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楊風這個時候眼睛也是大了,他立刻的將那塊土形物質給挖了出來,足足有臉盤那麼的大,這讓他也是不由得激動了起來。

「這應該就是傳說當中的土金了,這玩意很難遇到啊,這被稱為神土和仙土啊,竟然在這裡出現了,這土金能找到一點那就是非常的難得了,這麼一大塊。」抱著那土金,楊風也是不由的樂了,自己的運氣還真的是不錯。

誰能想到在這裡竟然碰到這樣的好東西,無論是煉藥,還是煉器,只要加上一點這玩意,那就不一樣了。甚至於有一些丹藥只能加入這種土金才能煉製,只是因為找不到土金而沒有辦法煉製。

「看來,替他們厚葬是對的。」楊風不由的發出了這樣的感慨,如果不是自己準備挖坑埋葬這對黑暗魔熊,自己就不會發現土金,誰來到這裡會專門挖個坑找東西啊,再說,誰也不知道這裡底下有什麼東西啊。

自己完全就是運氣,但是,有的時候運氣就是在冥冥之中註定的。

這一連串的巧合讓楊風得到了這樣的寶貝,隨即,楊風也是將這土金放在了空間戒指裡面,這可是好東西,千萬不能被其他人發現了,不然的話,他就沒有辦法繼續在這裡呆了。

「這個任務的地點應該是黑暗魔熊的地盤。」楊風在心裏面想到。

這次任務是殺死黑暗魔熊王,得到黑暗魔熊王的魂核,這個時候,楊風越來越感覺到這個任務不簡單了,很有可能和自己想的不一樣,甚至相差很大。

「黑暗魔熊都是這麼的有情,黑暗魔熊王呢?」楊風不由的輕輕的搖了搖頭,一想到這個任務,楊風突然間有一種想法,那就是太殘忍了,如果他才進來的時候,他絕對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但是,看到那頭黑暗魔熊殉情之後,楊風這方面的想法那是很劇烈了。

「不想那麼多了。」楊風輕輕的搖了搖頭。

想的再多也是沒有任何的用處。

他現在首要目的還是要找到楊天幾個,幾個人匯合,最起碼楊風心裏面也不會一直總有不安的感覺。

說實話,楊風對楊天幾個是很擔心的,他們幾個只要碰到一個魂王實力的人,那就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死。

如果碰到黑暗魔熊,那就更別說了,黑暗魔熊要比魂王強太多了。

這個時候,楊風也是有一些後悔的,後悔自己不該同意楊天幾個來到這裡,如果他們當中一個人出了事情,楊風都會自責的。

不知不覺,三天的時間過去了。在這三天的時間之內,楊風碰到過三頭黑暗魔熊,但是,那些黑暗魔熊都沒有對楊風發動攻擊,自然而然的,楊風也沒有去招惹他們。而且,楊風也碰到了幾個人,不過這些人也沒有對楊風發動攻擊,楊風自然也沒有反擊。不過楊風卻是沒有見到楊天幾個,根據這幾天的觀察,楊風也是看出來了,這個地方應該是很大。所有的人都是被分散開來了。這幾天的時間,就見到幾個人,這麼大的地方,幾個人,這很能說明問題了。在這裡,想要碰到一個人還是不容易的。

「嗷嗷。」這個時候,楊風聽到了小荒的聲音,意思楊風也是聽懂了,這是在給楊風說,讓楊風快到他所在的地方,楊風也是立刻順著聲音朝著小荒的方位移動了過去。

那裡正在發生著一場戰鬥,楊風定睛一看,竟然是楊林在戰鬥,他的敵人也是一個大魂師,而且是大魂師巔峰,對方的實力明顯壓過楊林一頭,不過楊林戰鬥的也不是非常的處於下風。

雙方你來我往,轉瞬之間便戰鬥了很多回合。

「楊林,快把東西交出來,我還能饒你一死,不然的話,你死定了。還有,我的朋友就在附近,如果你還執迷不悟的話,等他們來了,那你更是要死了。如果你現在把東西交出來的話,算你識趣,我可以放了你。」楊林的對手一邊戰鬥,還一邊說道。

「塔塔,你騙誰呢,咱們都是分散開來的,你的人要是找到你,早來了,想要嚇唬我,你還不夠資格。」楊林也是冷聲的回應道。

… ?「楊林,你這是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要知道,你的實力和我的實力比起來差的遠了。我想要殺了你那是很輕鬆地,所以,你要放聰明點。」那塔塔臉色不變的說道。

不過,他肯定沒有絕對的把握戰勝楊林,如果有絕對把握的話,那早就擊殺楊林了,還用的著給楊林說那麼多的廢話嗎?

