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導師們幾乎人手對上一到兩隻勇者境的紅鑽螳螂,身旁還圍著一圈圈鑽石螳螂,遠遠看去,天空中多了十幾顆螳螂組成的大圓球,密密麻麻地圍住裡面的導師。看首發無廣告請到–bxwx.org

請分享 ?敢從安全的教學樓里出來支援,這幾位導師自然都是極善戰鬥的佼佼者,他們也不急於求成,只是穩紮穩打,各自拖住幾隻厲害的紅鑽螳螂,其餘的鑽石螳螂自有教學樓里遠程支援的火力對付,一時間你來我往,倒也打得有聲有色。–bxwx.org

戰局最先出現傾斜的,是埃莉諾和那三隻六星級的鑽石螳螂,這三隻螳螂每隻都有十幾米高,身上有著淡淡的紫紋,身體節肢的每一陣移動,都能帶起片片鋒利的風刃,一對碩大的刀臂能舞動出陣陣音爆聲,但面對出高它們兩個小境界,又操縱著一件黃金元器的埃莉諾,就顯得狼狽了許多。

它們的刀臂風刃,根本就破不開埃莉諾周身那一層淡淡的冰盾,而埃莉諾手持冰晶節杖變化成的三節鞭,每一次揮動都能準確地打在一隻螳螂身上,任它們如何躲閃都避不開。而三節鞭每一次的揮擊,都能把螳螂打得渾身氣機一顫,翅膀都被打折了幾隻。就這一會兒的功夫,三隻六星螳螂身上已經遍布白霜,背後的三對翅膀折斷大半,看起來頗為凄慘。

三隻鑽石螳螂叫苦不迭,它們的身軀本就極其堅韌,有鑽石強大的導魔性,普通的術法打在身上,就通過鑽石身軀轉移走了,難以傷害到它們的軀體,卻沒想到這三節鞭打得它們肝疼,每一擊都附上了許多如跗骨之蛆般的寒冰力量,根本無法驅逐,久而久之,冰霜力量早晚能把它們凍成冰雕。

這就是元力完成超脫的好處了,埃莉諾的冰霜元力完成了超脫,力量中混合了法則之力,算是踏入了第二階梯的力量範疇,而六星螳螂身軀里的力量,還僅僅是第一階梯的力量,相差了一個階梯的力量之間,根本就不是數量可以拉平的。就像蒼伊昔日被弗洛絲的那絲神力禁錮了記憶,以這小子的千般手段也是無計可施,最後還是藉助神旨里同為第三階梯的神力才將其驅散,高階梯的力量對低階梯力量的變態壓制力可見一斑。

這一幕看得那粉鑽母蟲心中一涼,和普通的六星螳螂不過五歲小兒的智商不同,身為母蟲的她擁有不遜與惡魔智者的強大智慧和思維能力,通過對現場形式的分析,她頓時感到了不妙,尖銳的嘶鳴聲從刀鋒般的口器里飛出。

聽到母蟲的叫聲,一直被困在藤蔓網裡的那隻紫鑽螳螂,突然動了起來。它本來只是重複地衝擊著藤蔓網,看不出有多大的神通,此時雙眼亮起了濃郁的紫光,周身猛地紫色繚繞,紫鑽般透亮的軀體璀璨奪目,發出令人無法直視的燦爛紫光,竟給人貴氣逼人的感覺。

一股看不到摸不著,甚至只有在場少數幾位強者感應到的法則之力,從虛無縹緲的莫名之處激蕩而來,無視布隆的露水藤網,瞬間灌入紫鑽螳螂體內,他那十七八米高,比教學樓小不了多少的龐大身軀,猛地膨脹了一大圈,體長足有二十多米,渾身繚繞著一隻只紫色的玄奧符文,如一顆顆紫色的星星,組成了一圈浩蕩的星河,包裹住紫鑽螳螂,威勢著實駭人。

「法則灌體。這大螳螂拚命了!」蒼伊看得一驚,這類似的一幕他曾經在魔鬼深淵那隻大蛤蟆身上見到過,法則灌體的秘術是完成肉身超脫的惡魔和魔獸才能施展的,肉身超脫后可以短時間內大量容納法則之力,一舉一動都有莫大威勢,僅憑肉身之力就能爆發出駭人的殺傷力,但對肉身的負荷十分嚴重,就算是肉身強悍的魔獸,也不敢經常使用這種秘術,生怕肉身損耗過大傷了根基。

法則灌體之後,這隻紫鑽螳螂才顯出了超脫境魔獸的大威能,說到底,它和布隆先生處於同一等級,而且身旁還有幾隻六星螳螂相助,若非布隆先生用了露珠藤這種中古異草施展拿手絕技,根本就無法困住它們。

而法則灌體后,紫鑽螳螂威勢赫赫,如一尊紫陽,紫氣浩蕩,背後的六對翅膀輕輕一扇,便有數百隻紫氣風刃出現在半空中,猛地斬向露水藤,而那法則之力縈繞的鐵塔般的刀臂,更是以肉眼難辨的速度斬向露水藤網。

魔獸們的身軀比惡魔強健得多,法則灌體后的虛弱期不長,要是接引的法則之力不多,休息個幾個小時就能恢復過來,但惡魔就慘得多,一次法則灌體的虛弱期甚至能有大半年之久,所以不到生死時刻,一般的惡魔是不會用這種秘術的.

