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正面攻擊,往往都是憑藉驚人的速度搞偷襲,難纏的很。加上僱主指明要活抓,迅蛇血陰貓本身就比較難纏,加上又要活抓。

所以才會有十萬靈幣的獎勵。不然二階巔峰玄獸十萬靈幣都不值。

雖說這人以靈幣為交易貨幣,但也沒廉價到如此地步。別看這十萬靈幣,對於普通或者小獵殺團那可是一筆巨款了。夠吃喝,瀟洒很久了。

很快夢無痕等人就已經來到了萬獸小鎮的外圍,紅竹看著眼前連綿不絕的山脈。拿出一張地圖,指了幾個點道:「這迅蛇血陰貓最可能出現的就是這幾個地方,我們已經在其附近。你們原地休息,注意警戒,隨時做好戰鬥的準備。」

「是,團長」幾人應聲道。



萬獸小鎮的一個小院中!

「報告團長,據消息傳來,那個小娘皮已經進入萬獸山脈了」一個傭兵打扮的稟報道。

「好,很好,讓兄弟們準備一下。這次我定讓那臭娘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見上方一個絡腮大漢眼神狠厲道。

「是!」那名手下躬身退去。

絡腮大漢臉上掛滿冷笑,眼神變得淫邪起來,突然哈哈哈笑了起來。不過想到公凱澤,壯漢眼中又化為不甘,滿是忌憚..

黃毛和蕾娜等人已經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各司其職,開始警戒起來。

老於則拿出一些肉乾分給在座的幾人,隨後坐在一邊啃了起來。這些都是玄獸肉腌制起來,可以補充能量、體力。

「小子,你還是躲在一旁看著吧,省的拖我們後退」就在這時,公凱澤來到夢無痕的身邊,冷聲道。眼中儘是不屑,時不時的有殺機一閃而逝。

夢無痕雖然對某些事有些遲鈍,但對於公凱澤的針對倒是知道一點。想必自己和紅竹相識的事情讓公凱澤耿耿於懷。這一路上公凱澤已經不是一次兩次暗暗告訴夢無痕離紅竹遠點。其中威脅已經不言而喻。

「公凱澤,你怎麼回事,你是團長還是我是團長?夢無痕我准許進團的,他的能力我比你清楚,一路上你不停的針對他到底是幾個意思」就在這時,紅竹聽不下去了,臉色薄怒道。

一路走來公凱澤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的嘲諷夢無痕,就是想讓夢無痕知難而退。不過夢無痕絲毫不為其所動。

