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爲百姓,想讓帝國成爲進入國強民富的盛世。

陛下可以考慮,等那小傢伙出征回來後,根據功勞大小,再一起賞賜。

這樣能暫時封住一些朝臣的嘴巴。”

長孫無垢皇后小聲分析道。

李二點點頭,心中也贊同皇后的建議。

杜荷那麼年青,一旦封公,馬上會跳出好多人反對,這一點不用質疑。

雖說杜荷貢獻了曲轅犁、馬蹄鐵,在幽州又獲得那麼大的功勳,依然會有人憤憤不平。

次日:

李二把杜荷的事一說出來,紛紛有大臣站出來,反對給予杜荷賜公爵。

不出李二猜測。

不過,令李二意想不到的是,魏大噴子既然沒啃聲,這不符合魏徵行事風格。

“玄成,咋不說話呢?”

李二開口詢問道。

“陛下,微臣沒話可說。按道理,根據杜荷做出的貢獻、封公爵一點問題沒有。

爲啥羣臣要紛紛反對,讓微臣一時難以下定論,此事只能陛下乾坤獨斷。”

魏徵話一說完,馬上又有大臣站出來反對。

“好了,此事暫時擱下來,等消滅頡利可汗二十萬鐵騎,衆卿再議不遲。”

李二開口阻止羣臣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纏。

萊國公府:

原本死氣騰騰,今天則完全不一樣。


剛纔接到宮內消息,杜荷沒死,活下來了。

一下子,讓杜荷的孃親、二個妹妹欣喜若狂,包括家中的僕人、家丁。

大家真的高興。

爲此,杜荷孃親專門給下人發了一次紅包。

獨樂樂不如衆樂樂。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來到了七月中旬,林楓在山上相安無事的度過了二個多月。白天在森林中尋找靈草、靈根,挖野菜。到了黃昏,就到森林中打野羊、野兔,偶爾闖進院子的大型野獸,也被他想法變成了貢獻點。

一個人肯定是吃不完,就曬成肉條,背到集市上去換取貢獻點。運氣好的話,十天的逢場,就可以換上百點的貢獻值,換回口糧、生活物品,比趙師兄在外事堂裏幹雜活,每月賺取二十五點強多了。生存下來,是完全沒了問題。

來到山上後,天天有肉吃,知道如何避免犯病後,林楓的身體逐漸好了起來,一個多月後就恢復如初,個子也長高了一點,又變回了原本精力充沛、英俊瀟灑的小子。唯一令他不安的是,他的修爲仍不能發生質變,達到煉氣一層。不過自家很清楚,“或許我的身體特殊,天天都在吸收天地靈氣,總有一天會有突破!”

“哇,小師弟,你真是勤奮啊,沒隔多久竟然又是一大背竇山貨。還是老規矩,四個點,二個時辰內包來回!”雙橋鎮外通向山下的路邊樹林,有專做運輸生意賺取貢獻點的師兄,見他氣喘噓噓、揹着大揹簍,不用問也是去太平鎮。

“嘿嘿,不勤勞就只得餓死。陸師兄,我們走吧,今天在鎮上的事情還多!”林楓搭乘過他兩次紙鷂,陸師兄這人還算厚道,多耽擱一會也沒開口多要貢獻點。

“好!”陸師兄說着,拿出一個巴掌大,羊皮做成的紙鶴,上面畫滿了複雜的符文線條。只見他運起真氣,紙鶴就在不斷地變大。輕車熟路的林楓,站在了紙鶴上,將背篼解下來放好。

“太平鎮,起!”劉師兄說了一句,那紙鶴真就飛了起來,儘管離地也就只有兩、三丈高,貼着山林飛行,速度不算快,但非常地省力省時間。

雲霧宗相距太平鎮,大約四十多里路。不過山路崎嶇,坡陡路險,對修爲低下的弟子來講,揹着沉重的山貨,要走這麼遠的山路去趕場,也並非是件容易之事,紙鷂就成了他們最好的代步工具。

“要是我的修爲達到三層,首先就買個紙鷂,有了它就可以到後山更遠的地方挖靈草、靈根,…”林楓很喜歡這玩意,只是修爲不夠,沒法催動體內真氣讓它飛上天。鎮上專售修真物品的《七寶齋》裏就有賣,最便宜的只要五十點,不過修爲至少要達三層才行。