布隆先生當然捨不得拚命,雖說他也完成了肉身超脫,但五年前衝擊瓶頸失敗后的傷勢還未痊癒,要是施展法則灌體之術很可能傷害根基,對日後的修為大不利。

就在布隆猶豫的功夫,紫鑽螳螂已經大發神威,斬斷了七八根露水藤,但這種中古異草斷裂后,居然從裂口逸散出一顆顆晶瑩的露珠,露珠連成一線,在陽光下反射出晶瑩的光芒,滴在紫鑽螳螂身上,以它法則灌體后的肉身,居然都能看到紫光一陣晃動,狼煙般的紫氣不受控制地逸散到天上,這看似不起眼的露珠竟擁有腐蝕第二階梯力量的強大威能!

但紫鑽螳螂不管不顧,刀臂斬在一條藤蔓上,瞬間劈砍了上百下,將其斬成兩半,露珠再次低落到身上,逸散出濃郁的紫氣,眼看就要把藤蔓網硬生生砍出一個大窟窿。

布隆先生眼中閃過一絲堅定,他嘴唇微動,念起了咒語,同時長著綠色指甲的手指往前一點,一道道綠葉狀符文從指尖飛出,瞬間貼在露水藤上,把藤蔓網貼的慢慢的。

「爆!」布隆先生眼角一跳,頗為肉疼地輕喝一聲。

貼在藤蔓網上的綠葉符文同時爆開,堅硬的露水藤竟然跟著絲絲龜裂,一滴滴晶瑩的露珠從藤蔓里滲出,下雨般滴在藤蔓網裡的幾隻鑽石螳螂身上。

那隻紫鑽螳螂還好,露珠只是在身上激蕩出濃郁的層層紫氣,露珠腐蝕了它體表的力量,但並沒有真正傷害身體,而那幾隻六星螳螂就倒大霉了,雖然釋放出了一面面晶瑩的紅鑽紫紋的盾牌抵擋露珠,但露珠穿過鑽石盾,就像子彈穿過紙片一樣輕而易舉,打在紅鑽螳螂身上,竟腐蝕出了一個個綠色的小孔,淡紅色的透明血液從小孔里瘋狂地流出,正常情況下,這麼小的傷口眨眼間就能癒合,但傷口邊緣的一抹綠色,卻阻撓了癒合的過程,反而有不斷往四周擴散的趨勢。

劇烈的疼痛刺激到了這幾隻六星螳螂,它們瘋狂地扇動翅膀,刀臂砍向藤蔓網,想要破網而出,而表層已經龜裂的露水藤,再也抵擋不住六星螳螂的刀臂,藤蔓網紛紛碎裂開,晶瑩的露珠不要命似地從碎開的藤蔓里飆出,瞬間把幾隻螳螂淋成了落湯雞。

露水藤的碎片從半空中緩緩落下,紫鑽螳螂渾身紫氣繚繞,從漫天露珠雨里飛了出來,蒼伊離這麼遠都能感覺到,這隻超脫境魔獸的氣息紊亂,實力起碼下降了三四成。而那幾隻六星螳螂,卻全身化為綠色,一個個小孔布滿周身,從半空中墜落而下,眼見是不活了。

粉鑽螳螂憤怒地發出尖銳的嘶鳴,她圓滾滾的腹部猛地一縮,腹部的花紋隨著獨自縮起的動作,竟變成了一個圓形的奇異花紋法陣,無形的空間波動從肚皮上的法陣里逸散出,旋即就看到逐漸墜落的六星螳螂屍體猛地停滯了下來,每隻螳螂屍體身後都浮現出一個粉紅色的法陣,刻滿了空間符文,下一瞬間,這些價值不菲的六星魔獸屍體,就開始一隻只被身後的法陣吸了進去,一個個消失在半空中。

眼看最後一隻紅鑽螳螂發綠的屍體就要被吸入法陣中轉移出去,一根碩大的長滿利刺的荊棘藤蔓,突然從天而降,狠狠地抽打在粉紅色空間法陣上。

布隆先生面露訝色,自己的攻擊竟然只是讓法陣一陣扭曲,好像抽打在水面上,只是在空氣中蕩漾起層層漣漪。

粉鑽母蟲尖銳的嘶鳴聲帶著一絲嘲諷,鑽入布隆的耳朵里,布隆不以為意地冷然一笑,剛想再次出手,那隻脫困的紫鑽螳螂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前,布隆不由得目光一凝,法則灌體后的螳螂居然能擁有連自己都措手不及的速度,這一點讓布隆先生暗暗警惕起來,他不得不放棄阻止粉鑽母蟲的舉動,荊棘藤蔓從袖口飛出,瞬間在身前盤曲成一面布滿利刺的藤蔓盾牌,擋住了紫鑽螳螂的全力一斬。

