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主雄才大略。」

「門主英明。」

「門主就是因為沒有具備龍之血脈才久久停留在二重境界,一旦融合龍血就定能一飛衝天。」

「有門主的雄才大略,我們朝龍門將會成為真正的龍之門,成為樂河府甚至整個仙界的最強存在。」

「門主肯定能夠成就主宰。」

一眾手下頓時奉承。

林天齊一臉受用,目光閃爍著雄心,但更深處卻是殺機滾滾。

「師傅,你不肯將真龍仙秘法的下半部傳給我,你是看死了我沒有大成就,哼,你就等著看吧。」林天齊內心怒哼。「等我到達金仙境巔峰我就進入真龍洞府煉化器靈,然後我就能進入你的家鄉真龍小界。那時我已經擁有真龍血脈,那些像你一樣的蠢龍就不會防備我,我必定有機會將一條真龍誅殺,到時我就擁有了完整的真龍血脈,最終那些真龍全都是我的補品,將它們的血全部煉化得到它們所有的龍之神力后,我必能到達仙帝之境,成為仙界第十仙帝……」

林天齊的內心才是他真正的野心,這一點他不會跟手下人說,能說出他要一統樂河府就已經對他們足夠的信任了。

「報!」門外突然有聲音傳進來。「門主,大長老回來了,大長老求見。」 饒是郁林俊的身手不錯,也架不住這些亡命之徒的輪番上陣。從剛開始的遊刃有餘,慢慢地處於劣勢。

秦菲咬緊后牙槽,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以免分散了郁林俊的注意力。

「寶貝,別緊張!如果你能主動一點的話,也許我會考慮讓他少受一點皮肉之苦。」楚銀南說著,便傾身靠近秦菲,所有的目光都定格在讓他心猿意馬的唇瓣上。

「你混蛋,你不得好死!」秦菲情緒激動地推開了楚銀南。

眼下她不能奢望楚銀南能放走郁林楓,而她也不可能苟活於世,必須要想辦法自救。

於是在秦菲推開楚銀南的那一刻,她便拚命地往一處懸崖跑去,而且還順走了某人的手槍。

就算是死無葬身之地,她也不可能當著郁林俊的面被楚銀南那個禽獸糟蹋。

「秦菲,小心!」楚銀南驚慌失措地伸出手,他比誰都清楚秦菲的身後是什麼。

之所以當初選擇這個地方為據點,就是看上它的易守難攻,而且還有秦菲身後的懸崖。

當看到秦菲拿著手槍抵到太陽穴上的時候,楚銀南恨得咬牙切齒,然後下意識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腰。

特么的,秦菲啥時候學會了雞鳴狗盜?

跟東方玉卿那個混蛋生活在一起的女人,果然都讓人刮目相看!

之前是東方婉兒,現在是秦菲。

哼,等他將這個男人解決后就帶著秦菲回基地。一定要好好地調教她。

郁林俊也是因為聽到楚銀南的呼喊聲而分了神,很快便被人打倒在地,一時間來自四面八方的拳腳悉數落到了他的身體上。

「你們住手,否則我就跳下去!」

幾乎是秦菲話音落下的下一秒,楚銀南便開口,「住手,把人帶過來。」

「秦菲,你身後危險,咱有話可以好好說,你先把槍放下好嗎?」楚銀南輕聲誘哄著,自然是不敢輕舉妄動。

比起弄死這個男人,他更加不希望失去秦菲。

當然楚銀南也是擔心秦菲會緊張,而不小心踩空……身後是萬丈深淵,他不敢拿秦菲的生命來賭!

「你們都退後,把他送過來。」

眾人沒動,但看向秦菲的眼神卻多了幾分戲謔。

呵呵,剛開始還以為這個女人有多麼聰明呢,原來是想帶著她的老相好跳崖殉情啊?

不過她死不足惜,免得他們家老大被迷得神魂顛倒。

估計守在外圍的弟兄們也堅持不了多久了,還是趕緊速戰速決,免得被瓮中捉鱉!

短暫的僵持下,楚銀南才無奈妥協,「帶過來。」

於是郁林俊很快便被扔到了楚銀南腳下,他掙扎了好幾次,都無法成功站起來。

秦菲忍著揪心的刺痛,快速目測了一下距離。如果繼續讓人把郁林俊送過來,她很有可能被抓回去,那麼她倆都會成為槍下亡魂。

可是,如果郁林俊留在楚銀南身邊,那麼她又該如何施救?

