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轉身,那女孩帶着哀怨的、悲傷的神情離開了這裏,李振寧對吳葛洲過分的表現不能容忍,他好不容易纔打動那女孩的心,而正是因爲吳葛洲今天的一場好戲化爲烏有。

李振寧暴跳起來,上前一把撮住吳葛洲的脖子,道:“你個混蛋,這下你可把我害慘了。”

吳葛洲根本沒有注意到李振寧心儀的女孩,道:“這只不過是開個玩笑罷了,看把你惱成這樣。”

李振寧一臉的怒意根本無法消去,被自己心愛的女孩如此誤會,他今後還怎麼見她,她怎麼麼可能會原諒他。

李振甯越想越氣,竟然狠狠的抽了吳葛洲一個巴掌,吳葛洲對李振寧的舉動相當的不滿,如果在沒人的地方也就算了,可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吳葛洲的臉上怎麼掛得住,惱羞成怒的吳葛洲一把就把瘦弱的李振寧甩開,看着憤怒不已的李振寧,大聲叫喊道:“看個玩笑怎麼了,幹嘛打我!”


見到李振寧玩真的,吳葛洲也不會想讓,畢竟這麼多人在場,吳葛洲一向愛面子,這樣讓他在這麼多人面前丟臉,他說什麼也不肯。

李振寧是個不善言語的人,性格比較的內向,自然不肯當着衆人的面說出自己的事情,見到吳葛洲如此氣勢,竟然想要個吳葛洲一較上下。

吳葛洲當然不會害怕一個比自己還要瘦弱矮小的人,見到李振寧雙拳緊握,敵視着自己,道:“怎麼樣,想較量較量不成!”

此刻李振寧已經是**萬丈,怒意一發不可收拾,見到吳葛洲又出言挑釁,他再也忍受不住這份氣。


李振寧竟然真的要跟吳葛洲開戰,不遠處的隨從撥開圍觀的人,來到吳葛洲的身邊,帶着敵視的眼光看着李振寧。

吳葛洲讓衆人不要插手,他跟李振寧一對一單打獨鬥,看看李振寧到底那什麼生氣。

李振寧雖然瘦弱矮小,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再也不是膽小怕事,任人欺辱的李振寧了,爲了維護自己的愛情,縱然是讓他上刀山下火海,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然而就在這時,事情發生了讓他們都意想不到的變化,趙春竟然帶着一羣人推開圍觀的人,走到了他們面前。

昨天被馬君武打傷的臉還腫得老高,今天竟然還敢出來惹事。

吳葛洲沒有忘記今天來這裏的正事,見到主角已經出現了,也該是是做正事的時候了,這些小打小鬧以後有的是時間和機會。

趙春見到經常被自己欺辱的李振寧今天竟然如此的囂張,敢在校園內打架,不得不讓他刮目相看。

趙春蔑視了吳葛洲一眼,回頭走到李振寧身前,用手託着李振寧的下巴,嘴裏嘖嘖了兩聲,道:“不錯嘛,幾天沒被欺負就敢欺負別人了,真是士別三日刮目相看啊。”

李振寧一轉頭,甩開趙春的手,嘴裏怒罵道:“滾開,不要妨礙老子。”

李振寧今天囂張的有些過火,竟然敢對趙春老子老子的稱呼,趙春見到李振寧如此的英勇,心裏還真來勁了,對李振寧的話,他不但沒有生氣,反倒是笑了起來,道:“我靠!這是誰啊,這麼大的口氣,竟然想當起我的老子了,你真他媽的處在了牛A和牛C之間了!”

李振寧有了方堯在背後撐腰,膽子怎可不大,再說此刻吳葛洲帶着人就在自己身邊,諒趙春也不能把自己怎麼樣!

