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小糯米已經靈活的爬進他懷裡,兩隻小爪子精準的搶走了他的手機。

她喜笑顏開,小奶音萌噠噠的:「麻麻,小糯米來了~」

「寶貝兒,麻麻好想你嗚嗚……」

「哭唧唧,小糯米也很想麻麻。」

陸胤看著小潑猴一樣,纏在懷裡的小糯米,很是頭疼,她什麼時候進來的?

一手抱著她,深怕她掉下去,陸胤從大班椅上起身,來到沙發上坐下。

一雙長腿,隨意的交疊著。

小糯米笑嘻嘻的在他俊臉上啾了一口,陸胤一手摸了摸臉,傲嬌的哼了一聲,算她識相。

看在她萌的份上,原諒她了。

母女倆在相互訴說著想念,小糯米委屈巴巴的,「麻麻,小糯米和粑粑都很想你。」

「麻麻也很想你們。」

小糯米眼眸瞬間發亮,「那小糯米和粑粑去找麻麻吧!」

喬安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她猛地咳嗽了起來,緩了一會兒,才捂著被嚇得狂跳的心臟,說,「喬小諾,不可以。」

「為什麼?」小糯米噘嘴,不開心了,「難道你不想小糯米嗎?」

「麻麻當然想你,但是……」喬安蹲在上,拿著一枝小樹枝,在地上畫圈圈,「但是麻麻在工作,你過來會影響麻麻。」

「哼(╯^╰)」

小糯米把手機扔給陸胤,自己一扭身,從他懷裡滑下,一溜煙跑了。 窗子停止了顫動,燈光也不再搖曳不定,人們能清楚感覺到風勢小了許多。

望著窗外終於直起腰的樹榦,鄭飛訝然,玩笑道:「以後出海碰到大風天,一定要請你說句話。」

克里斯汀自己也是驚訝得很,連點幾下頭:「看來我得到了上帝的眷顧。」

說著,他便放下酒杯站起身來,在衛兵的保護下闊步走到大廳正中央,登上設置在那裡的圓形高台。

他的上台,引起了大廳里的短暫寂靜,人們紛紛望過來,之後切切私語,猜測他想說些什麼。

克里斯汀抬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微微一笑。

「各位將軍,回去告訴士兵們,這是遠征計劃前的最後一次晚會了,我們偉大的王朝戰爭即將來臨,準備好迎接勝利的曙光吧!」

沉頓少頃,大廳里頃刻間爆發出陣陣喝彩,等待八年的將軍們縱情揮舞手臂,臉色洋溢著擋不住的喜悅,不管身旁是男是女,激動得抓過來就是一個大大的擁抱。

在這陣陣吶喊聲叫好聲中,克里斯汀走下高台,悄然消失在人們的視野里。

他回屋收拾好自己完成一半的圖紙,細心疊起來裝到一個牛皮製成的包里,隨身帶著。

「我們走吧。」他對鄭飛說,轉頭最後望了眼這間屋子,和窗外繁星點綴的夜空。

來到門前,剛要打開,忽聽篤篤兩聲叩門。

想了下,克里斯汀開門見是國王,不禁露出了禮節性的笑容。

「克里斯汀,遠征計劃真要開始了嗎?」 陰冥經 國王迫不及待地問,他焦急的神色,暴露了他渴望勝利渴望征服的內心。

在這個間隙,鄭飛把國王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

這一定是個好戰的國王,眼神中充滿了梟雄氣息,再加上象徵兇狠狡詐的鷹鉤鼻,昭示強大力量的寬肩壯臂,都說明了這一點。

「是的,八年的準備已經足夠了,幾天前從羅馬尼亞傳來信說,所向無敵的奧斯曼帝國軍隊在康斯坦察港吃了敗仗,士氣大挫,現在正是攻打他們的好機會。」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克里斯汀一改之前的和善神態,目光中源源不斷湧現著復仇的怒火。

