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界的武者,修鍊時間法則的比比皆是,只有時間法則能夠對抗時間法則,當然,更高層次的空間法則也是有機會對抗時間法則,這些法則之力修鍊到高層之後,都會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相互之間也有克制的辦法。

只是現在,羅征根本無法剋制。

下一刻,火允兒的身影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羅征的身邊,而那隻沾染著烈焰的玉手,赫然已經朝著羅征的頭部拍過來。

因為時間法則的原因,羅征根本沒有反應的時間,不過就在這時候,火允兒又做了一件令人無語的事情,她的手拍到一半,卻略微停了停,隨即說道:「一下拍暈你,會有點疼,不過不會讓你受重傷!」

這一說話,羅征哪裡沒有反應的時間,他便是邁出一步,穿梭空間,與火允兒瞬間拉開了距離,他卻沒有絲毫輕鬆,臉上則是滿臉嚴峻之色。

剛剛這一下,他能夠安然躲開,可是這火允兒操控著時間法則,自己如何躲避?

「逃走了?」看到羅征瞬間消失在自己面前,火允兒臉上流露出失望之色,她卻在想,自己好心提醒羅征,他竟然趁著自己提醒逃跑,有些狡詐……

火允兒卻不知道,並不是別人狡詐,是她自己太過於離譜。

不過火允兒絲毫不在意,掌控者時間法則的她,很容易捕捉到這種機會,羅征在她面前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隨即她再次改變時間的流速,在這一瞬間,她周圍方圓數十丈的範圍內,時間開始變得粘稠和緩慢,而羅征也彷彿像是演繹慢動作一般,一點一點的挪動。

於是她輕輕的飄過去,那燃燒著火焰的手掌再次朝著羅征拍上去。

「這次不提醒你了,」火允兒此刻便是如此想著。

她這一拍,便是運轉了七分力,實際上她還是有留手,她怕自己十分力拍下去,直接將羅征拍死了。 火允兒身為神國公主,鮮有她展示實力的機會。

四大神國的皇族,都擁有獨有的修鍊密地,這些修鍊密地甚至動用上界的能力搭建而成。

有記錄以來,火允兒幾乎沒有在公眾場合與他人比斗過,大家對火允兒實力估計,也僅僅是從她在天風神國的地位判斷。

所以對於火允兒主修的功法,以及領悟的法則完全不清楚。

大家知道她很強,但也沒有想到火允兒能夠強悍到這種地步,羅征在她面前幾乎沒有還手之力!

雖然她這一拍之下,僅僅只是用了七分力量,但她那皓腕上的手鐲輕輕一晃,開始劇烈的震動之下,便是一股極為巨大的力量爆發出來。

「噗!」

眾人就聽見一道拍碎西瓜一般的聲音傳遞而來。

隨後羅征的身影驟然朝著下方墜落而去,直接撞在了下方的結界之上。

也幸虧這結界乃是神海境大能所布置,這般撞擊之下,那結界就開始扭曲,變形,深深地凹陷下去,但隨著布置結界的那位神海境大能雙目中的精光一閃,結界便是瞬間恢復!

倘若換做其他的武者,挨了這樣輕輕一拍,恐怕就再難以站起來。

但是羅徵到底擁有仙器之體,那股巨大的力量剛剛灌入羅征的體內,頓時被化為一道道鴻蒙天罡開始浸潤羅征的身體。

不過自從晉陞仙器之體后,羅征的肉身一直沒有被煉化的機會,以仙器之體面對這種程度的戰鬥,已經有些力有不逮,所以即使羅征的肉身不斷的轉化之下,也僅僅只是轉化了七成力量,還是有三成力量對羅征的身體造成的傷害。

餘下的三成力量,羅征尚且可以承受,只是讓他受了一些輕傷罷了,以他如今的肉身強悍程度,數個呼吸的時間就可以恢復。

火允兒那身白藍色的長裙,隨風不斷地飄舞著,她俯視著羅征,臉上卻是流露出擔憂之色,心中卻在憂慮,她剛剛雖然有留手,但依舊擔心那一拍,會不會還是太重了一些?

