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蛇並起,吾為真龍!」

范浪長嘯一聲。

雷電照亮了他的身姿,下方千千萬萬的蛇揚起頭,看著半空中的身姿,雙方已經產生了根本性的區別。

蛇就是蛇,龍就是龍。

所有的蛇,都只能仰望天上的龍。

千年未解的謎題,就此破解,這道謎題的關鍵,就是這白日飛升的最後一步。

半空中,響起一道轟隆作響的聲音:「汝胸懷一顆騰龍之心,有資格繼承『九頭龍王血脈』,能揭開吾設下的謎題,絕非等閑之輩,相信汝可以將此血脈發揚光大。」

這是龍氏家族一代族長的聲音。

聲音剛落,上方冒出了白光,虛幻世界開始消融,范浪的巨龍身軀變回了人身,脫離了這個世界。 天妖大道盡頭。

炎龍學院已將這裡完全攻佔,遍地都插上了炎龍學院的旗幟,還在這裡修建了傳送陣,已經建好了一半,剩下一半也在緊鑼密鼓的建造當中。

龍嘯天是這次入侵的領袖,整個過程相當順利,按理講他這時候應該高興才對,此時卻愁眉不展,正在為一件事情而發愁。

「五天了,已經第五天了!」

「家族傳回消息,說范浪一意孤行,擅自闖入了謎題石壁。他口口聲聲說自己有把握,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破解謎題。」

「我壓著這件事情,還沒有告訴院長,要是讓他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會萬分焦急。」