夢無痕雖然不想惹事,不想隊友之間產生間隙,但他也不怕事,就算是氣海境大圓滿的修為又如何,他夢無痕又不是沒有對付過。

透視小民工 雖然過程都是兩敗俱傷,但也足夠證明它夢無痕不死好惹的。

「紅竹,他只有氣海境初期巔峰的修為,在和二階巔峰的迅蛇血陰貓戰鬥中根本幫不上什麼忙」公凱澤道。

「叫我團長,他幫的傷幫不上忙我說了算,你做好自己就行了」紅竹道。

「哼!」公凱澤聽后,握了握拳頭,狠狠的看了夢無痕一眼,眼中儘是冷意。隨後向著一旁走去,不在說話。自己和紅竹相處幾個月竟然比不上一個幾天的小子。

這讓公凱澤很是憤怒,可以說以他二十齣頭的年紀的氣海境大圓滿修為就算去三大獵殺團都能混個一官半職。畢竟潛力擺在那。

而他之所以加入紅竹獵殺團還不是因為紅竹,其中意思已經很明顯。當初他見到紅竹一人在那招人,第一眼就被她驚人的容貌所吸引。

恰巧紅竹又在招人,所以他毫不猶豫的選擇加入了紅竹獵殺團。

… 不過自從他加入獵殺團之後,紅竹根本沒有理過他幾次。和他交流的都是團內事務。這使得公凱澤很是不甘,以前在家中那個不是對他卑躬屈膝,想盡以一切辦法的討好他。

他的父親從小對他那是寵愛有加,想要什麼就有什麼。只差摘天上的星星給他了。

不說他的身份,就算是以他的天賦和外表都足夠吸引萬千少女了。

結果在紅竹這裡竟然讓他屢次碰壁,使得公凱澤怒火中燒。

就這樣團中的氣氛突然變得莫名起來,出奇的安靜。沒有一絲話語,有的只是山林野獸的咆哮聲,還有咀嚼乾糧的聲音。

「夢無痕,九兒跑哪去了」就在此時,紅竹那歡快的聲音打破了這這沉重的氣氛。

紅竹的性格從來都是大大咧咧的,她可不會在意這點小事。公凱澤如何和她有啥子關係,想干就繼續干,不想干退出獵殺團就是,她紅竹可不會挽留。

更何況公凱澤看她的眼神使得紅竹非常的不舒服,那種感覺自己就像是他的囊中之物一般。

要不是看在公凱澤修為不錯,在團中幫了很大忙的份上,以紅竹的脾氣,她早就趕人了。

「九兒睡著了,等它醒了讓它和你玩吧」夢無痕看著天真無邪的紅竹,道。

「哼!」紅竹聽后,滿臉不爽,哼了一聲邊轉頭不在理會夢無痕。

這使得夢無痕又是一頭霧水,這姑奶奶真的是變臉和翻書一樣,前一秒還好好的,下一秒你就不會知道會變成怎樣。

而遠處的公凱澤看到紅竹有些生氣的可愛模樣,眼中彷彿要噴出火來,他和紅竹相處這麼久,紅竹可從來沒有在他面前露出這幅小女人的模樣。



十分鐘眨眼而過,這時只聽紅竹道:」大家休息好了,我們現在就出發,距離迅蛇血陰貓的出沒位置已經不遠了」

夢無痕和老於等人聽到紅竹的話后,簡單的整理了下行裝,來到紅竹身旁待命。

公凱澤聽后也一樣來到紅竹身旁,臉色一如既往,沒有絲毫異常,始終掛著令人如沐春風的笑容。

「走吧」紅竹看了公凱澤一樣,沒有說什麼,道。

眾人大概走了一刻鐘的路程,就在這時『吼』一聲玄獸咆哮聲傳來。夢無痕只感覺整個地面都在震動。

很快一頭龐然大物映入眾人眼前,身上的皮毛如剛一般堅硬,散發著幽光。獠牙畢露,不斷的有著腥臭的涎液滴落。猩紅的雙眼看著幾人,眼中儘是暴虐。

這是一頭一階後期的大力熊,力大無比。要是被大力熊轟上一拳,估計連氣海境的人也會被打的氣血翻湧。

不過一階後期的玄獸,對在座的每一個人來說都是小菜。

紅竹也不想和這大力熊過多糾纏,右手輕揮,火紅色的元氣洪流穿梭而去,轟擊在大力熊的身上。

「砰」

只見大力熊龐大的身軀被打的飛起,向後拖行數十米,樹木坍塌一片。

這時的大力熊猩紅的雙眼漸漸變得清明,先前的狀態是大力熊處於狂暴的攻擊狀態。此時大力熊本能的知道不是紅竹等人的對手,不甘的咆哮一聲向後逃去。

龐大的身軀不斷的奔跑著,逃離眾人的視線。

紅竹也沒有趕盡殺絕,這一階後期的玄獸對他們來說根本沒有什麼用處。

不過就在大力熊要跑出眾人視線的時候,咻!一道破空聲響起。只見一道流光從大力熊的後腦穿透而過。

「嘭」

大力熊那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地,帶起巨大的煙塵。

而在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上還插著一根光箭,箭頭表面還殘留著絲絲血跡。

夢無痕包括紅竹等人紛紛轉頭望著身旁的公凱澤。此時公凱澤緩緩收起手中的長弓,剛才這箭就是他發出的。

見到眾人望著他,公凱澤開口道:「要是被這大力熊跑了,可能會呼喚更多的玄獸同伴,只有將所有可能的危機扼殺在搖籃之中,我們才能夠更加的安全。」

所有人都沒有說話,但多少也猜出這是公凱澤泄憤之舉,大力熊只是撞在槍口上。

大力熊屬於一階後期的玄獸,根本沒有靈智,怎麼可能呼喚更多的同伴過來?不過公凱澤說的也有一絲可能,眾人也不想猜測其中的事實。

「呼」

就在這時,一道凌厲的殘影在眾人眼前一閃而過,直攻公凱澤的面門。速度之快,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公凱澤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凌厲爪芒,本能的雙手交叉,元氣護罩湧現抵擋。

