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果!」

天豐突然想到在那遠方還有一顆五品靈果青木果,於是剛準備繼續出發的天豐突然再次停下!

「獸核!」

天豐臉色微變,更是充滿了笑意,淡淡的苦笑自己竟然再次大意,忘了取出獸核!

這可是王級一階巔峰的獸核!其價值,天豐更是心中大喜,這獸核,憑藉自己的力量可是無法得到的,幸虧現在體內有猿皇的內力和那兩百多滴靈力之水作為後盾,這才能擊殺烈火獸,保證自己活命。

天豐笑呵呵的走到那一堆碎肉面前,用內力分開一坨坨的碎肉,在裡面尋找著那屬於烈火獸的獸核!

「在哪裡呢?」

天豐第一次沉靜在尋找獸核的樂趣之中,別提有多麼的興奮,更是將自己只有在父母面前才有的那份童真,那份可愛顯露的淋漓精緻!

一時間這天地間只剩下天豐一人在獨自尋找烈火獸的獸核。


三分鐘過去,天豐原本嘿嘿直笑的面容緩慢的笑容散盡,再次浮現而出的則是一臉的陰沉。

這天豐在碎肉面前足足找了三分鐘,竟然還沒有尋找到烈火獸的獸核。

這可有點不符合常理,一般的,只要一小會就可以尋找到獸核,就連天豐這個新手都可以從中找到,可現在天豐手中除了自己尋找到的一個沒有被打碎的像個袋子一樣的東西拿在手中。

「這烈火獸!真是白費!天豐心頭微怒,自己辛辛苦苦尋找半天,竟然出了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有什麼用處的袋子狀的東西外,什麼都沒有得到,尤其是獸核,對自己來說,尤其是獸核對自己重要!這烈火獸竟然沒有!

「呼!!」

天豐深吸一口氣,運轉內力,平靜一下自己的心情!這次自己突然失態,更是錯失了分寸,一時間竟然被暫時的迷惑了心智!

「心魔!!!」

天豐心頭暗驚,自己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悄悄中了心魔,並且差點著了他的道!

這讓天豐心頭巨震。

天豐運轉內力!更是盤腿而坐,運轉自己的歸無心法,一時間天豐體內內力運轉速度快了許多,緩慢的遊離在體內,尋找並驅逐這心魔!

「呲呲呲!!!」

隨著天豐歸無心法的運轉,天豐頭頂不斷的冒出黑煙,天豐一旁的碎肉更是在天豐運轉歸無心法之時,發出呲呲聲!

只見這雖然突然飛起,向著天豐手中的袋子一樣的東西匯聚,然後盡數被這不過巴掌大小的袋子一樣的吸收!

這巴掌大小的袋子一樣的東西完全吸收完碎肉,體積竟然略微有一些膨脹,變大了幾分!

然後這袋子一樣的東西,突然脫離天豐的手心,徑直的飛到天豐頭上,懸浮在那股股黑煙之上,最後從那之中,突然出現一到綠光,一閃而逝,盡數沒入天豐頭顱!

再說天豐,盤坐而運轉歸無心法的天豐,隨著內力被盡數調動的同時,天豐憑藉強大的靈覺甚至可以看到那一縷縷隱藏在自己身體內的黑色物體,這就是那無形的心魔!

就在天豐憑藉自己強大的靈覺和內力,即將把那無形的心魔完全驅逐之時,天豐突然感到身外發生異變,好像有什麼巨大的威力即將到來!

「不好!!!」

天豐一聲大喝,心頭巨震,一股莫名的巨大危機感突然從自己手心飛向頭頂,就在天豐準備躲避之時,這巨大的危級竟然猛的從自己頭頂進入體內,更是進入自己的識海。

「啊!」

這識海可是一個修士達到師級之時自然而然形成的地方,更是修士和魔獸等的最重要之處。

因為,這裡是最重要的靈魂所在,更何況所有生物最重要的就是靈魂,一旦靈魂被粉碎,被打散,那麼這個生物便只能面臨死亡!