就在秦菲不知所措的時候,就看見郁林俊緩慢地沖著她爬過來,與此同時有人射中了他的腿。

「不要開槍!」秦菲和楚銀南幾乎是異口同聲,明顯聽得出秦菲的情緒已處於崩潰的邊緣。

短暫的怔愣后,有人抗議,「老大,乾脆把這個臭小子一槍崩了,我們趕緊走,晚了就來不及了。」

「閉嘴!你再敢多說一個字,老子先送你去黃泉路上走一遭。」

頓時一片怨聲載道,但卻沒人再敢對郁林俊打黑槍。

一天之內看到兩個男人拖著受傷的腿向她爬過來,秦菲感覺她快要窒息了,卻佯裝鎮定有餘。

秦菲繼續拿槍抵著她的太陽穴,不過卻是緩慢地蹲了下來,「哥,你還好吧?你怎麼那麼傻?」

郁林俊勉強扯出一抹笑弧,「傻丫頭,我還沒死,你哭什麼?」

緊跟著秦菲看到郁林俊的唇語,「哥陪你一起跳下去,興許還有救。」

秦菲震驚不已,不過也知道楚銀南不會輕易放過郁林俊的,所以願意陪他置於死地而後生。

楚銀南生怕再生變故,所以趁機靠近秦菲。

秦菲如夢初醒,猛然站起身,「不許再過來,別逼我跟你魚死網破!」

秦菲一邊要挾,一邊將費力坐起來的郁林俊護在了身後。

楚銀南眼裡頓時噴射出不容忽視的火焰,這個小妮子竟然這麼在意郁氏兄弟?

「秦菲,他中槍了,要不我找人送他去醫院?」

不等秦菲說話,便有人開口阻止,「老大,外面都被禁嚴了,乾脆一槍崩了。」

「閉嘴!」楚銀南扭頭怒斥著說話的那個男人。

倘若不是秦菲偷了他的槍,剛才他估計會忍不住先殺了他。

他就沒見過這麼愚蠢的下屬!

「楚銀南,我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要處心積慮地抓我,但我不會讓你得逞的!」幾乎是話音剛落的下一秒,秦菲就跟郁林俊一起跳下了身後的懸崖。

「秦菲!」楚銀南撕心裂肺地喊了一聲,愣在那裡,都忘記挪動腳步。

倒是有幾個反應快的弟兄,在第一時間衝過去,對著山崖下面掃射幾槍。

讓他們感到震驚的不是秦菲選擇了跳崖,而是剛才那個男人竟然能夠站起身,而且還迅速地將秦菲抱在懷裡跳了下去。

也就是說,這個男人很有可能一開始就是在偽裝,目的就是讓他們放鬆戒備?

楚銀南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跑去阻止:「你們住手,膽敢開槍射殺我的女人?」

「老大,你冷靜一點兒,這樣的女人不要也罷。」男人說話的同時,還不忘繼續往下射擊。

楚銀南情緒激動地攥住男人的衣領,「她是哪樣的女人?嗯?」

「一看都是水性楊花,今天出現的這兩個男人估計都是她的裙下臣……」

不等男人說完,就被楚銀南一拳打倒在地。

「你特么的,以後再敢以下犯上,魏明就是你的前車之鑒。」

男人膽戰心驚地求饒,「老大,我知道錯了,我只是不想你被那個女人騙,她根本不喜歡你。」

「閉嘴!」楚銀南跟著就是一腳。

他又不瞎,怎麼會看不出秦菲對他的嫌棄?

不管他在秦菲面前多麼不堪,也輪不到自己的下屬在他面前指手畫腳!

該死,倘若秦菲不偷走他的槍,他剛才又忍不住射殺這個混蛋。

「老大,不好了,好像有人來了。」 「讓大長老進來。」林天齊揮了揮手,然後笑著對廳內的幾個核心人物道:「大長老回來了,就代表天元劍宗已經不存在了。」

「那是。」

「大長老可是真仙境巔峰存在,他這一次親自出馬對付天元劍宗自是手到擒來。」

「我們要給大長老慶功才行。」

一眾核心人物奉承附和。

在朝龍門,林天齊一手遮天,高高在上,掌控一切,但除了林天齊之外,大長老無疑是朝龍門真正手握大權的人物之一,甚至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是朝龍門的第二人。

只是看到臉色陰沉的方昊天走進大廳后,大廳的空氣突然凝固,所有人臉上的喜笑都是消失了。

「怎麼回事?」林天齊聲音驟沉。

「天元的徒弟出現了,他已經盡得天元真傳,實力已達半步金仙之境。」方昊天上前深揖。「屬於無能,請宗主責罰賜我一死。」

「天元的徒弟?」

「難道天元還沒死?」

大廳一下子炸開了窩,個個震驚,他們知道大長老此行失敗了,看樣子除了他之外其餘的人都回不來了,幾乎是全軍覆沒,慘敗回來。

轟!

