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人命在這裡,也就值一桶泡麵而已。

而一些工具,如水果刀之類的,售價同樣在一紅珠左右。

「可是,我們就算拿了這些東西,又要去哪裡結賬啊?」長發女孩怯生生地說,小心的看了眼四周。

不過這回卻沒人搭理她。

雷子看了眼售價之後,就黑著臉走了出去。

明顯是沒有紅珠,買不起。

灼華瞄了他一眼,伸手又拿了一本筆記,而後對著瓊熒一挑眉。

【你要不?】

【別吃這裡的東西。】瓊熒掃了她一眼。

灼華會意【一一,吃的能給我送點不?】

【嘖,】一一也挺為難【我這會兒走不開。】

【你們到底在忙什麼?】灼華按捺不住問。

上個世界還能說是臨時有事,可也不能一直都有事吧?

她是任務者,又不是野外生存專員!

【真的有事啊!】一一無奈【要不我找個小系統給你送點?】

灼華一抬頭,就見瓊熒和艾九落也沒拿吃的喝的,兩人已經轉悠到了用品區,似乎是在挑順手的武器。

灼華瞄了眼這邊,跟了過來。

「找到的武器第二天能保存嗎?」灼華問。

艾九落看了她一眼:「只有從這裡購買的東西能一直保存下去。」

若有所思地嗯了一聲,灼華也挑了把新的水果刀,而後才走到櫃檯邊,放下了三顆紅珠。

紅珠才剛剛碰到櫃檯,便自動化作一道紅光消失。

灼華拿著東西,也不多留,徑直出門。

將本子分了蹲在門口等待拍照的雷子一個,灼華蹲到離他稍遠的位置上。

雷子捏著筆記本,張了張口卻沒能說出話來。

明顯,他也知道了這紅珠該如何去取。

在這裡逛了一小圈,瓊熒才和艾九落走出去。

她身上除了筆記本外還多了個卡其色的小帆布包,裝東西倒是挺方便的。

灼華瞄了她一眼,眼皮子直抽抽。

——單這包就值兩顆紅珠。

最後出來的是長發女孩兒,她紅著眼睛看了一圈,對著瓊熒說:「小妹妹,你借姐姐一顆紅珠好不好?姐姐明天就還你!一定!」

雷子拿著筆記本正一肚子火,聽見這話后不耐煩地瞪過去。

「你自己不就值一顆紅珠?還用的著問別人借?」

還?拿什麼還?老人除了一個艾九落已經死完了!她說要還,難道是要殺人嗎?

雷子想到只值一包泡麵的人命,只覺手中的筆記本燙手。

明天,明天去那個人死的地方找一找,說不定會有紅珠。

雷子痛苦地想,突然明白早上看到的照片上,那些人的臉色為何會那般沉重。

瓊熒看了她一眼,怯生生地躲在了艾九落的身後,『不經意』間露出自己帶著傷痕的肩胛。

看到她肩膀上的傷口,長發女孩的眼神閃了閃,她咬了咬唇,抬頭看向斯文儒雅的艾九落,猶豫再三還是重新開口:「那、可以給我一張紙嗎?」

「就一張就好!」長發女孩兒伸手,試圖拉瓊熒的袖子。

抬手攬住瓊熒的肩頭,艾九落圈著她避開長發女孩,兩人走到蹲在門口等著的默默和云云身邊站定。

艾九落語氣平淡:「拍照吧。」

抬頭看了他一眼,默默摸了摸云云的腦袋:「在這裡等著哥哥,不要亂跑啊。」

正吃著巧克力棒的云云乖巧的點頭:「好噠哥哥!」

長發女孩猶豫了好一會兒,走到了云云面前蹲下。 「楓尊者,城主還未出關么?」

楓葉城外,敵人還未趕至,一八品武者有些擔憂問道。

沒有城主,他們終究缺少一個九品武者。

楓華雖強,可真能擋住一個九品么?