就在那股危級進入天豐識海之時,天豐感到腦海一陣劇痛,這痛疼的天豐死去活來,就像腦海被無數的細針來回穿插!

這通更是將天豐引起天豐身體一陣痙阮,連準備逃離此地的想法都被瞬間疼消!

「滴答滴答。。。」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豐才從這劇痛中反應過來,只是這時天豐發現自己在一個奇特的地方!

這裡是一片海洋,而天豐更是在海洋中的一個十分小的上,這上有一個很小的懸崖,懸崖上更是有一個很小的瀑布。

「嘩啦啦!」

突然天豐聽到背後的傳來一陣陣水聲。

「像是在洗澡!」

天豐聽到這聲音之時,第一反應就是感覺有人在洗澡!

猛然間天豐轉身,只見一副白玉般的肌膚展現在天豐面前!

這肌膚肩上一雙羊脂般的玉手不斷的在背上撫摸。


這肌膚更是在那一頭烏黑的秀髮的掩飾下,盡顯無盡誘惑之力。

這肌膚更是在水面之下那充滿無盡誘惑之力的美臀的襯托下讓人心神澎湃,難以忍受!

「這!」

天豐一愣,面色微變,突然浮現滿滿的紅暈!

「非禮勿視!」

突然天豐猛的轉過身去,一張小臉更是通紅,嘴中更是冒出如此一句!

這不說不要緊,一說到激起了千層浪,只見那原本完全沒有反應的女子突然大叫一聲「啊!」

然後這女子轉身而來,用雙手捂住那潔白而又高聳的玉女峰,一雙大眼憤怒而又驚喜的盯著眼前偷看了自己的男子,一張潔白的瓜子玉臉更是和天豐一樣,充滿紅暈。

「豐哥哥,你怎麼在這裡!」

這美麗的女子突然開口,沖著一旁羞澀的天豐開口,那音色如百靈鳥般動聽,讓這片海都為之讚美。

「嗯?」

一聽這身影,天豐心頭一驚,感覺這聲音好熟悉,這聲音是自己好久沒有聽到的聲音,這聲音是!

「蕭兒!!!」

天豐終於想到這聲音的主人,這主人正是自己喜歡的蔡蕭兒!

天豐猛然回身輕喝,語氣更是充滿著無盡的欣喜和溫柔之氣!

不過轉身之後天豐便後悔起來!轉身一眼,天豐竟然緩慢的見到了那蔡蕭兒的玉女峰!

這潔白的肌膚,配上那一點殷紅,將天豐眼前的蔡蕭兒的玉女峰襯托的格外美麗!

這蔡蕭兒見天豐轉身,面上紅暈不僅再次浮現,這紅暈更是為蔡蕭兒增添了幾分魅力!

一時間天豐更是面色通紅!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天豐這次竟然沒有一盤的把頭扭過去,而是順著眼前蔡蕭兒那高聳的玉女峰向下看來,直到看到水面與蔡蕭兒身體交接之處!

幸虧這水面與蔡蕭兒身體交接之處在蔡蕭兒的肚臍之處,天豐才無法完全看到蔡蕭兒的身體!

但即便如此,天豐一樣能隱隱間看到一絲誘人的密地!

「啊!對不起!!!」

天豐突然反應過來自己在做什麼,於是急忙轉過頭去,一張秀氣的小臉更是徹底紅透,直到脖子!

「天天天……」蔡簫兒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口齒不清的叫著天豐的名字。「啊!」然後發現自己還光著身子站在水裡,大叫了一聲,看見天豐紅著臉轉過身突發奇想。

「你幹嘛來了!」蔡簫兒一絲不掛的悄悄浮出水面,水珠從玉女峰高挺上漸漸流下,但是天豐早就閉著眼看不到這個美麗的場景。

「我……來看你而已!」天豐輕咳了一下,「不不不……是看你洗澡……」立馬解釋說。

「沒關係!」蔡簫兒已經走到了天豐的身邊,用自己的手撫在天豐的肩上。「我們已經這麼熟了!」

天豐的耳邊劃過女人的吹氣聲,震顫著的天豐不敢把眼睛睜開,面前的人即使再誘惑自己,也是不是自己的妻子,忍住,天豐!

