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條火焰大陣,緩緩展開,無數的火焰樓閣、宮殿、軍隊、猛獸,鋪天蓋地,席捲江河,湧向秦逸。

怒龍一般的火焰,將方圓百里,全部籠罩,磨盤一般,扭轉乾坤,要將最中間的秦逸,絞殺當場。

四周金丹,高速旋轉,更是爆發出比之強大百倍千倍的力量,虛空都在搖曳、顫抖,片片破裂,外域星空,隱隱可見。

面對熊熊烈焰,通天煞氣,秦逸巋然不動,彷彿是一桿標槍,挺得筆直,手中帝恨戟上,劃開條條規則、律法,歷史長河,在鋒刃上涌動、流淌。

秦逸的視線,朝四周掃去。

他每看向一個方向,那一片的修道者,立即鴉雀無聲,被他兇惡的目光,徹底鎮住。

「秦逸,你不要再嘴硬了,我看你怎麼抵擋得住,我們所有人的攻擊!」

望見火焰如同潮水,滾滾蕩蕩,就要將秦逸吞沒,四周近百枚金丹,更是結成絕世大陣,焚天毀地,地陷陸沉,龍蛇起陸,就算是炎師境界,不可能逃脫,流星辰頓時有恃無恐,期待著秦逸被燒成灰燼,慘烈哭嚎的時刻。

「哼,你以為就憑你們這些自以為是的傢伙,就能把我怎麼樣嘛!我讓你們看看,什麼才是實力!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絕望!什麼叫做永生難忘的痛苦!」

帝恨戟猛然高舉,用力一刺。

帝恨戟鋒刃四周,符籙瘋狂涌動,血色光芒,炫目刺眼,處處都是神鬼難測的玄妙奧義。


浩浩蕩蕩的真氣衝天而起,蒼穹搖曳,星辰欲墜,天空化作澎湃的天河,無窮的武道真諦,變幻莫測的神道,兇殘成性的魔氣,全都蘊含其中。

噼里啪啦!

轟轟轟轟!

火焰漩渦,一下子被衝擊貫穿。

四周浩蕩的火焰樓閣、山巒、天塹、長河、猛獸、大軍,寸寸崩潰、炸毀。

秦逸再用力一攪帝恨戟,頓時憑空湧起一個巨大漩渦,周圍的世界,都被血色光芒,分割開來。

散落的火焰、陣法,頃刻間炸成齏粉。

浩蕩的氣浪,彷彿萬萬戰馬、犀牛、巨象,齊齊奔騰,湧向四周。

四周數百的修道者,臉上儘是驚恐,眼前一黑,全身像是過電一般顫抖,仿若虛影,血肉骨骼,都分離開來,噗噗噗噗,發出連連響聲,在半空盡數飛射炸裂。

一塊塊血肉、一條條大筋、一根根骨骼、一灘灘血跡,五臟六腑,全部分開,在半空劇烈碰撞,血漿、碎片融成滾滾濃雲,朝著地面下起疾風驟雨。


「什麼!」這一幕把流星辰看得心膽俱裂,臉色慘白。

慘烈的場面,讓他全身血液湧上腦袋,幾乎差點暈厥。

數百人竟然被秦逸一個人,肆意屠殺,所有人齊齊出手,竟然都不能傷他分毫。

「這不可能,這怎麼回事,你們快上啊!給我殺了他!殺了他!誰殺了他老子重重有賞!」流星辰連連咆哮,眼眸充血。

快遞寶寶:總裁大人請簽收 ,剩下那些修道者也明白,如果現在不能制服秦逸,他們這些人,一定都會如對方所言,被全部殺死。

他們怎麼都想不明白,秦逸怎麼可能是這麼兇悍的一個人物。

早知道他如此狠戾,就算是借給他們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來冰霜平原招惹他。

「流星辰,你怕了嗎?現在才剛剛開始呢!你以為湊齊了幾十枚金丹,就能把我怎麼樣?你們想殺我,今天就一個都別想離開!」秦逸一聲大喝,「殺戮金身!」

嗡!

整個天地,都顫抖了一下。

一道金光,衝天而起,四張面孔,十六條手臂,比剛剛那頭白猿,還要高大三四倍的殺戮金身,腳踩白骨蓮花,拔地而起,出手就是屠盡一些的殺氣,慘淡凶戾的魔光!