楊林並沒有危險,楊風也沒有出手,楊林也需要這樣的戰鬥,這樣勢均力敵的戰鬥,畢竟,這樣的戰鬥對於他來說是有好處的。

如果楊林沒有生命危險的話,楊風是不會出手的。

「哈哈哈。」就在這個時候,大笑的聲音響了起來。

「塔塔,真的沒有想到啊,你竟然連一個二星大魂師的小傢伙都收拾不了。」隨著這道聲音的落下,一道身影來到了這裡。

「狼哥,這個傢伙不一般啊,戰鬥力不知道怎麼的,這麼的強,我一時之間也是沒有多少的辦法。」看到來人的身影,塔塔也是不由的一喜,他正說著自己的人在身旁呢,這可真的來了。

看來自己今天註定是吉星高照啊。

「呵呵,那我就來試試他的實力到底如何。」那被塔塔稱為狼哥的人立刻的說道。

這個狼哥是魂王實力的,明顯的要比塔塔的實力強上不少,楊風也是知道,這個時候,該自己出手了。

如果他不出手的話,那楊林就徹底的危險了。

「一個魂王,對付一個二星大魂師,真是讓我見識了啊。」這個時候,楊風也是開口了,走了出來。

「小子,我怎麼做與你有什麼關係?」那被稱為狼哥的人臉色不由的一變。聲音很是低沉的說道。

「當然有關係。」楊風冷聲的說道:「你要殺的是我的人。」

看到楊風,楊林也是很激動,快速的站到了楊風的身旁。

「哈哈,你也就是一個大魂師而已,你來了又有什麼用?我照樣可以輕鬆的將你殺死。」那狼哥認真觀察了一番楊風,大笑了起來,剛才的時候,楊風突然間出現的時候還嚇了他一跳,在他看來,楊風既然敢突然間的出現,那實力應該是非常的強才對,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楊風的實力也是大魂師,根本就不夠他看的,他可是魂王。

魂王這樣的實力雖然說在四方學院很常見,但是,在大魂師的面前,他還是非常的有優越感的,在他看來,戰勝大魂師級別的,那都是輕而易舉的。

「那就試試看,別光賣嘴。」楊風冷聲的回應道。

現在的楊風,對於魂王這個級別的實力已經不會害怕了。

「哈哈哈,竟然你找死,那我就殺了你,死去把,小子。」那狼哥的臉色立刻的變冷了,隨即就對楊風發動了攻擊,如果楊風是魂皇,或者說是魂宗,哪怕是魂王,對自己這樣說,自己也不會這麼的惱火,但是,對方僅僅是一個大魂師,卻對他如此的說話,這讓他怎麼不怒?

所有的人都能接受比自己強的人欺負自己,但是,卻絕對沒有辦法接受實力弱的人欺負自己。現在這個被稱為狼哥的人也是這樣的心態,當看到楊風的實力比他要弱的時候,本能的就對他輕視了。

「死。」楊風根本就沒有廢話,直接的就發動了襲擊,對於這樣的人,根本就用不著廢話,直接的出手教訓對方,讓對方知道他的厲害。

「呵呵,讓我死,簡直是好笑,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那狼哥冷笑道,不過隨即,他的臉色就發生了變化,因為那團火焰直接的就將他燃燒了,他竟然不能抵擋,這遠遠的超乎了他的意料,在他看來,他殺死楊風,那是很輕鬆的事情。楊風對他的攻擊,那是一點作用都沒有。