「你說,我們這麼熟,要做什麼才能加強這份感情!」蔡簫兒牽起天豐的手,如果他連這樣的誘惑都過了,那以後也不用擔心他會喜歡其他女人了。

這個簫兒啊!到底是幹嘛啊,再這樣下去他可不保證能夠做出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了。

「簫兒,我今天還沒有練習新學的技法,我先走了!」天豐感覺自己身下已經不太受自己控制了。

「你難道不好奇我在幹嘛嗎?」簫兒直接從後面抱住天豐,玉女峰直接貼在天豐的後背上。

「呃…簫兒……」天豐知道背後的簫兒在挑逗自己,可是自己真的是不能辜負他啊!

同時天豐也感覺到一絲絲舒服,沒想到這蔡蕭兒玉手不斷的在自己身上來回撫摸,自己竟然有這麼多大反應!

此時的天豐不僅臉色通紅,全身皮膚更是滾燙,通紅,就連天豐的*也開始挺起了頭顱!

「這!」

不斷被這蔡蕭兒誘惑的天豐突然感覺到一絲不對!

從天豐醒來進入到這片奇怪的地方,天豐便是感覺自己思維有一絲運轉不動,就連思考都有一些疲憊!

這時感覺到一絲不對之時的天豐,立即悄悄運轉歸無心法。

「嗡嗡嗡嗡。。。」

隨著歸無心法的運轉!天豐體內的內力開始快去的循環,此時天豐體內那股被封存的猿皇內力和靈力之水竟然突然散發一絲,將天豐原本略有一起疲憊的大腦恢復清醒!


恢復清醒的天豐,瞬間感覺到自己好像一直在一個圈套之中!

從自己來到這個地方!一睜開眼睛,自己竟然不是在考慮這裡是什麼地方!更是忘了自己進入之前受到的巨大危機,也忘了考慮蔡蕭兒是如何出現在這裡等等一系列問題!

現在清醒過來的天豐瞬間將這一切思考明白!畢竟現在的天豐擁有王級三階巔峰的實力,自己的靈覺超常,更是達到了帥級三階巔峰之強程度,思考速度更是飛快,肯定能在這一瞬間想清楚這一系列問題。

而想明白這一些列問題的天豐不僅全身一個哆嗦!

原本滾燙的身體猛的將下溫度。


「嗯?豐哥哥,你怎麼了?」

本來不斷在天豐身上像美女蛇一樣纏繞的蔡蕭兒感覺到了天豐身上原本滾燙的皮膚突然溫度驟降,將到正常地步!

可是天豐此時依舊是緊閉雙眼,這蔡蕭兒一時間也沒有發現天豐在悄悄運轉歸無心法,運轉內力,畢竟這就是歸無心法打到王級之時的厲害之處,能夠讓盡在咫尺的人無法感覺到它的運轉!

「天豐哥哥,蕭兒就這麼沒有魅力嘛?你就不真來眼睛看我一下!」

這蔡蕭兒突然放開纏繞的天豐,光著身子現在原地,小嘴更是粉嘟嘟的撅著,那樣子極為可愛,再加上蔡蕭兒那羊脂白玉般的肌膚和吹彈可破而又極為美麗的臉蛋,以及蔡蕭兒那光光的身體,是個正常男人都無法輕易的抗住!

可是此時恢復正常的天豐運轉了歸無心法,靈覺和洞察力更是達到了最大!

在天豐的靈覺掃視之下,讓他噁心的一幕出現了!

此時天豐竟然看到一個渾身疙瘩的噁心的人性怪物正現在自己面前,而且這怪物還撅著嘴巴,裝可愛的看著自己!!!

「草!!!」

天豐心頭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自己長這麼大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噁心的一幕,唯有此次,自己方才竟然和一個極度噁心的怪物相處如此之久!

而且自己竟然還被這噁心的怪物如此挑逗!如此纏繞!身體被這怪物撫摸如此之久!!!!這時天豐極為難以接受的事情,天豐受此,更是差點吐掉! 「孽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