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教我們絕招,能打贏十幾人的那種。」喬在水奢望道。

一聽這話,羅陽笑了。

功夫里,確實有絕招,但想學會絕招,也得有厚實的基礎。

雙喬平時應該會鍛煉身體,或許也很少,看她們白嫩的身子便知,雖是美人胚子,體型不夠健美。

以她們的條件,沒個三五年休想學成。

羅陽心想要是實話實說,恐怕就讓雙喬心灰意冷了。

「大喬姐,小喬姐,你們放心,我傳你們降龍十八掌,不得了,一掌打出去……」

不待羅陽說完,只聽洪佳欣噗哧一聲笑了。

「你們別聽他吹。」洪佳欣笑道。

「班長,混口飯吃,別揭我老底。」羅陽笑道。

「姐就是要拆穿你的謊言。」洪佳欣揚了揚嘴角。

她仰靠在沙上,羅陽只透視一眼,便欣賞到很多美妙的畫面,體溫陡升。

喬悠思說道:「牛仔,我們拜你為師。」

前段時間,羅陽已收了幾個徒弟了,分別是洪佳欣,秦飄,唐德興。

「大喬姐,我收徒有個條件……」羅陽狡黠一笑。

「你們別上他的當。」洪佳欣提醒道。

「班長,給點面子好吧。好歹我也是你的師父。」羅陽笑道。

這是事實。

聽聞洪佳欣是羅陽的徒弟,雙喬頗為好奇。

一問之下,果然屬實。

當初拜羅陽為師,並非出於洪佳欣的真心,那是她爸要她拜師的。

洪佳欣在東風中學是學霸,羅陽是學渣,驟然間讓她做羅陽的徒弟,叫他做師父,她很不習慣,而且心裡也不服。

但經歷了一些事情,漸漸地,洪佳欣才現羅陽文化知識確實很渣,但武功卻高得離譜。

後來她終於打心底里承認有這麼一位師父,只是要她親口叫師父,她還是難以啟齒。

這跟她的品性有關。

洪佳欣向來是個不輕易言輸的校花,爭強好勝,縱使現今身手實力不如羅陽,她覺得日後也有機會越他。

特別是在大庭廣眾下,她更不會隨便叫羅陽做師父。

「牛仔,就這麼說定了。我們拜你為師。」喬在水說道。

「行。但你們以後要叫我班長做師姐,你們願意嗎?」羅陽笑道。

雙喬的歲數比洪佳欣要大幾歲。

洪佳欣才15歲。

「沒問題的。師姐,咱們以後是一家人了。」喬在水大方道。

聽到叫師姐,洪佳欣倒有些不好意思。

不過,若換了她做喬在水,她是不會叫師姐。

「師父,那下午傳我們絕招。電視劇里那些有內功的,是真的嗎?」喬在水問道。

羅陽就有真氣。

「應該是真的。但想練出內功,那很難。」羅陽說道。

「那你教我們怎樣練吧。」喬在水急道。

以雙喬的水平,恐怕幾年後都無法練出真氣。

羅陽笑道:「可以的。拜我為師,要做一個小小的儀式的。」

喬在水好奇道:「什麼儀式?」

當聽了羅陽說的儀式之後,在場的3位美人都拿眼割他。

「師姐,你當時拜他為師,他也要你獻吻嗎?」喬在水問道。

「他敢。姐揍死他。」洪佳欣幽幽道。

二人是師徒關係,卻聽洪佳欣並不怕羅陽,雙喬感到很有趣。

「牛仔,這樣吧,今晚吃飯時,我倆向你敬酒,算是正式拜師。」喬在水說道。

「敬酒?不如獻吻好。」羅陽笑道。

雙喬又白了羅陽一眼。

看看時間,又過了好幾分鐘了。

朱莉還在酒吧等著,羅陽便說道:「大喬姐,小喬姐,我們先回去了。下午見。」

辭別了雙喬,羅陽和洪佳欣下樓。

洪佳欣有點兒醉,走路不太穩。

「班長,我抱你下去吧。」羅陽熱心道。

「你眼睛看哪裡?又想吃姐的豆腐,姐揍你!」洪佳欣抬腳就踢過來。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黎豐封印了數百米的空間讓人無法感覺這裡,來到這裡已沒有辦法離開此地,黎豐身上還在不斷的變化,變化的速度極快,很快醜陋的臉色出現了一頭很小的尖角,不是很大,但是已足夠明顯讓人能夠清晰看見,而且黎豐的玄氣已在不斷的變化,變為了黑色的玄氣,這股黑色的玄氣表現出狂暴的氣息,而且玄氣之中好散發出令人嗜血的感覺,完全不受控制,就好像黑色玄氣有自己的靈智一般。

「魔化之人」

雲老看著這一幕,將黎豐此刻的變化說了出來。

「雲老這個是什麼啊?感覺非常的邪惡強大,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

秦昊看著眼前的黎豐已經失去了理智,雙眼之中被一股黑色的東西包裹了起來,渾身上下爆發出嗜血殘暴的氣息,讓人感覺到恐懼。

「你不需要知曉這個東西是什麼,你想辦法破掉他設下來的屏障,讓這裡的魔氣泄露出去,否則你們所有人都要死在這裡,我這一次是不會出來幫助你的,因為我佔據你的身體會被發現的」