不過轉瞬之間,她的憂慮就打消了,臉上甚至流露出安心的笑容,因為她看到羅征從結界之上一躍而起,看上去身體應該並無大礙。

「這個小姑娘,還真的像是聖人一般善良,」羅征在心中也嘆了一口氣。

「嗯哼?看上人家了?」熏卻是不失時機的來了一句。

「嘿嘿,」羅征沒有說話,隨即便是飛升上去,與那火允兒四目相對。

「好了!」火允兒看著羅征忽然說道。

羅征頓時為之一愣,「什麼好了?」

這下子反倒是火允兒流露出奇怪之色,隨即傻傻的說道:「我們不是已經分出勝負了嗎?」

這話一說出口,所有的人臉上再次流露出古怪之色,隨後星野神國,大禹神國和黑鐵神國的武者們頓時笑了起來,只有天風神國的諸多武者沒有笑,畢竟是他們神國的公主,也是他們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女神。

至於諸多神海境大能,臉上也是流露出微笑,火家的這孩子,實在是……

天風戰皇臉上更是流露出無奈的苦笑,這事情也只能怪他,自從發現火允兒的天賦后,他便是太嬌慣這個女兒了,從來沒有讓她單獨外出歷練過。

當然,不單獨歷練並不代表火允兒不努力,實際上火允兒這些年來,幾乎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修鍊之上,幾乎將一切其他的活動都捨棄了,所以她的性格幾乎還停留在七八歲的小姑娘的狀態,太過於善良和天真,同時還伴隨著可怕的實力和天賦。

「我們,還未分出勝負,」羅征認真的回答道。

火允兒滿臉奇怪之色,想了想后才回答道:「可是,可是你剛剛明明是敗了……」

羅征微微一笑,臉上忽然流露出一絲狡黠之色,用同樣的口氣回答道:「可是,可是我還沒有認輸……」

火允兒眨巴了一下雙眼,恍然大悟,「哦!也就是說,要讓你認輸才可以!我明白了!」

她只是不諳世事,但卻不是真傻,在她看來,羅征剛剛的確是敗了,這不過是切磋而已,大家也不需要拼一個你死我活,現在弄明白后,她心中便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讓羅征認輸。