就在粉鑽螳螂剛想一口氣把最後一具屍體也拖入法陣中時,猛烈的危機感突然在腦海里炸開,這隻母蟲順著感應扭頭一看,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坡上,一個近乎透明的十幾米長的巨大光刃,凝聚著令它大驚失色的空間力量,猛地升起,而敏銳的感知告訴母蟲,強大的精神力已經在遠處鎖定了它,任何躲避的舉動都是徒勞的。

這是多麼純粹而幽深的空間力量,如整個虛空般悠遠深邃,粉鑽螳螂感應著這道純潔的光刃,心神一陣恍惚,但很快就清醒過來,它理智地放棄了對螳螂屍體的空間轉移,任憑那六星魔獸的屍身掉在地上。

它全力在身前布置下一層粉紅色的空間壁壘,同時那和肚子不成比例的節肢伸出,勾畫出一道道粉紅色的符文,釋放出隱匿在空間夾層的攻擊,利用精神力反鎖的技巧,順著進攻者附加在自己身上的精神力鎖定,瞬間也反鎖定了進攻者的位置。看首發無廣告請到–bxwx.org

請分享 ?小山坡之上,蒼伊敏銳地感覺到身上一緊,好像有什麼東西死死盯住了自己,這小子瞬間明白自己被鎖定了,來不及看看虛空月刃的戰果,蒼伊眼睛一眯,強大的精神力量彌散在四周,四周的空氣猛地鮮活起來,感知中,五光十色的顆粒在空氣中彌散著,而最多的還是一顆顆做著布朗運動(注1)的空間粒子。–bxwx.org

一片空間粒子猛地凝滯了一下,粒子開始規律性的運動,按照一定的波譜輕微地震蕩著,憑藉這片空間的異變,蒼伊瞬間就掌握了對方進攻的方位,尾巴往前輕輕饒了一圈,對著空間異變的方位釋放了一面『虛無盾』。

一抹粉紅色的光影猛地從空間夾層跳了出來,穿過無形的虛空盾后,表面粉紅色的能量被虛空盾傾瀉到空間夾層中,露出了一對粉紅色的細長刀臂,末端從空氣中延伸出來,狠狠地斬向蒼伊。

虛無盾對物理攻擊無效,蒼伊也沒想到對方的刀臂居然能穿越數百米攻向自己,一時間愣在了原地,當然,他早就感知到攻擊的到來,以這小子的反應速度足以避開襲來的刀臂,但他身後的凱瑟琳可就要倒霉了。

瞬間衡量了得失,蒼伊不閃不避,抬起了自己的左手,『虛無撫摸』施展出來,滿手都是一個個毫米級的細小空間裂縫,看似輕飄飄,其實已經全力施為,狠狠印在襲來的粉紅色刀臂上。

一股沛然的大力從左手處傳來,這股力道足以將半米后的鋼板震成齏粉,足以把蒼伊的小胳膊震成血水,但幸虧鍛體術還未曾跌落高級,對肌肉的控制力還在,他瞬間讓每個肌肉細胞抖動起來,將左手承受的力道傳遞到全身每個肌肉細胞上。

饒是如此,在碰到粉紅刀臂的瞬間,這小子還是忍不住全身一抖,渾身沒有一處不在疼的,肌肉的震蕩傳遞到血管里,血管里流淌的液態虛空力量也受到了影響,他忍不住狠狠吐了口氣,一團濃郁卻雜亂的液態虛空力量被他吐出,正好迎面和粉紅刀臂撞上,發出玉石敲擊的清脆聲響。

這粉紅色刀臂被本就被『虛無撫摸』搞得布滿裂紋,再受這團液態虛空力量一撞,頓時完全散了架,化成了一塊塊粉紅色的碎片,悄然消散在空氣中。

「你還好吧!」變起肘腋間,凱瑟琳這時才反應過來,少女嚇了一跳,剛想做些什麼,就看見一抹粉光被蒼伊擊碎,散在空氣中,但這小子也狼狽地倒在了地上,她趕緊把不停顫抖的蒼伊扶了起來,略略感知了一番,知道這小子並無大礙,才鬆了口氣。

蒼伊很快平復了翻騰的氣血,眼光卻掃向半空中,自己的虛空月刃已經狠狠撞擊在一面無形的虛空壁壘上,狂暴起來的虛空粒子隨著撞擊四散開,十幾米長的月刃懸停在螳螂群前,卻始終難以寸進,光刃逐漸縮小,最終消散在空中。

這一幕看得蒼伊心拔涼拔涼的,險些再次吐出一口液態虛空能量來,有沒有搞錯!自己是偷襲,佔了先手之機,用的又是拿手的虛空月刃,可結果怎這般坑爹!不但被人家一下打得吐『血』,攻擊打到人家面前甚至都不破防的。

不得不說,蒼伊這小子深諳阿q前輩的精神勝利法,想了想,覺得自己一個四星惡魔對抗一位六星魔獸,沒有被一下打成重傷,已經算是實力非凡了,畢竟上古異蟲可不是普通的六星魔獸,更何況是精通空間術法的。

