進去吧!小蝶也餓了吧,哥哥給你做好吃的……」黃然輕輕的摸了摸小蝶的頭,輕輕的笑了笑,柳晴這個時候看著黃然,黃然伸出一隻手輕輕的摸了摸柳晴的那張精緻的臉蛋,然後笑了笑。

「趕緊進來吧……」柳晴輕輕的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笑著說到。

「我回來了……」黃然走進屋子,慢慢的說。聽到黃然的話,張穎和龍雅琪立刻蹦了起來,看到黃然他們,張穎這個時候好像吃了什麼葯似的,一下子撲了過去……

「大壞蛋,你終於回來了,我想死你了,你這個大壞蛋……」張穎一下子撲到了黃然的懷抱裡面,緊緊的摟著黃然,黃然這個時候也用兩隻手抱著張穎,緊緊的把她摟進懷裡。小蝶看著兩個人,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神中充滿了疑問……

「好了,下來吧!我給你們介紹一個新朋友……」黃然把張穎輕輕的放了下來,龍雅琪這個時候也來到黃然的身邊,黃然對她點了點頭,輕輕的笑了笑。然後拉著小蝶說到。

「這個是白悠蝶,小蝶,這三個都是你的姐姐,這個是柳晴,這個是張穎,這個是龍雅琪……」黃然拉著小蝶的手,輕輕的說。

「晴姐姐、穎姐姐、雅琪姐姐……」小蝶乖巧的喊著,兩隻大眼睛看著三個女孩。

「哇,好可愛的女孩啊!就好像一個小公主似的……」張穎這個時候看著小蝶,輕輕的說。小蝶這個時候也高興的笑了笑……

「呵呵,這位是阿奴……」黃然又介紹著說,阿奴看著三個人,嘿嘿的笑了笑。柳晴他們看著阿奴,也笑了笑……

「你好……」柳晴輕輕的說,阿奴輕輕的點了點頭。

「對了,阿奴不會說話……」黃然解釋到說,三個人看著阿奴憨憨的笑容,輕輕的點了點頭。

「哥哥,我餓了……」這個時候白悠蝶拉著黃然的手,輕輕的說。

「呵呵,好的,哥哥這就給你們做飯吃……」黃然輕輕的笑了笑,慢慢的說。

「哦,太好了,終於不用吃外賣了……」張穎這個時候興奮的說,柳晴和龍雅琪也點點頭。

「呵呵,苦了你們了……」黃然看著三個人,輕輕的說。

「你趕緊去做飯吧,餓死我們了……」張穎這個時候撅著嘴,輕輕的說。

「好,我去做飯,小蝶,你和三位姐姐一起玩,聽話啊……」黃然看著小蝶,輕輕的說。

「恩……」小蝶這個時候用力的點了點頭,那種可愛的表情讓人忍不住喜歡。

「呵呵,小蝶,來,跟姐姐玩……」張穎這個時候拉著小蝶的手,輕輕的說。

「恩,好的……」小蝶看到有人跟自己玩,興奮的點了點頭,黃然看到小蝶的樣子,也笑了笑,然後就走進了廚房……

「小蝶,你是那裡人啊!怎麼認識你哥哥的啊……」張穎這個時候好奇的問。

「你問我家啊!我家在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那天我和阿奴在捉蝴蝶,金叔叔就帶著大哥哥來到我那裡,我就認識哥哥了,哥哥對小蝶可好了,給小蝶講故事,給小蝶做好吃的,還帶小蝶出來玩……」小蝶聽到有人問她的事情,就興奮的說。

「小蝶,你的爸爸媽媽呢……」柳晴這個時候輕輕的問。小蝶聽到這話,立刻抵著頭,表情充滿了傷心……

「小蝶沒有爸爸媽媽,小蝶想爸爸媽媽,小蝶的爸爸媽媽不要小蝶了,把小蝶一個人扔在家裡……」小蝶這個時候慢慢的說,眼淚慢慢的流了出來,低著頭……

柳晴三個人看到小蝶的表情,心裡也很難過,柳晴這個時候一把把小蝶摟進懷裡,小蝶這個時候好像找到了一個靠山,躲在柳晴的懷抱里,輕輕的哭泣著……

「好了,小蝶,別哭了,你現在不是還有哥哥嗎?哥哥對你不好嗎?你看哥哥多疼你啊!以後還有姐姐們疼你,別難過了,我們都會陪你的……」柳晴這個時候輕輕的拍了拍小蝶的肩膀,緊緊的摟著小蝶……

