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東方小姐,有什麼能為您服務的嗎?「一個面貌較好的美女走上前來。

「把你們這最好的男裝給我來一套。」東方倩一副大小姐的樣子。

」好的,您稍等。「那美女扭過身去找衣服。

凌天饒有興緻的等著,結果等來著。。。。。

」你這是。。。男裝,「凌天不得不用手捂了捂臉,」這真是。。。。我也是欲哭無淚了。「

凌天看著眼前的小姐拿過來的衣服,就是類似於古裝戲里的服裝一樣,他還以為是西裝什麼的,後來才反應過來,這裡沒有那種東西。

」行吧,「凌天伸手拿起衣服,穿起來。

」哇塞,「當凌天穿起來衣服,都看得東方倩和那銷售小姐都呆了。

凌天其實在地球就是個衣服架子,什麼衣服穿上去都顯得十分搭。白白凈凈的,尖尖的臉,放在之前叫做是小白臉也不為過。

現在凌天穿上著類似於古裝的衣服,而且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修鍊,整個人更是硬朗陽剛,顯得十分仙氣。

」就這件了,就這件了,「東方倩顯得很是滿意,凌天身穿的這件衣服,棕色為底色,上面飾有金色花紋,顯出一副貴族氣派。

」看什麼看,不許看了。「東方倩大小姐脾氣又上來了,看到那麼多女生看著凌天,心裡頓時不爽了起來,像母獅子一樣咆哮者。

」好啦好啦,走了,「凌天實在是丟不起這人,拉起東方倩就大步走出了服裝店。

東皇帝國皇宮

」真是氣派,「凌天看著眼前這絲毫不比紫荊城差的地方,不由的感慨,」這皇宮是真黃啊。。。。估計是都用金子來裝修的吧,「看著還在閃光的皇宮,凌天扯了扯嘴。

」進去吧,「東方倩看凌天一副土包子的樣子,怕他丟臉,拉起他就往皇宮入口出走去。 「歡迎您,美麗的東方小姐。」凌天和東方倩來到了皇宮門口,一個士兵迎上前來,做出歡迎姿態。

「不愧是皇宮,連門衛都是個大戰師。」凌天現在也是一名魂者,奈何沒有老師教他,劉老也不是魂者,那本精神秘技等級太高,他也沒法學習,倒騰了半天,也就會最簡單的靈魂衝擊。或是再簡單的把精神力變成一些小形狀。

不過魂者的好處就是可以輕易的感知別人的等級,凌天只是輕輕一感知,就看出來這護衛是個大戰師。

嘎吱——士兵推開門,凌天被裡面的情況震到了,皇宮中央有舞女在舞蹈,旁邊又有音樂師在奏樂,中央兩旁擺著兩列食物,真是應有盡有,巨大的夜明珠一顆顆的掛在皇宮頂部,猶如夜空中的群星一般閃爍。正前方的寶座上還沒有人,相必那就是皇上或者這次舉辦宴會的人的座椅了,不過就這種水平來看,不太像是皇上坐的地方。

「啊,倩兒,你來了,」凌天和東方倩一進大廳,就被別人發現,凌天順著聲音看去,一個高挑的美女正在揮著手向東方倩喊。

「啊,是慕容朵,朵兒!」東方倩也揮手,示意慕容朵自己看見她了,「凌天你不要亂走,我過去一下就回來。」東方倩要去給自己閨蜜打招呼,於是把凌天扔到了一邊。

「恩呢,你去吧。」凌天早就不想和她呆在一塊了,跟漂亮又有名氣的女人呆在一起是個麻煩。

凌天把目光放到了那兩列吃的上,食物做的十分精美,卻沒有去吃。因為來這的貴族少爺小姐都不是來這吃飯的,都是來交際的,也就沒有人來吃飯。

可這不是我們凌大少,凌天來著其實就是放鬆一下,龍天說要注意心智修鍊,況且凌天也是想來這看看,圖個新鮮,畢竟和地球是不一樣的。

「呱唧,額恩,好吃,好吃,」凌天全然不顧自己的形象,直接就用手去抓油膩的雞腿,塞到嘴裡還不算完,又去吃那個不知道什麼的派,就這樣,凌天邊吃邊走,很快就將一列食物吃完了。