這份心思轉換極快,在凱瑟琳看來,蒼伊只是面色微微一變,旋即就恢復了往日雲淡風輕的模樣,少女哪裡知道這小子心中的糾結。

粉鑽母蟲也是大吃了一驚,詫異地看著自己一對斷裂的刀臂,這刀臂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生著。

自己這種穿梭空間御使刀臂的手段,一直是無往不利的,關鍵在於刀臂上附著的空間力量組成的符文,賦予了刀臂足以撕裂一切凡物的鋒銳,卻沒想到刀臂穿過這小子身前時,其上附著的空間力量居然如泥牛入海般消失不見,只剩下一對普普通通的螳螂刀臂,固然鋒利堅韌,但失去了元力的加持,威力大跌,竟只是讓對方狼狽了一下,連輕傷都沒受。

它能感受到,對方的能量雖然精純但強度的確不高,但粉鑽螳螂心中依然起了忌憚之心,刀臂下幾對完好無損的粉紅色節肢在胸前一劃,一隻粉紅色的鑽石小螳螂從空氣中跳出,出現在母蟲的節肢中間,這小螳螂只有巴掌大小,背後六對粉紅色的透明翅膀,十分晶瑩可愛。

小螳螂的身影一閃,就消失在數對節肢的包圍中。

「我這『鑽心蟲引』能穿梭虛空,直擊心臟,殺人於千里之外,而且並非能量攻擊,難以事先感知出來,且看你如何抵擋得住!」粉鑽母蟲心中冷笑,眼中閃過駭人的冷光。

小山坡上,蒼伊正調集液態虛空力量和碎空流元力,在身前筆走龍蛇,描畫出一道道玄奧莫測的符文軌跡,同時憑著自己轉職時掌握的一丁點空間法則皮毛,用精神力勾連天地間的空間粒子。

這小子這麼費勁心力的刻符畫紋,是要越級準備一個術法找回場子,給那個粉鑽螳螂一個教訓。他知道,在場的惡魔大概也只有自己的空間術法能穿越母蟲四周密密麻麻的護衛群傷害到它的身體。

消耗了10%的液態虛空力量后,蒼伊輕鬆了口氣,看著面前空蕩蕩的空氣,目光卻深入空間的更底層,看到了隱藏在空間表層下的一對灰暗大手,密密麻麻的空間符文貼在這大手上,隱藏在空間夾層里的大手能輕易來到任何一個敵人面前而不被人發現。

「你用刀臂把我打得吐血,我就要用這雙『撕裂之手』把你打殘。」蒼伊鎖定了粉鑽螳螂,惡狠狠地想著。

這兩位空間系的高手幾乎是同時完成了術法,全身心投入戰鬥中的他們都沒注意到,當他們同時施法牽引空間粒子時,更多更強壯的粒子,幾乎是毫不猶豫地跑到了蒼伊所在的小山坡上,留給粉鑽母蟲驅使的,只是剩下的最瘦小最脆弱的空間粒子。

把雙方看做領著數量差不多的兵布陣廝殺的將軍,蒼伊的領兵水平(空間學造詣)明顯遜色與粉鑽螳螂這隻六星魔獸,但蒼伊手下的兵(空間粒子)更加孔武有力,給的糧餉(液態虛空力量)也是分量十足,成色極好的真金白銀,士兵們士氣高漲。

蒼伊也是不久后回憶這次戰鬥,才意識到,這其實就是自己轉職為虛空穿梭者這個巔峰職業后,對同為空間系職業者的壓制了,靠的就是自己的被動能力——虛空的偏愛。

雙方的攻擊都通過空間夾層傳遞,幾乎是同時來到對方跟前。空間法師的戰鬥總算快捷而兇險的,因為大部分空間術法都能悄無聲息地來到身前,甚至隔著表層空間作用在敵人身上,讓敵人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但蒼伊和粉鑽母蟲都是此間好手,當然不會被來無影去無蹤的空間術法陰到,他們的感知早就散步在四周,密切關注著空間粒子的變化。

很明顯,蒼伊憑著超過粉鑽母蟲一個大境界的感知,率先發現了新一輪進攻的方位——竟是直接來自心臟所在的空間!

心臟依然在跳動,無時無刻不在搬運著液態虛空力量,但強烈的危機感卻讓心臟彷彿被一隻大手緊緊握住,為之一停,他的虛空化還沒有到達臟器和肌肉,沒有成為真正的虛空生物,否則粉鑽母蟲根本就沒法鎖定心臟所處的空間。虛空是無法被鎖定的,也就是說,純粹的虛空生物無法被精神力鎖定。(當然有例外,此處暫且不提。)

雖然感受到了進攻的方位,但剛剛越級施展出六星術法的蒼伊,很明顯沒辦法阻止攻擊的降臨,但他絕不會坐以待斃,心臟對現在的自己而言,絕對是不容有失的要害。

越是生死關頭,蒼伊的心越是平靜,靈魂瞬間與肉身上升華而出,以上帝視角掌控肉身的每一個細胞,彷彿一台超級計算機在瘋狂運算,同時,一隻玉凈瓶從識海中飛出,瞬間沒入蒼伊的心臟內。

