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先生,快跟我走,樓下發生了爆炸,醫院現在非常危險!!!」

「哦!稍等!」

回應著醫生,雲朔掙扎著想要從病床上爬起。

也許是因為身體還沒有徹底恢復,雲朔艱難的從病床上爬起,扶著牆壁踉蹌的跟著醫生離開。

現在的他四肢就像是灌了鉛似的沉重,根本使不出太多的力氣。

剛走出病房,又是一場爆炸出現,而且這一次,病房的地板也被炸出了缺口。

「爆炸已經蔓延到這裡了嗎?快跟我走!」

醫生驚恐的看著火光四射的病房,急忙攙扶著雲朔準備離開。

雲朔回頭看了一眼,爆炸中出現的,可不只是火焰,還有一個全身通紅怪物,以及一群帶著面具的傢伙。

「那是什麼?」

「什麼叫那是什麼?不就是爆炸嗎?快跟我走,小心一會兒爆炸蔓延到這裡。」

醫生掃了一眼病房,裡面除了不斷發生的爆炸外,那有什麼東西?

雲朔楞了一下,再次看向病房,那些人明明正在和那個怪物戰鬥,為什麼醫生卻看不到?

疑惑的雲朔被醫生攙扶著,迅速的遠離病房,轉移到了醫院樓下臨時設置的集中區。

而那爆炸,和火焰中的怪物,正瘋狂的破壞醫院大樓。

轟!轟!!轟!!!

爆炸的聲響變得越來越劇烈,所有人都瑟瑟發抖。

「啊!!!」

有人實在是承受不住,崩潰的發出尖叫聲。

這一聲,使得周圍人的精神不穩定,他們也都紛紛崩潰的尖叫出來。

醫院器材發生爆炸,這讓大多數的病人有些崩潰。

而雲朔卻是盯著醫院發生爆炸的方向,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哪裡有面具人正和怪物纏鬥。

只不過面具人的實力,似乎並不能與那怪物相比較,他們只能儘力的纏住對方,讓對方無法再去襲擊醫院的人。

「有怪物!!!火焰里有怪物!!!!」

耳邊突然突兀的傳來一聲尖叫,雲朔急忙轉身看了過去。

那是一個身穿病號服的病人,他指著爆炸和火焰中的怪物和面具人驚聲叫道。

「這傢伙也能看到?」

心中嘀咕著,雲朔細細的打量著對方。

「那有什麼怪物?您的精神狀態不會受到刺激了吧?」

一個醫生走上前想要阻止對方,防止對方挑動其他病人的情緒,以免出現更大的意外。

「真的有怪物!」那病人焦急的解釋著,四處尋找認同的眼神:「你們難道都沒看到嗎?火焰里有怪物,還有人他們在戰鬥!」

可惜周圍並沒有任何人認同他的觀點,他們都看的清楚,爆炸中心可沒有所謂的怪物。

就連同樣可以看到怪物的雲朔,也是在保持沉默,他知道對方可以看到,但看得到又能怎樣?

其他人看不到,幾乎所有人都看不到,說出來只會被人當成瘋子罷了。

轟!!!

醫院中又是一場爆炸,在翻滾的濃煙中,就連火焰也都快要看不到了。

呼!

一團火焰從煙霧中衝出,這下雲朔看清楚了,這是一個通體泛著火焰紅光,宛如熔岩一般,雙臂上帶有利刃的扭曲怪物。

從它枯瘦的身材,和猙獰的面容上看,這傢伙對人類並不友好,反而可能是一個以殺為樂的生物。

「啊!!!它來了,那怪物來了!!!」

那個病人轉身想要逃跑,卻不料被數名醫生一擁而上,死死的按在了原地。

轟!!!

怪物落到地上,地面瞬間爆炸。

雲朔看的清楚,爆炸產生的原因,是那個怪物身上的噴口,以及兩把利刃。

對方的手臂、雙腿以及背後,都有著眾多大小不一的噴口。

剛才爆炸,就是對方的四肢落地時,噴口不在向外噴射火焰,而兩把利刃卻是在撞擊中,將擊中的一切全都引爆。

「爆炸已經蔓延到這裡了嗎?看來真的是那些傢伙!」

看著爆炸出現在附近,老院長喃喃自語道。

儘管他不知道爆炸的原因,但是作為醫院最德高望重的醫生,他知道一些不能說出口的辛秘。

從十年前開始,這種情況就層出不窮。

當年,他也曾經被指派,去參加一個科研項目。

在那裡的人全都是精神異常的傢伙,他們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東西,甚至可以使用出各種超自然的力量。