吃著吃著,凌天發現食物突然變得細膩可口,有點家常菜的味道。凌天抬頭一看,自己來到了一個小桌子旁,一個小孩正獃獃的看著他。

「唔,好吃,」凌天含糊不清的沖小孩說道。

那小孩顯然是被氣到了,「你怎麼能吃完我特定的食物呢!!!」

那小孩用手指著凌天,十分生氣。

可凌天理都不代理他的,繼續吃自己的,還嘟嘟囔囔好吃好吃。

「可惡,」那小孩子急了,「竟然和我宋佐搶食物!!!」那小孩雙目一瞪,從腦海里發出了一道靈魂衝擊。「嘿嘿,讓你知道知道魂者的厲害。」

「哦,這小孩是魂者,」凌天也感到了這靈魂衝擊,不過對凌天來說簡直是撓撓痒痒。

「咦,你竟然不受我的靈魂衝擊影響!!!」宋佐顯然是沒有預料到凌天竟然一點也不受他的攻擊。

「你,你,,,,,你也是魂者?」宋佐想了半天,如果是戰者,除非等級特別高,不然的話多多少少也會受到點影響,而凌天這麼年輕,顯然不會是很厲害,那麼只有可能說,凌天是一名魂者,而且等級還不弱於他。

「你是誰,我,我怎麼沒有見過你。」宋佐顫抖的指著凌天,在他印象里,還沒有這樣放肆的人,在皇宮裡也這麼不注重禮儀。

「我?我是世界第一泡妞王。」凌天想起了在大學時鬧著玩的時候取得一個名字。現在用來逗逗小孩子。

「真的嗎?」宋佐一聽這個來勁了,眼裡滿是小星星,全然不顧之前的懷疑,跑到凌天面前,你能教教我嗎,我要拜你為師。

「別鬧,沒看我這正吃的帶勁嗎?」凌天才不想理這個小孩。

「哼,那我不信你這個稱號,除非。。。。。。」宋佐嘟起嘴,想用激將法故意激凌天。

「除非什麼。」凌天停止咀嚼,看著宋佐。

「你去把她泡了。。。。。」宋佐指向了一個方向。 「就是她。」宋佐露出一絲陰謀的味道。

「嗯?」凌天看到一個身著淡黃色旗袍的女子,女子身材婀娜,在旗袍的緊束下更是展現的淋漓盡致,再看面容,更是有一份驚艷,絲毫不比東方倩差。

那一顰一笑,彷彿都能牽動的人心一樣,讓凌天不禁想起地球上的一句話,手如柔荑,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用來形容這女子當真不錯。

「真不錯。」凌天下意識脫口而出。

「這不是廢話嗎,那是我姐姐,」宋佐好像是什麼極大的可以用來炫耀的事,高傲的昂起腦袋。

「嗯,」凌天連看他都沒看,繼續專註於消滅自己的食物。

「你。。。。。」宋佐感覺很吃癟,平常他一說自己是宋靈兒的弟弟,多少人爭著搶著要討好他,這可好,這傢伙是不是男人啊,宋佐都開始懷疑起來。

有了,宋佐想出來了一個好法,沖著宋靈兒大喊到,「姐姐,這有人說要泡你。」

「噗,咳咳,」凌天直接被宋佐嗆到了,而宋靈兒也是一臉懵逼,整個大廳都安靜下來了。

「我的天,我就知道這傢伙到哪都能惹事。」一旁的東方倩看到凌天坐在整個大廳的正中間,還在吃著什麼,東方倩也認出了宋佐,大家都是名門貴族,基本上也都認識,而剛才宋佐好像說的就是凌天,而宋佐的姐姐。。。。。。東方倩想到了什麼,一拍腦門,真是醉了。。。。。

「怎麼了,倩兒,」旁邊的女子看東方倩不對勁,便過來問道。

「那傢伙。。。。唉,」東方倩也是一臉無奈。

宋靈兒也從剛才的懵逼反應過來,端起酒杯就向凌天走了過來。

「噠噠噠,」鞋跟的聲音踏的生響,眾人也是抱著看戲的態度,竟然有人敢打四大美女中最嬌弱,也是惹人疼愛的宋家小公主-宋靈兒的主意,還是在這種場合,「嘖嘖嘖——」

「你好,這位公子,我家宋佐不懂事,給您添麻煩了,他說什麼你別在意。」宋靈兒大大的眼睛,像黑寶石一樣,讓人看來就不禁的想去保護這個女子,聲音也十分柔美,這一番話說下來可算是滴水不漏,兩方的面子算是給足了,要是擱別人早就趁著這個台階下去了,可偏偏碰上了凌天。