「恩,哥哥對小蝶最好了……」小蝶這個時候聽到有人說黃然,立刻來了精神,臉上又恢復了童真的笑容。

「恩,對啊,小蝶你就在這裡住下吧!有姐姐陪你玩,這裡可有很多好玩的,姐姐可以帶你去玩好玩的,吃好吃的……」張穎這個時候看著小蝶,笑著說。

「恩……」小蝶好像一個小孩一樣,表情的來的快去的也快,瞬間就過去了,又恢復了那個天真燦爛的表情。開始和大家興奮的聊著天。

「好了,吃飯了,小蝶,看哥哥給你做的什麼好吃的……」黃然這個時候走了出來,滿桌子的菜讓幾個女孩流著口水,阿奴也嘿嘿的笑著。

「哦,吃飯了……」小蝶興奮的拍了拍手,兩隻眼睛看著滿桌子的飯菜,大聲的喊著,幾個人看到小蝶可愛的表情,一個個都笑了。

「呵呵,都吃吧……」黃然看著幾個女孩,輕輕的說,臉上洋溢著幸福的表情,幾個女孩也都看了看黃然,一個個露出幸福的表情,只要有黃然在,他們就感覺很開心,很幸福……

一桌子菜,很快就被幾個人給消滅了,小蝶和張穎兩個丫頭吃的摸著小肚子,臉上洋溢著幸福的面容,黃然看了看大家,笑了笑,然後就開始給阿奴和小蝶收拾房間,幸虧別墅夠大,房間夠多,現在黃然這裡面,就好像一大家人,熱鬧非凡……

「小蝶,我把這個大娃娃給你,你晚上可以抱著睡哦……」張穎這個時候從自己房間走了出來,還抱著一個很大的流氓兔……

「好可愛的兔兔哦,謝謝姐姐……」小蝶接過娃娃,臉上露出幸福的表情,大家也都笑了笑。黃然看了看張穎,笑了笑,張穎看到黃然滿意的神色,心裡也很高興,她能看的出來小蝶在黃然心中的地位,她心裡也很喜歡這個可愛的女孩,雖然自己也不大,但是和小蝶比起來,自己還是當姐姐的……

「呵呵,小蝶可真招人喜歡啊!你看哥哥都沒有人送娃娃……」黃然輕輕的笑了笑,然後慢慢的說。

「那我把這個娃娃送給哥哥吧!」小蝶這個時候笑了笑,把手裡的娃娃遞了過來。

「呵呵,還是你留著吧!喜歡的話哥哥再給你買幾個,哥哥可不是小孩子了,不喜歡娃娃……,來哥哥背你回屋睡覺……」黃然這個時候笑了笑,彎下腰,小蝶也笑了笑,爬到了黃然的背上。

「呵呵……」黃然看著慢慢熟睡的小蝶,輕輕的笑了笑,慢慢的走出了房間,阿奴這個時候也已經回自己的屋子了。

「睡了啊!」這個時候柳晴看了看屋子裡面,輕輕的說。黃然輕輕的點了點頭,看著柳晴她們三個,臉上輕輕的笑了笑。

「小蝶到底是哪裡人啊!」柳晴關心的問到。

「哎,她也是一個可憐的孩子,有些事情太不可思議了,給你們說估計你們會以為我說夢話呢……」黃然輕輕的說,慢慢的走到沙發上。

「你說吧……」張穎這個時候看著黃然,輕輕的說,龍雅琪也好奇的看著。

「這件事情,你們不能給任何人提起,包括你們的父母,知道嗎?」黃然這個時候嚴肅的說,三個人都點了點頭。黃然這才慢慢的講述自己的這段經歷……

聽完黃然的話,三個女孩都瞪大了眼睛,龍雅琪還好一點,而柳晴和張穎卻已經傻了。別說別的,就僅僅古武術這一件事情都夠她們驚訝的了,何況還有其他的呢……

「龍姐姐,原來你會武功啊!大壞蛋不會是在給我們講故事吧?」張穎這個時候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睛裡面充滿了疑問,柳晴也一臉的好奇……

龍雅琪這個時候點了點頭,慢慢的從衣服裡面掏出一枚硬幣,柳晴和張穎都好奇的看著她,不知道她要幹什麼……

「小穎,晴節,剛才黃然說的都是真的,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武功和真氣,我來給你們證明一下……」說完龍雅琪就用兩個手指捏住那枚硬幣,只見那枚硬幣竟然慢慢的被龍雅琪捏了一個手印……