「嗤啦」凌厲的爪芒瞬間將公凱澤的元氣護罩劃出五條長長的爪痕。響起刺耳的撕裂聲。

「砰」攻擊一閃而逝,公凱澤被巨大的力量撞的連連後退,連那乾淨的長袍也被爪芒撕裂一角。

「大家小心,這是迅蛇血陰貓」紅竹反應過來,輕聲喝道。

所有人聽后開始戒備起來,夢無痕周身元氣微微湧現,神識橫掃四周,也是警惕起來。

剛才那迅蛇血陰貓,他只看到了一道模糊的殘影從眼前一閃而過。幸好這迅蛇血陰貓攻擊的是公凱澤,不然他比公凱澤也好不到哪去。

此時的公凱澤眼中彷彿能夠噴出火來,這一而再再而三的吃癟,使得他那高傲的自尊心得到很大的恥辱。

不過公凱澤此時似乎發現什麼,嘴角露出一絲幸災樂禍的微笑,不易察覺。所有人都凝神戒備,並沒有注意到。

「呼」這時,一道凌厲的呼嘯聲從夢無痕背後響起,夢無痕臉色一凝,鏗!手中清風劍出鞘,白光一閃,直斬身後。

「鐺」金鐵交接般的聲音響起,夢無痕手中的長劍迸發出點點火星,隨後向後急速退去。長劍斜指地面,眼前的那道模糊殘影已經再次消失不見。

剛才這一擊就是迅蛇血陰貓發出的,迅蛇血陰貓果然狡詐,從不正面攻擊,只偷襲。直到現在夢無痕連迅蛇血陰貓長什麼樣都沒有看清。

公凱澤見夢無痕擋下迅蛇血陰貓一擊,眼中有一些意外浮現。夢無痕就在他的身旁,這迅蛇血陰貓攻擊的時候,他就已經發現,只是不想告訴夢無痕而已。

他到是想要看看這夢無痕以氣海境初期巔峰的修為是如何抵擋的。迅蛇血陰貓能夠直接殺死夢無痕最好,不能的話重創也是好的,這樣他倒要看看紅竹還有何話說。

夢無痕還有何臉面留在團中。不過讓公凱澤沒有想到的是,夢無痕竟然擋住這迅蛇血陰貓偷襲一擊。

雖然此時夢無痕看起來有些狼狽,顯然擋的有些吃力。

其實在迅蛇血陰貓攻擊的時候,夢無痕就已經發現,以他的實力能夠輕易擋下迅蛇血陰貓這一擊。不過公凱澤的一舉一動,早就警惕公凱澤的夢無痕都盡收眼底。

所以才會裝作抵擋吃力的情況。

「哼!這次算你走運,敢和我公凱澤作對,我有一千種方法讓你死的不明不白」公凱澤心中冷哼道。

看到夢無痕抵擋住了迅蛇血陰貓的攻擊,老於和蕾娜、黃毛眼中都有驚訝一閃而逝。迅蛇血陰貓的攻擊就算是他們也不說能夠輕易接下。沒想到夢無痕竟然以氣海境初期巔峰的修為竟然能夠抵擋。

雖然看起來有些狼狽,但也足夠老於和蕾娜等人另眼相看了。就算是招夢無痕進團的老於也沒有想到夢無痕比他想象還要厲害。

他那時招夢無痕進團,全是因為沒有人來他這小團。說白了就是招不到合適人,只能用讓夢無痕將就一下了。

『大家面向四方,背對靠攏,以防迅蛇血陰貓再次偷襲』紅竹吩咐道。就在紅竹話音剛落。

「呼哧」迅蛇血陰貓又出現了,這次攻擊的對象是老於。

老於感受到直面而來的攻擊,一掌拍出。

「砰!」

沉悶聲響起,那道黑影再次消失在眾人視線之中。

… 老於略顯佝僂的身影被震的生生後退好幾步才停了下來。

而此時老於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手掌上有著五道深深的抓痕,血紅色的血肉翻起,不斷有著猩紅的血液湧出,滴落在地。