九個閃爍淡淡藍光的符文漂浮在玉凈瓶四周,把這件白銀絕品的元器包圍了起來,九道符文各不相同,但在蒼伊看起來,卻和神旨中的文字有幾分相像,六道符文是黯淡的,只有三道符文發出溫潤卻明亮的藍光,如滴水凝成的冰晶,宛如實質。

蒼伊只煉化了玉凈瓶九道根本符籙的其中三種,但也足以御使出部分威能了。

液態虛空力量從心臟里退出,蒼伊咬牙暫停了『血液』的流動,這種狀態不能持久,他立馬驅使玉凈瓶,從瓶口飛出一滴滴藍色的水珠,這些水珠互不相容,像一滴滴藍色的珍珠,在心臟里跳來跳去,很快就把心臟給填的滿滿當當的。

蒼伊剛剛用藍色液滴把心臟填滿,一隻巴掌大小的粉紅色小螳螂突然出現在心臟里。

這隻小螳螂還來不及做什麼,蒼伊心念便是一動,玉凈瓶上的三道符文猛地閃耀出刺目的藍光,心臟里滿滿當當的藍色液滴猛地往瓶口滾去,被藍色液滴包裹住的粉鑽小螳螂,還來不及反抗,就被早已準備好的蒼伊給拉扯到玉凈瓶里。

玉凈瓶輕微顫抖了一下,嗖的一聲再次鑽入泥丸宮,沒入靈魂光團內消失不見。看首發無廣告請到–bxwx.org

請分享 ?蒼伊憑著感知實現察覺到了對方攻擊的位置,才能施展手段將其化解,但粉鑽螳螂可沒有蒼伊這種近乎通神的感知力,待到她察覺出四周的空間粒子發生了變化,猜測到蒼伊的進攻手段后,已經來不及從容布置防禦了。–bxwx.org

粉鑽母蟲驚恐地嘶鳴著,尖銳的聲音隔得老遠傳遞到山坡上,讓凱瑟琳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一雙灰色的大手悄然出現在母蟲身側,這是一雙近十米長的巨人之手,密密麻麻的空間符文如腐肉里的肥蛆一般,源源不斷地從巨手裡湧出,瞬間就把粉鑽螳螂籠罩在符文海里,禁錮住了這隻空間魔獸,令其無法使用空間法術逃走,同時這對灰色大手狠狠地閉合起來。

在虛空的偏愛下,蒼伊締造出的灰色大手比正常的撕裂之手要大上三成左右,威力也要強大不少,粉鑽母蟲雖然擁有粉色的鑽石表皮,有絕佳的導魔性,但身為法系魔獸,它比例不協調的軀體還是相對脆弱的,一個加強版的撕裂之手,足以把它那柔美夢幻的粉紅色鑽石錶殼撕成華麗麗的碎片。

粉鑽母蟲可沒有一件白銀絕品的元器保命,生死關頭,她不得不有所取捨,蒼伊並不知道這隻母蟲締結了什麼符文,用了什麼術法,但靠近它的近百隻鑽石螳螂都在一瞬間同時被龐大的力道撕成了可怕的碎片,這種情形就像是撕裂之手同時作用在百隻螳螂身上,而那雙巨大的灰色手掌,也慢慢鬆開,很快分解成了無數空間微粒,而粉鑽母蟲,則看起來毫髮未傷地懸浮在半空中,粉色的鑽石眼睛死死地瞪著蒼伊所在的小山坡。

蒼伊猜測,這應該是一種轉移傷害的手段,一般魔獸群的領導者都掌握著類似的手段,能讓手下代替自己承受傷害,只不過有的只能分擔一小部分,有的厲害手段卻能把傷害完全分攤下去,在上位者眼中,千千萬萬的手下的性命加起來,怕也比不上自己的一根小拇指珍貴!

空間法師之間的戰鬥,實在是太驚險了,稍有不慎就是生死道消的下場,若非蒼伊有玉凈瓶護體,這個肉身就算不死也要重傷,而根據那隻小螳螂在玉凈瓶里爆炸的威力來看,它若是在心臟爆炸開,蒼伊死亡的可能性近乎百分百。而粉鑽母蟲也不好過,雖說第一回合佔了上風,但這次卻是吃了個大虧,損失了近百隻鑽石螳螂,才完全轉移了撕裂之手的攻擊。

這代價實在太大了,要知道,撕裂之手是單體攻擊的術法,要是打在螳螂群里,頂多殺死兩三隻鑽石螳螂,哪有如今輝煌的戰果。

粉鑽螳螂偃旗息鼓,不再進攻蒼伊,不過精神力卻搖搖鎖定著這小子,只要對方一有動作,狂風驟雨般的攻擊就會落到他頭上。

當然,它可以派遣手下的小弟去騷擾蒼伊施法,這足以對敵人造成足夠的干擾,但首領的傲慢和矜持卻不允許它這麼做,而蒼伊適時的停手也讓粉鑽母蟲鬆了口氣,天知道能量強度區區四星級的惡魔,是怎麼釋放出這麼強大的六星術法的,粉鑽母蟲剛才甚至在撕裂之手中感應到了八隻宇梭的氣息!

