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之焰】:「說好的300,我的卡號是358241……」

「噗……」

看著這一幕,宋矽第一個笑了出來。

虧他們還YY了那麼久,搞半天是來收錢的。

「你還笑!」

張一條沒好氣的說,緊接著死死地盯向摘星樓,惱怒地喝道:「這傢伙,我張一條發誓這輩子都跟他誓不兩立,誓不兩立啊!!!」

他的聲音傳出很遠很遠,那種憤慨之情,那怕是幾重大山也能感覺到。

……

(求推薦) 不久后,摘星樓一百層。

「亡我者是天,不是你!」

紂王半跪在地,目光透過公孫離三位射手,直視蘇黎,它雖然血量已空,但眉宇間卻一直縈繞著一種說不出的威嚴。

蘇黎自然不會跟一個npc計較,搖搖頭之後,打開了摘星樓通關記錄。

那上面,堂前香茗的ID,已然往後面移了一位,排在第一的,赫然變成了清之焰。

望著這一幕,蘇黎臉上掠過一抹滿意的笑容,掃了一眼那已經開始漸漸消失的紂王身影后,便離開了摘星樓,接著取下了遊戲眼鏡。

抬頭看去,不遠處,張一條等新生已經開始了挑戰賽第二關,5v5對戰。

如果說摘星樓比的是個人實力和操作的話,那5v5對戰不僅是團隊配合,還考驗打法、團戰、節奏、支援速度等等,這是最為重要的模式!

此刻,這群新生便正處於激烈的團戰之中,正激情四射的大叫著。

不知是不是巧合,張一條和柳歸,正好處於對立面,兩人之間的火藥味,蘇黎隔著老遠都能聞到。

「宋同學。」

蘇黎走過去拍了拍宋矽的肩膀。

宋矽一怔,連忙取下遊戲眼鏡,一臉訝異的看過來。

「剛剛走的太急,忘記還你遊戲眼鏡了。」

蘇黎笑了笑,將遊戲眼鏡遞過去。

原來是這件事啊。

宋矽嘻嘻一笑,道:「晚點沒關係的,電競部還有很多備份的。」

說著,她順手接過,目光卻無意間落在了蘇黎遞來遊戲眼鏡的手指上。

「好多小疤痕啊,他的手指以前受過傷嗎?」

瞥到這一幕的時候,宋矽不知為何,心底莫名的有些不知滋味,難怪他不對王者榮耀感興趣,不是不喜歡,而是沒辦法做到喜歡啊。

想到這裡,或是怕蘇黎發現,宋矽忙岔開話題,指了指張一條,問道:「不看看你朋友的比賽嗎?他第一場打的很不錯,已經是內定的正式成員了,現在就看他的總成績能排名第幾。」

「不了,我還有事。」

蘇黎客氣的說,正要轉身,忽地又補了一句,「謝謝你的眼鏡了。」

「不客氣的。」

宋矽忙回道,看著蘇黎轉身離開,宋矽微嘆一聲,「可惜了,他如果手指沒問題的話,作為張一條的朋友,肯定也打的不錯的,說不定也有可能成為電競部的一員。」

一邊搖頭,她一邊往旁邊的物品箱而去,那裡是存放備用眼鏡的地方。

只是正待她想要將借給蘇黎的遊戲眼鏡放入物品箱時,忽然一愣,忍不住用手指摩挲了遊戲眼鏡片刻。

「奇怪,他不是有事去了嗎?怎麼遊戲眼鏡還是熱的?」

宋矽眉頭擰起,望著蘇黎漸行漸遠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之中。

……

……

……

時間流逝,轉眼,一天的時間就過去了。

清晨,鬧鐘響起的瞬間,蘇黎的腦海中已經習慣性的回憶起了那件令他銘記一輩子的事,他曾經覺得世上最舒服的事,莫過於睡懶覺,但現在睡懶覺這件事,已經與他絕緣,痛苦……使人清醒。

蘇黎的家,可以說是電競世家,十年前,自從電競正規化,被列入奧運項目后,無數的競技遊戲開始了蓬勃的發展。

他的父親,蘇道伍便趕上了這股熱潮。

憑藉著對電競的滿腔熱愛與過人的天賦,蘇道伍很快就小有名氣起來,俗話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父親蘇道伍電競事業能蓬勃的發展,自然也少不了母親的支持。