於是她話音落下之後,藍白色的長裙輕輕一飄,身體朝著前方微微一傾,便是如同飛天的仙子一般,朝著羅征飄動過去。

與此同時,她手中的手鐲開始振顫之下,時間法則便隨著她的手腕擴散出來。

她手中的這枚手鐲並不是一件攻擊性的寶貝,而是對她的力量和真元都有相當程度的加成,當那時間法則擴散的瞬間,羅征就條件反射一般,準備退開。

無奈時間法則擴散的速度太快了,何況這結界之中的空間原本就不大,並沒有太多的空間讓羅征逃竄。

在被這時間法則籠罩的時間,羅征的身形頓時變得無比遲緩,雖然他已經通過空間法則連同了不遠處的一個空間節點,可是身形還來不及瞬移,就已經被時間法則給粘住了。

糟……糕……

在時間法則的作用之下,羅征便是腦海中的念頭,也變得緩慢無比。

他就看到火允兒的速度驟然放大了無數倍,向自己飛速靠近,可是被時間法則所籠罩后,羅征真的沒有太多的辦法。

火允兒再次靠近羅征,她的秀眉微微蹙著,讓對方認輸,就必須將羅征打服氣,這並不是她喜歡的事情。

不過火允兒也明白,她是代表了天風神國出戰,而且屬於天風神國的皇室,她自己是不願意輸的這場比斗的,沒有更好的辦法之下,她只能將自己的力量再次提升。

九成力量,不能再多了……

她心中這般想著,隨即玉手便是已經朝著羅征的額頭拍下去。

這一拍看上去是無比輕柔,彷彿在輕輕的撫摸羅征的腦袋一般,但沒有武者會小看她的力量,也幸虧羅征的肉身強橫的像怪物,其他的武者腦袋被這麼一拍,恐怕連同脖子都會斷掉。

即使是羅征擁有仙器之體,在這一拍之下,也是頭昏腦漲,眼冒金星。

「噗!」

羅征的身體再次重重的朝著下方的結界砸下去。

在火雲兒的時間法則之下,羅征下墜的速度極為緩慢,當然,那只是旁人的視覺效果罷了,當火允兒撤掉了時間法則之後,羅征的速度便是赫然加快,重重的砸在下方的結界上。

「認輸不認輸?」火允兒蹙著秀眉問道。

「不認輸!」羅征擦拭掉嘴角的一縷血跡,「不認輸!」

「那就再來!」

話音一落,火允兒瞬間出現在羅征跟前,隨著她皓腕上的鐲子震動之下,玉手輕輕一拂,羅征的身體便是朝著結界上空撞上去。

這次火允兒甚至使用了十分力量!

「認輸嗎?」火允兒再次問道,她臉上已經流露出極其不忍之色,似乎如此對待羅征,讓她萬分難受。

「噗!」這一次羅征卻是朝著左側直撞而去,這一次,羅征的嘴角便是濺出了一捧血跡。

「認輸嗎!」火允兒又問。

「不,」羅征目光淡然的望著火允兒回應道。

現在便是輪到火允兒焦急了,她從來沒有想過,這世界上會有這樣的傢伙,明明不是她的對手,卻依舊要硬撐,想了想之後,她忽然開口說道:「我求求你,你認輸好了!」

火允兒不願意擊殺羅征,可是偏偏這傢伙又死活不認輸,對於其他武者來說原本是一件簡單地事情,大不了將對方殺了就是了,反正是你死活不認輸。

對於火允兒來說,卻是一個極大的難題。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一直密切觀戰的天風戰皇,這時候忽然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這一次,也算是對允兒的一次磨練吧,」他暗暗想著。

火允兒沒有歷練的經歷,但是並非沒有戰鬥的經歷,從火允兒踏入先天生靈之後,天風戰皇就安排一個又一個的對手向她挑戰。

當火允兒能夠戰勝同級別的對手后,天風戰皇就會安排比火允兒更強一籌的對手,當火允兒在先天三重的時候,已經能夠打敗先天七重的武者。

在火允兒先天十重的時候,則已經能打敗照神境七重的對手!

爾後的火允兒,基本能夠跨越一個大境界戰敗對手。

現在火允兒已經進入了虛劫境後期,而她的對手乃是生死境二重,甚至於生死境三重的對手!

不過那種程度的切磋,都是點到為止,她乃是千金之軀,神國公主,即使天風戰皇讓那些武者全力以赴,可是又有誰真的敢傷了火允兒?

這種歷練,終歸不是生死邊緣的歷練,現在面對這羅天行,也算是火允兒的一場大考,希望他的寶貝女兒能夠做出正確的抉擇,不至於讓他太過於丟臉。

聽到火允兒求自己認輸,羅征也是滿臉的啼笑皆非,但是笑完之後,他還是回答道:「求我,我也不認輸!」

這下火允兒是真沒轍了,她左顧右盼,便是想要尋找一些援助,當她的目光落在天風戰皇身上的時候,天風戰皇卻閉上了眼睛,他這個做爹的,不想在這個時候給女兒任何提示。

當然,天風戰皇不提示,卻有其他武者出謀劃策。

下方天風神國的諸多武者,看到他們神國公主的表情,一個個頓時大聲叫嚷起來。

「公主,殺了他就可以了,這小子不識抬舉,公主你手下留情,她卻要折磨你!」@^^$

殺了他么,火允兒咬著嘴唇,很快就斷絕了這個念想,她自從記事起,就連一隻螞蟻都沒有殺過。

修鍊到先天生靈后,她能夠感受到世間萬物,在草坪上走過,也會保持輕盈,唯恐踩傷那些青草,而路上若是有螞蟻,螞蚱之類的生靈,她也會小心翼翼的避開!