哪裡想到,竟然會出現這樣的情形。他的身體直接的就燃燒了。他馬上將面臨一個根本就不能接受的結果,那就是滅亡。

他真的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如此的就要死了,這樣被人擊殺。

在他看來,他眼中的螻蟻,竟然如此的將他給殺死了,他死不瞑目。

他想說些什麼,但是卻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氣息了。

他直接的被燒成了灰燼,至死,他都不知道原因,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結果,這實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這,這怎麼可能?」那塔塔這個時候的臉色立刻的變了,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出現這樣的情形,完全的超出了他的想象,超出了他的意料。在他看來無比強大的狼哥,那可是擁有魂王的實力,竟然如此輕易的就被擊殺了。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楊風淡淡的回應道,對於自己的實力,楊風自己是知道的,出現這樣的結果也在情理當中。

「你,怎麼做到的,他可是魂王,實力非常的強大。」塔塔開口說道,這一點,他是最沒有辦法接受的,魂王殺死大魂師,那是輕而易舉的,非常的常見的,但是,大魂師殺死魂王,而且還是如此的輕而易舉,那就不太常見了。

「很簡單啊,我的實力比他的實力強,就是這麼的簡單。」楊風淡淡的說道:「實際上應該這樣說,我的戰鬥力比他的戰鬥力強的多,所以,我殺死他那是輕而易舉的。」

「楊林,他就交給你了。」楊風淡笑著對楊林說道。

「好。」楊林也是開口說道,對於楊風能夠戰勝那個狼哥,他也感覺不奇怪,這是很正常的現象。楊風的戰鬥力那是不可想象的。尤其是看到楊風那幾天的考驗,那更是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實在是太了不得了。

他的戰鬥力要是不強的話,那就是不可能的。

這個塔塔對於楊風來說,是一個比較不錯的對手,雙方的戰鬥力相差不大,這樣的戰鬥也是他想要的。

隨即,楊林就是直接的出手了。

這個時候,那個塔塔哪裡還有戰鬥的心思,沒有多久,便是露出了破綻,被楊林擊殺了。

「真是沒勁兒。」楊林不由的發出了這樣的感嘆來,哪裡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形。他本來還想好好的戰鬥呢,結果呢,卻是出現了這樣的情景,這是他所不願意看到的。一點鍛煉價值都沒有。

「他已經膽怯了。我站在身旁,他哪裡有戰鬥的心思。」楊風輕輕地搖了搖頭,對於這樣的結果,他也是想到了,只是沒有想到這個塔塔這麼快的就放棄了。

「恩。」楊林點了點頭。

可不是,他的靠山都被擊殺,這個時候,塔塔的心理已經發生了變化,兩個人的實力是差不多的,如果一方的心理產生強烈的波動,那結果就已經註定了。

「柔姐和小天的消息你知道嗎?」楊風開口說道,在他看來,楊林應該也不知道楊柔和楊天的消息,但是,他還是要詢問一下的,要是萬一知道呢。

「我知道,他們情況很不好,可能被人抓走了。」楊林立刻的說道。

出乎楊風的意料,楊林還是知道一些消息的,這讓楊風不由的一愣。

「怎麼回事?」楊風也是開口問道。

「我看到了他們留下的標記,標記的內容就說明他們被抓走了。」楊林立刻的說道,他們之間是有一些暗號的,看到暗號之後找人的話,那就比較迅速了。

「讓我看看。」楊風立刻開口說道。

沒有想到這麼快的就有消息了,不過這是他希望看到的。最起碼有消息了,雖然說不是什麼好消息,但是,這樣的消息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好,我帶你去。」楊林立刻的開口道,在楊林的帶領下,楊風立刻的找到了一個標記。

「這是柔姐留下的,這是小天留下的,這就說明一種情況,他們是在一塊的。」楊林解釋道:「他們應該是一塊被抓的。」

「對,他們是一塊抓的。」楊風點了點頭,對方將楊柔和楊天一塊抓走,這是什麼意思?

