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一方的神靈和無間混沌的魔神沒有動,靜靜的觀戰,眾神皆知,這也是最精彩的一戰。

「好強!」

眾神看到紀寧的劍法后,又一次震驚,這會兒,紀寧已經完全放開身心,與劍道融為一體。

楊玄真和小龍女站在一起,說,「紀寧真的是天才,他是真正的劍神,我和他一比,真的差太遠了。」

「不!」小龍女說,「你才是最厲害的。」

「呵呵!」楊玄真笑道,「姐姐,你也是最漂亮的。」

此時,也只有楊玄真和小龍女表現的最輕鬆,兩人有說有笑的,讓一些神靈無語。

正因為此,眾神感覺楊玄真越發的深不可測,眾神猜想,『玄真來自何方?』

「紀寧!」余薇懷著緊張的心緒看紀寧戰鬥,又把眼角餘光放到楊玄真身上,觀察楊玄真的表情變化,『如果紀寧不敵,他會出手嗎?』

不得不說,源老人的實力真的很強大,放眼三界和無間混沌,沒有人是源老人的對手,此時,紀寧也落於下風。

「徙兒!」菩提有些擔憂,他更擔憂的是楊玄真,『他到底屬於哪一方?』這些年,菩提勸過楊玄真幾次,希望楊玄真出手幫助三界一方。

楊玄真說,「一切都是命運!」

紀寧的情況越來越危急,余薇已經移到楊玄真身邊,她看了楊玄真一眼,嘴唇動了一下,又轉頭對小龍女說,「玲瓏姐姐,你幫幫忙吧。」

菩提說,「余薇,戰鬥進行到現在,連我也無法插手了。」

「這?」余薇越來越緊張,她心裡卻非常堅定,『如果紀寧戰死,我就隨他而去吧。』

楊玄真感受到余薇的心緒波動,給她傳音,「余薇,你如果實力足夠強大,可以復活。」

「唔!」余薇心神一緊,脫口而出,「玄真上神,你是說,紀寧真的會戰死嗎?」

就在這時,紀寧突然了某個極限,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楊玄真笑道,「你看,紀寧突破了!」

「太好了!」余薇欣喜無比,她了解紀寧,只要紀寧突破境界,實力就會大漲。

這會兒,紀寧臉上也露出了笑容,看著源老人,「源老人,你還是輸了!」

「不!」源老人怒吼,「你們這些土著,怎麼可能殺我?給我死吧!」源老人吼了一聲,身上暴發出強大的氣勢,他又對身邊的魔神說,「給我爆!」

「呃!」 校園喋血記 菩提大驚,「源老人好狠,竟然要引爆神陣。」

「沒用的!」紀寧的語氣非常輕鬆,他突破到祖仙境界后,神體也突破到祖神境界了,他的神體在一瞬間加強了無數倍,神陣爆炸的威能對他沒有影響。

「爆!爆!爆!」

源老人大吼,神陣爆炸,大量的神靈死亡,一道道混沌亂流席捲虛空,眾神不斷的後退。

「紀寧!」余薇緊張無比。

「沒事!」小龍女難得的安慰了一句,她的聲音非常柔和,非常甜美,余薇聽到小龍女的聲音后,心裡竟然安寧了很多。

楊玄真看著紀寧所在的方向,神劍紫光瓊閃耀著一道道神光,紀寧手持神劍,施展無名劍術,一劍刺出。

「死吧!」

「嗯!」源老人終於動容了,「不可能,我不會死在一個土著手上!」

然而,紀寧的劍超越了時空界限,剎那間刺中源老人,源老人的靈魂湮滅,神體飄浮在虛空中。

紀寧的身形一閃,落到余薇身邊,激動的道,「終於完了!」

楊玄真說,「紀寧,恭喜你了!」

三界一方的神靈歡喜無比,無間混沌的魔神卻極為緊張。

紀寧和余薇說了一會話,又對楊玄真說,「楊大哥,這一次,多謝你了!」

「這是你自己獲得的成就!」楊玄真說了一句,話鋒一轉,「好了,三界事了,我們也該離開三界了。」 紀寧也準備離開三界了,不過,他剛剛晉級祖仙境界,還有一些事情要做,紀寧說,「楊大哥,也不急於一時,我準備再留一百年!」