李振寧也明白他跟吳葛洲之間的事情是小,今天的正事是教訓趙春這羣王八蛋,如今這羣混蛋竟然出現在了自己面前,怎麼可能就這般輕易的錯過這樣的機會。

看着趙春臉青一塊紫一塊,李振寧鼓足勇氣,蔑視着趙春,道:“喲,你這是怎麼了,怎麼變成了豬頭了。”

趙春平時在學校時多麼風光,多麼囂張,誰敢對他不敬,在場的圍觀的人也有不少人看到了昨天再趙春被人狂扁的事情,見到趙春臉上青一塊紫一塊也不算吃驚,但是那些未曾看到昨天好戲的人卻非常的驚訝。

看到昨天趙春被扁的人開始跟未曾看到的人說,你一句我一句,下面一陣議論之聲。

所謂人言可畏,趙春的臉上也掛不住這般的羞辱,滿臉怒意的環視了一圈,果真再也沒有人膽敢在議論紛紛。

然而趙春一臉平和的看着李振寧,笑道:“我怎麼聽說昨天你跟那個人走得很近,在一起說了很長時間的話。”

李振寧看着面和心善的趙春,竟然不能讓他對他產生一絲的好感,反倒是更加噁心。

李振寧仰着頭,看着趙春,他的神情比起趙春來不知道要囂張多少倍,道:“怎麼樣,你害怕了!”

趙春對昨天的事情到現在還心有餘悸,見到李振寧如此有恃無恐,以爲李振寧背後還有昨天的那人撐腰,急忙的環顧了一下四周,沒有見到昨天那個人的身影,心裏踏實了很多。

李振寧明白趙春在看什麼,道:“不用看了,今天不在這裏。”

趙春見到李振寧心平氣和,說話底氣相當的充足,還是不肯放心,又環視了一下,確定真的沒有昨天的那人在場,膽子又上來了,道:“我會怕他,就算他今天在這裏又能怎麼樣,我該幹什麼就幹什麼!他問得了嗎。”

確定馬君武不在這裏,趙春的囂張氣焰有所上升,想要把昨天的氣全部出到李振寧的身上,一泄心頭只恨。 昨天趙春真是太生氣了,被馬君武扁一頓也就算栽了,但是又被朱廣瀘給狂揍了一頓,他心裏實在是憋得慌,想在今天多找幾個受氣包出出氣,想不到碰到的第一個受氣包就這麼囂張,他心裏就更加來氣,要把所有的氣全部灑在李振寧的身上,看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如此神氣。

今天的李振寧不比往日任由趙春等人欺辱,趙春身後的吳葛洲一直沒有開口說話,就是要看看這個趙春到底能囂張到何種地步,該怎樣教訓。

李振寧此刻也不想讓吳葛洲等人插手,他倒要看看這個趙春到底想要怎樣對付自己,平日裏的欺辱已經讓他在衆同學面前顏面盡失,今天藉着這個機會,他想讓同學們看到他李振寧也並不是任由別人欺辱的人。

李振寧道:“話是這麼說,你就不怕他突然出現了。”

趙春一驚,恐懼的急忙環視了一下,見到並沒有任何異動,心裏的恐懼也隨之消失了,對李振寧三番二次的戲弄於他,趙春怎麼也要實打實的教訓一下李振寧。

趙春一擺手,讓身後的人過來教訓李振寧,誰料竟然沒有一個走出來。

這讓趙春相當的生氣,竟然沒有敢走出來,趙春轉過頭想要開罵,誰到他身後帶來的一幫人竟然沒有一個了,好像是變成水蒸氣突然從這裏蒸發掉了一般。

周圍的圍觀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平時趙春在學校裏作威作福沒少欺辱同學,他們說什麼也不會幫助趙春的。

就在趙春跟李振寧在那裏對話的時候,身後的吳葛洲已經讓站在衆人之中的隨從動手解決趙春帶來的手下。

這些年輕的殺手們經過一個多月的艱苦訓練,也還算有點成就,片刻的功夫就把趙春帶來的二十幾個幫手全部無聲無息的當着趙春的面擺平,竟然沒有驚擾到背對着趙春。

等到趙春發覺事情不妙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吳葛洲等人已經把趙春圍在了中間,看着吳葛洲等人,趙春心裏害怕了。

昨天的事情再一次從他腦海中流過,能夠在瞬息之間解決自己帶來的二十幾個手下,他們幾個的身手也定然很了不起,自己一個人根本只有吃虧的料。

此刻他才正眼看了看這個剛纔和李振寧兵戎相向的吳葛洲,恍然明白道:“原來這一切都是你們在演戲。”

吳葛洲和李振寧兩人同時回答道:“不是演戲!”


