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心永恆。」

「如此,足夠!」

林錚,蕭鈴兒他們的心中,都泛起這麼一個念頭,兩人的臉上也露出一絲笑意。

修鍊一道,改天換命,哪有那麼容易。

若是一味的揣測,靠機緣,反而讓人誤了大道。

「想不到一時間苦思不解,卻能被你一語道破。」蕭鈴兒轉過頭微笑的看著清靈,神態無比輕鬆,

風清靈卻是無所謂,只是擺擺手,笑笑不再言語。

大道之極永無窮盡,到了他們這個境界不知渡過幾次心魔了,早已有了一顆永恆的道心,又豈是外界的一絲情緒所能撼動的。

「哈哈!」

「好!好一個天道機緣,難以預言。」

「既然難以預言,那我們何不堅定道心,永往直前呢?」

「哈哈……」

林錚身心一松,拋開心頭百般情緒,大笑出聲,聲如洪鐘,撥雲散霧。圍繞他周身的靈氣不停鼓動,向著四周泛起陣陣漣漪。

「我來了!」

「九冕通天路!」

「且讓我林錚看看,你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林錚抬頭遠望,眼神凌厲,一往無前,看著那一道道人影前赴後繼地走去;一道道人影在嘆氣惋惜地退後,他的心中全無懼意,只是微微一笑,渾身靈氣流轉,經氣一提,就在兩人發愣間,已身化利劍,朝前方急速掠去。

「林錚……」

風清靈站在一旁,看著急速衝出的身影,眼中閃過一絲詫異,喃喃自語道。

在這一刻,她也似乎若有所感,有種感同身受。

「林錚哥哥。」

蕭鈴兒見狀,她俏臉上的頹然之意清掃一空,完全消失不見,

「這等天賦,的確是強!一下子就想通了,而且還充滿幹勁。」

「我沒看錯。」

蕭鈴兒微微地笑了下,然後輕挪蓮步,向著前方飆射而去。

破開重重紫色的迷霧,聽著耳旁一聲聲刺耳的破空聲,林錚內心異常寧靜。

自踏入九冕通天路方圓千丈範圍內時,他就有種心誘的感覺,這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就彷彿自己被召喚著,被需要著一般。

「到底是什麼,竟然連我的武道之心也出現了一絲絲撼動。」

林錚皺眉想著,緊接著步伐前移,腳下的速度又加快幾分。

「唰唰!」

林錚身影如梭,直接邁步前去,他穿破迷霧,最後停步在那一方台階面前。

厲少,你老婆馬甲掉了 在他的前方,有一級級台階,以腳下所在為起點,一直延伸,直通雲霄,融入到那茫茫紫氣當中。

「這便是九冕通天路的起點嗎?」林錚抬頭,望著那隱沒與雲霄當中的龐大階梯,他心中若有所思,喃喃自語道。

在他的身旁,蕭鈴兒,風清靈兩人相繼出現,順著林錚的目光,也直視著前方。

「九冕通天路,每千層梯為一冕,九冕實為九千道梯,但是在這裡的溫度、壓力會成倍數上升。」

「倍數上升?」

「對!如果第一冕是一的話,那麼第二冕為二,第三冕為四……一直到第九冕二百五十六倍。」

「嘶……」

「這麼強!」

聽到這句話話,林錚也不由驚嘆一聲,他的臉上帶著幾分不可思議。

「那,九冕,有沒有達到過?」

風清靈在一旁疑問出聲。

「九冕?」蕭鈴兒喃喃道,接著搖搖頭,「從來,沒有。」

「越往上,壓力就會越大,溫度越高,據說五冕的溫度就足以溶金化鋼了。」

「五冕以上,哪怕是神通境的強者,也不敢輕易觸碰。」

「至於九冕……」

「哪怕是神通境往上,都不曾有達到過。」

「一些實力強大的武者一般都會停留在六冕,就不敢往上了。」

「曾經有一名強者,在踏入七冕的一瞬間化為灰燼。」

蕭鈴兒的一番話,讓林錚與風清靈兩人愣在當場,他們都覺得前路有重重困難。

突然間,蕭鈴兒抬手指了指天上,凝神道:「在九冕通天路的盡頭,傳說那裡有個宮殿,就是金烏所在之地了。」

「因此,才會說是九冕通天路。」

「我想,武院的考核,必定是考核我們在九冕通天路上的領悟力。」

「以及觀想力。」

蕭鈴兒最後沉聲道,說出了自己的分析。

「領悟力,觀想力。」

林錚重複了一遍,最後開口問著蕭鈴兒:「此話怎講?」

聽到這句話,站在一旁的風清靈也下意識地轉過頭,目光停留在蕭鈴兒的身上。

「在九冕通天路之上,相傳有一觀想法。」

「為九冕觀想法。」

「此法,乃是觀想金烏所感,所想,而創造出來的功法。」

「若是能夠得到,其力量……」

「……可與天爭。」

蕭鈴兒緩緩開口,雖然語氣波瀾不驚,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但是她的這一句話落下,卻如同是落地驚雷,轟然炸開。