窮凶極惡的兇惡氣息,如同巨大鐵鉤、鐵爪,用力一勾,一撕,用力一扯,金丹凝聚而成的光芒,就破碎崩塌,不堪一擊。

一個個修道者,滿臉都是驚惶和害怕。

無窮恐懼,在他們心底,不斷膨脹,吶喊。

拔地而起的殺戮金身,在他們眼中,彷彿就是指天踏地的絕世魔頭,將日月星辰,都染得墨黑,將萬千生靈,都吸成枯骨。

「天地何用,不能席被;風月何用,不能飲食。只因心高嫌地窄,立心端要破瑤天!」

秦逸口中,長嘯連連,恢宏氣浪,在半空越聚越多,嘎嘎作響,彷彿數不盡的鐵索,狠狠絞在一起。

隨著殺戮金身用力一揮,半空中一個個慘烈的綠色大字,憑空而起,彷彿無數惡鬼亡靈,張牙舞爪,撲向四周修道者。

秦逸一拋帝恨戟,血光激射,驚鴻亂舞。

剎那間,就有十多個超過炎士境界第五層的修道者,被當空擊穿,滿臉不敢置信,墜向大地。

這種層次的修道者,在天聖學院,都是一個個學生黨派的領袖,佼佼者。

但是此刻他們在秦逸手下,不堪一擊,只有被屠殺的份!

殺戮金身,被秦逸連連催動,殺招猛地轟擊而出,打得蒼穹破滅,日月輪迴。

大把大把的金丹,被殺戮金身狠狠擊中,出現無數裂紋,火焰亂竄,當空掃落。


金丹光芒凝結而成的堡壘,在秦逸面前,都脆弱無比,彷彿是蛋殼,一敲就碎。

失去了金丹的支援,空中大批修道者,迅速萎靡,力量迅速減弱,面對秦逸越漲越高的氣浪,風雨飄揚,不堪一擊!

秦逸長嘯連連,一拳轟出,上天的意念,都蘊含其中。

「風雨!」

惑亂風塵 ,當空亂舞,龍騰蛇躍,殺意凌然!

在這些驚慌失措的修道者眼中,在流星辰此刻心裡,這個場面,簡直就是天罰降臨,宇宙毀滅!

砰砰砰砰!

一個個修道者,被轟成肉醬,軀體殘破,血肉橫飛,連同金丹一起,被收進吞天大墓。

秦逸就像是一個辛勤的農民,收割麥子一般,大把收割著生命。

這一戰,收穫實在太豐盛了!

光是本命金丹,就得到了不下百枚!

天空大地之間,一片血色慘淡,恐怕就是數十上百個戰場堆疊,都不及現在。 「死、死了竟然……全都死了……」血雲慘霧中,流星辰手腳冰涼,瞪大眼睛,艱難咽著口水。

一顆顆頭顱,在他面前,像是西瓜一樣,四分五裂,這個場面,雖然沒有把他活活嚇死,但是也已經差不多了。

秦逸一掌劈開血霧,來到流星辰面前的時候,流星辰反應遲鈍,都忘記了抵抗。

「哼,廢物不愧是廢物。」秦逸輕蔑地看著對方,從在萬寶貿易會的時候開始,秦逸就沒有把流星辰放在眼裡。

神豪即是正義 先殺了你,再去殺你全家,殺光你蒼羽塢上下,讓你們知道,頒布追殺令,是多麼愚蠢的決定!」秦逸猛地一把抓住流星辰的頭髮,猛力一扯,流星辰頭皮撕裂,鮮血噴洒,直直墜向地面,整個上半身,砸進地里,全身痙攣、抽搐,恐懼害怕到了極點。

「我不甘心啊!我可是四獸大陸蒼羽塢的少宮主,人人羨慕敬仰的人物,怎麼能被這樣一個御風大陸的垃圾殺死!我絕對不能忍受!」流星辰滿臉是血,咬牙切齒,剛剛抬起頭,砰的一聲,腦袋像是被大鎚砸中,有狠狠砸進地里。

秦逸站在他面前,揪著流星辰的頭髮,將他的腦袋提了起來。

流星辰鼻樑折斷,滿嘴牙齒脫落大半,一雙眼睛腫得像是桃子,滿臉血污,看上去無比凄慘。

「說,這個東西和紫月洞府,就什麼關係!」秦逸取出熔岩之心,托在掌中。

溫熱的氣息,涌動出來,四周如沐春風,傳來陣陣暖意。

流星辰艱難地嚅動著眼皮子,看了秦逸一眼,含糊不清地道:「你現在放我走,今天的事情,我既往不咎……」

秦逸冷冷哼了一聲:「我最討厭你這種,明明技不如人,還偏要一副高高在上,好像是自己饒過了別人一樣態度。我之前已經說過,你今天一定會死,你們蒼羽塢,也絕對不會在這個世界上,再存在太久的時間!」