就在宋靈兒正在瞪宋佐時,凌天放下手中的雞腿,不說話則罷,一說話就驚動四座。

「沒事,他說的是對的,我就是想泡你。」凌天拿起桌上的紙巾,擦擦嘴,看著宋靈兒。

「咔嚓,咔嚓,」眾人再一次陷入石化。

宋佐也是大吃一驚,「不愧是十枚第一泡妞王啊,就是牛逼哈。。。。。。」

「公子,別開玩笑了,小女子怎麼能配的上公子您的,真是說笑了。」宋靈兒也是連忙打著哈哈。

不過仔細來看這男人,宋靈兒發現,這男子十分好看,而且不是那種弱弱的感覺,身上有著一股特殊的氣質,想到這,宋靈兒臉不禁紅了起來。

「那可不行,我都答應你弟弟了,我必須泡上你。」凌天站起身子,一本正經的說道。

「哇塞,不愧是大哥,耍流氓都這麼理直氣壯,」宋佐現在是對凌天佩服的無底投地,直接叫上大哥了。

「這樣吧,公子,如果你能勝過我的老師,在文學造詣上超過他,我就同意。」宋靈兒看凌天這架勢不好推脫,想起了自己的老師,——東皇帝國第一才子,公孫羊先生,於是想出此計。

「什麼!!!」眾人十分吃驚,連東方倩都感覺不可思議,宋靈兒可是十分守信用的。「這話說出去,雖然說是,可是公孫羊先生那是公認第一才子,好吧,凌天又要丟臉了。。。。。」

「怎麼個比法,」凌天一聽來勁了,終於可以玩玩文鬥了嗎。。。。。 「哈哈,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勇氣可嘉,不服老都不行了啊。」凌天尋聲看去,一個身穿墨黑色衣服,手執羽扇,留的長須都可以扎臟辮了,這老頭讓凌天想起來諸葛亮。

「公孫先生,老師。「眾人一看來著,便恭恭敬敬的彎下腰。

」起來,快起來,公孫羊趕緊伸手叫眾人起來,我可受不起喲,「公孫羊看大家都起了身,才就坐,那原來那正中央的寶座就是留給他的,看來他是這次聚會的組織者沒跑了。

」小夥子,「凌天聽到公孫羊叫他,起身也是點點頭,」老先生你好。「對於這種真正的大家,凌天打心底是尊重的。

」我剛才在後面就聽到聚會鬧鬧騰騰的,相必你就是主角吧。。。。。敢在皇宮鬧騰的年輕人我真是第一次看到。「公孫羊捋捋鬍子,眼中也是充滿驚訝,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辛虧皇上喝多了,已經回宮就寢了,不然他要是親巡聚會,還指不定出什麼亂子呢,想起來當今皇帝也是一個十分愛鬧的人,公孫羊就十分頭疼。

」呃。。。。「凌天撓撓頭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承認吧,肯定就進這老傢伙的套了,不承認吧,這麼多人看著呢,還是不說話好。凌天乾脆就不說話了。

」好啦,這個事就過去了。」聽到公孫羊這麼說,凌天送了一大口氣,可還沒來及喘氣,就聽公孫羊說,「剛才聽說你想要娶我的徒弟?」公孫羊終於說到正題了,目光炯炯的看著凌天。

追他徒兒的多了去,可也沒有像這小子這樣狂妄的,當著這麼多人不說,還要挑戰我,想到這公孫羊也是苦笑不得,一會還是給他個台階下吧。。。。。

「對的,還想請教一下老先生。」凌天也是心中大罵這老傢伙,我說的是泡,什麼時候說娶了?哼,就讓你知道什麼叫中華文化。

「咳咳,」公孫羊顯然是被嗆的不清,「這小子。。。。。」

東方倩趕緊跑到凌天旁邊,小聲說道,「你傻了啊,公孫羊老先生可是第一才子啊,你別鬧啦,再說了,不許你追宋靈兒。」

看著東方倩那醋罈子打翻的樣子,凌天只好勸道,「沒事沒事,我就試試。「

凌天又走上前一步,沉聲道,請問,」老先生想怎麼比。「

凌天這一系列舉動,真是驚呆了眾人,宋靈兒此時也是美目中閃過什麼。

東方倩氣的跺腳,」這混蛋。「

」你還不配挑戰公孫先生,讓我來告訴你,什麼叫做實力。「這時,一個身穿白色長袍,劍眉橫眉的青年走到了大廳中央。

」在下楊彥。「那白衣男子一抱拳,算是介紹了自己。

」啊,竟然是楊彥,四大文公子之一,文學造詣據說已經達到了一定境界了。。。。「眾人議論紛紛。

」養眼?什麼破名「。凌天啐了一口,」來吧,養眼,你想怎麼個比法。「

」比詩吧,你不是想娶宋姑娘嗎,那麼就以宋姑娘為題材,誰寫的詩更好,誰就算贏怎麼樣?「楊彥一拍羽扇,問著凌天。

」好。「凌天想著也太無聊了吧。

」那以一炷香為。。。。。「楊彥還沒來開口說那個限字,凌天就打斷了他。

」不用了,一炷香時間太長。「凌天要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什麼,你。。。。「楊彥被凌天氣的說不出話。