「范浪,你可一定要活著出來,否則就麻煩了。」

龍嘯天倍感困擾,遙望遠方。

……

炎龍學院之內。

今天到了召開選拔賽的日子,天地兩屆的班級都要參加,進行分開比試。

天屆與地屆,將會各自角逐出一名獲勝的班級,獲得代表炎龍學院參加灌頂大戰的資格。

這場選拔賽對於各個班級而言都是重中之重,每個班級的主任導師親自挂帥,帶領麾下的班級參賽。

唯獨地屆劣班是一個例外,因為范浪外出未歸,整個班級群龍無首。

范浪以前是整個班級的主心骨,現在這根主心骨沒了,劣班仍然要繼續參賽。

「范導師竟然現在還沒回來,真讓人擔心啊。」

「他有什麼好擔心的,還是為我們自己擔心吧。要是沒能通過選拔賽,他肯定會暴走的,我們非得挨教鞭不可。」

「就算他不在,我們一樣要比,這場選拔賽本來就是屬於我們的,就算他在這裡,也只是當旁觀者而已,其實沒什麼區別。」

學生們走向選拔賽場地,一路上議論紛紛。

雲飛揚很不合群的走在了一旁,與那群學生拉開了距離,彷彿很嫌棄這群同學。

他一臉淡漠,忽然說道:「別嘰嘰喳喳的,太聒噪了,不過是小小的比試而已,有什麼好糾結的。這次的比試,劣班必勝無疑。」

「你倒是有信心。」有人嘀咕道。

「我當然有信心,因為這是我跟范浪之間的約定,我答應過他,會幫他贏下選拔賽。風帝一生,向來說到做到!」雲飛揚語氣傲然。

風帝。

這是一個沉淪在歷史黃沙之下的名字,早就淪為了過去式。

劣班學生們知道雲飛揚的脾氣,沒人跟他犟嘴,只希望到時候雲飛揚能派上大用場,別辜負了剛才說過的狂言。

選拔賽的場地面積很大,周圍有幾座看台,有的看台雄踞地面,有的看台懸浮空中。看台幾乎座無虛席,足有幾萬人。

選拔賽非同小可,意義非凡,不僅僅是用來爭奪灌頂大戰的資格而已,同時也是一次檢驗各班實力的機會。

這場選拔賽由天縱丹聖親自主持,他端坐在高位,一身仙風道骨的打扮,背後懸浮著一尊巨大的煉丹爐。

天縱丹聖低眉垂眼,淡然的看著下方。

就見一個個班級在場地上站好,形成一個個方陣,基本上都到齊了。

「大家靜一靜。」

天縱丹聖忽然發話。

原本鬧哄哄的場地,瞬間安靜下來,所有人都在靜靜傾聽天縱丹聖講話。

「今天是什麼日子,大家一定心知肚明。選拔賽的勝負,將決定由誰去參加灌頂大戰,與各大超然勢力爭雄。這一次的選拔賽,仍是老規矩……」

天縱丹聖侃侃而談,將規則講了一遍。

規則其實很簡單,一共分為兩種比試。

第一種比試,每個班級集體發動攻擊,根據力量的斤數來衡量威力,排在末尾的兩個班級將會被淘汰,減二剩四。

第二種比試,剩下的四個班級進行集體戰,每兩個班級進行對決,用三場比試來決出最後的勝者。

天屆與地屆,都用這個規則進行,地屆先比,天屆壓軸。

「好了,這就開始吧。老規矩,還是由我來測定各班級的力量。」

天縱丹聖說罷,甩袖用力一卷。

場地前方浮現出一團混沌漩渦,彷彿饕餮的大嘴,可以吞噬一切,裡面只有虛無。

只要進攻混沌漩渦,天縱丹聖就能據此判斷出大致的力量,誰也不會懷疑他老人家的公正性。

地屆甲班第一個出場,學生們人人如龍,來到了混沌漩渦前方,布置成了陣法。

這種集體攻擊,布陣能夠行之有效的提升威力,是獲勝的關鍵。

甲班學生們聯起手來,各自釋放出玄力,所有人的玄力連接到了一起,形成炫目的光帶。

他們一起催動力量,彷彿堤壩蓄水,越積越多,瀕臨極限。

「出招!」

為首的甲班班頭大喝一聲,整個班級聞聲而動,一起發力出招。所有人的攻擊集中在一起,在半空中化作了一道發光的巨拳,重重轟擊在了混沌漩渦之上。

轟隆一聲巨響,巨拳進入混沌,消失不見。

天縱丹聖感受到這一擊的威力,有了精準的判斷,當眾宣佈道:「威力,三千三百六十六萬斤!」

這個威力,簡直恐怖!

如此之強的力量,連玄神都要忌憚,若是實實在在的轟在身上,足以致命。

甲班的學生們解除陣法,一個個都很高興,他們剛才發揮的很好,比歷年來的記錄都要高一點。

「這第一輪的比試,我們贏定了,肯定能將其他班級遠遠的甩在後面。」

「那是當然,別忘了我們是誰,我們可是堂堂的甲班,豈是那些落後班級能夠相比。」

「聽說之前劣班的學生在天妖大道歷練了一番,實力大有長進,不久前還擊敗了天水聖院的學生,或許會威脅到我們。」

「呵呵,你想多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們與劣班之間的差距,不是幾個月的歷練就能彌補的。」

「就是,別太高看劣班了,從炎龍學院建學到現在,從沒有出現過劣班超越甲班的情況。如果被劣班超越,對我們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恥辱。」

甲班的學生們一邊聊一邊退場,充滿了自信。

他們的自信很簡單,就因為他們是甲班,他們是精英中的精英。

接著輪到乙班登場,做了跟甲班相同的事情,布陣,發力,出招!

轟!

攻擊打在了混沌漩渦之上,很快有了結果。

「威力,兩千四百八十萬斤!」天縱丹聖宣布。

班級之間的差距,顯現了出來,乙班比起甲班差了一大截,猶如鴻溝天塹。

接著是丙、丁、戊三個班級,每個班級都有一定的差距。

最後終於輪到了劣班登場! 南璽院

姜小時本來睡著了,被電話鈴聲給吵醒了,帶著濃濃的鼻音,「姐怎麼了。」

「小時,你現在方便來一趟蓉城嗎?」莫江湘也不想這個時候把姜小時叫到蓉城來,是她預估了那些支持她的股東,沒想到他們的反應這麼大,就怕她一命嗚呼,所以想要見到姜小時,畢竟姜小時背靠傅辰修這顆大樹。

「好。」沒有問什麼原因,姜小時翻身就起床,視線在房間掃視了一圈,並沒有看到傅辰修的身影,就打開門出去。

「小時,你讓傅辰修跟你一起過來,不要自己過來。」莫江湘擔心姜小時會被那群股東給吃了。

「好。」姜小時跟莫江湘通完電話,就在手機上訂了最快去蓉城的飛機票。

小跑著先去書房找傅辰修,可是傅辰修沒有在書房,沒找到人,她只好下樓去找,在大廳晃了一圈,沒看到人,連家裡的傭人都沒有看到,淡秀的眉毛蹙了蹙就往花園去,想著要是在花園在沒有看到傅辰修,她就先去蓉城。

