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有情況!周陽立馬跑過去,正對著他的臉,仔細觀察著男人的表情。

「說,是不是你之前追求過人家趙以諾,只是她沒有同意,所以才會回頭來追我?」女人問道。

她的想象力,真的是太豐富了!山貓看著眼前心愛的人,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周陽,我的周大小姐,你能不能別胡說八道,趙以諾以前是我的嫂子,現在是我的嫂子,將來還會是我的嫂子,懂了么?再說了,我對她只有親情、友情,沒有愛情,曉得了不?」男人解釋著。

這一番話,倒是讓周陽心裡舒服了很多。其實她就是想聽山貓的解釋,就是想聽他否認自己喜歡趙以諾。

「原來是這樣啊。」她回答。

「你以為是哪樣?」山貓撇了她一眼,有些不悅。

「我說你一個大男人,怎麼說生氣就生氣啊,真是的,比一個女人還善變。」周陽嘀咕著,狠狠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啊!」突然,山貓一聲尖叫。

「怎麼了?是不是打到你的傷口了?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周陽一邊愧疚的道著歉一邊為他揉著肩膀。

「嗯,真舒服,繼續。」山貓閉著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模樣,低聲說道。

被套路了!臭男人,竟然敢和我玩這一招!周陽一個用力,狠狠地掐住他身上的肉,此時的山貓,表情扭曲,想要說點什麼,卻又說不出口。

「以後,還敢騙我么?」女人直接問道。

「不敢了不敢了,姑奶奶,您可以鬆手了。」山貓趕忙求饒著說道。

這還差不多。周陽立即鬆開手,走到旁邊,為男人削著蘋果。

「山貓,醒了啊?怎麼樣?身體好點了么?」趙以諾一邊走進來一邊虛弱的問道。

「嫂子?你怎麼來了?應該是我去看你啊,快坐。」山貓一邊招呼著一邊要去攙扶趙以諾。

「你別動,我來。」說著,周陽便上前扶著趙以諾。

看著面前女人突然這麼懂事的模樣,男人竟然還覺得有些不太習慣。

「真是對不起啊,都是因為我,要不是我,你也不會受傷,現在也不會還躺在醫院裡。」趙以諾立即說道。

她來,就是向山貓道歉的。

「嫂子,你說什麼呢,我們都是一家人,談什麼對得起對不起的,沒事,我很快就恢復了,放心吧,只要你沒事就好。」山貓趕忙說道。

旁邊的周陽,立即轉過頭來,鄙夷的看了看山貓,很是不滿。

臭男人,還什麼只要你沒事就好,這不明顯著他很在乎這個趙以諾嘛!

「嫂子,吃個蘋果。」說著,周陽遞給趙以諾一個蘋果。

「顧忘說了,最近你就在醫院裡好好養身體,不用想太多。」趙以諾繼續說道。

「你的!」周陽一邊將削好的蘋果扔給山貓一邊凜冽的說道。

一句話,兩個字,什麼知道周陽又生氣了。

女人啊,真是讓人無法理解!

「沒事兒,嫂子,這都是應該的,你不用感到愧疚,我答應過大哥,一定要照顧好、保護好你,但是最後還是讓你受到了傷害,說實話,這裡邊還有我的責任。」

「你可千萬別這麼說,我對你已經很愧疚了……」

兩個在病房裡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討論著,已經完全忽視了旁邊周陽的存在。

冷情總裁的首席夫人 「行了行了,你們倆夠了,都不是你們的責任,行了吧?是我的責任,好不好? 他的溫柔暴君 閑著沒事怎麼都愛攬責任吶。」周陽嘀咕著。

頓時,趙以諾和山貓笑了,氣氛突然變得輕鬆起來。

「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我找你半天了。」顧忘走進來說道。

「我來看看山貓。」趙以諾回答。

顧忘趕忙將手裡的外套放在趙以諾的肩上,微微笑了一下。

看人家這老公當的,真是羨煞旁人啊!周陽嘆了口氣,心中有些鬱悶。

「周陽,你怎麼了?」病床上的男人問道。

「沒怎麼啊。」她回答。

旁邊的顧忘緊緊的握住趙以諾的小手,試圖陪她一絲安慰和溫暖。

「放心吧,一切都會過去的。」顧忘輕輕攬著趙以諾,說道。

終於,周陽看不下去了。

「大哥,嫂子,你們這樣,真的好么?在我們兩個單身狗面前秀恩愛,幹嘛啊這是。」她直接說道。

「那你也可以啊,你和山貓湊成一對不就行了。」顧忘故意撇了一眼旁邊的山貓,說道。

這個,其實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現在為時尚早,她還有自己的計劃。

「你們趕緊回去吧,我怕一會你們控制不住。」說著,周陽直接將顧忘和趙以諾推出病房。

「你怎麼這麼霸道啊?這是我的病房!」山貓說道。

「你的就是我的!」

「憑什麼啊?」

「憑你喜歡我!」周陽大聲回答。

她說的那麼理所當然,好像自己已經是山貓的人了一樣。

「我想吃水餃。」病床上的男人,突然說道。

「那你等著,我去給你買。」周陽一邊說著一邊急匆匆的跑出病房。

此時,山貓微微皺起了眉頭。

她到底是什麼意思?不喜歡他,為什麼還要這麼在乎他?他突然有些迷茫了。

「以後,你就不要亂跑了,放心吧,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由我來解決。」顧忘輕輕親吻了一下趙以諾的額頭,低聲說道。