據他們了解,雲陽城城主原先是外域一王城之主,戰爭無數,本身也是踏上了本源道啊。

踏上本源道和沒踏上本源道的差別,甚至比八品和九品的差距,還要巨大。

楓華臉色慎重,搖搖頭,說道:「已經通知父親,這等動靜,也根本瞞不住他,應該快要出關了。」

他沒想到雲陽城的進攻會如此迅速,不僅僅是因為他那九品的父親還未出關,最關鍵的,是楓王城的援助還沒到。

他已經派人通知楓王城,只是雲陽城來的太快了。

三個小時,全速前行下,菊火等人距離楓葉城已經不到百里。

楓葉城早有準備,菊火併無意外。

待看清為首者是八品楓華后,一眾人一個個精神振奮。

也許真的如木雲那傢伙猜的那樣了,楓梓那傢伙傷勢過重,無法痊癒,甚至已經跌落本源道了不成。

槐木清此刻心情一片大好,頓時大笑道:「你們那城主了,不會出事了吧。

如今我槐王域大軍壓境,還不快速速投降。」

還不等他得意多時,話音剛剛落下,緊接著一道強大氣息從城內升起。

「何人敢犯我楓葉城!」

一道人影從城內飛出,不過十來個呼吸時間,已然趕至百裡外。

蘇北望著來人,有些無語地瞥了眼槐木清,真是烏鴉嘴。

哪怕不認識來者,但僅僅是感受到這股氣息,蘇北已經猜到了對方的身份。

楓葉城城主、九品本源道中的強者楓梓。

這哪裡是重傷未愈啊,這氣息,感覺比菊火都要強上好幾分。

據他估計,和得到楊老祖本源道之前的龍王差不多了。

而看到城主出關,哪怕楓葉城等人一個個也都鬆了口氣。

便是楓華,對於父親的打算也不確定,更何況其他人。

不僅蘇北等人有猜測,便是他們,其實也相關,城主是不是閉關出岔子了。

而現在,感受到這份強大氣息,一切猜測全部被打破,城主,還是那個城主。

「你是槐王子?兩大王域彼此井水不犯河水,槐王大人真要發起戰爭不成?」

哪怕楓梓此刻恨不得將來犯者全部斬殺,可此時面對槐木清,也是有些束手束腳,還想再勸上一勸。

哪怕在妖植王庭中,槐王的實力和影響力遠不如楓王,但那也是真王,不是他一個九品武者可以得罪。

在地窟,真王的強大,早就刻進了他們的心中,不敢有絲毫觸犯。

這一戰,哪怕他贏了,雲陽城所有人都可殺,唯獨槐木清,他不敢去動,動了,楓王都未必會保他。

槐木清此刻也是臉色難看,他沒想到自己嘴竟然彷彿開光一般,這麼的靈。

剛剛說楓葉城城主出問題了,結果九品城主直接出面,這臉打的,太清脆了。

「所有人,殺,將楓葉城拿下,本王子重重有賞,王祖那邊,也會為你等表功。」

事已至此,槐木清也準備強行一戰。

有他帶來的幾位侍衛,在統領境和尊者境都算優勢,他的兩位侍衛,可都是八品巔峰的存在。

唯獨九品戰場,那隻能看菊火的了。

菊火此刻顯然也是明白這一點,同時他更清楚,自己沒得選擇。

現在已經得罪楓葉城了,要想活命,只有靠著槐王子。

一旦今日沒有拿些楓葉城,等槐王子一撤離,那才是真正的危險。

「楓梓,你我一戰,就讓本將看看,你靠什麼登上神將榜!」

菊火大笑一聲,直接朝著高空飛去。

楓梓眼中閃過一絲惱怒,直接跟了上去。

他的傷勢早在幾個月前就已痊癒,一直閉關,只是因為想要再做突破,可惜還是被打擾了。

他不明白這幾年發生了什麼大事,為什麼槐王大人要和楓王大人開戰。

不過他清楚一件事,自己要殺人,用眼前這神將的血,來捍衛楓葉城的實力。

兩大九品一離場,槐木清眼中閃過一絲喜色。

「所有人,殺!」

此刻楓葉城只剩三名尊者存在,雲陽城這邊算上槐木清的兩名侍衛,足足有五人,他們憑什麼輸。

一眾七八品武者殺入楓葉城陣營,地面,二十萬大軍出兵,兩方軍隊戰成一團,到處都是廝殺,都出都是死亡。

楓華大笑一聲,面對衝進來的八品武者,絲毫不避,直接硬鋼過去。

八品神兵在手,一劍劈下,竟是直接將雲羅一臂斬下。

雲羅頓時大驚,他本是從雲翳那邊投靠過來,這一戰為了立功他本就沖在最前方,此刻竟是連楓華一刀也擋不下來。

八品,實力差距可以做到這麼大么?

他有種感覺,哪怕雲翳再生,面對此時的楓華,可能也擋不了多久。

「哈哈,一群土雞瓦狗,也敢入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