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答案竟然又是一模一樣的,這太讓人驚訝了,他們竟然挑戰成功了。」

這樣的興奮彷彿感同身受,很多的客人不約而同地舉起杯子,跟身邊的愛人,朋友,還有坐在領座的陌生人,相視一笑。

然後,一飲而盡。

宋黎興奮得不能自已,差點跳起來。

相比較女孩兒的喜形於色,薄寒池只是象徵性地翹起唇角。

「恭喜兩位心意相通,獲得本次免單!」

……

一大波狗糧!

薄三覺得自己被塞得滿嘴都是,噎得他幾乎要抓狂,腸子更是悔青了。

這不是閑著沒事幹找虐么?

明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偏偏,他就是不甘心,非要厚著臉皮跟過來。

「老三,我跟薄大哥是不是很厲害?」宋黎得意地揚起眉。

薄承東輕嗤一聲,不以為然地說道:「也就那樣吧!」

對於薄三輕視的態度,宋黎壓根沒放在心上,依舊笑得沒心沒肺的,這要是放在平日里,她早就不滿地懟上他了。

緊接著,她又興奮地眯起眸子,霸氣地將免單券往餐桌上一拍,「老三,這頓飯我請了,以後你可別說我從來沒請你吃過東西。」

薄承東:……

這也算?

看著身邊少女臉上怎麼都藏不住的笑意,薄寒池輕斂眸色,滿意地笑了,不枉他在這麼多人面前,陪她一起玩這種幼稚的遊戲。

「不是餓了嗎?趕緊吃東西。」

男人漫不經心地開口,寬厚的手掌伸過去,在身邊少女柔軟的短髮上輕輕揉了揉。

宋黎偏過頭,一雙漂亮的杏眸彎起,盛滿了柔和的燈光。

如遙遠蒼穹中的那一片銀河星系。

「薄大哥,謝謝你啊!」

……

自從外公和媽咪過世之後,宋黎已經很久沒像今晚上這麼開心了,就好像所有的煩惱都被掏空了,剩下的全都是快樂和歡喜。

這一晚上,她就連做夢都笑了。

天剛亮沒多久,宋黎就被一陣敲門聲叫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摸出手機瞧了一眼,才六點二十分。她深吸一口氣,強忍住體內的洪荒之力,然後又趴了回去,完全無視外面的敲門聲。

過了幾分鐘之後,門外除了響起清脆的敲門聲,又響起一個低沉性感的嗓音:「阿黎,小白已經在外面等你一起訓練了。」 呃,訓練!

宋黎頓時一個激靈,噌地從床上爬了起來,趿拉著一雙拖鞋,飛快地跑去洗漱間。

洗臉,刷牙,幾分鐘時間搞定。

然後又換上一套寬鬆的運動裝,飛快地跑過去給外面的男人開門,「薄大哥,我已經完全準備好了,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對於多睡的那幾分鐘,宋黎心裡很過意不去,連正眼都敢瞧眼前的男人。

她低著頭,幾顆小牙咬了咬唇角,眸光盯著男人修長的手指,忍不住腦補了一下,男人修長的手指握著槍,然後帥氣地扣下扳機……

嘖嘖!

我眼光真不錯!

眼前的少女看起來像是心有愧疚,可,她那神情分明就是心不在焉。男人冷不丁挑眉,低沉著嗓音問道:「你在想什麼?」

「啊?」

宋黎噎了一下,下意識地抬起頭。

那雙眼睛清澈得如山澗的溪水,一瞬不瞬地盯著眼前的男人,眸光流轉,又輕輕地眨了幾下,臉真黑!這是生氣了嗎?