蒼伊感受到粉鑽母蟲逐漸收斂起來的敵意,它這個舉動傳遞了很明顯的訊號——別來惹我,我就不去招惹你!

這小子鬆了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液態虛空力量消耗了10%,碎開流元力更是消耗了一大半,越級釋放術法的後遺症開始出現,從穿梭之骨處傳來陣陣虛弱感,液態虛空力量有氣無力地在血管里流動著,蒼伊甚至有種頭暈眼花的感覺。

不過,這小子成功拖住粉鑽母蟲的十幾秒種,已經足夠埃莉諾抓住時機,調動出冰晶節杖的大威能,三道手指粗細的寒冰射線從冰晶石里射出,猛地擊向三隻六星紅鑽螳螂,這三道冰藍色射線,看起來和三星術法『寒冰射線』一模一樣,其實本質卻大不相同,這是古老的中古術法——『艾弗西斯之須』(注1),這個古老的術法誕生於戰爭頻繁,國王和貴族統治下的中古時期,在那個人命賤如草的時代,術法永遠追求最大的殺傷力,構成術法的每個符文,每個玄奧線條,都是為殺傷力服務的,這就導致中古時期的術法,威力遠超近代同級的術法,但消耗同樣驚人。

雖然同是鎖定三個目標,但三隻紅鑽螳螂依然無法脫離埃莉諾的精神力鎖定,畢竟這位前領主的精神力比蒼伊都高上一個小境界,在惡魔領主中也是拔尖的,這就導致三隻可憐的螳螂在半空中到處飛舞,但身後的『艾弗西斯之須』只是幾個轉折就追上它們,並且毫不留情地沒入它們的漂亮的紅鑽身軀里。

鑽石的導魔性對這種級別的術法而言效果微乎其微,三道『艾弗西斯之須』沒入螳螂的身軀后,無數白色的冰霜絲線從螳螂身軀的內部出現,汲取蟲子的血肉精氣,幾乎是瞬間就讓它們的身軀縮水了一圈,白色的絲線如蛆蟲一般從螳螂的身軀內鑽出,把它們包裹在白色的寒冰大繭里,無力地墜落在地面上。

六星螳螂的損失,對母蟲而言是巨大而難以容忍的,不過只要六星魔晶還在,母蟲隨時可以消耗能量孕育另一隻六星螳螂,這隻空間系的母蟲隨時關注著戰場,努力回收每一隻螳螂的魔晶,但此刻它卻被蒼伊死死牽制著,只能眼睜睜看著埃莉諾笑眯眯地將三個冰霜大繭收入空間戒指。

這損失讓母蟲氣得險些吐血,她手下總共只有一隻超脫境,七隻六星境的螳螂,已經有四隻六星螳螂變成了惡魔的戰利品,它只成功回收了三隻螳螂的屍體而已,而造成這一切的,正是山坡上那個古怪的空間法師。

事已至此,再待在這裡只能送死而已,粉鑽母蟲十分清楚這一點,她在蒼伊要噴出火來的目光下,成功回收了四周漂浮的近百顆魔晶,雖然傷害轉移殺死了這些螳螂,但只要魔晶還在,損失就不算太大。

粉鑽母蟲派出剩餘的幾隻紅鑽螳螂攔住想要突進螳螂群擊殺自己的埃莉諾,周身空間微粒猛烈地躁動起來——它要撤退了!

很明顯,在場有能力阻止粉鑽母蟲撤退的惡魔只有蒼伊,當然,這是指全盛時期的蒼伊。

他的甜系女友 粉紅色的法陣出現在每一隻還活著的鑽石螳螂身後,劇烈的空間力量波動扭曲了四周的空氣,暴露的空間粒子甚至湮滅了數十個從教學樓里飛出的術法。布隆和埃莉諾空有強大的力量,但面對空間這無形無質的複雜變化,卻沒有任何阻止的方法,他們不得不眼睜睜地看著一團團粉紅色包裹住一隻只鑽石螳螂,旋即所有的螳螂同時消失在半空中。

那幾位離開教學樓過來支援的導師都愣愣地看向空蕩蕩的天空,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面露喜色,身上雖然或多或少都掛了傷,但精神狀態倒是極好,他們殺死了不少鑽石螳螂,趁著粉鑽母蟲被蒼伊牽制的功夫,也收取了不少魔晶,一個個大賺特賺,心情自然不錯,但他們很快就收斂了喜悅的情緒,飛到布隆先生身旁。

「布隆.斯特恩感謝您的幫助,美麗的小姐。」布隆先生優雅地行了個法師禮,深邃而疑惑的目光看向埃莉諾,他很好奇,這年輕的女士擁有超越自己的強大力量,但為何之前從未聽說過,他碧綠的雙眼盯著埃莉諾手裡的冰晶節杖,黃金元器! 幻世之刺客傳說 她到底是何方神聖?「無需謝我,我只是碰巧被議政廳分配到學校,負責守衛工作而已。」埃莉諾無奈地擺了擺手,冰晶節杖潰散成一粒粒晶瑩的雪花,穿過她身上晶瑩的冰甲,沒入皮膚消失不見,「事實上,我更想出城一趟,把血鴉莉吉爾骯髒的頭顱給凍成冰渣。」