如果不是因為他年歲以大,不適合去進行實驗,他可能也會成為那些人當中的一員。

「啊!!!救命!誰來救救我!!!」

有人的胳膊突然斷掉,抱著自己的斷臂發出哀嚎,看那整齊的缺口,老院長立刻就明白過來。

「快幫他處理傷口!讓所有人撤退!」

剛說完,那個傢伙的斷臂突然亮起紅光,連人帶手臂一起被炸成了碎片。

而爆炸形成的衝擊波,更是將其他人殺傷。

「啊!!!」

不少人發出哀嚎,他們也都受到了不小的傷害。

這一聲聲的哀嚎就像是一個開端似的,轉眼間,又出現了傷亡。

有的人突然從腰部分成兩截,有的人頭顱直接飛起,有的人更是從中被一分兩半。

但無一例外,這些人的身體全都在短暫的停留之後,泛起紅光,瞬間爆炸化為火焰向外席捲。

「快跑!」那個被醫生們抓住的病人大聲嘶吼著:「快跑,那個怪物就在那裡,相信我,快跑!!!」

「聽那傢伙的,派人疏散人群,順便詢問警察那邊什麼時候來人,這事我們處理不了。」

見老院長都這麼說了,醫生們急忙放開被他們鉗制的病人,開始緊急疏散人群,遠離這個危險的地方。

看到醫生們朝著人群跑去,病人焦急的大喊道:「別去那裡!!!」

話音剛落,又是數名病人被殺,變成了新的爆炸物。

在殺死了病人之後,火焰怪物發出陣陣呼嘯,朝著另一個方向衝去,而雲朔卻正好就在那裡。季唯一孫錦洲沒有再說話,只是給葛冬打了個電話過去。

孫錦洲捏了捏鼻樑,有些無奈的問道:「冬哥,要不然就趁著這一次給公開了吧?」

公不公開這個肯定是要看葛冬的意思,說到底那也就只是一個生活助理。現在季唯一這麼火,而且公開又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肯定是要好好商量溝通的。

《影后她失憶后又熱戀了》68.我會失憶是因為蕭野 拜別胡璦之後,陸垚匆匆地來到造紙廠,承諾胡璦的事情必須得快速兌現才行,這樣的大佬在文壇里說上一句,自己的書店就不愁沒有生意。

對於好紙張的製造,陸垚心中還是有數的,將紙漿弄得更細密一些。

原來最好用竹子,竹子的防腐蝕性強,可是保存得更久一些。

再就是在撈紙的時候將紙弄得厚一點,紙的質量就會提升很多。

交代完這些之後,陸垚出門剛好碰到正要找他的陸悱。

陸悱看到陸垚之後,雙眼中異常的興奮,「十三弟,在我們建造養豬廠的後山發現了礦。」

一聽有礦,陸垚比誰都要激動,在後世形容別人有錢都會說你家裏是不是有礦,沒想到這麼快他就要有礦了。

從造紙廠出來,就能看見一座小山矗立在平地之上,還能看到一些曲折的小路。

陸垚邊趕路邊向著陸悱問道:「莫不是金礦不成?」

陸垚覺得自己做夢都快笑醒,不管是什麼礦都不止六萬貫,曹佾這完全是做了虧本生意,若是被他知道了估計腸子都會悔青。

曹佾以地作價六萬貫入股的是酒廠,他只能分到賣酒水的分成,不管是造紙廠的生意或是現在的礦場曹佾是分不到一分錢的。

「不是金礦,聽人說好像是鐵礦。」陸悱說道。

陸垚有些失望,竟然不是金礦,若是金礦的話他會立刻躋身成為大宋首富。

大宋此時的銅礦都很少更別說金礦銀礦了,那更是少得可憐。

這塊地曹佾已經給了他,已經算是他的資產,就算是趙禎也沒有辦法從他手中強奪來。

趙禎想要也可以,那得拿東西來換,等閑的東西能換得來金礦嗎?那是絕對不可能的,至少是幾萬畝的地再加上每天金礦的分紅,有了這多他都能躺着收錢了。

不過鐵礦可不錯,他作為以前的科研人員,對於冶鐵技術還是了如指掌的,現在的鐵只是鐵,想要練成鋼很不容易,百鍊鋼的價錢都在幾十貫,甚至一兩百貫。貴得離譜。

陸垚可是怎麼把鐵練成鋼,只要按比例加入碳即可,鐵與鋼的不同也只在於他們含碳量的不同。

傳說中的幹將莫邪,可以很輕易地斬斷別人的劍,而且達到吹毛斷髮的效果。

就是因為它們是鋼劍,在青銅劍盛行的年代,出現了兩柄鋼劍,當然會被稱之為神劍。

而且幹將莫邪兩柄劍是通過以人鑄劍的方法才鑄成的。

這個說法並沒有錯,正是因為人的肉體被高溫燃燒之後產生了大量的碳,才會將鐵練成了劍,而且比例剛剛好才會成全了幹將莫邪。

只要確定這是鐵礦,陸垚會很容易地煉製出鋼來。

「是怎麼發現有鐵礦的?」陸垚問道。

陸悱回答道:「今天有人去山上砍伐建造房屋的木頭,發現有顆石頭不對勁就帶來回來,正巧我們收留的那些災民中有一個人是鐵匠,他一眼就看見了這是鐵礦石,我還派人上去看了一眼,發現這樣的石頭還有很多,所以我這才馬不停蹄地來找十三弟你。」

說話的時間他們步行到了山頂,還有很多人正彎著腰找尋着鐵礦石。

他們看到陸垚來了之後,他們自覺地讓開了一條路來。

陸悱從一個災民的手中拿來一塊礦石呈到陸垚的面前說道:「也許那個自稱鐵匠的災民說法有誤也不一定,要不要在城中請一個鐵匠來看看。」

「不用了」,陸垚搖頭說道,他做過很多的實驗,若是連鐵礦石他都不認識了他這些實驗不是白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