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玩好。」冷秋顏鬆了一口氣。

「走之前……」左旋故意把語氣拉長了。

冷秋顏看著他。

「走之前,你是不是應該禮節性的和我喝一杯?」左旋故意說道。

冷秋顏咬唇。

她知道左旋是故意的,就是見不得她好過。

她酒量到底如何,左旋應該心知肚明,所以他是要故意把她灌醉嗎?!

她說,即使胃裡面已經在不斷地翻滾了,還是強忍著不舒服開口說道:「那我敬左大少爺一杯。」

「但是還是要用剛才那個被子,我喜歡那個尺寸的。」左旋說,「你喜歡嗎?」

尺寸這個形容詞……

冷秋顏沒有多想,倒是一個屋裡面的人都笑得故意。

「嘿,你們都想到哪裡去了。」左旋笑著。

整個房間里的人都在笑。

我不是超級警察 污段子在這種地方簡直就是司空見慣了。

冷秋顏卻有些融入不了。

她蹲下身子開始倒酒。

倒完酒才發現,一杯居然就能裝滿整整一瓶啤酒,她沒怎麼喝過酒,都不知道這些酒杯的容量,怪不得剛才都差點要在現場當場吐出來,現在如果再喝下去的話,恐怕真得會……

她只能硬著頭皮端起兩個酒杯,對著左旋說道:「我敬你。」

左旋看著面前兩大杯啤酒。

他接過酒杯,沒有立刻和冷秋顏乾杯,反而淡淡然的開口道:「你敬我什麼?」

「……」這不簡單就是一句酒桌上的潛台詞嗎?!

「敬我在你面前消失了?敬我毫不猶豫地甩了你嗎?」左旋說,看著冷秋顏一字一句,說得那麼不溫不熱,「然後喝完這一杯之後,再繼續消失嗎?」

幽暗的包間里,分明應該特別的吵鬧,此時此刻卻變得出奇的安靜。

冷秋顏看著面前的左旋,看著他對她如此囂張的模樣。

她說:「左大少爺是說笑了,我們之間本來就沒有任何交集,根本談不上什麼消失不消失。」

意思是,就應該是老死不相往來。 幽暗的包間里,分明應該特別的吵鬧,此時此刻卻變得出奇的安靜。

冷秋顏看著面前的左旋,看著他對她如此囂張的模樣。

她說:「左大少爺是說笑了,我們之間本來就沒有任何交集,根本談不上什麼消失不消失。」

意思是,就應該是老死不相往來。

左旋就這麼瞪著冷秋顏。

聽到冷秋顏好聽的嗓音又說道:「我聽說左岸傳媒這次在投標浩天集團國際溫泉項目,所以是希望左岸傳媒會有一個好的結果,提前恭喜,敬你一杯。」

一番話,倒是說得落落大方。

左旋聽到耳朵裡面卻覺得格外諷刺。

「沒想到冷小姐還這麼關心我們左岸傳媒的發展。」左旋說,眼神依然沒有任何收斂,直直的看著冷秋顏。

「這個事情全市的人都知道了。」冷秋顏解釋,「我也不例外。」

左旋諷刺的笑了笑。

冷秋顏也不需要在乎他的任何情緒,說:「總之,我祝左大少爺的項目馬到成功,我先干為敬。」

話音一落。

冷秋顏抱著那一大杯啤酒就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

左旋看著冷秋顏的模樣,分明有股衝動想要去阻止冷秋顏這麼不要命的喝酒方式,但是最終,卻還是選擇了冷眼旁觀,冷艷的看著冷秋顏真得一口氣將手裡一大杯啤酒全部喝光了。

喝光之後,她還能非常清醒的說話,也沒有在意左旋手裡那一大杯啤酒半點都沒有動,她笑盈盈的對著所有人,總是那麼一副對誰都親和無比的樣子,她說道:「你們慢慢地玩,我先走了。」

「小顏。」其中一個女同事親切得叫著她,「你還好吧。」

從來沒有看她如此豪邁過。

「沒事兒。」冷秋顏笑著。

笑著。拿起包就直接走了。

不想再說任何廢話,因為……憋不住了。

她一口氣拋出了包間,跑出了會所。

一到大門口,忍不住了,蹲在一個角落裡就開始嘩啦啦的吐了出來。

不受控制的吐得撕心裂肺。

一口接著一口,停都停不下來。

她也不知道自己吐了多久,除了胃裡面難受得厲害之外,連頭腦都是不清醒的。

第一次嘗試這麼酒醉。

她甚至覺得自己已經不再是自己了。

整個人都有點晃晃悠悠的。

她蹲在地上,隱忍了很久。

儘管胃裡面依然一直不舒服,儘管頭很痛,但是她還是可以儘力保持自己最後的一絲理智,理智的知道,自己此時此刻需要回家。

緩緩地,她讓自己站了起來。

剛起身。

「你吐完了?」身後又傳來揮之不去的聲音。

所以,左旋在後面一直看著她如此模樣,看了很久。

他就是見不得她好過,此時此刻應該心裡很痛快很爽吧。

她深深呼吸一口氣,轉身看著站在面前的左旋,看著他杵在她的面前,比她高了很多的身體,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己的一身狼狽。

她直接越過了左旋的身體,當沒有發現他。

然而手臂卻突然被左旋一把拉住了。

喝酒後,冷秋顏覺得自己此時此刻真得沒有了任何力氣,全身都在發軟,而就算她沒有喝酒,她也沒有那個力氣去推開左旋。

「你放開我,謝謝。」冷秋顏冷靜得說道。

「不,我不放開又怎麼樣?」左旋挑釁。

「放開我!」冷秋顏此刻的聲音明顯大了很多。

縱然是喝了酒,脾氣爆發也有說服自己的借口。

「我就是不放開!」左旋一字一句,狠狠地說道,「你又能奈我何。」

我能奈你如何?!