雲老棘手的說道,他完全沒有想到在這個偏僻的地方居然還有魔化之人,不由的嘆了一口氣。

「饞饞饞!」

變化完畢的黎豐已經變得人不人鬼不鬼了,皮膚都化為了黑色,醜陋的頭顱上面有一道鋒利的尖角讓人一瞬間便能夠看出此刻的黎豐已經不是人族而是異族了。

「殺」

黎豐看向了秦昊,嘶啞的低吼了一聲。

「彭!」

黎豐一腳蹬出,空氣便直接爆炸了,黎豐宛如一頭炮彈一般瞬間沖向了秦昊,速度比雷霆還快,眨眼間便已經到了秦昊的面前。

「破」

黎豐直接一拳擊飛了秦昊,秦昊直接被黎豐這一拳轟飛,宛如斷線的風箏飛了出去,在空中倒飛了上千米,不知道吐了多說口鮮血才勉強停止了下來,僅僅一拳便重傷了秦昊。

而且黎豐那黑色的玄氣還進入到了秦昊的身體之中,這些黑色的玄氣進入到秦昊的身體胡亂的吞噬著秦昊體內的玄氣和靈魂力量,使得秦昊變得越來越虛弱了下來。

「轟」

就在秦昊越來越虛弱的時候,識海之中的九朵花再次綻放出了光芒在秦昊的體內擴散開來,黑色的玄氣遇見了這個光芒瞬間宛如蒸發了出去,這些黑色玄氣好像遇見了天敵一般,完全沒有辦法抵擋。

「你居然能夠滅掉我的噬魂魔氣」

外面黎豐倒退了幾步,一口鮮血從黎豐的體內吐了出來,黎豐看著秦昊充滿了殺意和貪婪的說道,既然黎豐有能夠破壞掉他噬魂魔氣的東西,只要他交給了他主人,那他修為便會更上一層樓了。

「殺」

黎豐再次冰冷的低吼了一句,瞬間再次沖了出去,一拳擊打在了秦昊的身體之上,這一次並沒有最開始的那一次全力,而是收了很多里防止秦昊被他不小心斬殺了。 彼時二人正下樓梯,羅陽走在前面。塵?緣?文?學?網

羅陽往下急走一步,洪佳欣又想踢中他,抬腿抬高遠些。

與羅陽的數次切磋中,洪佳欣沒勝過一次。

就算要沾一下他的衣角都辦不到,這是洪佳欣心裡極為不甘的事情。

現今又勾起了她的鬥志,便要踢中羅陽。

可是羅陽會影拳,只要有敵手攻擊,自動會閃避。

若在地平,洪佳欣還好些,正是下樓梯,她抬起了右腳,身子往下倒,右腳又收不回來踏住階梯。

正在她大吃一驚時,只見羅陽陡地雙手抱了過來。

「班長,小心!」

說時,洪佳欣已倒在了羅陽的懷裡。

若非羅陽抱住了,她要摔下樓梯。

「都是你!」

洪佳欣急促喘氣時,揮舞著小粉拳打羅陽。

「班長,沒事了,別怕哈。」羅陽說時的目光卻射在洪佳欣的上圍處。

「你再看,姐揍你!」洪佳欣兩隻小粉掌不住地打羅陽的頭。

「班長,我抱你下去。」

說話間,羅陽轉過身來,已往下走了。

「不用!姐自己走!」

可是洪佳欣還是用左手摟住了羅陽的脖子。

羅陽左手摟住她的小蠻腰,右手捧住她的臀,就這樣下樓梯。

鼻端就在洪佳欣飽滿上圍的旁邊,能聞到一陣陣幽幽的體香撲鼻而來。

見羅陽的嘴數次要湊過來,洪佳欣只得用右掌去捂住他的嘴。

「班長,你幹什麼?」羅陽笑道。

「姐早就看穿你想幹什麼了!」洪佳欣氣咻咻道。

羅陽正在下樓梯,視線被洪佳欣的身子擋住了,她不敢再分散他的注意力,擔心他腳下踏虛,摔下去。

「班長,聽我說。」羅陽轉頭,要甩開她的手掌。

「不聽,給姐老實些。」洪佳欣右掌牢牢地跟著羅陽的嘴而移動。

直下到一樓,她還捂著他的嘴。

走到大眾朗逸旁邊,羅陽放洪佳欣下來,嘴巴才得了自由。

「班長,敢開車嗎?」羅陽笑道。

「誰怕誰,來就來啰。」洪佳欣要坐進駕駛位。

「班長,別亂來,你沒有駕照。」羅陽笑道。

隨即連忙拉住洪佳欣的手臂。

洪佳欣冷笑道:「姐沒有駕照,那你有嗎?」

二人都沒有駕照。

「班長,我開車技術比你好。」羅陽笑道。

「這次由姐來開,你告訴我怎樣開就行了。」洪佳欣還要坐進去。

羅陽只好從後面摟住洪佳欣的腰,不讓她坐到駕駛位。

二人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

忽然之間,洪佳欣觸電也似的顫了一下,俏臉也紅到了耳根。

「放開!」洪佳欣掙扎著。

「班長,怎麼了?」羅陽問道。

於是洪佳欣便要踏羅陽的腳掌,連踏了幾次,都未能踏中。

羅陽只好放開了她,訕笑道:「班長,坐到那邊。」

只見洪佳欣往羅陽的下面瞥了一眼,輕咬下唇道:「下次再敢碰姐,姐揍死你!」

羅陽連忙雙手下垂,擋在大腿前面。

「班長,我不是故意的。」

二人上了車,由羅陽來開車。

從縣城回到宏運鎮小樹林集市,不用多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