只見凌天閉上眼睛,向前緩緩走了七步,說道,」真正的才子,七步成詩。」

說完后,凌天睜開眼睛,看著宋靈兒,沉聲頌道,「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這是凌天最熟悉的來形容美女的詩了,以前連寫情書都略顯老套的終於今天用的上了。

眾人陷入了沉默。

宋靈兒聽完后更是美目流連,嘴裡不斷重複著凌天剛才的詩句。

東方倩則是咬著嘴唇,「這混蛋。。。「顯然十分吃醋,」不行,等回來我也要讓他給我寫。」

「好,好啊,七步成詩,七步成詩,一笑傾人國,如此好詩,當真才子啊。。。。」公孫羊聽完后讚嘆不已,真是好詩。

「傾人國。。。。」眾人在腦海里不由得出了這麼一副畫面,一個佳人亭亭玉立,轉身一個沁人心脾的微笑,當真傾國傾城。

「大哥啊,」一旁的宋佐已經快要跪倒在地上膜拜了,真是厲害。

「你作弊!!!」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起。 「你一定是從哪抄襲的,」楊彥指著凌天大喊。

「什麼,抄的。」眾人被楊彥這麼一弄也產生了懷疑。

「你一定是抄襲的,我可不信你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做出這麼好的詩。」楊彥看大家有些動搖,於是又加了把火。

「是啊,這麼好的詩,連公孫羊先生也不一定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做出來啊,」眾人又開始議論起來。

「呃,,,,」聽到這麼多人說,公孫羊臉上也有些掛不住了,「那,小夥子你有方法證明一下嗎?」

宋靈兒也看著凌天。

「那是你太笨了,」凌天沖著楊彥撇了撇嘴。「都說了七步作詩那是天才,你不能不代表別人不能,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樣蠢得。」凌天絲毫不給臉已經氣的發紫的楊彥面子,無情的打擊著。

「你要是想看什麼是真正的天才,我就讓你看看,」凌天又走了七步,搖著腦袋頌道,「聘聘裊裊十三餘,豆蔻梢頭二月初.春風十里東皇路,卷上珠簾總不如。」

凌天小小的稍微改了一下,把揚州二字改了,畢竟這裡沒有揚州這個地方。

「你還有的要說嗎,」凌天冷冷的看著楊彥和眾人,「你不是不服嗎,再來。」

接著,凌天又走了七步,頌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又走了七步,」回眸一笑百魅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又是七步,」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

。。。。。。。

」好啊,好啊,這下子你們沒人質疑了吧,」東方倩十分不滿意眾人質疑凌天,雙手叉腰,怒視眾人。

「嘿嘿,,,,,」眾人徹底是服了,不少人低下頭不再說話,更多的人還是處於震驚之中,半天會不過神來。

「老了,老了,真是老了啊,小夥子,我公孫羊沒服過誰,就服你一個人。」公孫羊一副慚愧的樣子,「剛才真是失禮了,不應該質疑你的,小夥子,我給你道個歉。」說著,公孫羊就站起身來,想要道歉。

「使不得,使不得,老先生,你謙虛了,江山代有人才出,我相信啊,您一定能帶出更多優秀的弟子的。」凌天一個閃身來到公孫羊面前,阻止了公孫羊道歉。

「江山代有人才出。。。。。好啊,好啊,小夥子,聽你的話真是了不得,真是了不得啊,讓我一大把年紀,對未來又有了新的理解啊。」公孫羊滿臉佩服,捋了捋鬍子感慨道。

這時候眾人反應過來,紛紛上前圍住凌天,不停的追捧凌天。

剛才被人誇的楊彥,已經真的是被人忽視了,沒有任何臉面,灰頭土臉的瞧瞧趁著眾人不注意走出了大廳。

「凌公子你怎麼這麼厲害?」

「七步成詩,當真是讓我開了眼界了啊。。。。。」

眾人一句一句的捧,讓凌天有些不好意思,對不住了,地球的前輩。我也算幫你們揚名了。

就在這時,凌天看到宋靈兒羞答答的走了過來。

這是要幹嘛。凌天看著副姿態,感覺一絲不妙。

「公子,小女子徹底是服了,從今以後,小女子就是你的人了,」說完后,宋靈兒臉燒的通紅,捂著臉跑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