她艱難地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問道:「薄大哥,你,剛才說什麼了?」

眼前的少女揚起那一張白凈的小臉,長而卷的睫毛輕輕閃動,就像是一把小刷子,毫無徵兆地從他的心尖兒上緩緩拂過。

心,驀地一顫。

男人湛黑的眸子,瞬間暗了暗,沉著聲音說道:「沒什麼!現在就去訓練,跑步時間加十分鐘,別想著偷懶,小白會在你後面跟著。」

撂下話,男人轉身就朝著樓下走去。

宋黎:……

加十分鐘?什麼要加十分鐘?她在心裡大聲咆哮,本來早上的時間就緊巴巴的,他竟然還要給她加十分鐘,這個男人太沒良心了。

看著那一抹漸行漸遠的背影,女孩兒頓時一愣,拔腿追了上去。

「別啊!薄大哥,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你別給我加時啊!」

如果仔細觀察的話,一定會發現,走在前面的男人嘴角微微勾起。

還有他的眼梢,怎麼都藏不住的暖意。

多加跑步的十分鐘,也是根據宋黎的體力來設定的,他想慢慢地挖掘她的潛能。

自從那天晚上,薄寒池看到宋黎的另一面,可能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的另一面,他就決定給她設定一套針對性的訓練方案,專註她的體力和速度方面。

范老說,那種葯的藥性很霸道,一旦擴散,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

而她,在那種情況下,還能支撐住保護自己。

范老還提出,想抽取她的血液化驗一下,卻被他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同時,他還讓范老對那天晚上的事情保密。

……

「小白,你別跑這麼快啊!你慢一點!」

「小白!你,你要是敢咬我的褲腳,我回頭不給你牛排吃。」

「小白!你太過分了,竟然跑得這麼快!我會被累死的,小白,慢一點!我快不行了。」

……

一大早上,薄公館的院子里雞飛狗跳的。

白色運動衫的少女跑得飛快,同時,還有一條同色系的成年雪獒,緊跟著她的屁股後面,一旦她慢下來,小白立刻毫不猶豫地撲過去。 一圈,兩圈,三圈……六圈……

宋黎喘著氣,只覺得那兩條腿已經不屬於自己了,唯一慶幸的是,小白也會覺得累,她感覺到累的時候,小白也好不到哪裡去。

可,一人一狗,誰都不敢擅自停下來。

等四十分鐘過去之後,宋黎毫不猶豫地停下腳步,然後又開始拉伸動作。

原本,她是想找個地方靠著小白身上躺一會兒,可薄大哥說了,剛跑完不能立刻坐下休息,會出現頭暈、眼前發黑的癥狀。

嚴重的還會導致休克。

「小白,你家主人也太討厭了,自己坐在那裡吃早餐,就讓我們兩個拚命跑步。」

宋黎嘟起小嘴,氣憤地瞪了眼不遠處悠閑愜意的男人。

又嘆了口氣,她揉了揉小白柔軟的毛髮,羨慕地說道:「不過,你比我好多了,跑完之後就可以吃東西,我還得扎二十鍾馬步呢!」

小白朝她嗚咽一聲,跳起來趴在她的肩頭。

宋黎親昵地揉了揉小白的臉,小心翼翼地跟他商量:「小白,你可以趴在我肩上,但是你千萬不能用舌頭舔我,都是口……」

最後一個「水」字還沒說出口,小白濕漉漉的大舌頭已經伸了出來。

無比熱情地在她臉上舔了一下。

然後不等她回過神來,小白已經撒歡地跑了。

宋黎抬起手在臉頰抹了一把,滿掌心濕乎乎的一片,氣得她鼻子都歪了,扯著嗓子大聲喊道:「臭小白,你給我站住!」

那些藏在暗處的暗衛們,嚇得渾身一哆嗦,差點沒一頭從高處栽下來。

坐在涼亭里,悠閑地喝著咖啡的男人,玩味地勾起薄唇,一雙湛黑的眸子映著晨光,眼底彷彿有瀲灧的光暈在流淌。

煞是好看!

「小白,過來!」

男人挑起眉,愜意地朝急奔的小白招手,語氣霸道得不容置喙。

小白頓時狗軀一震,嚇得它連忙剎住腳,然後沒有絲毫遲疑,朝不遠處的那個男人狂奔過去,乖巧地在他腳邊伏下。

男人低頭,輕輕地揉了揉小白的毛髮。

不知道他說了什麼,小白立刻討好地蹭了蹭他的小腿。

宋黎:……

那麼多塊牛排都喂狗了么?呃,可不就是喂狗了!

女孩兒深吸一口氣,雙手插著腰,小臉鼓鼓的,狠狠地威脅道:「臭小白,你大爺的!你趕緊給我滾過來,要不然,我今晚上就燉香噴噴的狗肉吃!」

小白耷拉著它的狗頭,連看都不敢多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少女。

心虛得很!

