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筠,你這個賤女人,你搶我的男人,你實在太過份了!」

沈溫婉戴著一個墨鏡,氣勢十足,她朝顧筠沖了過來,抬手一巴掌就打在了顧筠的臉上!

啪!

只聽一聲脆響,顧筠直接被打懵了。

她伸手捂著臉,對沈溫婉道:「你憑什麼打人?」

「當初是你堅持要跟蕭何離婚,現在又說他是你男人,你才不要臉!」

「我喜歡他,我追他,你管不著!」

沈溫婉氣憤道:「你還敢亂說,今天看我不打死你!」

兩個美女就要扭打在一起。

蕭何坐在輪椅上大聲喊道:「住手!」

「咳咳……」他用力太猛,劇烈咳嗽了起來。

「蕭何,你沒事吧?」顧筠立刻沖了過去,伸手拍蕭何的後背。

好半天之後,蕭何才緩過來。

沈溫婉也沖了過來,關切問蕭何:「你沒事吧?你好點了嗎?」

蕭何抬頭看她,有些生氣的道:「誰讓你打人的?趕緊給顧筠道歉!」

沈溫婉聽了這話,頓時就懵了!

「你說什麼?你讓我給她道歉?你開什麼玩笑?她要從我身邊搶走你,我是絕對不可能跟她道歉的!」沈溫婉氣憤道!

「溫婉,再跟你說一次,你們已經離婚,沒有任何關係……我不是從你身邊把他搶走!」顧筠在旁邊提醒!

沈溫婉回頭冷笑:「呵呵,早就想到你會這樣說!」

她轉頭對蕭何道:「我們現在就去復婚!」

她伸手拉蕭何,現在的蕭何,渾身上下幾乎沒有一點力氣,所以一下就被她拉扯摔倒在了地上。

顧筠看到這一幕,頓時著急:「沈溫婉,你幹什麼?你不知道他現在身體狀況很糟糕?你居然還這樣用力拉扯他,你想要他的命嗎?」

顧筠把蕭何攙扶起來。

沈溫婉在旁邊冷笑道:「我不過是讓他去跟我復婚,你急什麼?」

她看著蕭何,又問道:「蕭何,你去還是不去?」

蕭何沒有回答,剛才折騰,讓他累的快說不出話來。

顧筠轉頭,面色冰冷問沈溫婉道:「你真的愛他?真的要跟他復婚?」

沈溫婉點了點頭,然後一臉挑釁的看著顧筠:「怎麼?你還要阻止?」

顧筠搖了搖頭:「我只是要告訴你一些,你現在還不知道的事情!」

她轉身指著蕭何又道:「在他體內,蠱蟲已經繁殖,可能幾個月內,他就會死……」

「就算不死,下半輩子,也只能癱瘓在床上!」

「你如果願意賭上自己的下半輩子,照顧他一生,我絕對不會在阻攔你跟他復婚!」

沈溫婉聽完顧筠說的,直接傻眼了!

「你在騙我吧?他的身體,怎麼可能會糟糕到這種程度?」

顧筠冷笑:「你過來看看,仔細看看……他的身體,有沒有這麼糟糕?」

「你還要帶他去復婚嗎?我早就說過,你喜歡的不是他這個人,而是他的身份……」

「他不是龍王了,活不了多久了,還可能癱瘓,殘廢……所以,你肯定會拋棄他,離他遠去!」

「你是一個自私的人,不要欺騙自己了!請你在他最後這段時光里,不要在來打擾他!」

「我我……」顧筠說完,沈溫婉整個人都呆住了。

她一遍又一遍的在心裡重複問自己:「我真的只喜歡他的身份?我真的從來沒喜歡過他這個人?」

「不對,我喜歡過!」

「那帶他去復婚啊!」

「不行,他中了蠱毒,活不了多久,只會拖累我!」

「那就對了,你喜歡的真的只是他的身份!」

沈溫婉腦袋裡,像是出現了兩個小人,在不斷交鋒。

最終弄的她頭痛欲裂!這個時候,她又突然響起,她自己體內也有蠱毒……

當時,那個老和尚跟她說過,蠱毒發作的時候,她會渾身潰爛而死。

想到這些,她驚恐慘叫起來!

她像是瘋子一般,轉身衝上她的豪車,一腳有門兒,逃離了這裡。

「抱歉,我對她說話太重了!」沈溫婉走後,顧筠向蕭何道歉,因為她知道,蕭何心裡放不下這個女人。

「沒事!」蕭何搖了搖頭,對顧筠道:「你不要怪她,她是一個苦命的人!」

「當初為了救我,渾身燒傷,整整八年的時間,都被人當成怪物!」

「跟她離婚的時候,我給了她兩百億,本以為我跟她之間不會再有任何來往,哪裡想到,她又被人抓住威脅我……」

「她身體里,其實也有蠱毒,不知什麼時候會發作,然而一旦發作,她會死的很慘!」

「什麼?沈溫婉也中了蠱毒?」顧筠聽到這個,頓時被嚇得臉色蒼白!

