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間,對面的笑容消失,席格的汗水在不停冒出,在這片大海上,哪怕音訊在閉塞,那也聽過這兩位的名聲啊。

一位是結束了上一個時代,親手抓捕了海賊王的海軍英雄,一位是新時代最為耀眼的正義新星,海軍君臨新世界坐鎮最後一個關隘的海軍灰夫人。

這樣的大人物,怎麼可能回來東海?!

「不…不可能!」席格聲音變得尖細,喊道:「他們可都在偉大航道,怎麼可能回得來?!而且,他們來了,你們也得死!」

「哈哈哈~」香克斯哈哈大笑,說道:「不巧,在下還是有幾分薄面的。」

「斯凱勒給過你面子嗎?」

貝克曼突然突射冷箭,直扎香克斯的內心,香克斯的嘴角抽搐起來,隨後抓狂的說道:「給過一次!!!而且我們不是還在一起把酒言歡了嗎?」

「可是…」耶穌布也不禁撓了撓自己極富個性的頭髮,說道:「那時我們不是沒有懸賞令嗎?上一次和她見面的時候,她砍了你一刀,你差點招架不住。」

又是一發冷箭,香克斯覺得有必要拋棄這個海賊團,自己再去拉帶一支出來了。

「席格老大,要不…要不我們還是逃吧?」

席格身後一個小弟詢問,席格剛想點頭。

「砰~」

紅團之中,一個吃著烤肉的胖子,突然拔槍扣動扳機,隨後含含糊糊的說道:「我們老大說了,解決你們,再離開這裡。」

「拉奇魯!以後你當副船長!」

香克斯轉身,拍了拍拉奇魯的肩膀,拉奇魯啃下一口烤肉,再次含含糊糊的說道:「先逃出去再說吧?」

言語之中,再無剛剛的堅定,香克斯嘴巴微漲,連這個最憨的胖子,也不相信自己能在斯凱勒手下逃脫嗎?

不過…也未必是斯凱勒吧?如果是卡普的話,說不定大家就是挨一頓打,雖然還是很沒面子,但是…起碼能活。

香克斯安慰著自己,但是艾斯卻是咧起笑容,說道:「你們一個都逃不掉了。」

「說得對。」

突然,一個聲音傳來,瞬間,天黑了。

天…真的黑了。

眾人抬頭,發現天空被遮蔽,紅團眾人,這些常年在大海浪跡的人,隱隱約約看得出,這似乎是…船底。

可是…那些纏繞在船底的雲朵是哪來的?

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一個身影從空中飄落,艾斯和路飛眼神一亮,同時喊道:

「姑姑!」*2

這一聲姑姑,直接讓香克斯心都涼了,果然,是那個女人啊。

「呲呲~」

斯凱勒的身影不斷下落,離地只有數米之時,周圍房屋屋檐,突然長出絲線,在斯凱勒身下織成一張蛛網。

斯凱勒雙足落在蛛網上,速度降低,隨後絲線消散,斯凱勒安然落地,沒有給地面造成破壞。

這,就是斯凱勒大費周章的原因,畢竟這裡是風車村。

落地之後,斯凱勒打量了一眼艾斯和路飛,兩人身上都還完好,點了點頭,說道:「怎麼少了一個人?」

「薩博…薩博他…」

路飛就要解釋,艾斯卻說道:「姑姑,這件事慢慢解釋。」

斯凱勒皺了皺眉,她明明已經將薩博的父母這個難題掃清了,為何還是缺了一人?