據師兄們講,後山深處有一大片禁區,七層以下弟子禁入。那裏時常有五階以上的靈獸出沒,只要敢去絕不會空手而歸。有的師兄去一次,一年的貢獻點都掙夠了。

“嘿嘿,想買的物品真是太多,就是沒有貢獻點!”在山上獨自生活了二個多月的林楓,時常送些風乾的肉條給外事堂的幾位師兄,關係處得很融洽。當然和趙曉波年紀相差不遠,關係就更好了。從他們的口中,知道了不少宗門的事情,修真物品自然也就知道了不少。

“趙師兄,上一場花了二十點買的夜明珠,才用沒兩天它就越來越暗,不發光呢?”林楓拿出夜明珠問道。

“哈哈,哈哈,裏面真氣耗光了,它當然會暗下來!”趙曉波笑着說道,幫他輸入了真氣。從第一眼見到瘦弱不堪的林楓,對他心生好感,才短短三、四個月時間,現在反倒常常受他恩惠,得到了不少的肉條、新鮮獸肉。

“林師弟,二個時辰哦,今天我回去還有事情要做!”到了太平鎮,陸師兄收了紙鷂,叮囑了一句。

依山而建的太平鎮不大,狹窄的街道,爬坡上坎、彎彎曲曲,簡陋的商鋪,卻是三個宗門弟子最喜歡、最愛光顧,也是唯一可去的地方。

按宗門規定,外門弟子沒外事堂發給的出入牌是不能進出山門。外門弟子的生活,除了修煉/幹活外,十分地單調,所以這個小鎮,就成了三個宗門弟子放鬆心情、出售山貨、交換物品的唯一去處。

老規矩,十天一逢場,每逢初一、十一趕集,到了趕集天,平時冷清的小鎮頓時非常的熱鬧。

逛街、添置生活,修煉物品,出售山中採挖的山貨,靈根、靈草,獸肉、獸皮,外界可以接納的野菜、野果等等。來小酒店喝酒,師兄之間相聚,…,三個宗門的弟子都會雲集在這個十分簡陋的小鎮。

三個宗門的弟子從衣袍顏色上一眼就能認出,深灰色代表雲霧宗,灰藍色代表雲霄宗,紫醬色代表雲崖宗。

走在太平鎮凸凹不平的石板路上,看到上上、下下,三、五成羣的師兄、師姐們在一起嘻嘻哈,開着玩笑,林楓心裏其實很羨慕,也想結交一些朋友,“不知劉師姐會不會也來趕集,要是遇見了,總該請她在鎮上吃一碗‘翡翠涼粉’和蒸饃夾‘麻子雞片’,她說過這是她最喜歡吃的,…”

從遐想中回到了現實,前面的商鋪,就是他時常光顧,也是今天換貨的地方。大背篼裏,裝着十一張狐皮,五張鹿皮,小半背篼的‘天蕨根’、‘赤金蓮’、‘紫雲瑤草’等靈根、靈草,還有從崖壁上發現的三串‘龍舌果’,用來換取貢獻點。

一串‘龍舌果’,不多不少正好十粒,在外事堂收購,一粒換三點貢獻值,在田老三那裏,卻可以換到四點,差價還是蠻大。

嘗過一粒,比櫻桃約小,外表有毛刺,剝開後如同乳白色的漿果。吃到口中,淡淡的甜酸味,入腹後,一道十分濃烈的氣流會從下腹升騰,很舒服。這道氣流,林楓後來知道了,就是修真之人慾通過刻苦修煉來得到,稱之爲‘靈力’的氣流。對修爲的提升,那當然是十分有益處。

他清楚外事堂的收購價,一張完好的狐皮,在田老三這裏換,要多出二個點的貢獻值,十一張,就是七十幾斤糧食。

“林兄弟,快進屋歇息,今天,又背了些什麼好東西來?”一個五十來往歲,瘸着腿,能言善道的世俗之人,笑着迎向了他。

“嘿嘿,田伯伯,十一張狐皮、五張鹿皮已經晾乾了,還有三串‘龍舌果’,和半背篼的‘天蕨根’等靈草、靈根!”林楓笑着回答道。別人叫他田老三,他可不會這樣直呼他。

“林師兄真是個勤快人,這纔沒多久,卻又尋到了那麼多的山貨,你打的野味吃不完的話,順便也給我帶點來,好久都沒嚐到鹿肉的味道了,哈哈,哈哈!”

“看您說的,今天就給你帶了幾條肉乾,想吃新鮮的鹿肉,下次打到後就專門給您送來,這點小事,我還做得到!”林楓笑着答道。之所以找這家偏僻巷子裏的商鋪,就是不想讓人知道他的底細。

“林師兄,二十九粒‘龍舌果’,四點一粒,一百一十六點。‘天蕨根’三十一斤,每斤三點,九十三點,‘赤金蓮’、‘紫雲瑤草’、狐皮、鹿皮,…,總共算下是三百一十二點!”