她心裡開始同情沈溫婉了,沈溫婉的命運,真的只能用慘這個字來形容。

「我要立刻找到修鍊出元氣的方法,不光是為了救自己,還要救沈溫婉!」蕭何皺起眉頭說道!

著筆中文網 「那也不是你這麼喂的。」武氏不是個傻的,她當然也知道四爺不能死,不說康熙知道他的兒子死與妖有關後會做什麼事情,就是天道的怒火她就承受不起。

「你也看見四爺這個樣子了,我沒有辦法,只能將壓箱底的東西都掏出來了,你若是有能力,也趕緊想想辦法。」

「看着一人一妖為了你絞盡腦汁,英明神武的四爺現在有什麼感想?」大概是那兩個真的以為四爺不行了,在房間中肆無忌憚地討論著各種救四爺的方法,當然了還有,如果四爺真的沒救了,要怎麼毀屍滅跡,將自己摘得乾乾淨淨。

甚至李氏還想到了找個傀儡易容成四爺的模樣,從此取而代之,花妖當然不會同意,傀儡身上又沒有龍氣供給她吸收,最後商定李氏提供武氏需要的靈草,由她扮演四爺。

在這一刻02號終於感覺到了四爺的無奈。身邊一群腦迴路清奇的『人』,各個都有自己的盤算,想方設法地從四爺的身上得到自己需要的東西,還一種我能找你是看得起你的表情,怪不得逼的四爺付出那麼大的代價,也要回來弄死這幫小女表砸。

「將計就計,他們不是想要機會取而代之嗎?那就給他們機會,讓他們好好玩。」對於武氏和李氏的算計,如今的四爺已經沒什麼反應,畢竟這些他早在靈魂飄蕩的那幾十年裏就知道。

她們想要的不是他,而是他身上的某些東西,剛開始知道的時候,他是氣憤難當,畢竟對於一直陪在身邊的李氏,他也曾放在心裏,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那種怨氣漸漸沉澱,最後連他自己都有些奇怪,就那麼容易的接受了這樣的事實。

「你是想金蟬脫殼?就不怕你的身份再也要不回來?」真正的四爺跑了,讓人偽裝成的四爺,迎接後面那一大波的穿越、重生以及任務者?想想那個畫面,02號莫名的想笑怎麼辦。

「你說為了讓他們扮演的像一點,我是不是該幫幫她?」唯恐天下不亂的02號已經有些迫不及待,想到看那幫眼高於頂的傢伙,在拼得你死我活之後,才發現真相,那時候的表情肯定很精彩。

「不急,我需要安排好弘輝他們幾個孩子的安全。」李氏最大的功勞就是為他生了三個兒子,可她錯就錯在,不該為了她的兒子,而對他下手,若是她兒子真有能力也就罷了,可那兒子完全是拿皇位當兒戲。

比之那個不肖子弘曆還不如,這點他絕對不能忍。這次,他絕對不能讓他的孩子長於婦人之手,他的兒子,他親自教導,那個位置最後誰坐他不在乎,但是愛新覺羅家的江山絕對不能毀在他兒子手中。

四爺下了決定后,最先遭災的就是烏拉那拉氏的弘輝,抱着渾身烏黑,沒有一絲氣息的孩子,烏拉那拉氏都嚇傻了,她一再小心,小心翼翼的護著,好不容易過了弘輝的死劫,她提着的心才放下,如今過去一周了,她想不明白為什麼。

不要說她了,就連武氏和李氏都是一臉懵逼,明明他們都沒動手啊!

可沒人給他們時間去想清楚這期間的緣故,弘輝安葬的當天晚上,李氏和武氏察覺四爺的氣息不妙,紛紛趕到四爺房間,敲暈了蘇培盛,眼看着四爺咽下最後一口氣,兩個人都有些傻眼。

最後按照事先的安排,花妖模仿著四爺的氣息變了模樣,而李氏則手忙腳亂地準備處理了四爺的屍體,最保險的辦法當然是將屍體扔到她空間中去,可無論李氏試驗多少次,空間都不接受。