秦逸一伸手,卡住流星辰的脖子,將他單手提了起來。

四周雷霆震震,地水火風,滾滾蕩蕩,肅殺戰意,幾乎凝聚成無底深淵,要將流星辰徹底絞殺。

流星辰眸中,滿是驚恐。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秦逸的實力,怎麼會如此高絕。

四周手下數百人,並且還擁有近乎百位凝練出金丹的高手,竟然全被秦逸,輕易殺死。

這些弟子,隨便去往一個宗門,都絕對是沒有人能夠小覷的存在。

要是在御風大陸,更是大型宗門中,都能成為學生黨派領袖的存在。

這些人聯手起來,在秦逸面前,都只是一個麵糰,隨意揉捏,一點反抗都做不出來。

流星辰此刻心裡,仇恨、怨毒、憤懣等等情緒,幾乎融合成毒汁濃漿。

「我不服!我不服!我怎麼可能會被這個御風大陸的小子殺死!」流星辰不斷扭動身子,想要掙扎。

「不說是吧。」秦逸猛一揚手,流星辰的身軀,劃過一條弧線,墜入了吞天大墓。

大墓中十數根手指粗細的鐵鏈,燒得通紅,嗤嗤嗤嗤,從流星辰全身骨骼血肉中穿透而過,將他死死釘在最大的一塊墓碑上。

皮肉燒焦的臭味,伴隨著滋滋的響聲,不斷湧出。

流星辰凄慘大叫,再沒有之前不可一世的神色。

「要是你不說的話,我保證會讓你再痛苦一百倍。」秦逸的聲音,彷彿是從地獄中傳來的一樣,讓流星辰全身戰慄。


「我說,我說!依靠熔岩之心,就可以進入紫月洞府,那是進入紫月洞府的憑證!」流星辰每吐出一個字,都要伴隨一生痛苦的**。

鎖鏈上熱氣震騰,燒得流星辰身上皮肉,大塊大塊掉落下來,幾乎可以看到骨頭。

「那紫月洞府在哪裡?」秦逸手指一勾,繼續問道。

緊鎖著的鎖鏈,微微一松,流星辰頓時得到了一絲喘息的機會。

「紫月洞府,是紫月上人的府邸。紫月上人飛升之後,這個洞府,是冰霜平原內,可以數得上的寶庫了,能夠進入的唯一憑證,就是白猿的內丹,也就是熔岩之心。」流星辰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自己所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剛剛白猿出來的地方,就是紫月洞府的入口之一,不過我沒有進去過,所以不能確定。」

紫月上人這個名字,秦逸比較陌生,不過《諸物志》裡面,應該會有記載。

「我再問你,這一次的懸賞,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殺我?」秦逸問道。

流星辰的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吐出一口血沫道:「原本只是褻神宗和我們蒼羽塢,發出了追殺令,嘿嘿,真沒想到,你竟然殺了汪天行,褻神宗家大業大,我們蒼羽塢,都沒法和他們比,你就算今天殺了我,也是在劫難逃。」

「少廢話!到底有多少人。」秦逸眉頭一皺,數條鎖鏈,頓時緊緊捆在流星辰身上,燙得他死命掙扎,慘叫連連。

等鎖鏈再鬆開的時候,流星辰全身都糊著一層紅色,也不知道是鮮血還是汗水。

他臉色慘白,嘴唇毫無血色,艱難地嚅動著嘴唇道:「被懸賞金額吸引來的,不過是一小部分。之所以幾乎人人要殺你,是因為有人放出風聲,你身上擁有仙器級別的武器。」

「果然是這樣。」秦逸目光一凝,牙縫中緩緩蹦出三個字:「王、神、秀。」

聽到這個名字,流星辰不由自主,哆嗦一下。

下一刻,他就被鎖鏈拖進鮮血的海洋,慘叫和掙扎,在漆黑的墓碑上,拖出一條觸目驚心的血痕。

血浪一拍,流星辰頓時四分五裂,被隱藏在裡面的修羅惡鬼,撕成了碎片,再沒有一絲動靜。

秦逸正要轉身去紫月洞府看個究竟,突然一束藍光,破開鮮血海洋,流星追月,瞬間消失在天空穹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