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無眠,為君祈福。」

「雖然你失言了,但這件事我答應了。」

直到現在,顧川才意識到這不是自己身處的那個時代了。

這裏並不安全,也不熱血,有的只有那無聲的冰冷。

人命如螻蟻,如草芥…..

【系統提示:宿主得到一份純凈祈願,死士標籤屬性可升級,是否升級】

顧川沒有理會系統的提示聲。

而是猛地看向了那名男子,那名至死他也不知道名字的男子。

他好似看到了那名男子,正在某處不知名的地方,對他俯首作揖道謝。

然後盤腿而坐,雙手合十,為他祈福。

「升級吧。」顧川望着那名男子的屍體,默默道。

【系統提示:升級成功,標籤屬性:死士(每存活一日,可召喚兩名境界為入武一重的死士)】

望着系統面板上的標籤屬性,顧川喃喃道:「不單是數量,就連質量也變了嘛。」

「嘎——!」

地牢的木門打開,幾名馬匪進入地牢。

為首的一名馬匪看着木牢內倒地的男子,伸手探了探他的口鼻,見沒了氣息,遂罵了一句。

「真是晦氣,又死一個。」

朝身後的馬匪吩咐道:「你們幾個,把他抬出去扔了。」

然後走到顧川的跟前,掃了幾眼,見他手中的血布,沒做多問,想來這種情況他也見多了。

「走吧,大當家要見你。」 這一幕場景似曾相識,這不就是寧馨當初對付自己的伎倆嗎?

林天成基本上能夠猜到這應該是寧馨那臭丫頭出的餿主意了。

而林天成需要做的,則是將計就計。

「轟隆……」窗外一道耀眼的白光閃過,緊隨著幾乎要震裂蒼穹的雷聲。

突然,蓉蓉爬上了林天成的身子,緊緊的勒著他,全身在瑟瑟發抖。

「天成師兄我害怕。」

蓉蓉的鼻子幾乎是挨著林天成的脖子,所以林天成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她的鼻息。

與此同時,這丫頭的腿,竟然也壓在了林天成肚臍以下的部位。

若是這樣,林天成還沒有反應的話,那可能他就是真的在某些方面有問題了。

蓉蓉感受到林天成的變化,嘴角閃過一抹不可察覺的笑意。

「原來這小子是個悶騷男,看來只需要我再稍微主動一點,就能夠完全卸下這小子的偽裝了。」

林天成尷尬的咳嗽了一聲,「蓉蓉師妹這樣不太好吧!」

因為她的白色茉莉長裙沾滿了鮮血,林天成將自己的一件寬大素色長袍給了她。

因為這種側躺的姿勢,她的胸口處已經露出了大片的白。???修長的腿架在林天成的身上,潔白如玉,溫潤襲人。

除此之外,蓉蓉的身上還散發著一股特有的體香。

其實這種味道信息並不會被嗅覺明顯感知到,但它會直接影響到中樞神經。

所以一個年輕漂亮的女生,即使不用任何化裝品,在一定距離範圍內,都能引起男生的注意和靠近。

而隨著年齡增大,這種雌性激素漫漫衰退,影響力也隨之減弱。

所以,體香也是林天成會起反應的一個重要因素。

「其實,天成師兄,不瞞您說,我一進入到這中都學院就聽說過你的事迹,年紀輕輕的就當上了導師,師妹非常的仰慕你!」

林天成淡然一笑,「是嗎?初次見蓉蓉師妹,可真是出塵脫俗的仙子。」

林天成知道蓉蓉的意圖,他打算順坡下驢,以達到他充電的目的。

「原來天成師兄也是喜歡蓉蓉的啊!蓉蓉好開心啊!」

蓉蓉更近距離的貼近了林天成,林天成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她的體溫。

蓉蓉將話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林天成要是再不知道把握住機會的話,那他可真就是辜負了寧仇天的一番苦心了。

林天成伸手緊緊的抱住了像小貓一樣蜷縮在自己懷中的蓉蓉,下巴貼在她的額頭。

蓉蓉嘴角閃過一絲笑意,暗自想道,「對,就是這樣,再近一點。」

現在還急不得,因為寧馨再三叮囑過寧蓉一定要等林天成進入完全放鬆的狀態,她才能夠動手。

什麼時候才是完全進入放鬆的狀態?