李氏無奈,只能指望花妖,武氏倒是想把四爺的屍體直接吃了,一了百了,可是想到那個後果,她偷偷咽了咽口水,通過根莖,將四爺的屍體扔出了城,來了個眼不見為凈。

「好險!」等花妖的根須全部退去,02號摸了摸不存在的冷汗,一臉受到驚嚇的模樣,如果能忽略他嘴角翹起來的弧度,或許會更有說服力。

見周圍都安全了,02號急忙將四爺喚醒,而後催著四爺連夜將弘輝的『屍體』挖了出來,給他餵了解藥,看着小孩子一臉懵懂,睜著烏溜溜的大眼睛,不時偷瞄抱着他的四爺,想着他們的所作所為,02號忍不住心中有些罪惡感。

「你來這麼一曲,以後這孩子要以什麼身份出現?」明面上四爺的嫡長子是死了,可是,以後要怎麼辦,失去了這個身份,哪怕以後四爺登基,他也失去了繼承皇位的資格。

「若不如此,他才更危險,烏拉那拉氏護不住他。」這個決定,也是四爺經過深思熟慮過後才下的,畢竟這個世界,幾乎所有的外來者都把眼睛盯着他,和他的後院。這個時候,在歷史中早該死去的弘輝還活着,就是烏拉那拉氏最大的破綻,也是一個活靶子,很顯然,這不是四爺希望的結果。

弘盼他們有李氏護著,還好一點,但是弘輝,他最擔心的還是他,畢竟是他的第一個兒子,前世他護不住他,這一次,他想保住這個孩子,哪怕是讓他以普通人的身份活着。

「哪怕他會怨恨你?」很顯然,02號這個問題問的有點多餘,事已至此,即便是想後悔也沒有任何餘地,所以,四爺拒絕回答這個問題,也在02號意料之中。

「我們去哪裏?」見四爺挑了一個方向就悶頭趕路,02號有些好奇的問道。

「回去。」

「你瘋了?」02號差點跳出來,他們才剛從那裏面出來,此刻又送上門,這鬧的是哪一曲?

「你不是說那個宋氏很厲害嗎?那就找她幫忙好了,想來以她的能力,收留我們不被發現是很容易的事情吧!至於那兩個人的追蹤,我想此刻該是你發揮作用的時候了。」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這話沒錯,即便那兩個人反應過來,她們也絕對不會想到他就在她們眼皮子底下。

至於追蹤,難道花那麼大的代價,找02號來就為了讓他看戲?四爺骨子裏還是一個喜歡壓榨人的主。此刻他完全沒有擔心宋氏會不會接受他避難的問題,該說四爺太過自信呢?還是心大。

不說02號對四爺腦迴路的吐槽了,看着領着小孩突然出現在院子裏的四爺,雲溪是懵逼的,不是都已經炸死離開了嗎?怎麼回來了,還跑她的院子裏,四爺想幹嘛? 聽了李昂的這一番解釋,朱竹清這才恍然大悟,然而,朱竹清所不知道的是,唐三所用的雄黃酒,真的就是最普通的雄黃酒,其中什麼也沒加,真要說加了什麼的話,那估計就是豬腳的俺尋思之力了。

雖然說有唐三的豬腳光環護體,戴沐白這波有驚無險的活下了下來,不過,這場風波卻遠遠沒有結束。

朱竹清之間和戴沐白交手所持續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卻也吸引了不少學員的注意。

甚至就連負責考核的幾個史萊克學員老師,也被這裏的動靜所驚動,紛紛趕了過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看到正在對峙的朱竹清和唐三,戴沐白,趙無極的眉頭緊皺着,開口詢問道。

看到趙無極,原本臉色就很難看的戴沐白臉色頓時變得更加的難看了,開口小聲的對趙無極解釋了兩句。

趙無極立馬便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沒好氣的在戴沐白的腦門上派了一巴掌,趙無極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罵道:「你個鐵廢物,越學越回去了,連一個魂力比你低了十級的小姑娘都贏不了,丟人!」

說完了之後,趙無極這才看向了朱竹清,意味深長的說道:「你們兩個之間的恩怨,學校不便干預,不過,在史萊克學院內,你們就不能動手,能接受嗎?」

顯然,史萊克學院對於戴沐白的底細也是有所了解的,自然知道,戴沐白和朱竹清之間的具體情況。

不過,史萊克學院顯然不願意參與到星羅帝國的內部爭鬥之中去,又不願意放棄戴沐白和朱竹清這兩個優秀的學生。

所以,趙無極這才會提前和朱竹清約法三章。

「可以。」朱竹清依然是一副惜字如金的模樣,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趙無極的要求。

趙無極見狀,也是鬆了一口氣,聞言連忙說道:「那就好,希望你能信守承諾。」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該幹嘛就回去幹嘛。」

說完,趙無極便開始疏散一群圍觀的吃瓜群眾。

完事了之後,他看了看朱竹清,又看了看依然一副憤憤不平模樣的唐三,以及唐三旁邊的小舞,還有在一旁看熱鬧的寧榮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