如果是敵人的話,直接擊殺就行了,如果是黑暗魔熊,這裡根本就沒有黑暗魔熊出沒,這就是問題所在。

「走吧。」楊風開口道。

按照這痕迹,抓他們的人應該走不遠,也應該就是兩個小時的之間,他讓小火和小荒快速行動的話,相信應該會有消息。

「恩。」楊林點了點頭,他現在能夠做的就是聽楊風的,其他的,他都沒法做。

「有消息了?」兩個小時過去,楊風收到了小火的聲音,聽聲音應該是有消息了。

「昂昂。」小火立刻的叫了起來,意思很明顯,他已經收到消息了,讓楊風立刻的去他那裡。

「走,跟我走。」楊風笑著對著楊林說道。

「好。」楊林立刻的跟上。

在小火的帶領下,楊風來到了一個地方,這裡,楊風的眼睛直接的紅了。

「可惡。」楊風怒吼了一聲,直接的朝著那個地方奔了過去,那裡,到處是白骨,那裡,看起來很恐怖,不過楊風顧不得那麼多了。

… ?彷彿是人家慘景一般,到處都是人的白骨,白骨堆積成了山,給人一種特別悲涼的感覺,在那中央,楊天和楊柔被綁在那裡,鮮血直流,很多地方,白骨都露出來了,看起來非常的凄慘。

這個地方就是人家地獄。

楊風還沒有衝到地方,就感覺到背部一疼,鮮血也是流了出來。

「混蛋。」楊風觀察了一下四周,一個人影都沒有。

「哥,那個傢伙會隱身,或者說用特殊的辦法讓我們看不到。」楊天這個時候睜開了眼睛,有氣無力的說道,這個時候,說句話對於他來說都是非常的困難,因為,現在的他,那是非常的虛弱了。

「會隱身嗎?」楊風的神情不由的一變,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糟糕了。一個人會隱身,自己根本就看不到,那還怎麼去戰鬥,而且,對方的實力遠遠的高於他。楊風也是看出來了,對方如果不是稍微顧及小火的實力,估計自己現在就不是背部受傷了,楊風應該也被綁起來了。

「有本事給我滾出來。你實力比我強那麼多,難道你還不敢出來嗎?」楊風怒聲的說道。

「桀桀。」

「桀桀。」這樣的聲音響了起來,好像是從四面八方傳進來的一般。楊風根本就判斷不出來聲音在哪個位置,這讓楊風也是非常的苦惱。

「出來,滾出來。」楊風開口說道。這樣的一個對手,還真是可怕,你真的看不到對方,根本就不知道對方在哪,對方卻能一次次的對你發動攻擊,你只能處於被動挨打的局面,想到這裡,楊風就是感覺到頭大,這他媽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就憑你嗎?你自己也知道,你和我的實力相差很大的。」那道聲音這個時候也是開口了。

「那又如何?再說,你如此偷偷摸摸的不敢出來,那就說明你在怕,你到底在怕什麼呢?為何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現呢,就憑這一點,我看不起你,打心眼裡看不起你。有本事的話,你就給我滾出來。」楊風怒聲的說道,現在的情形讓楊風臉色很是不好看。面對這樣一個對手,他有一種無力感,而且,小火和小荒根本就判斷不出來這個傢伙在哪,也是沒有辦法動手。

「怕?小子,你覺得我是怕你嗎?實在是太天真了。你在我眼裡,和死人差不多,不,就是死人。你覺得我會怕一個死人嗎?」那道聲音再次的從四面八方傳了出來。

「那你怕什麼?那你抓他們做什麼?」楊風開口問道。

「那是想吸引你們高手來這裡,想將你們一網打盡,所以我讓他們留下了記號。在我看來,他們武魂都是強大的武魂,在你們學院應該是天才,抓了他們,讓他們留下標記,你們的強者會來,哪裡想到,來了你這樣的小魚,真是讓我失望透頂啊。」那道聲音再次的開口:「看到那些白骨了嗎?全都是你們四方學院天才的白骨。」

「什麼?」楊風的臉色立刻的大變,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出現這樣的情景,這些白骨竟然是四方學院學生的白骨,這得死了多少的學生啊,難道四方學院一點警覺都沒有嗎?