「您的勇氣令人敬佩。」布隆敷衍地恭維道,他可不覺的面前的少女可以戰勝一位魔獸領主,哪怕她擁有一件黃金元器。

埃莉諾感覺到了對方的心口不一,她雖然心中不爽,但也沒給布隆先生甩臉子,不告知對方自己的姓名,已經委婉地表達出了不滿,她只是淡淡地看著小山坡,高聲叫道:「小子,還不快給我出來,難道讓我過去請你不成!」

布隆眼中精光一閃,他注意到了埃莉諾對那個神秘的空間法師的稱呼,從一句話里這位細心而智慧的植物法師已經得到了不少的信息,這位讓他都眼前一亮的空間系強者,絕對和面前這位超脫境的女士認識,而且年紀不算大。

小山坡上,兩道身影升空而起,以極快的速度來到了教學樓前的半空中,懸停在埃莉諾身前幾米處。

布隆注意到了飛來的一男一女,瞬間面色大變。

「你是凱瑟琳小姐?」布隆先生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感知,因為少女不久前還僅僅是一位八級小惡魔而已,這種感覺就像是看到一隻賴皮蛇在水潭裡游一圈,出來后竟然變成了一隻威武的蛟龍,布隆先生忍不住懷疑,自己見到的是不是一對一模一樣的雙胞胎,不!

……………….

注1:

艾弗西斯之須。

艾弗西斯是中古時期著名的傳奇魔獸,它兇殘嗜殺,乘坐寒冰製造的圓盤來往於諸大陸之間,曾經冰封了一整塊大陸,直接間接殺死的惡魔足有百億之多。

艾弗西斯的本體是一隻巨大的水母,它擁有一億根足以纏繞一個大陸一圈的細長觸手,這些觸手被稱為艾弗西斯之須,它的殘暴嗜殺惹怒了傳奇惡魔們,傳奇惡魔聯合起來,發起了著名的『融冰之役』。

由於傳奇惡魔受到中古惡魔法則的制約,無法以本體降臨諸大陸,但艾弗西斯這種天生天養的異獸則不受制約,所以傳奇們不得不以艾弗西斯最喜歡吃的『達拉旺雪之結晶』為誘餌,把艾弗西斯引到一個布滿岩漿和火焰的半位面上。

傳奇們的真身才能從王座上站起,走出永恆的宮殿,降臨在半位面上,圍殺了這隻作惡多端的中古異獸,艾弗西斯上億根觸手,也隨著半位面的毀滅散步到各處。

有幾位水系的惡魔領主,找到了一根艾弗西斯之須的碎片,憑著上面天生的紋路,研究出了『艾弗西斯之須』這個強大的術法。看首發無廣告請到–bxwx.org

請分享 「很能再次見到您,尊敬的布隆先生,我就是凱瑟琳.莫卡維,您不必驚訝,我的變化完全是因為先輩的遺澤。」凱瑟琳行禮后肅聲說道。

布隆心中思念電轉,他試探性地問道,「傳承寶珠?」

得到凱瑟琳肯定的回答后,布隆先生果斷閉嘴沒有再問,交淺言深是大忌諱,就算他位高權重,也不好得罪一個擁有傳承寶珠,未來不可限量的天才。

他把目光轉向凱瑟琳身旁的少年,先是注意到少年完美的五官愣了一下,隨後才感覺到了少年的不同,這種不同來源於生命本質,完成了肉身超脫的布隆很快意識到少年的不凡之處——這不是一個純粹的血肉生命,身軀的大部分彷彿都融入了虛空之中,而周身圍繞的精純空間力量,更讓布隆肯定了他的身份。

「您的戰鬥十分精彩,若不是您牽制了那隻空間系的蟲子,我們很難取得如此輝煌的戰果,畢竟那傢伙隨時會把我們的戰利品給轉移走。」布隆先生毫不吝嗇自己的敬語,事實上,蒼伊表現出的能和六星首領魔獸抗衡的實力,贏得了布隆的尊敬,再加上他又是稀少的空間法師,布隆自然對他另眼相看。

「您過譽了,我不過沾了兩位的光,從旁協助一下而已。」雖說人家抬舉自己,但蒼伊可不敢得瑟起來,他十分恭敬地行了一禮,才肅聲說道,「您可以叫我蒼伊,我剛剛踏入這個層次,一些規矩還沒明白,還望多多指教。」

看著蒼伊如此恭敬,布隆先生十分滿意,禮多人不怪,蒼伊身為晚輩的禮貌和謙虛,更加贏得了布隆的好感,他豪邁一笑道:「能以四星之力抗衡一位六星首領魔獸,手段還真不賴,只不過,我為何剛剛並沒有在議政廳見到你?」