聞言,鄭飛心裡有了譜。

他們的目標,原來是這個時代最強的奧斯曼帝國,這種不撿軟柿子捏的行為,卻很合理。

因為,克里斯汀和奧斯曼帝國之間有著深仇大恨,他的父母都死在了那裡,他並不知道父親烏爾班還活著。

「好,太好了!」國王激動地拍了下手,對他豎起大拇指:「終於要開始了,你偉大的巨艦巨炮就要派上用場了!」

克里斯汀聳聳肩,不做回復。

這時國王瞥見他懷裡揣著的牛皮包,不禁皺皺眉:「你要走?」

「是的。」

「可是晚會還沒結束呢。」

「我要和我的老朋友去一個地方,好久沒見了想聊聊。」克里斯汀搭上了鄭飛的肩膀,舉止從容。

國王看了鄭飛一眼,很快又移回目光,滿是狐疑但也不便多說什麼,點點頭:「好吧,我把皇家護衛隊調來保護你。」

「不用了,讓戈麥德兄弟倆跟著我就行了。」克里斯汀不希望有太多人跟著,人多眼雜。

戈麥德兄弟倆是他的親信,是皇家護衛隊中百里挑一的佼佼者,各自身懷絕技。

克里斯汀覺得有兩個人就足夠了,在他印象中鄭飛只是個航海家而已,不會有多大勢力的。

猶豫了會兒,國王眼中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意味。

「好,那你什麼時候回王宮?」

「應該是明天吧,不用著急,哥本哈根城裡不少人都認識我,還怕我丟了?」克里斯汀笑笑。

國王挑眉,不再多說什麼了,側身讓出一條路來,和克里斯汀肩並肩行走,直到把他送到了大門口,揮手告別。

門口聚了很多輛馬車,都是在這等著將軍們出來的,把將軍們和他們懷裡的美艷女郎拉去住所,賺的錢是平時的好幾倍。

這麼冷的天,再加上之前刮過的大風,車夫們全都縮在棉大衣里,裹得怕不夠緊還用繩子扎了幾道,一丁點冷風都漏不進去。

鄭飛和克里斯汀剛出城堡,就有個腿腳麻利的車夫跑過來:「需要坐車嗎?」

「往那邊一直走。」鄭飛上車。

「可那邊是漁村…」

「就是那裡。」

車夫納悶不解地點頭,甩起鞭子抽了下馬背,嘴裡嘟囔:「真奇怪,第一次碰見兩個男人從這地方出來,去的還是漁村。」

「你說什麼?」

「哦沒什麼……我在說,前幾天有人把附近漁村的漁船都給買了下來,真夠傻的。」

聽到對自己的嘲諷,鄭飛咧咧嘴,滿臉黑線。

「不過啊,真是個好心人,最近幾年出海捕魚的漁民收穫都不景氣,都快吃不下去飯了,正好用賣船的錢買塊地。」車夫補了句。

這話聽著倒還舒服,鄭飛微笑不語,想不到自己本來是為了潛入城堡,竟還無意中幫了那麼多漁民。

車夫趕車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兒的功夫,靜謐安詳的漁村便是到了。

下車,鄭飛慷慨地抓出幾個銀幣遞給車夫,和克里斯汀下了車。

車夫兩手捧著銀幣,杵在原地發了好久的愣。

「真有錢…跟買漁船的那傻子似的。」他由衷感慨,沖著兩人的背影打了個感謝的手勢。

自從賣掉船后,漁村裡的人們陸陸續續搬到了鄉下,慘淡的捕魚業行不通,只能種種地了。

盛總,你老婆又鬧離婚了 以至於這片漁村,寂靜得只剩下風和海浪的聲音。

岸邊停著幾條船,每條船上各自有幾個人,都是鄭飛的水手,看到鄭飛突然冒出來了,水手們立刻跳下甲板。

「咦,船長你怎麼從這邊過來了,不是應該從海上嗎?」

鄭飛做了個邀請的動作,請克里斯汀上船,還有衛兵戈麥德兄弟。

「過去找大家集合。」他對水手們說。

水手領命,揚帆起錨,調轉方向向著海崖後方那邊海域駛去。

站在船頭,克里斯汀眺望著遠方的海面。

「你果然是個航海家。」

「當然了。」(未完待續。) 「小糯米,你去哪?」

陸胤叫了一聲,才拿起手機,「寶貝兒,你跟小糯米說了什麼?」

驚世鳳鳴:至尊大小姐 「哦,我讓她不要來找我。」

陸胤:「……」

能降得住小糯米的人,永遠是她親媽。

「陸胤,小糯米怎麼了?」

喬安聲音低低的,有些悶,大概是沒想到小糯米會突然把手機扔給了陸胤,不跟她說話了。

哭唧唧。

小糯米一定是生氣了。

怎麼辦,她的小寶貝生氣了。

「小糯米氣得跑回房間哭了。」

喬安的心揪了起來,「那你幫我哄哄她。」

「我有什麼好處?」

「你是她粑粑,你還想要什麼好處?!」

陸胤朗聲笑了起來,已經能想象得到,手機那端的她,正咬牙切齒一臉抓狂的模樣。

「說聲愛我,我就去。」

「陸胤,你欠揍是吧?」

「寶貝兒,快。」

喬安正要說,一道低沉的嗓音,自身後傳來,「你蹲在那長蘑菇么?」

這聲音……慕靖西他怎麼出來了?

喬安沒來得及跟那端的陸胤告別,便立即把電話給掛了。

順勢將電話藏進衣服里,她扭頭,「你怎麼來了?」

「身為保鏢,你去哪,我去哪。」

嘁。

說得好像真的一樣。

他平時往官邸跑不是挺勤奮的么,往厲清歡面前跑,不是挺勤奮的么?

那時候,怎麼他就沒想到他是她的保鏢呢?

喬安站起身,憤憤的瞪他一眼,睡覺不讓她安寧,她好端端的打個電話,還來打擾她。

過分!

氣沖沖的要回公寓,跟他擦肩而過的時候,手腕倏地被他攥緊。

喬安以扭頭,「慕靖西,再不放手我告你性~騷~擾!」

有意思的罪名。

慕靖西饒有興緻的打量著她,薄唇噙著一抹笑,「你藏了什麼?」

「什麼?」

「剛才跟誰在打電話?」

慕靖西一句話,讓喬安渾身緊繃了起來。

她站著不動,美眸里閃過太多複雜的情緒,慕靖西盡收眼底,他唇角笑意微冷。

果然在躲著打電話。

鬆開了她的手,慕靖西率先回了公寓。

喬安傻眼了,咦,大西瓜怎麼走了?

不是要審問她么?

回到卧室,慕靖西在沙發上躺著,雙手枕在腦後,喬安打開燈,他眉頭微微一蹙。

喬安撇撇嘴,回到床~上躺下。

「關燈。」

「你自己關。」喬安拉高絲被,蓋住自己的腦袋。

一陣腳步聲響起,由遠及近,喬安剛要掀開被子看他在幹什麼,床墊一沉,男人沉重的身軀便躺了下來。

喬安身子往後縮了一下,一瞬不瞬的盯著他,「喂,慕靖西!」

「嗯?」

「你下去!去睡沙發去!」

「沙發不好關燈。」 柯南之所謂記者不好當 他說得理直氣壯,長臂一聲,在開關上輕輕一按,剎那間,卧室里燈光盡數熄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