林天齊大手突然出現在了方昊天頭頂,透漏的凶息只需要向下一拍就能將方昊天的腦袋拍得粉碎。

方昊天閉目待斃,一付因失敗心灰意冷,一心求死的樣子。

「門主。」

「門主,手下留情。」

「大長老忠心耿耿,留他一命待罪立功。」

「門主,錯在天元的弟子突然出現,我們事先毫無所獲,大長老罪不致死啊。」

「門主,大長老平時幫忙掌管我們朝龍門事務,功不可沒,我們朝龍門沒有大長老不行啊。」

其餘的核心人物嚇了一大跳,趕緊跪下求情。

方昊天內心卻是冷笑連連,這幫傢伙哪裡是求情,分明是在落井下石。

不管哪個勢力都好,當權者最忌的就是功高蓋主。這些人表面求情但卻將趙狂潮說成是朝龍門不可缺少的重要人物,就好像朝龍門可以沒有林天齊但不能沒有趙狂潮似的,是希望林天齊在大怒之下一掌拍死他。

但方昊天卻知道林天齊不大可能殺趙狂潮,林天齊對趙狂潮是絕對信任的。因為趙狂潮跟林天齊的還有另一層的關係,這是朝龍門沒有人知道的。

趙狂潮是朝龍門的大長老,但他在林天齊很小的時候就跟林天齊了。

趙狂潮夫婦是林天齊家的管家,趙狂潮的妻子就是林天齊的奶娘。

當年林家遭遇仇家滅門,是趙狂潮夫女護著林天齊逃出來並將林天齊養大的。

所以趙狂潮在實則意義上是林天齊的管家但也是林天齊的養父。許多年後,林天齊有一次遇襲,是趙狂潮的妻子捨身相救。

林天齊再是如何寡恩,面對如此忠心耿耿的忠奴,對自已有救命之恩,養育之恩的忠奴他還是對趙狂潮有了足夠的信任。

可以說在這世上,林天齊唯一信任的人就是趙狂潮。

方昊天正是從趙狂潮的靈魂記憶中獲知這一切后才大膽請罪,認定林天齊不會因為這點小錯就殺了趙狂潮。

剛才作勢要殺趙狂潮,只不過是一種姿態,做給手下看,讓他們知道犯錯是有可能沒命的。

那幾個核心人物不知道趙狂潮跟林天齊的真正關係,只以為趙狂潮就是朝龍門的大長老而已,便想落井下石,就算不能除去趙狂潮也能削弱趙狂潮在林天齊心中的地位,他們卻不知道他們的所為反而讓他們在林天齊心中的地位降低了。

但林天齊是有城府的人,不然的話以真龍主宰之能,這麼多年都不知道自已收了一個狼心狗肺的弟子。

「你跟我具體說說天元的那個弟子。」林天齊待方昊天站起來后沉思片刻便說道。「你說他盡得天元真傳,那斬天神劍圖和魃元塔可有出現?」

「魃元塔屬下不知道。」方昊天一臉悲憤道:「但斬天神劍圖出現了。正是因為斬天神劍圖,我……」,他痛苦的樣子腳步踉蹌走幾步,有意無意的更靠近林天齊一天。

「你冷靜一下。」林天齊對趙狂潮的信任並沒有讓他察覺到什麼,對方昊天接近他並不介意。

「斬天神劍圖現,十二萬支劍鋪天蓋地,我帶去的弟子全部被殺。」方昊天悲聲道:「我雖奮力脫困,但,但我對不起他們,我沒有能力救他們。太可怕了,十二萬支劍每一把劍都擁有真仙境的實力,簡直十二萬個真仙境……」

「嘶!」

大廳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十二萬個真仙境,就是蒙山宗都不可能擁有,這至少是整個仙界最頂尖的宗門才能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

十二萬個真仙境聯手的話就是金仙境都不敢輕易去面對。

「如果斬天神劍圖只針對我一個人的話,我也不敢有信心能活著回來。」方昊天再度向前一步對著林天齊深揖到底。「門主,你殺了我吧,損失了這麼多弟子,我確實罪該萬死,我願意進思過崖十年。」

「這不關你的事。」林天齊眼眸中滿是貪婪之光。「弟子損失了再招就是,只要你沒事就好。倒是斬天神劍圖……哼,殺了我們這麼多弟子,就讓他用斬天神劍圖來償。」

方昊天一震道:「門主要親自去天元劍宗?」

「斬天神劍圖我必須得到。」林天齊寒聲道:「當年我設計重傷天元,但最後卻讓他逃了。但他受的傷我以為他已經死去,沒想到他竟然還有可能活著,竟然還收了一個徒弟。」

「門主。」方昊天突然說道:「天元會不會隱在暗處,讓他的弟子帶斬天神劍圖出現引門主到天元劍宗?」

林天齊微滯,臉現沉思之狀,道:「有這可能……」

「門主。」方昊天突然上前一步再度一揖到底,道:「屬下突然想到一計,定能徹底除去天元。」

「哦?」林天齊眼眉微挑道:「說來聽聽……」

轟隆!

方昊天身後的那幾個核心人物中,突然有兩人一步暴沖而上,對著方昊天的後背就是瘋狂暴擊,一下子就打在了方昊天的背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