紀寧在月下潭立下了本命誓言,只要晉級祖仙祖神境界,千年內必需離開三界。

千年時間,不長也不短,紀寧可以安排一些事情。

「行!」楊玄真點頭,「我也有一些事情還要安排,就照你說的辦,千年後,一起出發。」

楊玄真和紀寧道別後,回到大夏世界,進入青木仙山,楊氏族人見楊玄真回來,紛紛向他行大禮,楊玄真沒有理會族人,只見其身形一閃,來到飛雪峰。

楊雪感覺仙陣觸動了一下,她睜開眼睛,感應到熟悉的氣息,而後,猛然間起身,落到楊玄真身邊。

「玄真哥哥,你回來了?」她喊了一聲,撲到楊玄真懷裡,又問,「大戰如何了?」

「大戰已經結束了,源老人被紀寧斬殺了!」楊玄真說。

「嘻嘻!」楊雪燦爛的一笑,「玄真哥哥,這個結局和你預想的一樣啊。」

「命運而已!」楊玄真說。

兩人說了一會話,楊雪又走到小龍女身邊,拉住小龍女的手臂,「玲瓏姐姐,我也想你了。」

小龍女面對楊雪,難得的露出一絲笑容。

兩女說話,都是楊雪在說,小龍女靜靜的聽著,偶爾間,小龍女的臉上會露出一絲笑容。

楊玄真見兩女聊的開心,也不好打擾,又回了一趟飛燕峰,兩老見楊玄真回來,心有所感,臉上露出一絲不舍。

夏燕拉住楊玄真的手,「真兒,要離開了嗎?」

「嗯!」楊玄真點頭,「老媽,我還會呆一百年,百年後,就離開三界。」

「唔!」夏燕非常不舍。

楊玄真說,「老媽,我們都是修仙之人,正所謂,修仙無歲月,轉眼千萬間,用不了多久,我就回家了。」

楊飛虎說,「是啊,真兒只是去外界闖蕩,不用擔心。」他嘴上說不擔心,眼睛里卻充滿了擔憂,竟然暗中傳音,「真兒,混沌之中可不像三界,你進入混沌之後,一切小心。」

「嗯!」楊玄真微微點頭,夏燕輕哼一聲,「你這傢伙,又和兒子說什麼了?快告訴我。」

「呃!」楊飛虎無語。

話說,夏燕和楊飛虎雖然沒有達到心靈相通的境界,卻非常了解彼此,夏燕也只是故作生氣。

晚飯時分,楊雪和小龍女來到飛燕峰,楊雪一見到楊玄真,開口就問,「玄真哥哥,你真的要離開了嗎?」

「是的!」楊玄真說。

楊雪聞言,心神一緊,眼睛里出現淚花,「玄真哥哥,能不能帶我走?」

楊玄真沒有回答,而是說,「我會留一分身在三界。」

「唔!」楊雪沉默了。

楊玄真又接著說,「小雪,等你達到半步世界境,就和我的分身一起離開三界吧。」

祖仙和世界境是一道分水嶺,混沌之中,有無數的祖仙祖神,能晉級世界境的,卻寥寥可數,一般情況下,一個混沌世界能出一個世界神,就已經非常難得。

在一些繁華的混沌世界中,也只有兩三個世界神,由此可見,晉級世界神有多難。

楊玄真估計,『以楊雪的天賦,無法在三界晉級世界境,必需離開三界,開拓視野,方可晉級世界境。』

「好吧!」楊雪低下頭,心情有些沮喪,卻沒有多說,她心裡明白,楊玄真做了決定之後,就不會更改了。

楊玄真用手撫了一下楊雪的青絲,說,「小雪,混沌之中危險無比,如果帶著你,我們就會更危險,你也不想我陷入危險之中吧?」

「我懂!」楊雪輕聲說。

楊玄真又安慰了一句,「小雪,我會留下一個分身,分身就在飛雪峰潛修,可以經常陪你。」

「嗯!」楊雪點了點頭,她生性活潑,喜歡熱鬧,喜歡新事物,她想隨楊玄真離開三界,去見識混沌風光。

情深難暖故人心 百年時間,轉眼即過。

期間,紀寧在混沌之中開闢了一座道場,可以說,那就是聖人道場了,之後,楊雪說,『玄真哥哥,你也開闢一座道場吧。』

這不,楊玄真也跑到混沌之中,開闢了一方小世界,以後,楊玄真的親人和朋友可以去混沌之中修行。

臨行之時,楊玄真站在飛雪世界中,和楊雪,楊飛虎,夏燕等人道別,而後,拉著小龍女的手,進入混沌虛空。

片刻后,兩道流光向楊玄真這邊飛過來,楊玄真喊了一聲,「紀寧,余薇。」

楊玄真看到余薇后,有些意外,「紀寧,混沌之中危險無比,余薇的實力還是低了一些啊。」

「余薇留有分身。」紀寧說。

楊玄真聞言,不在說余薇的事情,話鋒一轉,「紀寧,你應該有很多寶物吧,拿一樣出來。」

「呵呵!」紀寧笑道,「楊大哥,你要是喜歡,我送你幾樣。」

「好啊!」楊玄真也不客氣。

歡喜農門:王爺,種地啦 紀寧隨手拿出一件飛行寶物,飛行寶物應念而漲,幻大到十萬丈后,變成了一艘龐大的船。

「這是虛空飛船,就送給楊大哥了。」紀寧說。

「好啊!」楊玄真應道,同時,用神念掃了一下虛空飛船,讚歎道,「紀寧,這虛空飛船不錯,應該是某個祖神的東西吧?」

「正是!」紀寧說。

