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鵝:晚飯吃了嗎?】

穆酒:……

「吃了。」

況千歲默默在意識中,

跟系統七號,吐槽,

「看,問一個字,答一個字。

絕不多說半個,奸商典範。」

系統七號,

「宿主犀利。」

穆酒又瞥了一眼提示,

「感謝仙女鵝打賞一輛車。」

【仙女鵝:晚飯吃的什麼?】

穆酒:……

他其實沒吃。

穆酒心虛,

睫毛快速抖了兩下,

試著回憶,中午護工送來的營養餐,

「蘆筍、清蒸魚、烏雞湯,

水果是小番茄和櫻桃。」

這次況千歲還沒開始吐槽,

系統七號搶白道,

「他在說謊!

這些菜是醫院中午的營養餐菜譜。」

市醫院獨立病房,

有專門的營養餐服務。

巫闕說不管他,實際上還是,拿錢手軟。

而這些菜譜,

醫院食堂系統里,都有記錄。

凡屬網路數據,

雁過留痕,

系統七號自然一清二楚。

況千歲唔——的,長長思考了兩秒。

起身從衣櫃抓了件薄開衫,

揣上鑰匙出門。

手上動作並沒停。

繼續點打賞。

穆酒餘光再一次,瞥向提示,

「感謝仙女鵝打賞一艘游輪。」

他感覺,

這人,應該不是那個醫生。

男的就算真起這種網名,

也不會傻逼兮兮,

花錢打賞他,問這種無聊問題。

他又不是性感女主播。

【仙女鵝:你有對象嗎?】

穆酒微愣,

手上動作跟著一頓,

屏幕里的小人,

血條咻的降一截。

他暗惱,

迅速把對方打殘半條血,

才心不在焉道,

「這種問題屬於飛機級別。」

話沒落地,

提示音,燈燈響了。

穆酒:……

彈幕一水刷屏666、

哪裡來的土豪小姐姐,

花錢砸問題,

這是在打賞嗎?

這是在問問題嗎?

不,

這分明就是來撩漢把哥哥的。

【仙女鵝:對象喜歡什麼樣的。】

穆酒:「只能問一個問題。」

【仙女鵝:我問的就是一個。】

穆酒:……

腦海中一閃而過一個畫面。

搖搖晃晃的身影,

由遠及近,

左右逢源般啄飲酒釀,

蹲在他面前,

嘴角若有似無,勾人心魄的淺笑,

說著,

「我男人你也敢動,

信不信,把你,連頭髮帶頭,

一起劈沒有。」

是她嗎?

穆酒心裡一慌。

手上操作再次失誤。

好在網友們的注意力,被那個仙女鵝吸引,沒人發現。

他抿了抿唇,

自己在心虛什麼,

平淡答道,

「喜歡女的。」

這下圍觀群眾都不能忍了。

【小哥哥不厚道啊~】

【土豪姐姐你問我吧,我喜歡你這樣的!】

【論奸商,酒神一屆榜樣】

……

【仙女鵝:我是女的。】

穆酒看見這四個字,

腦子裡自動閃過:

yooooooooooooooo~~~~~~

大約停頓了十分鐘。

持續不斷的打賞,沒再出現。

所有人都在好奇猜測,

甚至有人開始呼喚,

【土豪小姐姐快出現~】

穆酒不知道為什麼,

腦子裡,心裡,

一片混亂,

滿滿當當全是字元和表情包,

刷著和彈幕一樣的話。

唰——唰唰——!

自帶華麗特效的提示霸佔整個屏幕。

穆酒:……

人物死了。 基本上,現如今,

只要是簽約公司的電競選手,

一般都會做些直播,

公司合約會規定,

既能幫選手保持一定熱度,

給選手和粉絲提供接觸平台,

同時,

限制最低時長,

保證質量,也為公司帶來利益。

當然,直播內容隨意。

大多數是默認直播打遊戲的。

畢竟除了這個,

干別的,要麼動手動腦,

要麼需要互動太多,

沒時間,容易煩。

不如本職專業好。

消磨時間快,還能當日常訓練。

穆酒也是這麼覺得。

他不太愛跟粉絲互動。

他打遊戲,

初衷本也不是因為喜歡、愛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