“那你們怎麼。。。”趙春有些慌張的看着吳葛洲和周圍的人一眼,他希望能夠在衆人中看到一丁點的希望。

然而他失望的發現圍觀的人當中沒有一個自己的人,大部分人都遭受過自己的欺凌,想要求救簡直是沒有任何的希望。

李振寧活動了一下自己的雙手,扭了扭脖子,道:“我們之間的事情有的是時間解決,今天來就是要解決我們之間的事情!”

趙春卻道:“我們之間的事情?我們之間有什麼事情?”

李振寧覺得好笑,趙春的膽子也未免太小了吧,竟然會怕到這種程度。

“算一算我們以前的帳了,”李振寧皺了一下眉頭,說道,“去年你總共欺負了包括我在內的三百零九個同學總計六千五百零一次,今年你總共欺負了包括我在內的二百三十一個同學總計五千四百一十一次,加起來你欺負了包括我在內的五百三十九個同學總計一萬一千九百一十二次,這個帳你說該怎麼算?”

聽到李振寧記得這麼清楚,在圍觀人的聲聲征討中,趙春的臉色變得難看極了,他知道今天定然是跑不掉了。

趙春心驚膽戰的祈求上天讓自己的救援趕快出現吧,不然自己恐怕就非得死在這裏不可了。

然而無論他怎樣祈禱,怎樣吶喊,也無法此刻招來援軍的拯救,他後悔今天沒有跟哥哥趙清一起來。

現在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趙春竟然在衆人的包圍圈中叫喊起來,口口聲聲在叫着趙清的名字。

吳葛洲跟身邊的人轉換了一下位置,跟李振寧站在一起,小聲問道:“趙清是誰?”

李振寧道:“趙春的哥哥,比這個趙春更加可惡,不過也比趙春難對付。”

“如此說來,那個趙清也在教訓之列了,我們在這裏等,一塊教訓了!”

李振寧有些擔心等到趙清過來了,就不容易對付他們了,道:“萬一趙清帶的人多了,我們不能應付了怎麼辦?”

吳葛洲呵呵笑道:“放心吧,就他們這一羣飯桶,他們幾個足以應付了!”

趙春一直在哪裏叫喊趙清的名字,希望趙清能夠在李振寧等人動手之前趕來,那樣他就可以不遭到暴扁了,一萬多次的帳積攢在一起算,自己怎麼能承受得了呢。

李振寧看着歇斯底里的叫喊的趙春,道:“這一萬多次的帳也不算太難還,看在你這麼可憐的份上我看就這樣吧,一次帳就當做一拳,我們就打你一萬一千九百一十二拳就行了。”

趙春被李振寧的話嚇呆了,一萬多拳哪,豈不是要了他的命嗎!

趙春的叫喊聲更加的強烈,可見他的救生的力量越發的壯大起來!

然而他的聲音再大也壓不住外圍的觀衆這麼多人的聲音,觀衆都在議論紛紛,生生壓住了趙春的聲音,這讓趙春心計萬分。

此刻他哪裏還敢對觀衆大喝小叫,弄不好又會被李振寧算上一次欺負同學,那樣豈不是自己又要多捱上一拳。

李振寧雙手上揚,讓觀衆們停止了議論,好讓趙春的聲音可以傳出去,讓趙清聽到趙春的求救信號。觀衆用不可思議的眼光看着李振寧,以爲李振寧是在自討苦吃!

趙春見到周圍都寂靜了,抓緊時間喊來了兩嗓子,希望趙清能夠聽到。

說來也巧,今天趙清想讓趙春跟他一起來學校,可是趙春就是不聽,一個人來了學校(當然帶着一幫手下來的),而趙清卻沒有早早的來學校,他們第一節沒有課,趙清找幾個人一起在街上溜達着玩去了,到現在還沒有到學校來。

這一點趙春當然不知道,要不然他也不會哭着喊趙清來救他! 不過雖然趙清沒有叫來,卻來了一個不速之客,朱廣瀘聽到趙春的聲音,帶着一羣人向這邊走來,見到這麼多人圍觀,朱廣瀘讓人在圍觀的人中間硬是衝開一條道來。

朱廣瀘走到人羣裏,纔看到趙春竟然被一羣人圍在中間,但是那羣人卻沒有動手的意思。

朱廣瀘的出現給趙春帶來了希望,看到朱廣瀘,趙春的心裏說不地高興,叫道:“快來救我啊!”