這樣的火允兒,你指望她去殺人?恐怕殺了她,她都難以做到。

到底還是心理素質太過於脆弱,這一急之下,她的眼眶一紅,晶瑩剔透的淚珠子便是在眼眶裡面晃蕩了。

看到這一幕,天風神國中諸多神級天才的心都碎了,那些神級天才們基本都是火允兒的仰慕者,又怎能容忍她被人弄哭?一時間,諸多神級天才便是將羅征給恨上了……!$*!

「羅征,你根本不是我們天風神國公主的對手,不要像是一個無賴,給我乖乖的認輸!」

「堂堂男子漢,竟然耍賴,簡直太丟人了!」

「快點認輸,不認輸,我必然要殺你!」

一時間天風神國的武者,便開始吵嚷起來。

就在這時候,那位一直在呼呼大睡的小怪物,忽然翻了個身,對著天風神國的神級天才們怒吼道:「吵個毛吵!擾人清夢!那個……天風神國的火什麼?火美女,你不願意殺人,就直接將他打暈好了,真是一個娘們,這點破事也糾結!」

小怪物這麼一吼,原本也是犯了眾怒,小怪物雖然厲害,但終究不可能跟天風神國這麼多神級天才動手,故而這些神級天才們免不了要對小怪物反唇相譏。

但是小怪物的話說道後半段,頓時將那些神級天才給提醒了。

「對啊,剛剛沒想到,公主,將那羅天行打暈就可以了!」

「打暈他,就算勝出了!」

聽到這個建議,火允兒的目光驟然一亮,殺人她或許做不到,但是將人打暈,她還是能夠勉強為之的。

於是她朝著羅征微微一笑,「既然你死活都不認輸,那就對不住了,我要打暈你了喔!」

聽到火允兒那嬌滴滴的嫵媚聲音,拖出一個長長的「喔」字,不少神級天才頓時精神都為之一振,這等容貌的女子,配上這等聲音,對於任何年齡的武者都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這一次,火允兒輕輕一飄之下,再次如法炮製,施展出時間法則,將時間流速降低。

羅征看上去依舊沒有絲毫抵抗力,獃獃的站在原地,眼睜睜的看著火允兒以無法察覺的速度貼近自己。

想著要將羅征打暈,火允兒則是繞在了羅征的身後,那玉手便是化為掌刀,朝著羅征的後腦勺切過去。

但是,就在火允兒貼近羅征的瞬間,異變突起!

羅征原本遲緩如同蝸牛一般的動作,驟然卻加快了幾分,他的速度雖然追不上火允兒的速度,但足以讓羅征護住自己的後腦勺。

所以火允兒這一記掌刀,卻是且在了羅征的手臂之上。

「噗!」

羅征再次像一個皮球,朝著前方飛射而去,這一次因為羅征手臂的防護,他並沒有受傷,他臉上便是掛著笑容,甩了甩隱隱作痛的手臂,便是恢復了正常。

「咦?」

火允兒的臉上流露出奇怪的表情,「你,你剛剛的動作,怎麼那麼快……」

她將時間法則的第一層完全融匯貫通,能夠將周圍十丈範圍內的時間流速調節為一百比一。

也就是說,外面的時間過去一個呼吸的時間,在她的時間法則籠罩之下,便是要過去了百分之一個呼吸的時間。

這也是羅征的速度慢如蝸牛的原因。

被減慢了百倍之後,即使羅征的速度再快,也快步到哪裡去,如何能夠擋住火允兒的攻擊?

但是就在剛剛那一瞬間,羅征出手護住了自己的後腦勺,速度卻是驟然加快了十倍!

這等於羅征硬生生的將自己的速度提升了十倍……

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她感覺到周圍還有一些時間法則殘留在空中,而這些時間法則,並不是她釋放的!

「你領悟了時間法則?就在剛剛?」火允兒也是滿臉愕然的表情。

戰皇戰帝們,還有諸多神海境大能,這時候也是滿臉震驚的表情,以他們的眼光,如何看不出來剛剛的變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