蒼伊心神一動,知道這個問題必須要回答好,要是實話實說自己不願意去議政廳幹活,那辛辛苦苦營造出的謙遜後輩的形象可就全毀了。

「本來想去的,但身不由己,遇到了一些麻煩,還是靠凱瑟琳小姐的幫助才恢復過來。」 全能醫聖 蒼伊語氣淡淡的,以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笑道。

布隆回憶起了那個疑似器靈的少年帶走凱瑟琳的場景,又看到凱瑟琳功力大進地跟著蒼伊回歸,頓時心中有了諸多聯想,疑竇叢生,但也知道自己不該問這種**,才按下心中的疑惑,扭頭對身後的幾位導師說道:「立刻組織修補防禦法陣,再找幾個精通鍊金術的導師和我一起走,我要去兵工廠一趟,找些防禦器械帶回來,我們要把學院山給好好布置一番,魔獸們的進攻才剛剛開始,這些學生每一個都是未來的社會精英,絕對不容有失。」

「至於我離開後學校的防守,就拜託兩位了。」布隆先生嚴肅地看著蒼伊和埃莉諾,在他灼灼的目光注視下,再厚臉的人也沒辦法開口拒絕,蒼伊只得無奈地點了點頭,臉上卻做出一副與有榮焉,十分榮幸的模樣,騙得布隆先生暗暗點頭,自以為遇到了一個一心為民的青年才俊,甚至心中閃過一絲推薦他進入官場的想法。

很快,從教學樓里就飛出了幾位穿得花里胡哨的老年鍊金術師,身上叮鈴桄榔地掛著試管和各種燒瓶儀器,衣服上斑斑駁駁的也不知幾天沒洗了,他們都帶著尖尖的巫師帽,雖說看起來不修邊幅,但貌似一個個很有學問。

「兵工廠在哪,我的地圖上並沒有標註位置,這是個保密地點嗎?」蒼伊小聲問身旁的埃莉諾。

「兵工廠可以說是通靈城戒備最森嚴的地點了,數千年來從上古中古遺迹里挖掘出的科技,不管是符文煉金科技,礦石科技,還是機械科技,都聚集在兵工廠,每年都有數不清的研究成果從兵工廠流出,轉為民用,化作源源不斷的生產力。這麼重要的地方,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放在城市裡。」埃莉諾看了眼蒼伊,那疑惑的眼神好像在鄙視蒼伊問了個傻問題,但她還是開口解釋道。

「不在城裡,可是現在皓嵐霧海大陣開啟著,明顯沒辦法出城,難道…」蒼伊眼前一亮,心中隱隱有了猜測。

「沒錯,兵工廠並沒有在通靈城裡,嚴格說起來,兵工廠甚至不在都瑞卡大陸上。」埃莉諾開口道,「那是一個小型的半位面,憑藉『兵王指環』建立的通道,惡魔們可以來往於半位面和通靈城之間,這個半位面有十三『亞朗格』空間單位,我曾經進去過幾次,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個巨大的鋼鐵城堡,一丁點的綠化都沒有,看起來死氣沉沉的。」

十三『亞朗格』空間單位!蒼伊愣了一下,這個名詞九成九的惡魔連聽都沒聽說過,但卻是對於空間系有研究的惡魔都會接觸到的詞條。空間包括長,寬,高三維要素,而一『亞朗格』空間,指的是長寬高都是三千米的空間大小,相當於一座巨大高山了。

以『亞朗格』這個單位定義半位面的大小是有原因的。如果把整個世界看做一個人,我們平時生活在惡魔界諸大陸上,其實就相當於生活在人的皮膚上的細菌和蟎蟲,而皮膚就是空間學術語里常用的『表層空間』,大多數惡魔就生活在表層空間上。

而皮膚下的真皮層,其實就是空間學所謂的『空間夾層』,半位面就存在於空間夾層中,每個半位面都相當於嵌在皮膚下的異物,人體本身對這些異物就有同化的作用,所以太小的半位面幾乎不存在,因為太小的半位面會很快被虛空同化,根據研究,半位面的最小大小就是一『亞朗格』單位,而約定俗成地,把1~10『亞朗格』單位的半位面稱為微型半位面,10~100『亞朗格』單位的半位面稱為小型半位面,100~1000『亞朗格』單位的稱為中型半位面,1000~3000『亞朗格』單位的稱為大型半位面。

半位面的大小不可能超過三千『亞朗格』單位,就像一個人皮膚下可以忍受米粒大小的異物,但絕不可能忍受巴掌大小的鐵片存在於皮膚下,太大的半位面不是被排斥出空間夾層,就是被空間力量擊碎,變成數塊足夠小的半位面。

至於真皮層之下的肌肉,骨骼所代表的更深層空間,就不是現在蒼伊的知識面能了解的了,他現在的還僅僅處於探索空間夾層的階段,甚至還沒觸及到真皮層的最深處。

思緒翻騰了一會兒,蒼伊才回過神來,好奇地把目光投向半空中的布隆先生,他手裡不知何時已經多出了一個生鏽的鐵指環,上面一點裝飾或者花紋都沒有,屬於丟在地上都沒人多看一眼的那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