果然是拿人手軟,吃人嘴短。

見小白半晌都沒有挪地方,反而越發朝那個男人的身邊靠,宋黎頓時被它氣笑了,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笑罵道:「膽小鬼!」

小白眼睛低著頭,就好像什麼都沒有聽到,目不斜視地盯著自己的前爪。

「小白,去盯著她扎馬步,如果她不認真,你知道該怎麼做。」

男人突然開口說。

宋黎頓時噎了一下,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連忙穩當地紮好馬步。

「阿池。」

一個清脆帶笑的聲音驀然響起。 緊接著,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優雅地走過來,眉眼帶笑。

與往日不同,姜媛並沒有穿那一套幹練沉穩的小西裝,而是換上了緊裹雙腿黑色長絲襪,修身連衣短裙,外面是與絲襪同色的長款風衣。

一雙香奈兒最新款的小羊皮高跟鞋,將她那雙緊緻的腿襯得更加修長。

宋黎輕嗤一聲,眼角的餘光瞥到那一抹倩影,又瞧了眼自己胸口。

頓時覺得氣短。

宋黎垂了垂眸,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怎麼哪裡都有她!」

姜媛像是剛發現宋黎,眼眸中閃著驚訝,又饒有興趣地瞧著她,「宋黎小姐也在啊!我才發現,只是宋黎小姐,你這是……」

她伸手指了指眼前少女的動作,紅唇揚起輕笑,指甲上的那一抹丹蔻格外晃眼。

宋黎半眯起眸,朝著姜媛微笑,像是一隻狡獪的小狐狸。

然後,聽到她傲嬌地懟了一句:「少見多怪!」

姜媛臉色一僵,藏在衣袖裡的手指緩緩收緊,又緩緩攤開。

眨眼間的功夫,那一張精緻的臉蛋兒又恢復了笑意,就好像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她也沒有再多瞧宋黎一眼,轉過身,朝著幾米之遙的男人走去。

女孩兒輕嗤一聲,又不甘地低頭盯著胸口,奶大了不起么!

「阿池,南城那邊的收尾已經告一段落了,資料全都在這裡面,你有時間就看一下。」

說這番話的時候,姜媛整個人的氣質瞬間變了,嫵媚中帶了一絲幹練,然後將文件袋從包里取出,交到眼前男人的手裡。

這樣的女人,極品啊!

宋黎一邊穩當地扎著馬步,一邊在心裡默默地感慨,就連我都忍不住對她仰慕,更何況身為男人的薄大哥,而且還是投懷送抱……

嘖嘖!

薄大哥,你真的坐懷不亂么?

「臭小白,你幹什麼?」

剛才還魂不守舍的女孩兒,瞬間就炸毛了,整個人幾乎跳了起來。

小白嚇得連忙鬆開宋黎的褲腳,前爪撐在地上,抬起頭,一雙狗眼可憐巴巴地瞅著她,然後又朝著姜媛的方向低沉地嗚咽一聲。

蠢女人,你家男人要被別的女人搶走了,你竟然還能無動於衷!

宋黎垂了垂眸,纖白的小手指若有所思地摩挲著下巴,下一秒,她那雙漂亮的眸子忽地就亮了,粉唇勾起狡獪的笑意。

她低著頭,壓低了聲音說道:「小白,交給你一個任務,你要是完成得好,一會兒獎勵你兩塊牛排。」

一聽到「牛排」兩個字,小白立刻放棄了作為一隻血統高貴的雪獒,應該擁有的驕傲和尊嚴,他興奮地蹭了蹭身邊少女的小腿。

然後,低低地嗚咽一聲,這是同意了。

「小白,我跟你說啊!那個女人,如果你家主人被那個女人勾引成功了,你以後根本就沒有好日子過了,別說從澳洲空運過來的新鮮牛排,就連最普通的狗糧,我估計你都沒得吃了。」

頓了頓,宋黎又繼續說道:「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事情……」 小白狗軀一震,立刻豎起耳朵,一雙狗眼睛很認真地盯著身邊的少女。

「我聽說那個女人喜歡吃狗肉火鍋,尤其是像你這樣血統高貴的雪獒。小白,你知道人類有這麼一句話嗎?叫做防範於未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