「小時,小心。」

姜小時剛走到花園,一道人影就快速的向她撲過來,緊跟著就是朱管家緊張的聲音,一切來的太快都沒有給她反應的時間,她就被撞到在地。

腦袋著地,摔的姜小時眼冒金星的。跟著她身邊就是一陣鬧哄哄的聲音,一個女人的嘶吼聲尤為突兀。

「放開我,你們這是犯法的。」

「你們這群人都是不法分子,我要告你們。」

「她姜小時就是不要臉的女人,是她,是她去勾,引傅辰修的,下?賤坯子。」

「我要告訴媒體,我要讓姜小時被世人給唾棄,向她那樣的女人就被沉塘。」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把這個女人抓起來,送瘋人院去。」

「小時,還能站起來嗎?」張姨的緊張的聲音在姜小時的耳畔響起。

姜小時在地上坐來一會兒,緩上分鐘,才回答,「張姨,我沒事,您不用擔心。」說著就站起來。

「確定沒事?肚子有沒有不舒服,我們還是去趟醫院吧?」張姨一臉緊張,剛才那個女人衝撞的力度不小,她就怕姜小時有什麼事。

姜小時自己站著,也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變化,的確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笑了笑回答,「張姨我真的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您不用擔心,五叔去哪裡了您知道嗎?」

「五爺有事去公司了,不過快回來了。」張姨還是不放心的視線把她全身打量個遍。

姜小時淡淡的皺了一下眉頭,「張姨,我現在要去蓉城,你等五叔回來,告訴他我在蓉城等他。」

「你現在就要去蓉城,什麼事情這麼急,就不能五爺回來了在說嗎?」張姨不想讓她,這樣等傅辰修回來不好交代。

「嗯,我現在就要走,王叔在把,您讓她開車送我去機場。」姜小時沒有去理混亂的地方,準備離開花園。

「王叔在,我讓他去把車開出來。」張姨知道勸不住,還不如讓她走。 「走吧!是騾子是馬牽出來溜溜!」餘燼咧嘴笑道。

「滾滾滾,你才是騾子跟馬。」孟飛虹吐槽道。

劣班眾人來到了混沌漩渦前方,在班頭的帶領下開始布陣。

以前劣班就在范浪的教導下練習過布陣,再加上這四個月的磨礪,期間又學了新的陣法。

極旋大陣!

劣班學生紛飛而起,凌空布陣,由班級當中的佼佼者位列前方,其餘的人懸在後方,整體形成了一個螺旋狀。

眾人團結一心,一起發力,彼此的玄力連接在一起,從後方旋轉著推進到前方,層層遞進,猶如海納百川,匯聚成洶湧澎湃之勢。

雲飛揚繼承了前世的帝王孤傲,不肯屈居於別人之後,位於最前方,所有人的力量灌注到他的體內,由他最後一個發力。

他也不等班頭的號令,就擅自發動了攻擊,出掌如刀,用力一斬。

轟!

上百人的力量呈現螺旋狀前進,形態猶如一團風暴,重重轟在了混沌漩渦之上,泥牛入海,消失不見。

天縱丹聖感受到這一擊的力量,輕咦了一聲,略感意外。

「我的徒弟教出了另外一群好徒弟,可謂薪火相傳,可喜可賀。」

天縱丹聖微微一笑,接著高聲宣布,說出了一個技驚四座的結果。

「威力,四千一百二十萬斤,是地屆最佳!」

洪亮的聲音傳遍全場,引起了一片嘩然。

「什麼?四千多萬斤?不可能吧?」

「怎麼會這樣!」

「劣班這一擊的威力,竟然超過了之前的甲班!」

「劣班不應該是最差的嗎?」

人們大吃一驚,很多人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

相比之下,做為被超越的甲班,要更加的吃驚。他們都以為甲班會獨佔鰲頭,沒想到竟然被劣班給超越了。

「開玩笑的吧?我們被劣班超越了?」

「他們明明是劣班啊!怎麼可能超越我們?這裡面一定有問題!」

「剛才誰說輸給劣班就是恥辱來著?這個恥辱現在落到我們身上了!」

「劣班竟然強大到了這種程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