朱廣瀘不瞭解對方的背景,不敢貿然出手,再說對方有十二個人,而且其中有十個人的身手應該相當不錯,朱廣瀘知道自己帶來的人未必能夠應付得了這羣人。

更何況因爲昨天的事情,朱廣瀘被暴打腫的臉此刻還在隱隱作痛,他可不敢輕易再惹出什麼不可收拾的禍端來。

這個朱廣瀘也真夠冤的,昨天被馬君武暴扁一頓之後,一心想要回去讓他老爸幫自己出氣,於是他就把馬君武留給他的一塊佈讓他老爸看,也還讓他老爸知道對方的身份,他老爸看到朱廣瀘遞過來的布,嚇得發抖,不問緣由的上來就給朱廣瀘幾巴掌。

這幾巴掌還真是夠狠的,頃刻間朱廣瀘早已經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臉又高出了一寸。

朱廣瀘不明白老爸爲什麼出手暴打自己,很是不解的問道:“你幹嘛打我?”

朱曉迪二話不說,又是一個巴掌過來,打得朱廣瀘雙手捂住臉,再也不敢距離朱曉迪太近了。

只是他心裏還是犯嘀咕,平時的老爸怎麼會出手這麼狠,今天老爸吃錯藥了怎麼的,自己被別人打得這麼重,老爸也不問問,就又是一頓痛扁。

朱廣瀘道:“我被別人打得這麼慘,你不問問也就算了,你幹嘛還要打我!”

朱曉迪被朱廣瀘氣得無話可說,只知道上前去打朱廣瀘,朱廣瀘見到老爸又要開打,匆忙的把臉捂得緊緊的,讓朱曉迪無從下手。

朱曉迪揚起的手也不能就這麼落下,見到朱廣瀘把臉捂得這麼緊,一個巴掌只有落下朱廣瀘的屁股上,疼得朱廣瀘跳了起來。

無緣無故被老爸打了那麼多下,朱廣瀘心裏那個委屈啊就別提了,而朱曉迪似乎還沒有解氣,一臉憤怒的看着朱廣瀘,見到朱廣瀘一雙委屈的眼睛看着自己,他的心也軟了下來,道:“早就告訴你不要在外面惹事,你就是不聽,你可知道這一次你惹出大事了,當心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朱廣瀘不以爲然,道:“能惹出什麼大事,不就是一個很能打的人嗎,明天多找幾個人看我不打死他!”

朱廣瀘相當的囂張,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朱廣瀘根本就不知道那個人是馬君武,他又有何懼。


朱曉迪一聽朱廣瀘如此不可一世,心裏就惱怒不已,馬君武是什麼人,沒有殺了他就已經給足了面子。

朱曉迪拍着朱廣瀘的腦袋,說:“人家沒有殺你就給足了我面子,當心惹怒了人家,你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朱廣瀘道:“你怎麼老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就憑他敢對我們龍虎門怎麼樣,應該說他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朱曉迪真是被這個王八羔子給氣傻了,道:“你以爲龍虎門很了不起嗎,你可知道他是誰,就敢大言不慚。”

朱廣瀘頭一甩,道:“我管他是誰呢,既然敢這樣虐待我,下次讓我見到他非得打到他跪地求饒不可!”

朱曉迪大喝一聲,“混蛋!”又是一巴掌打得朱廣瀘暈頭轉向的。

“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啊!你知不知道**是誰的天下了。”

朱廣瀘見到朱曉迪再次的發怒,不敢再找罵,道:“這個我當然知道了,在**數義聯的實力最大。”

朱曉迪又道:“那義聯中誰最可怕!”

“當然是傳說中的老爺子了,不然還能有誰啊!”

朱廣瀘說得也在理,老爺子是義聯的龍頭老大,義聯的實力在**最大,那當然老爺子是**最可怕的人了。

朱曉迪繼續引導着朱廣瀘,說道:“那在**殺手界中誰最可怕?”

朱廣瀘毫不猶豫的說道:“這個還用說,當然是義聯的馬君武了,有馬君武在,**殺手界中誰敢說自己無敵!”

朱廣瀘眼中充滿了對馬君武的崇拜之情,如果他現在知道昨天暴打他的人就是馬君武,他簡直就要瘋了。

WWW ◆тTk án ◆C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