張穎和領情看著那枚硬幣,驚訝的張開嘴巴!然後又看了看黃然,黃然也笑了笑,拿過那枚硬幣,輕輕的笑了笑,只見他輕輕的用手搓了幾下,那枚硬幣竟然被他捏成了薄片,這還沒有結束,黃然用自己的指甲,在硬幣上輕輕的劃了幾下,只見那張薄片好像被激光切割了一樣,整整齊齊的被分成了好幾塊…… 她光是想到這些,她就覺得害怕。

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唐小芯帶鄧大興去見唐勇銘。

「我……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唐小芯看見馮小紅臉上的驚恐一閃而逝,繼而竭力故作鎮定,心裡頭更加肯定眼前的男人和馮小紅大有問題。

「唐小芯,我看你就是想太多了,我現在已經是你爸的妻子,跟他現在沒關係了,如果不是有秀秀在,我和他之間都沒有必要聯繫了。」

「是嗎?」

懷疑的語氣,讓馮小紅如同受到驚嚇的貓兒一樣,她看唐小芯的目光蓄滿了警惕,「當然是這樣。」

「不管怎麼說,他都是唐秀秀的親生父親,哦,對了,我都還不知道怎麼稱呼叔叔呢!」唐小芯笑著問,腦海里已經想起了原先唐秀秀是姓鄧的,那麼眼前的男人毫無疑問也是姓鄧了。

只不過……她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

不自覺蹙著眉頭一想……

鄧大興不敢隨意搭話,他目光緊盯著馮小紅。

「他……姓鄧,你喊他鄧叔叔就好了!」馮小紅肯定不能告訴唐小芯,他就是鄧大興,只說了一個姓氏,唐小芯應該也不會如此警惕,發現眼前的人就是鄧大興吧!

「那他跟鄧大興又是什麼關係?」這話也是唐小芯隨口一問,但她的視線就一直緊緊盯著馮小紅和那個男人看。

她發現馮小紅的面色突然泛白,像是被定住了一樣,有了兩秒過後,馮小紅又是竭力掩飾自己的神情,然而,她的眼睛還是控制不住心虛的眨了幾下,而眼前的鄧大興,倒是微怔了一下,隨即沒太多的異樣。

看來,她可以肯定眼前的男人是鄧大興了。

當然,她是沒證據,以馮小紅這種人,打死也不會承認的。

馮小紅面色驚恐,慌亂之中她連忙說:「秀秀真的在喊我了,我要過去了。」說完,她遽然覺得自己這樣迴避這個問題,這不是擺明了間接性讓唐小芯懷疑了嗎?於是她又說:「姓鄧的人多得去了,難道每個人都會叫鄧大興嗎?唐小芯你就老愛猜疑這些。」

唐小芯目光清冷,艷紅的唇角一勾,「是不是我猜疑的,你怎麼就不問你身邊的男人,鄧秀秀的親生父親呢?」這次她特地將『唐』改為『鄧』,也是在提醒馮小紅和鄧大興,鄧秀秀,哪怕是改了姓,那也是鄧家人。