不過此時也是放下疑慮,點了點頭,看向香克斯,說道:「搶了一顆價值五十億的惡魔果實,也算是一件大事了。」

「嘿嘿~」香克斯露出笑容,隨後說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你不也有一顆嗎?」

「五…五十億?」

對面席格張大嘴巴,他一開口,斯凱勒的目光投去,一瞬間,席格真切感受到了什麼叫做如墜冰窟,原來,這不是誇大。

這種渾身冰冷,血液倒涌的感覺…

但是斯凱勒只是掃了他一眼,就看向了地面的山賊屍體,再回頭,問道:「你們解決的?」

「是!香克斯他們解決的!還說要把他們都解決,然後離開這裡。」

路飛點了點頭,耿直的回答,香克斯直接蹲了下去,草帽放在地上,雙手不斷撓著自己的頭皮。

隨後站起身,露出一個笑容,問道:「斯凱勒,給個面子?」

「你和米霍克是朋友,那就…」

斯凱勒說著,香克斯的笑意愈濃,斯凱勒也是露出笑容,說道:「給你半個面子吧,解決他們的事情,交給你們,離開這裡,免談。」

貝克曼此時也看著斯凱勒,手中明明拿著槍,卻遲遲沒有向從前一般,將槍口指向斯凱勒。

隨著對斯凱勒事迹的了解,貝克曼就越覺得眼前這個女人可怕。

灰夫人?不,黑寡婦才對,尤其剛剛站立在蛛網上的那一瞬間,像及了致命的黑寡婦。

香克斯笑容緩緩收斂,微微回頭,說道:「沒聽到斯凱勒中將又給了我半個面子了嗎?你們不要讓我這個船長下不來台啊。」

「砰砰~砰砰砰~」

罕見的,紅團成員不再調侃他們這個不靠譜的船長,而是紛紛拔槍齊射,那些山賊甚至還沒來得及拔槍反擊,就已經一個個被放倒。

或許是默契,席格並沒有被殺,而是留了下來,畢竟,這可是折辱過他們船長的人。

香克斯瞬間也明白了身後同伴的意思,撿起草帽,輕輕上前一步,對斯凱勒點了點頭,斯凱勒很給面子的讓開了一步,香克斯再向前兩步,越過斯凱勒,站在席格身前。

「給我一個面子,不要反抗,否則場面會很難看。」

香克斯緩緩抬手,席格此時還處於震驚之中,根本沒有反應過來,香克斯的手在席格身前輕輕推了一下,甚至沒有碰到席格。

「咚~」

席格倒地不起,香克斯也走回了原來的位置,斯凱勒露出笑容,對著艾斯和路飛說道:「看到了嗎?這就是海賊,殺人越貨,鐵石心腸。」

「斯凱勒中將的心倒是軟,如毒蛇一般。」

香克斯也是笑著回應,但路飛卻搖了搖頭,說道:「可是…是這些人先打香克斯的,香克斯是好人,他還給我東西吃。」

聞言,香克斯臉色難看起來,斯凱勒見狀,伸手一捏路飛的臉頰,一拉一扯,瞬間抻出一米來長,放手,臉頰彈回去,不傷分毫。

「橡膠果實。價值五十億貝利的橡膠果實。」

斯凱勒說完,艾斯露出了驚訝之色,和幾年前不同,他早就識文斷字,對於金錢也開始有了概念,這五十億貝利,夠買多少肉吃啊!

路飛雖然沒有明確認知,但多多少少也能理解一點,說道:「是啊,我吃了之後,香克斯都沒打我。」

「如果我說,這顆果實,是他從別人手裡搶的呢?其中還牽扯到了幾十條無辜人命?你還會覺得他是個好人嗎?」

斯凱勒說完,路飛呆愣愣的看向香克斯,香克斯並沒有回答,斯凱勒也懶得說下去,抬頭說道:「後勤,處理一下。」

「是!長官!」

船艙之上傳來應和聲,隨後軍艦降低,許多海軍從軍艦上躍下,臨近地面時運動月步技巧,讓自己平穩落地,就是沒那麼優雅。

「我還以為,斯凱勒中將要將我們解決之後,才打掃戰場呢。」

香克斯突然露出笑容,說道:「看來,在下還是有幾分薄面的。」

「這裡是風車村,你覺得我像是傻子嗎?」

斯凱勒並沒有給香克斯好臉色,等到路面被打掃乾淨,風車村村民也幫忙處理,搬屍體或許不敢,但是幫忙清潔路面還是做得到的。

處理完畢之後,斯凱勒說道:「回到碼頭,留一部分人警惕有人出逃,其餘人布防風車村內外。」

「是!長官。」

後勤隊友應答,軍艦上也傳來了努爾基奇的聲音,聽到努爾基奇的聲音,貝克曼眼睛眯了眯,這個聲音,就是那個給人感覺像山,又像城門的那個副官吧?

此時,帶著村長的瑪琪諾才跑了過來,看到斯凱勒之後,瑪琪諾長鬆一口氣,斷斷續續的說道:「斯凱勒中…中將,您也…也來了?」

「不急,慢慢喘氣,回去你的酒館談事。」

斯凱勒點了點頭,看向香克斯,說道:「酒館,去嗎?」

「沒酒了。」

「我有。」

「那好。」

眾人走動間,海軍們也回到了軍艦上,軍艦也快速在空中航行起來。

不多時,當眾人來到酒館時,發現努爾基奇和甚平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魚大叔!」

路飛開心的朝甚平跑了過去,艾斯也是加快了腳步,甚平蹲下身,裂開滿是尖牙的大嘴笑了起來,隨後將兩人抱起。

努爾基奇看了一眼甚平,實在是想不明白,為什麼甚平會受到歡迎,難不成…長官家除了腦迴路之外,審美也有問題?