冷秋顏真得覺得很諷刺。

是啊,她能奈何得了他嗎?!

她說:「左旋,你到底想做什麼?」

「你覺得呢?」

「我不知道,明明是你那時候不知所謂,現在又突然之間莫名其妙的纏著我,而且剛才喝酒的時候你就是分明故意在整我,我也配合你了,但是我此時此刻起就是希望我們兩個人分道揚鑣,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我們老死不相來往行不行?!」冷秋顏說的有些激動,甚至是吼出來的。

或許是因為上次的事情,導致她看到這個男人很厭煩。

是真的很厭煩。

她現在覺得渾身不舒服,每一個細胞都在排斥。

「媽的,冷秋顏你以為我真得很想看到你似得,你以為我麻痹真得會很捨不得你嗎?!我他媽那麼多女人,還真得不缺你一個,別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你他嗎也不過是我玩過的女人之中的其中一個而已!」左旋被冷秋顏氣得真得很想掐死冷秋顏。

對,這個女人也只是他一個玩具而已。

有什麼好在他面前得瑟的!

這個女人就他媽不應該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他不看到她屁事都沒有,他可以自己玩樂,可以自己過自己多彩的生活,他過得很爽。

這個女人一出現,他就像突然中邪了一樣,對整個世界都在暴躁不安!

這個女人果然是有毒。

有病毒。

「那就請左大少爺高抬貴手,別再玩我了。」冷秋顏說,說得很平靜,「我沒有什麼值得你玩的地方,你別再我身上浪費任何時間了。」

左旋真得是一直在壓抑自己的情緒。

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對冷秋顏會如此不受控制。

其實這麼多年來,也不是遇不到拒絕自己的女人,對於那些不知好歹的女人他做了什麼。

雲淡風輕的一笑,反正他又不缺。

唯獨對這個冷秋顏,唯獨這個女人對他的態度,讓他真得很想暴走。

他狠狠地看著冷秋顏。

狠狠地看著面前這個,分明已經喝醉到臉蛋紅潤,身體搖擺但說出來的話就是可以冷靜得嚇人的女人。

他剛剛看到冷秋顏跑了出來,什麼都沒管就跟著追了出來。

在夜場里混了這麼長時間,他一眼就能看出來,冷秋顏這個女人是喝多了。

果不其然,剛走到大門口,就看到她跑到一個角落,撕心裂肺的吐了出來。

他站在她身後站了很久。

好幾次想要上前但是又退後了。

他就是來看笑話而已,冷秋顏喝醉了又管他什麼事情,他就是來看冷秋顏不得好過的。

他果然自己在給自己挖坑。

每次想要看到冷秋顏狼狽不堪,每次都是把自己氣得瘋狂吐血。

「我先走了,麻煩請左大少爺放手,同時希望你以後,再也不要出現!」冷秋顏一字一句。

一字一句說得清清楚楚。

「媽的,冷秋顏你也太不識相了吧。」左旋覺得冷秋顏不說話倒還好,但是一說話,就會刺激到他的某根神經了。

你不讓老子出現,老子就是偏偏要出現,還偏要加深印象的出現。

他把冷秋顏拽得緊緊的。

那一刻手臂一個用力,一個回拉。

冷秋顏身體本來就沒有什麼力氣,猛地一下撞進了左旋的懷抱裡面,硬生生的撞在了他堅硬的胸膛上,還沒來得及感受反應,只感覺到自己的下巴被左旋強迫性抬了起來,甚至手指狠狠地捏得一疼,下一秒,一道薄唇印在了她的唇瓣上,粗魯而瘋狂的親吻著她的嘴唇,強勢到讓她無法反抗。

「唔……」冷秋顏排斥,本能的在排斥。

她受夠了。

好像不管她說什麼,左旋都會是無動於衷。

在左旋的世界里,玩女人就是這麼一件隨便到和正常吃喝拉撒一樣的事情。

而她卻不是。

她只想跟自己喜歡的人,更或者說,自己覺得只想找一個可以託付終身的人,她只想把自己的所有託付給另外一個她覺得可以一輩子在一起的人,這個人,絕對不會是左旋,絕對不是!

然而她現在已經有了行動目標。

她用盡最後的力氣,將左旋猛地推開了。

她真的很噁心,口腔中鼻息間,都是他的味道,都是他的氣息。

她覺得很臟。

不知道剛剛在夜場的左旋,他的嘴唇都親過多少人。

她自覺地反胃無比。

而那一秒的用力,確實讓左旋後退了好幾步。

左旋如此一個不能忍受被人拒絕,特別是被冷秋顏拒絕的人,自然又是大步向前。

他媽的。

一個冷秋顏怎麼就這麼難對付。

他腳步靠近,狠狠地拽著冷秋顏,強勢的將冷秋顏直接抵觸在了一邊的牆壁上,打算再次準備親吻上去。

但是剛剛靠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