斗羅之詩劍仙 這迅蛇血陰貓攻擊竟然如此厲害,以老於氣海境後期巔峰的修為竟然一個照面就受了傷。

「老於,你沒事吧」蕾娜見狀,擔心問道。

黃毛雖然沒有說話,眼中也有著當心。

「廢物」一旁的公凱澤輕聲說道。聲音雖小,但幾人離得如此近。這聲音自然被在座的每個人聽得清清楚楚。

「哎,沒事,老了,老了」老於搖了搖頭道。並沒有反駁,他真的是沒有年輕時那股朝氣了,現在感覺做許多事都有些力不從心了。

看來是時候找個時間退休了了,老於心中如此想到。

其實老於現在已經有四百多歲了,以他氣海境後期巔峰的修為要是在不突破,頂多再活個幾十年。當了一輩子獵殺傭兵,老於知道自己氣血已經開始衰退,突破是無望了。

不過還是想念以前年輕時的獵殺生活,閑不住,所以才選擇加入獵殺團做個後勤,也能繼續體驗獵殺團的生活。看著這些年輕富有朝氣的傭兵不乏為一件有趣的事。

不過由於年紀太大,老於找了很多獵殺團都沒有人接納他。最後遇見招人的紅竹,紅竹並沒有嫌棄老於的年齡,反而說他那豐富的獵殺傭兵閱歷能夠幫上大忙。

請把餘生送給我 「你」蕾娜看著公凱澤怒目而視,滿臉怒氣。他雖然平常對老於不冷不熱,但對老於是發自內心的尊敬。因為老於閱歷豐富,教會了她很多東西。

「怎麼,難道我說的有錯嗎?連迅蛇血陰貓一擊都接不下,這不是拖後腿是什麼」公凱澤看了蕾娜一眼,冷聲道。

夢無痕聽后,皺了皺眉,對著公凱澤印象差到幾點。剛愎自用、自大、目空一切,誰也看不起。眼中只有他自己,這種人夢無痕最是厭惡。

「公凱澤」就在這時,紅竹綉眉微蹙,聲音冰冷道。

一向沒心沒肺的紅竹也聽不下去了,滿臉怒容道。她不知道這公凱澤是吃錯了什麼葯,這幾天看誰都不順眼,以前可是從沒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以前的公凱澤待人可是溫和無比,這幾天彷彿換了個人似的。

公凱澤見到紅竹發火,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老於在蕾娜的幫助下拿出止血散敷在手上。那湧出的鮮血很快在止血散的作用下停止流出。

「蕾娜你先扶老於在一旁休息,夢無痕你在一旁幫他們望風。這迅蛇血陰貓由我和公凱澤對付就夠了」紅竹對著蕾娜和夢無痕說道。

「是,紅竹姐」蕾娜應聲道。夢無痕也是點了點頭站在老於的身旁,警戒著四周。

這迅蛇血陰貓乃是二階後期巔峰的玄獸,蕾娜他們說實話幫不上什麼忙。以前他們獵殺的大多數是體型巨大,比較笨重的玄獸。這樣幾人配合就能夠發揮出巨大的作用。

而迅蛇血陰貓體型較小,速度又是奇快無比,蕾娜她們能幫的忙也就少了很多。

就在這時,紅竹故意露出一個破綻。

果然,「刺啦」一道黑影直指紅竹后心,爪芒綻放著幽深的黑光。毫不懷疑,要是被抓中。絕對是皮開肉綻的下場。

「哼!看你這次往哪跑」紅竹壓下剛才心中的不愉快。冷哼一聲。

五指交錯,只見十根火紅色的元氣絲線向著黑影激射而出,在空中交錯出一張火紅色的巨網。巨網的形成將那道黑影的所有退路封死。

「砰砰」那道黑影不斷的撞擊在這火紅色的巨網,發出一道道悶雷般的碰撞聲。

直到現在,眾人才看清迅蛇血陰貓的真正面目。

家貓大小,身上有些黑紅斑紋交錯,給人一股幽深感。和老虎有些相似,一雙尖尖的耳朵,加上嘴角那寒芒四射的獠牙,看起來有些凶唳。

四爪長著略顯彎曲的利爪,恐怕尋常獵物都將被它這雙利爪撕裂。要是湊近看,你一定會發覺迅蛇血陰貓的瞳孔不斷的在放大、縮小。這是它在眼瞳聚焦。

就是因為這雙眼睛,所有獵物都將清晰映入它的視線。

「這就是迅蛇血陰貓?」遠處的夢無痕看著網中的迅蛇血陰貓暗道。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玄獸。

迅蛇血陰貓在紅竹交織成的元氣大網中不斷掙扎,利爪不斷的撕裂這元氣絲線。眼看迅蛇血陰貓那巨大的破壞力很快在就要叫元氣網撕裂。

紅竹輕喝一聲「公凱澤,就是現在」。

公凱澤聽后,手中出現一把元氣幻化的長弓,長弓表面雕刻精緻的紋路。鑲嵌這金絲點綴,看起來有些奢華。

公凱澤身體微微彎曲,弓弦拉至滿月。只見那長弓之上瞬間憑空出現一根淡綠色的長箭,箭頭墨綠。公凱澤將箭對準迅蛇血陰貓。五指微微鬆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