努爾基奇摸了摸自己的臉,想著是不是該以牛頭人身份亮相,獲得長官兩個子侄晚輩的好感?

不過下一瞬間,努爾基奇眉頭一皺,他感受到了一道很討厭的視線,望去,發現是面無表情的貝克曼正在盯著他看。

貝克曼見努爾基奇注意到自己,面無表情的臉上,扯起了一絲絲笑容,但還沒等他做什麼,香克斯的手直接攬在了他的肩膀上,說道:

「看什麼看,斯凱勒中將請喝酒,你都不專心?」

貝克曼被香克斯強行拉著,擠開只剩下半邊的酒館門,進入了瑪琪諾的酒館,一走進酒館,就連滿臉笑容的香克斯,此時表情都僵住了。

『淦!這都是些什麼牛鬼蛇神?!』

香克斯看著一屋子的「動物」,還有骷髏,看到那副端著牛奶正在享用的骨架時,香克斯直接打了一個寒顫,他進的…是鬼門關?

回頭看了看,的確是瑪琪諾酒館的門啊?斯凱勒等人也都要邁步進來了。

「哇~」

被甚平抱著走進來的路飛,看到一屋子的神奇生物,瞬間露出了大笑臉,甚平也適時的將兩人放下,路飛小跑著到佩德羅幾人面前,打量了好久,問道:

「你們是可以被吃的嗎?還是像魚大叔一樣,不能吃?」

佩德羅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了斯凱勒,但是斯凱勒並沒有看他,而是直接朝著吧台走去,佩德羅又將求助的目光看向甚平。

甚平也走了過來,說道:「這幾位是皮毛族,也是不能吃的。」

「這樣啊…」

路飛吧唧了一下嘴,有些失望,隨後眼睛又瞄向了布魯克,湊近兩步,艾斯正要伸手拉他,畢竟…

這些皮毛族,和甚平大叔,再怎麼奇怪,那也明顯是活的,而且穿著海軍的衣服,但是這副骨架…不知是生是死,也沒有穿海軍的衣服。

可是艾斯的手還沒碰到路飛,路飛就開口問道:「你為什麼全身都是骨頭?」

「盯」著瑪琪諾的布魯克回神,看著路飛,說道:「因為我已經老得只剩下一副老骨頭了喲嚯嚯嚯~」

「那你還能吃飯嗎?」

路飛眨巴著大眼睛問道,布魯克再次點了點頭,說道:「能吃,就是食物到不了腸胃,因為啊…我只剩下骨頭了喲嚯嚯嚯~」

路飛並沒有為布魯克的骨頭笑話捧場,而是緊皺眉頭,隨後,極為認真的發問道:「那你拉屎嗎?」

「額…」

布魯克逐漸張開嘴巴,不知道怎麼回答。

「Duang~」

不等布魯克想出一個適合的答案,一個酒杯就砸在了路飛的後腦勺,瞬間,他的嗓子眼從口中吐出,一直來到布魯克面前,才又彈了回去。

「吃飯時間,不許說這些。」

吧台處,傳來了斯凱勒嫌棄的聲音,隨後斯凱勒摸了摸吧台那新鮮的砍伐痕迹,搖了搖頭。

至於為什麼將其形容為砍伐,而不是劍痕刀痕,因為…在斯凱勒眼中,這就是毫無章法的砍伐。

不再留意這痕迹,斯凱勒看向吧台後通向小廚房的門,說道:「萊昂,還沒準備好嗎?」

門的另一邊,萊昂說道:「都準備好了,差不多可以開始烤了。」

聲音由遠及近,最後一個字落下,萊昂帶著一個小孩,還有一隻小白熊,從門後走出,每人手上都端著兩大盤生肉。

因為酒館改造過,小廚房現在是準備區,燒烤區反而在吧台處,因此裡面準備好,需要到外面來烤。

萊昂將食材放下,看向還有些懵逼的瑪琪諾,說道:「瑪琪諾老闆,實在抱歉,找不到廚房,借用一下。」

「嗯…嗯…」

被一屋子神奇動物嚇得還沒回神的瑪琪諾點了點頭,或許是下意識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