這些年,紀寧經常進世界牢獄,找世界牢獄之中的魔神切磋,也從魔神身上搜到了很多寶物,這虛空飛船就是其中之一。

四人上了虛空飛船后,虛空飛船破空飛行,僅僅片刻,虛空飛船就已經遠離三界。

楊雪站在飛雪世界中,遙遙望天,輕聲自語,「玄真哥哥,你已經離開了吧?」

「我一直都在!」楊玄真的分身出現在楊雪身邊,抱著楊雪,楊雪輕輕的靠在楊玄真身上,「玄真哥哥,我會努力修行的。」

這些年,紀寧和楊玄真搜集了很多混沌星圖,由紀寧操控虛空飛船,朝著離三界最近的一處險地前進。

楊玄真隨意的躺著,小龍女坐在他身邊,楊玄真說,「紀寧,你還有一個混沌紀的時間,也不用著急,我們慢慢走,到處玩一玩。」 「楊大哥,你可知天蒼宮在哪?」紀寧問。

「呃!」楊玄真沉默了片刻,才說,「紀寧,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和你一樣,來自地球,如今,也是第一次離開三界啊。」

「嗯!」紀寧應了一聲,他心裡卻有一些疑惑,『難道說,楊大哥真的來自地球,和我一樣嗎?』

余薇心想,『在三界之中,除了源老人,就屬玄真上神最神秘。』

虛空飛船的速度不快,大約過了二十多天,虛空飛船才到第一處險地『漩渦空間』,此處極為危險,就是世界神通過此地,也有可能迷失方向,甚至,有可能身隕。

虛空飛船到達漩渦空間的邊緣后,紀寧把虛空飛船幻小,化成一艘百丈長的小船,如此一來,更容易躲避虛空裂縫,危險性也會小很多。

「走了!」紀寧說了一聲,用心力控制著虛空飛船,讓虛空飛船進入漩渦空間。

當虛空飛船進入漩渦空間后,楊玄真看到了一道道虛空裂縫,這些虛空裂縫透露出恐怖的氣息,紀寧感受到虛空裂縫中傳出來的恐怖氣息后,說,「楊大哥,請你庇護一下余薇。」

「放心吧!」楊玄真說。

其實,不用紀寧說話,楊玄真已經釋放出心力,心力和命運之力相融合,楊玄真能感受到周圍十萬里的命運軌跡。

命運,極靈玄妙,無所不在。

人有命運,動物有命運,石頭也有命運,山體有命運,星辰也有命運。

一方混沌世界也有其命運,同樣,一方混沌虛空也有命運。

不過,生靈的命運和山石、虛空的命運不一樣。

人的命運軌跡是生,老,病,死。

星辰,混沌世界的命運只有生和滅。

楊玄真的心力籠罩著方圓十萬里,他能感受到命運的氣息,命運的軌跡。

就在這時,前方出現一道虛空裂縫,楊玄真下意識的運用命運之力,改變虛空的命運,頓時,虛空中的裂縫消失不見。

「這是什麼力量?」紀寧驚嘆。

剛才,紀寧也破開了幾道虛空裂縫,卻沒有楊玄真那般舉重若輕,紀寧破開虛空裂縫,需要施展劍道神通。

楊玄真的力量非常詭異,竟然讓虛空裂縫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楊玄真見紀寧問起,隨意的道,「這是命運之力,人有命運,虛空也有命運。」

「虛空也有命運?」紀寧震驚,他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

要知道,虛空無形無象,又如何有命運?

楊玄真說,「紀寧,你說,整個三界的命運是什麼樣子?」

「呃!」紀寧頓住了,他也明白了,過了片刻才說,「楊大哥,原本,三界已經走向毀滅,經過此次量劫,又再次走向新生。」

「對!」楊玄真說,「這就是三界的命運,三界的命運是從開闢到興盛,再到毀滅。」

「我懂了!」紀寧懂了,但是,他仍然無法參悟命運大道,或許,當紀寧晉級世界境后,才有可能參悟命運大道。

紀寧是半步世界神,修練了無名劍術,實力非常強大。

楊玄真修練命運大道,又有小冊子輔助,實力也非常強大。

此次,有紀寧和楊玄真聯繫,四人輕輕鬆鬆的通過了漩渦空間,待虛空飛船進入安全的混沌虛空后,紀寧輕出一口氣,「楊大哥,那漩渦空間還真是危險,如果沒有你幫忙,我能不能過來還兩說。」

「是非常危險!」余薇附和。

以余薇的實力,是無法穿過漩渦空間的,余薇又說,「紀寧,我有些明白了,為什麼三界眾神從不離開三界,混沌之中真的太危險了。」

紀寧說,「或許,有一些我們不知道的神靈離開三界。」

「不會吧?」余薇說,「據說,除了我們之外,也只有女媧大神離開三界,而且,女媧大神離開三界后,就沒有音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