「我當年也是四方學院的一名學生,但是,我來這裡執行任務之後,就再也沒有回去。我殺死了太多的四方學院的學生,回去,就是一個死。我就留在了這裡,殺更多的學生,直到我的目標完成,到了那個時候,我將無敵於天下,你以為你們的任務真的是殺黑暗魔熊王嗎?這只是你們明面上的任務,暗中的任務應該是殺了我。只是,那樣的任務只會告訴你們當中最強的一些人罷了。至於你,應該是不知道答案的。」那道聲音大笑著說道:「可惜啊,可惜你們想殺了我,死的卻都是你們的人,我換一個地方,任務就接憧而至。呵呵。」

「你既然是四方學院的學生,為什麼還要殺四方學院的學生,最起碼,四方學院培養了你,不是嗎?」楊風一邊拿出一粒丹藥服用了下去,一邊開口說道,這粒丹藥服用下去之後,楊風的傷立刻的就好了很多,這個世界上的丹藥就是神奇,各種各樣的作用都有,給你的生活也是帶來了很大的方便。

「哈哈哈。」

「哈哈哈。」

「四方學院是怎麼對我的,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是第一天才,但是,他們卻不給我最好的待遇。我在學院裡面卻還被鄙視,這種感覺你是不會知道的。」聲音從四面八方的傳進楊風的腦海裡面,讓楊風非常的疼痛。

「你根本就沒有將你武魂可以隱身的情況給說出來吧。」這個時候,楊風笑著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那個人不由的一愣,說實話,他還真的沒有說。這是他的絕招,他不想暴露,這就是他的想法。

「你沒有展示出你的實力和潛力,四方學院的領導怎麼知道你的能力呢?」楊風苦笑著說道,搞了半天,竟然是這個原因,這個世界上,還有比這個更讓人感覺到可笑的嗎?

「呵呵,現在說什麼都晚了,現在說什麼都是沒有用的。」那道聲音笑著說道:「你覺得我走上這條路,還有回頭路嗎?」

「我有一個問題,四方學院的高手那麼多,隨便來一個強大的老師或者領導,都能殺了你,你為什麼還能活到現在?還能殺死這麼多的人。不是我不相信,是我實在是太奇怪了。能滿足我的好奇心嗎?」楊風開口問道。

對於這點,楊風真是搞不懂。四方學院的領導們難道一點也不管事嗎?遇到這樣的情況也不出手嗎?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那道聲音很是認真的考慮了一番,如此的回答道。

「小子,你已經知道的夠多了,我可以確定沒有其他人來到這裡了,既然如此的話,那你就死定了。」那道聲音冷笑著說道,毫無疑問,他準備對楊風出手了。

在楊風的身旁,一道道輪迴之門出現,這個時候,他不得不出絕招。他只能如此的防禦,不然的話,他估計沒有幾招就被人給殺死了。

面對這樣一個根本就看不到的對手,楊風想戰勝對方那是不可能的,根本就看不到,怎麼殺死對方?只能是被動的防禦。

什麼樣的對手是最可怕的,看不到的對手才是最可怕的,看不到的對手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哪裡,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發動攻擊,在這個時候,你還怎麼戰鬥?

「有意思,真的有意思,你以為像你這樣的防禦能防的住我嗎?」那道聲音再次響起,很是好笑的說道,很明顯,對於楊風這樣的防禦,在他看來,那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

「那就試試看吧。」楊風開口說道,無論防得住還是防不住,都已經這樣了。他只能是輸死一搏。

「啊。」那人竟然直接的走進了輪迴之門,發出了一聲慘叫。

楊風一怔,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出現這樣的情景來,輪迴之門,那可不是一般的門。這是一道非常神奇的門,如果誰進去的話,也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情況,這就不是楊風能控制的。

楊風只是用著輪迴之門用於防禦的,哪裡會想到這個傢伙竟然進入輪迴之門,這超出了的預料,讓楊風都感覺很是驚奇。

不過,這對於他來說是好事,暫時,這個人是沒有什麼威脅了。他也能夠將楊柔還有楊天給救了。

「這個傢伙,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楊風的心裏面很是不解,有些疑惑。要知道,剛才那人沒有必要進入輪迴之門的,他的攻擊應該是能夠破除空間之門的,但是,那人沒有選擇這樣的方法,而是選擇了進入輪迴之門,這個傢伙是一個非常小心的傢伙,一直隱藏自己的位置,沒有理由這樣做啊。

這是楊風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不過,一個人醉難琢磨的就是一個人的內心。

楊風也不可能知道那個人的想法,除非那個人將事情給說出來。

「呵呵,反正對自己是好事,就別想那麼多了。」楊風輕輕的搖了搖頭。很快的,楊風將楊柔和楊天都給解綁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