邊說笑,田老三邊打算盤收貨。和他頭兩次做生意還沒在意,最近一個多月,卻發現這個剛進宗門不久的新弟子真不可小視,拿來的山貨比其他弟子多得多,價格方面自然就不敢太讓他吃虧。

山貨在宗門不怎麼管錢,但拿到外面去銷售就值錢了。每個商販要生存,總會同一些外門弟子保持良好的關係。

“田伯,幫我在雲崖宗找的‘馭獸修煉訣’找到沒?”

“找到了,正說要給你!”接過林楓的身份牌,將應付的貢獻點劃到了林楓的賬上。接過身份牌,林楓腦海中也反映出新增的數據。


“怎麼沒扣除那小冊的貢獻點呢?

“看你說得,幾個點還會收你的錢,送我的肉乾也不止這點錢!”

惦記着要搭師兄的紙鷂回宗門,和田老三聊了幾句,揹着空背篼,林楓來到了修真物品商鋪。雖說沒錢買,來逛逛,飽飽眼福,增加點見識。

《七寶齋》修真物品商鋪,是太平鎮最大、最豪華的商鋪,裏面所售的物品,更是五花八門,在這裏,林楓知道了‘傳音符’,有些師兄身上彆着的儲物布袋,…只是價錢太貴,而且是要用真氣催動,“現在就算給我,我也不能用啊!”望着價值不菲,看上去卻極爲普通的布袋,林楓是既羨慕,又無奈,“等我修爲達到二層,鐵定要買一個!”

“師姐,請幫我拿五個捕獸夾,另外買一柄短劍!”每次換了貢獻點,林楓總會添制一點物品。

就在等她拿所要物品時,在外事堂內見到過的那個叫周洪偉,夥同他的那羣師兄,也走了過來。

“周師兄,你們也來買東西!”林楓主動打招呼,向他們示好。

“是的,你是…”周洪偉問道,有些眼生。

“我叫林楓,在西山那邊種植靈草!”

“哦,生活過得還好吧?我們來買點東西!”

“雖說你是廢材,也該交點保護費嘛!”纔出商鋪,周洪偉的沒來,其他幾人卻圍向了他,其中一個長得壯實、高大,說他是廢材的人,惡狠狠地低聲說道。 李靖兵營,五萬精銳鐵騎嚴陣以待,整整齊齊站好隊,等挑選。

不過呢?

士兵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以爲有什麼新的戰陣要訓練。

“女將軍,你先挑選吧!”

杜荷開口道。

嘻嘻!

“杜二,本小姐不用在全軍中挑選,在我率領的前鋒軍中挑選就可以了。”

媽蛋!

說得好聽。

5000前鋒軍是李靖旗下最勇猛的士兵,多年來,一直是李德秋率領,真正的精兵。


從前也是從全軍中挑選出來的精銳之師。

李靖爲了保障女兒安全,挑選出來的士兵,那一個不是精兵強將。

只是一般人真帶不了,那是一羣平時喜歡惹事,戰時玩命的真正精兵。

也只有李德秋那個女暴龍才能訓服。

正因爲如此,李德秋在士兵中威望極高,加上帶兵指揮作戰無往不勝,獲得了士兵尊重。

軍隊有多強,那是靠一個個勝利催生出來的。


再弱、再慫的士兵,在不斷的勝利中,會激發出內心深處的激情,蛻變爲強兵。

李德秋正是這樣,取得一個個勝利,讓其手下5000鐵騎發生蛻變。

杜荷走上臺,看了下五萬名鐵騎。

“本少叫杜荷,不管你們認識不認識,接下來,本少會從中挑選爾等,

組成一支無往不利的尖刀部隊。一旦挑中,你們會成爲帝國的英雄,

成爲人人敬佩的士兵,但是,可能會面臨死亡,成爲孤魂野鬼,這一點很重要,

你們要想清楚。本少不願意強人所難,採取自願參與的原則。現在,

願意接受挑選者原地站着不動,不願意者請出列。”

隨着杜荷話音落下,五萬名唐帝國鐵騎,一直站着不動,任由杜荷挑選。

真不愧爲唐國最強鐵騎。

強將手下無弱兵。

在李靖旗下,士兵敢拼、敢玩命,不懼任何艱難困苦。

“會射箭的原地站着不動,不會射箭的站出來。”

杜荷又開口道。

刷刷刷!

剩下三萬名鐵騎原地站着。

“做好死亡思想準備的原地站着,害怕死亡的走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