林錚,風清靈兩人,呆立當場。 「可於天爭!」

這四個字,就彷彿是重鎚一樣,在這一瞬間狠狠地敲擊著林錚的心頭。

「九冕通天路。」

「九冕觀想法!」

林錚在心理默念著,同時他心中激動萬分。

「看樣子,九冕通天路,並不是那麼簡單的。」

林錚抬頭望著前方,心中暗暗激動著,同時他身上的氣勢,在一節節攀升,靈氣在四處回蕩著,圍繞著他身旁。

風清靈站在後面,看著氣勢不斷攀升的林錚,訝異不已,九冕通天路的道自然是相當的艱難,但是眼前這傢伙卻沒有露出一絲膽怯,反而鬥志越來越強了。

她伸出手揉了揉俏臉,這一路行來,他已給自己帶來了太多驚訝了,現在回想起來,都有些麻木了。

蕭鈴兒抬頭看去,見得林錚這般反應,她的俏臉上卻是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這才是我認識的林錚哥哥。」

但是逐漸地,蕭鈴兒的目光卻變得凝重起來。

「其次,還有一個危險就在我們身後。」隔了一會兒,蕭鈴兒轉頭,指著身後。

「身後?」一旁的清靈下意識的轉過身去看了下,但是眼裡除了濃濃的紫霧外,根本發現不了任何東西。

「對,就在我們身後。」

「這些紫色霧氣。」

「紫霧?」林錚看著紫霧一臉疑惑,風清靈的臉上也有些不解。

但很快,風清靈卻是淡淡一笑說道:「我們進來的時候也沒發現什麼啊。」

「其實這個是危險,也不是危險。」蕭鈴兒笑著說道。

「嗯?」

二人回頭靜靜的看著鈴兒,臉上露出一絲不可思議。

「這紫霧其實是由濃密的靈氣組成的,進來的時候你們應該有感覺到吧?」

「嗯。」

兩人默默點頭,都在等待著蕭鈴兒的後續內容。

「像我們這樣修為的,進來時當然不會受這些靈氣灌體的影響。」

「但如果是實力損失,或者是重傷呢?」

「靈氣灌體無處疏導,或者根本不受控制,最終……」

「爆體或迷失神志。」

「呼……」

林錚重重的呼出一口氣,道:「果然,九冕通天路,處處暗藏殺機。」

「看來所謂機緣,如果沒有一定的實力,也很難得到啊!」

林錚嘆氣道,但是他臉色不變,他內心無比堅定。

「武院的人,恐怕不少都已經進去了。」

「我們,也該走了。」

許久后,林錚默默出聲。

在一旁的蕭鈴兒,風清靈,兩人也不停滯,當下默默點頭。

「走!」

「快,必須趕快。」

「時間才一個月而已!」

三人在這一刻相繼邁出,對著前方的那個一階梯踏步而出。

頓時間,乾坤顛倒,天旋地轉,感覺好像墜入無底深淵,又好像在這一瞬間衝上九霄雲顛。

眼前一片漆黑,耳旁沒有任何的響聲,莫名的恐懼在這一瞬間佔據林錚身體。

「林錚哥哥!」

突然,一道清脆的聲音,打破了沉靜。

林錚睜開眼,只見眼前有一條通天階梯,從腳下一直向著雲層深處延伸。

「這,便是九冕通天路嗎?」

見到這道階梯第一眼,林錚心理就明白過來。

寬闊的階梯,被氤氳流光,五彩霞光遮蔽,隱藏在雲霧當中,不知前方何處,前路何在。

這一條通天路,正如修鍊的大道般,行路艱難,卻又毫無盡頭,只有前赴後繼地上前,在這漫無盡頭的路上,一直向前,直至身隕,到死……

「九冕通天嘛?」

林錚望著前方,笑了笑,轉瞬間眼神變的犀利而堅定。

「若能通天,今天我林錚便來通過這九冕,去那天上一看。」

聲震四方,豪氣通天,強大的氣勢,以瞬爆發,就連圍繞他們周圍的濃濃霧氣,也被震散布少。

此刻這九冕通天路。在他眼中也不過是普通的一條路而已,但通過這條路他會變的更強。

林錚握了握拳頭,眼中紅光一閃,所有的情緒被一掃而空,眼中只剩下一種情緒,那就是渴望,濃濃的渴望。

前方,雲霧繚繞之間,隱隱可見有一道人影,如同人生道路上,亦或是武道之上前進一樣,浩浩蕩蕩地前進。

「看樣子,要趕緊了。」

林錚看著那雲霧當中的背影,雙拳在緩緩握緊,眼神堅定。

九冕通天路,第一冕,前路漫漫,遙遙不知盡頭。

就在這時候,林錚一步邁出,只感覺到天旋地轉。

「嗡!」

一道輕聲的嗡鳴,在此刻忽然間傳來,同時有一股龐大的壓力猛衝而來,如同從天際之上傳來一樣,直接狠狠地向著林錚身上洗刷過去。

「呼,呼……」

林錚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他感覺到眼前的世界忽然間大變模樣,那一道通天的台階彷彿是直接消失不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