一般來說,只有在男人做完了那種事情,完成人生一大成就,才會完全進入放鬆的狀態。

蓉蓉揚起下巴,雙唇朝著林天成的臉頰貼了上去。

「天成師兄,蓉蓉很喜歡你,救命之恩蓉蓉無以為報,師兄若是不介意的話,蓉蓉願意以身相許。」

「師兄也很喜歡蓉蓉。」

感受到蓉蓉的熱情,林天成一個翻身佔據了主導地位,他要開始攻城略地了。

當然,他說的那些話,不過是拿來敷衍蓉蓉罷了。

要想充到電,他必須得把這戲演好。

那不是因為她的出現,林天成已經在蘇嵐的身上充到電了,所以這損失必須得由她來償還。

蓉蓉的心頭有些駭然。

這傢伙果然是個好色之徒,而且是超級悶騷的那種。

明明身體很想要,卻又表現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

不過,因為姿勢的轉換,蓉蓉藏在被窩下的匕首恰巧被她壓在身下。

而且以這種姿勢拿出來肯定會讓林天成事先發覺。

她的機會只有一次,所以她斷然不能夠失手,只有待林天成完全放鬆。

林天成開始從上到下,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充電的機會。

蓉蓉表面上裝出一副很享受的樣子,但卻咬著一口銀牙,心裡早已恨不得將林天成碎屍萬段。

她在等,等林天成完全放鬆。

可是,這個時間一分一秒都是極為漫長的。

蓉蓉來自東域邊境地區的一個小山村,從來就沒有和年輕男子接觸過。

而這一次,為了自己的母親,也為了自己的未來,她也算是豁出去了。

因為寧馨姐姐答應過她,只要她做好了這一件事情,姐姐就會讓她們母女倆進入到血族內,同時承認她是自己的妹妹。

寧蓉從小被別人罵作野丫頭,她當然也想有父親陪在身邊,有自己的家。

所以,眼睜睜看著林天成在自己的身上坐著的這些齷齪事,她也只能夠咬碎牙吞下。

蓉蓉突然開口道,「天成師兄,還是讓蓉蓉來主動配合你吧!」

林天成的心頭微微一驚,對蓉蓉所說的配合,他有些期待。

不過他也猜到了,應該是這丫頭想要對自己動手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丫頭還真是能夠忍,自己已經將她的上部肆意品鑒了一番,這丫頭竟然沒有表現出絲毫的反抗,甚至還有意的配合自己。

試問,從古至今,做姦細的女子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女子又有幾個。

還真別說,蓉蓉這丫頭是個超級充電寶,就剛剛的那段時間,林天成的電量已經從30個達到了90個。

如果說能夠突破下一步的話,林天成相信,充滿電量絕對不是問題。

不過,他又覺得有些可惜了。

要是等一下揭穿這丫頭的陰謀,那林天成以後豈不是不可以將計就計的繼續在她的身上充電了。

這讓林天成覺得實在是可惜至極。

蓉蓉坐直了身子,纖細的玉手開始朝著林天成的下部伸去。

她這麼做的目的,無非就是想更好的拿出藏在被窩之下的匕首,好將林天成一擊斃命,然後再連夜逃走。

「嘭……」

一聲巨響,房間的門被一道強悍的力道給撞開了。

「李執教,我沒有騙你吧!你看,他們就在這裡干齷齪之事。」

何昊領頭,帶著一批人闖進了林天成的房間,李執教就站在隊伍的中央。

蓉蓉被嚇得不輕,連忙翻身下了床,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她嚇了一大跳。

當她看到何昊那小子的時候,就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

這小子一定是擔心林天成會報復他,所以想要將罪名栽贓陷害到林天成的身上。

沒有想到他竟然直接請來了李執教。

在這些人闖進來的時候,蓉蓉恰巧就坐在林天成的身上,那一幕肯定都被這些人給看到了。

…… 劍神聞言,就隨口說道:「你說的中毒者,是一位女性嗎?」

「對對對,是女性!」

李初晨急忙追問道,「前輩,用針灸妙法排毒,難道,還有性別的區分嗎?」

「是有區別的,我忘記和你說了。」

劍神忙不迭地說道,「針灸妙法,用在女性身上,要把太陽穴,換成太陰穴,療效才能發揮出來。」

「原來是這樣!」

李初晨恍然大悟,又急忙追問道,「前輩,那,針灸流程已經完成。」

「我現在,還可以將扎在太陽穴上的銀針取出,扎在太陰穴上嗎?」

「當然可以了!」劍神沒有猶豫,就點頭回答道。

而在電話的那頭。

李初晨聽到劍神肯定的回答后。

他立即就把扎在雅典娜的太陽穴上的銀針拔出來。

轉而又迅速扎在她的太陰穴上。

銀針剛一紮下,雅典娜身上,立刻就有細密的汗珠,開始冒出來。

見此,李初晨頓時大喜過望。

他長舒一口氣,對着電話,高興地說道:「前輩,見效了!」

「嗯,見效就好!」

劍神很快又說道,「你女兒纏着要我教她功夫,你怎麼看?」

劍神那語氣,李初晨又怎能聽不出來?

他對着電話微笑道:「前輩,您已經答應了吧?」

「嗯,我是答應了!」

「不過,你是小鬼的爸爸,最終的決定權,在你手裏。」

劍神悠悠地說道,

「你要是不想讓你女兒學功夫,我就只能拒絕她了。」

「能夠跟着前輩學功夫,這是我女兒的榮幸,我求還求不來呢!」

李初晨急忙說道,

「前輩,我這邊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女兒就拜託您了。」

李初晨說完,就把電話掛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