和父親一樣,母親張悅同樣酷愛遊戲,兩人珠聯璧合,最終甚至打造出了一支戰隊。

這支戰隊是他倆拿出全部身家打造而出的,實力自然不容置疑,很快,這支戰隊便赫赫有名起來,好似一匹黑馬,沖入了職業賽場之中。

但最終,這支戰隊失敗了,在被所有人都絕對看好的一場比賽中,莫名其妙的敗給了對手。

這一次失敗,不僅令賭上全部身家的父母陪的血本無歸,還欠上了高利貸,那一天,大門被人撞開,正在讀初中寫功課的蘇黎只覺手掌劇痛,伴隨著喝罵,他直接痛暈了過去。

等到他清醒的時候,已經在醫院躺著了。

左手徹底粉碎性骨折,骨質碎裂足有十一塊,右手也被劃了十多個傷口,對於這種結果,蘇黎記得當時的自己差點瘋掉,但之後還是要面對現實。

醫生給出了兩種選擇,一種是花費數十萬進行手術治療,治療完成之後普通的生活日常動作可以完成,比如端茶杯,握手機之類的,只是想要進行一些靈敏度很高的運動那是不可能的了。

另一種便是採用最新型的納米技術進行深入徹底修復,治療后左手不僅能恢復如初,甚至更為靈活,但這種最新科技的醫療,往往伴隨著巨額的醫療費用,需要私人醫生隨時記錄狀態,花費的金額,往往在數以百萬,乃至上千萬以上。

然而,這兩種方案,無論是哪種,都是已經破產的蘇家無法負擔的起的。

……

輕輕地吸了一口氣,蘇黎看了一眼毫無知覺的左手之後,從床上爬了起來。

洗漱,戴上了手套,蘇黎徑直出了門。

回憶痛苦,除了讓自己改掉睡懶覺的習慣之外,還是對自己的一種鞭撻,左手的問題,令蘇黎知道了身體的重要性,所以每天早上的晨跑,都已經成為了刻入他生活中的習慣。

從家門前開始,跑過新政大樓,路過天橋,來到幸福公園的湖邊,聞著清新空氣的蘇黎,心頭漸漸地舒暢了起來。

忽然。

「啊!!!」

一道憤怒中蘊含著不甘的怒喝聲,從旁邊的小樹林中傳了過來。

「這是……」

蘇黎一怔,邁步靠近了過去。

便見一名身穿荊城高中校服的男生,正握著戰機對著湖面大叫著。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啊!!!」

男生渾身顫抖,「從現在開始,我的訓練量加倍,拚命的練,往死里練,臭屁鬼,你給我等著!下一次,我一定一定不會再輸給你!」

他一抹眼中的淚珠,顫聲喝道:「還有清之焰這混蛋,都給我等著!都給我等著瞧!!!

王者榮耀訓練時長,再加三小時!」

這男生,正是張一條。

默默地看著這一幕,蘇黎喃喃道:「能有拼搏的機會……真好啊……」

接著,他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再次見到張一條時,已是在班裡了,他臉上早已看不出任何沮喪,徑直大咧咧地走過來,重重地拍了一下蘇黎的肩膀,「喂,我說你也太不靠譜了吧!昨天我那麼精彩的挑戰賽,你居然提前離場了!」

「那……以後好好補償你吧。」

蘇黎抬頭望著他笑了笑,作為朋友沒在現場給他鼓勵,的確有些不地道。

「不用以後了!」

張一條神秘兮兮地湊過來,說:「待會上課,你幫我多擋擋,多留神留神老師就行。」

蘇黎一怔,道:「你這是要……」

「昨天丟人現眼了啊!」

張一條揮了揮手,說:「闖摘星樓,其實是我落了下風,在5v5的比賽中,也因為一次失誤輸給了那臭屁鬼,所以我要進行強化訓練,要拉開和他的差距!」

「沒必要吧,挑戰賽都打完了,你也已經是荊城電競部的正式成員了,耽誤學習多不好。」蘇黎道。

「不!比賽才剛剛開始呢!!!」

張一條眉頭一豎,「這不過只是迎新賽而已,進入電競部后,還有很多場硬仗要打,我可不要一直吊在臭屁鬼的後面,單想想那種畫面,還不如選擇死亡!所以,強化訓練很有必要,至於學習,我都已經成為電競部的正式成員,要往電競方向發展了,學習從某個方面來說已經是次要的了,大不了以後我再另外花功夫進行補課!」