「我只是有些擔心,我怕山貓出什麼意外。」她回答。

要知道,山貓可一直都是顧忘,得力幹將,他不能有任何閃失!

「沒事的,聽話,好好在這裡養身體,我去一趟公司,晚上來陪你。」

兩個人又膩歪了一會,男人便直接離開了。

突然,旁邊的手機響了,屏幕上跳動的是「林夫人」三個字。 「還有這個阿帕奇戰鬥機,可以在很遠的距離對你們進行空中火力支援,你看這個上面的加特林機槍一掃,神族得那些金鷹能夠招架住嗎?還有這個導彈系統帶跟蹤彈的就跟神族得那個火鳥一樣。」

「贏了!我感覺我們這場戰鬥肯定能贏!」

三眼獅終於激動的哈哈大笑了起來,因為隨著姜辰拿出來的東西,讓他對勝利的希望是越來越大的。

「這算什麼!還有這個戰鬥機空軍一號,這個不能飛,因為場地不行,但是可以讓你們看看,這人坐上去,就這個飛機,直接「秀」如同一道光是的飛走,速度快得出奇,如果從這裡出發的話,要回到夢城最多也就半個多小時相當於半支香的時間,而且這個可以悄無聲息的飛到神族上方,在萬米高空對敵人實施精確轟炸,要炸他們的指揮部絕對不會炸錯地方,而且他們根本不知道,他們的金鷹能飛這麼高嗎?這麼快的速度,他們的魔法能打到我們嗎?「

「我的老天爺啊!你們的科技也太猛了吧!感覺隨隨便便有這個轟炸機就可以稱霸天下大陸啊!」

三虎不由得感慨道!

「對了!姜英雄坐在這個飛機裡面在天上高空應該不會冷吧!」

人族戰士小風立馬好奇的詢問道!

因為上次在浮雲上可是把他冷得不行。

「暖和得很!我可以坐給你們看看,你看我這就坐進去了,然後帶上這個,把頭上的玻璃一關,裡面舒服得很,而且遇到危險,飛機出事兒還可以跳傘保命,」

「這麼厲害的東西都出來了!應該沒有了吧!」

壯漢大山此刻激動道!

「什麼叫沒有啊!還有更厲害的看見沒有?」

說著姜辰喚出一個大鐵桶,眾人全部都好奇的圍觀著,一輛卡車拖著一個大鐵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這個是洲際導彈,我現在可以這麼說,一旦我確定了神族諸神之都的位置,我基本上不費一兵一卒我只要按動一下開關,這些導彈將會從四面八方朝著諸神之都轟炸」

「我的乖乖啊!你們的現代戰爭是不是都不用人了,完全都是靠導彈了!」

晚霞公主驚嘆道!

「可以這麼說,我們那個地方要是打仗基本上是靠導彈了,這邊的導彈打過去,但是每個國家都有雷達防禦系統,如果檢測到你的導彈,會派導彈來攔截,但是我想神族無論如何也弄不出雷達來的,所以這一點根本不用擔心。」

「那這個炸彈威力有多大呢!能一次性炸死多少人。」

無憂國的西亞老國王好奇的詢問道!

「這個的話我也不清楚,不過我看了一下你這個無憂國丟一顆下去應該會全軍覆沒吧!也就是說我們在夢城就可以發射打到你無憂國來,你們只是會瞬間消失不會用什麼痛苦,而你們無憂國所有的文明也會在瞬間迸發超幾千度的熱量之中消失殆盡」

「我的老天爺啊!那咋們不是可以不費一兵一卒就可以滅了神族了嗎?現在哪裡還需要什麼人來幫忙啊!」

西亞老國王很是激動高興的說道!

「現在根本還不可以,因為現在根本沒有網路,沒有電力,更沒有衛星,這個導彈根本不能遠程操控事實精準打擊,而且你帶了多少顆導彈」

一旁一個穿白大褂的老教授看著姜辰道!

「不知道大概幾十顆吧!不同型號的」

姜辰老實回答道!

「那神族那邊有多少萬大軍呢!」

這老教授繼續詢問道!