為了擺脫嫌疑,馮小紅已經是豁出去了,乾脆也跟著唐小芯反問鄧大興:「你說,你到底是不是鄧大興?」

「我不是鄧大興。」很快就否認了。

唐小芯又接著反問他:「那好,那你叫什麼名字?」

「我……」鄧大興一時語塞,腦袋是懵的,想不到自己叫什麼名字。

「他叫鄧進平。」馮小紅急忙道。

現在也只能先借用她兒子的名字來用一用了,等這件事過後,他們幾個人再一起串口供。

「是嗎?那現在就要去問一下新娘子,她的父親是不是叫鄧進平,還是叫鄧大興。」

唐小芯說著,一轉身,馮小紅急忙邁了一大步,跨過了唐小芯面前,攔下唐小芯的去路,「像這種事情有什麼好問的呢!」

「馮小紅你在心虛,其實他就是叫鄧大興,而不是叫鄧進平。」這話是她試探的問馮小紅,只不過用的就是很肯定的語氣,還有一臉非常堅定不移的神情,看著馮小紅。

她相信光是這些已經夠讓馮小紅露出馬腳了。

瞬息間,馮小紅害怕得愣住了,緩了幾秒后,她才連忙反應:「唐小芯你這個人真是好笑了,他是不是叫鄧進平,我會不知道嗎?」

「馮小紅你可能不知道你剛才的表情,已經是間接性在承認了。」唐小芯目光冰冷看著她,冷冷的語調在陳述事實:「你再繼續對我撒謊,也是沒用的。」

馮小紅心跳惶恐上下竄,手心開始冒汗,手指不安捻了捻,雖然臉上故作鎮定,可額間的汗珠也已經將她給出賣了。

唐小芯淡淡掃了一眼鄧進平,對方表情有點訝然,也有點無措。

「馮小紅,你還是想好怎麼跟我們解釋,五年前,你借用唐勇銘的名義去借高利貸,結果是跟一個鄧大興的男人借的錢,結果這男人還是你前夫,現在又出現在這裡。」唐小芯嘴角勾著薄涼的弧線,好整以暇地看著馮小紅:「你果然是會很算計的女人。」

「唐小芯,借錢的事,不是早已經過去了嗎?現在還提了來幹嘛呢!」馮小紅還試圖將想這件事掩蓋了。

「不要以為何滿富坐牢了,你們的錢就可以不還了,不要忘了,何滿富要是出來,你們一個都跑不掉。」唐小芯步子不知不覺也退到離他們有一手臂的距離,這也是出自於防備馮小紅和鄧大興,要是萬一馮小紅和鄧大興起歹心,那她也可以跑得了。

「現在該怎麼辦?」鄧大興問馮小紅。

他的身份已經讓唐小芯知道,那麼接下來其他人也會知道他的存在,以後他管馮小紅要錢的話,估計是有點困難了。

馮小紅心亂得很,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要是將唐小芯綁了,可唐小芯的男人還是專門抓壞人的,那也遲早會被發現,到時她擁有現在的一切都會毀了。

她可不想去坐牢。

乾脆,她豁出去了:「唐小芯,哪怕你去告訴你爸,以我對唐勇銘的了解,他肯定會相信我,而不是相信你。」

聞言,唐小芯嘲諷一笑,馮小紅還知道利用唐勇銘來對付她,難道馮小紅不知道,她對唐勇銘剩下的那一點親情,早已經沒有了嗎?現在有的也是義務和責任罷了。

不過她也是最討厭別人要挾自己,她會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你是不是忘了?」風輕雲淡地提醒馮小紅:「現在你和鄧大興的女兒就在這裡舉辦婚禮呢,如果要是讓雙方的親戚知道了這些骯髒的事,你說,萬家會怎麼看你們?」

「對萬家而言,你跟我們也是一夥的,我們丟臉,你也丟臉。」 「錯了!我從頭到尾和你們都不是一夥的,我不管是對萬海良還是對今天所有人,我都是代表我自己,而你們也是萬海良眼中的小丑而已,所以,你們丟臉那是你們的事,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唐、小、芯!」馮小紅憤怒咬緊后齒,一字一頓的喊著她名字,兩隻眼睛猩紅,布滿了紅血絲:「你要是今天敢毀了秀秀的婚禮,我絕對不會放過你,我一定會跟你拚命。」

鄧大興連忙說:「我也是。」這樣表示了他和馮小紅是共同進退。

「我的命和時間都很寶貴,我不想浪費在你們這些無相關人身上,現在我也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等哪天,我有空了,咱們再好好算一算我們之間的賬吧!」她不是怕了,而是今天把唐秀秀的婚禮搞砸了,對她也沒什麼好處,首先為了辦好結婚酒席,她可是砸了很多錢,她必須要先把錢收回來了,不讓自己虧本了,然後再來怎樣都行。

這次唐小芯要走,馮小紅沒有攔下她,而她驟然回頭把鄧大興罵了個狗血淋頭,最後還將這件事怪罪在鄧大興頭上。

鄧大興被教訓得跟個孫子一樣,「誰也沒想到唐小芯會突然出現,還讓她猜到了我的身份。」

「我之前都說了,讓你別來讓你別來,結果你就是不聽。」

「行了,現在我們的事都讓唐小芯知道了,咱們就應該想想辦法怎麼去解決了,而不是互相埋怨。」

「怎麼解決?」馮小紅心驚膽戰之後,隨時而來就是一堆的火氣,而眼下也有對鄧大興發泄了:「一旦唐勇銘知道我撒謊,一定會跟我離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