說到這裡,他不待蘇黎回話,瞪眼道:「你說過會補償我的!!」

「這……好吧。」

蘇黎點了點頭,他也很想看看張一條會在電競部中走到哪一步。

「等等……」

忽然,張一條臉上掠過一抹尷尬,說道:「如果你碰見了臭屁鬼,可別告訴他我在偷偷訓練啊。」

「我懂,我懂的。」

蘇黎翻了個白眼,自己又不是長舌婦。

很快,一上午就過去了,整整一上午的課程,張一條都埋著頭進行著強化訓練,或許是老師們得到了張一條已經成為電競部正式成員的消息,所以並沒有怎麼阻撓,只是每每掃過張一條的目光看起來都頗為不爽。

畢竟哪怕經過十年的高速發展,但打遊戲還是給人殘留著不務正業的印象。

看著還沉浸在訓練中的張一條,蘇黎搖了搖頭之後,先行離開了教室。

……

……

「嗨,清之焰!」

蘇黎正走在回家的路上,一道清甜的少女聲音忽然從背後響起,接著肩膀被人輕拍了一下。

蘇黎心底一震,但由來已久的習慣,瞬間令他冷靜了下來,頭也不回的道:「對不起,你認錯人了。」

「蘇黎,你就繼續裝吧!」

少女嘻嘻一笑。

「你真的認錯人了,我不叫清之焰,也不叫蘇黎,我姓別,別龍馬的別。」說著,蘇黎快步就要離開。

少女哭笑不得,但眼見蘇黎就要走開,立即冷哼道:「你給我站住!敢再走一步,我就把你是清之焰的消息,告訴電競部的所有人,讓他們天天來煩你!你既然假裝不喜歡王者榮耀,肯定是不希望別人知道你身份吧?」

「看來真暴露了啊,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蘇黎揉了揉臉,轉過頭,僵硬的臉上擠出一抹笑容,望著眼前的少女道:「宋矽同學,一日不見,嬌容更甚從前啊!」

「少來!」

宋矽啐了一口,臉孔有些微紅道:「怎麼現在不裝了,還別龍馬的別,你怎麼不姓熏,熏悟空的熏?」

「熏悟空是我另一個化名。」

蘇黎鎮定的道。

「去去去!」

宋矽氣急返笑,「您老這是演特工吶?這又是偽裝身份又是化名的。」

蘇黎聳了聳肩,並不接話,而是望著宋矽反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是清之焰的,我記得我是開啟了遮掩迷霧的。」

「想知道啊?」

宋矽狡黠一笑,嘴角挑起一個好看的弧度,道:「除非你告訴我,你為什麼不願加入電競部,我就告訴你。」

「不想打職業。」

這一瞬,父母經營的戰隊失敗,破產,他倆抱頭痛哭,自己左手被打斷的一幕自蘇黎腦海中一閃而逝,但他的表情看起來卻那麼平靜,絲毫微變。

「不想打職業???」

宋矽一愣,「你還這麼年輕,而你的技術只怕都趕超葉隊了,不打職業實在太太可惜了吧!」

她想過無數個理由,比如這蘇黎早就已經加入了其它電競部,比如看荊城電競部中的誰誰誰不爽,比如覺得荊城電競部廟小,他看不上,但宋矽怎麼也沒想到,他竟是根本就沒打算往這方面發展。

「沒什麼可惜的,志不在此而已。」

蘇黎說,繼而道:「我已經回答完了,說說吧,你怎麼知道我是清之焰的。」

宋矽也沒再賣關子,直言道:「你記得你發過你的卡號給張一條和柳歸吧?」

「記得。」

蘇黎點頭,「但那是開玩笑,我只發了卡號,並沒有發自己的名字,就算他們真的打錢過來的,也只能看見我名字的首個字,僅憑一個蘇字聯想到我,這不太可能吧?」

說到這裡,他微微一頓,「再說,我既然遮掩了自己,明顯是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我是誰,所以我覺得你們不可能冒著忌諱去特意查我的信息。」

「是不可能。」

宋矽說:「調查人隱私這種沒品的事,葉隊他們的確不會做。」

「那你……」

蘇黎眉頭一皺。

「我可沒調查你啊,我給你打了一百塊錢,然後看見了那個蘇字!然後你還記得你還我遊戲眼鏡的事嗎?按理說,你是去辦事了,可我接過遊戲眼鏡時,卻感覺到上面還有餘溫,也就是說,那段時間你根本沒去辦事,而是一直在使用遊戲眼鏡,這兩件事分開來看,肯定沒什麼,但兩者結合在一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