「有大概6,7百萬?」

姜辰估摸著道1

「那你指望這些導彈打敗神族也不一定會成功啊!你知道二戰投入了多少導彈,也沒有說瞬間把一個人國家打垮之類的,而且沒有衛星,沒有網路,甚至連電都沒有,這些東西很難發揮出作用,甚至還比不上輕武器。」

「這就是我為什麼讓你們來的目的,我想讓你們在這個世界幫忙建設我們所需要的東西,我什麼都帶來了,專場,鋼鐵廠,還有大型的推土機,塔吊,什麼基本上能想到的東西,乾坤袋都裝來了,這點你們可以放心,我現在需要的就是專業的知識和技術,就好像沒有電和網路連手機都無法使用。」

「這個我們倒還放心,你帶的東西很足,我看航母你都帶來了,我們在那個密閉的虛擬空間裡面看見了兩搜航母,航母是飄在空中的,而且航母上當時很多M國士兵還在朝著下方的我們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呢?你那到底是什麼寶貝啊!」

這老教授繼續問道!

「這可是傳說天神所遺留在天下大陸的乾坤袋,可以裝下乾坤萬物,我以前以為他能裝很多東西呢!但是當我在想裝下一艘航母的時候我感覺裝不下了,畢竟裡面已經裝了很多東西了,我也在好奇為什麼航母會飄在空中可能是裡面沒水的緣故吧!對了!西亞國王你知道附近哪裡有水比如大江大河之類的嗎?」

「什麼大江大河啊!你以為航母是漁船嗎?這必須得在海里,這個世界有海嗎?」

那個老教授立馬詢問道!

「有的!在西南蠻荒的背部就是絕望海,哪裡有海而且哪裡還有很多大江大河西南蠻荒的水都通往了絕望海里」

「那可以啊!有大江大河我們就可以修水利發電站了」

那老教授立馬開口道!

「不過哪裡是沒人踏入過的原始森林,傳說有很多野獸和恐怖的生物啥的」

西亞老國王頓了頓道!

「不管有什麼我們也要去!畢竟我們最後的家園也沒了,我們必須建造起一個新的家園,我們現在還有多少人族的戰士可以調動」

姜辰立馬看向夜歌公主詢問道!

「還有20萬人在浮雲之巔上,而夢城不知道還有沒有殘餘或者逃脫了的但是現在已經不好召集他們了」

「那些先不管了!20萬壯年的勞力已經夠用了,現在火速讓他們趕來無憂國集合我們要準備去絕望海邊界發展我們新的國度了」

「不過他們過來的話,肯定要幾天去了,他們全部只有步行,」 看著一直不停振動著的手機,趙以諾有些猶豫了。

她不知道該怎麼向林夫人解釋,畢竟這件事情,確實是因她而起,遲疑了很久,終於,她還是鼓起勇氣接起了電話。

「以諾,對不起。」林夫人突然說道。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道歉,趙以諾有些蒙圈。她以為林夫人這次又要罵她,可是並沒有。

「夫人,都是我的錯,你原諒我好不好?她趕忙說著。」

「以諾,你聽我說,之前,因為孩子失蹤的事情我很著急,所以對你的態度極其惡劣,也說了很多過分的話,這一切,都是我的不對,希望你能原諒我,也理解我一下。」夫人直接說道。

林夫人一直都是一個敢做敢當的女人,她從來都不喜歡磨嘰,也不喜歡虛偽,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會一直喜歡趙以諾,可是這次亮亮的失蹤,著實讓她很無禮的向趙以諾爆發了脾氣,雖然知道自己很不應該,但是無奈自己控制不住。

「夫人,我理解你。」趙以諾低聲回答。

這麼久了,她和林夫人一直都相處的很好,這次的矛盾也只是因為自己而已。

不過,只要孩子好好的,比什麼都強。

「你現在怎麼樣了?我聽顧忘說你受傷了?他時間比較緊張,我去照顧你吧。」

「不用了,夫人,您還是在家裡照顧孩子吧,我在醫院裡有人照顧,放心吧。」趙以諾立即回答。

她不想再拖累這個老人家了,這幾天,她一直在考慮著要不要搬出去住,心裡也一直在糾結。

搬出去的話,她會很想孩子和夫人,不搬出去的話,這樣一直麻煩人家也不是什麼好事。

「嫂子,這是你的午飯。」突然,周陽走過來說道。

「謝謝。」 婚婚欲墜 趙以諾回答,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看著病床上的女人衣服愁容的樣子,周陽有些好奇。

「嫂子,你怎麼了?有什麼事情么?」她直接問道。

「啊?沒事,你吃了么?山貓吃了么?」趙以諾問道。

她怎麼也這麼關心山貓?真的只是因為山貓因她受傷?周陽的表情,有些複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