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任何事情,天生獸王都會將陸川放在第一位。

他會想盡一切辦法維護陸川的利益,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甚至會冒着被陸川殺死的危險反抗他的決定。

這個反抗跟最開始的反抗是不一樣的,最開始的反抗是爲了自己,是不甘心,是爲了自由。

而後來的反抗,則是爲了陸川的利益。

因爲人類很多時候都會意氣用事,或是因爲感情,或是因爲牽掛,或是因爲還債,都會導致自身利益收到損傷。

身爲主人的陸川可能會不在乎,但作爲奴隸之身的天生獸王卻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

他會想盡一切辦法維護陸川的利益,哪怕陸川要懲罰自己。

“媽的!拼了!要麼殺了他,要麼我們都得死!”

一個修士怒吼一聲,引起了王炎的注意。

“不錯,太歲樓的人雖然大部分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男人的血性還是有的。”

王炎心中暗歎一聲,知道不能因爲一個人的偶爾做的事情來判定他的人品,要從各方面,各種條件下進行評判。

然而王炎的想法剛剛出現,就見這六個人紅着眼嘶吼着衝着自己撲了過來。

王炎 :“???”

“你們他媽的有病吧?這他媽跟我有什麼關係啊?”

王炎真的驚了,這些人是不是腦子有病?爲什麼一直衝着他懟?

明明是天生獸王要殺他們啊?爲什麼整的好像自己纔是殺父仇人一樣?

“哈哈哈 !笑死我了!”

眼前的一幕讓天生獸王忍不住狂笑,弱智見多了,但這麼弱智的還是第一次見到。

奇葩!真是奇葩!並且還是一羣奇葩!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天生獸王獰笑一聲,之後衝着身後的一頭靈獸說道:“你,上去跟他們玩玩!”

“嗷嗷吼!”

聽到天生獸王的話,一頭體型壯碩的靈獸站了出來。

身高四米開外,資質粗壯,腰粗的如水桶一般。

濃郁的黑毛覆蓋全身,結實的肌肉高高鼓起。

拳頭比人的腦袋還大,尖銳的獠牙從嘴裏面齜出。

這是一頭嗜血魔猿,四級靈獸中的霸主。

不算那些天才,只通過種族來評判,四級靈獸中能跟嗜血魔猿抗衡的種族,寥寥無幾。

毫無疑問,這頭嗜血魔猿是打不過鐵爪獵鷹的。


不僅是飛行靈獸對陸地靈獸天生的壓制,就算正面單挑嗜血魔猿也不是對手。

並且這只是一頭普通的嗜血魔猿,所仰仗的更多是種族天賦。

而鐵爪獵鷹不同,它已經快要超脫自身的血脈限制從四級靈獸進階到五級了。

嗜血魔猿拼一下或許還能對付,但在鐵爪獵鷹面前連拼命的資格都沒有。

“嗜血魔猿!完了!這下真的完了!”

看到四級靈獸嗜血魔猿出場,太歲樓的幾個修士滿臉都是絕望的神色。

別說只有他們區區六個人,就算再來上六個人都不夠嗜血魔猿殺得。

沒有極品法器基本的法寶,連嗜血魔猿的防禦都破不開。

他們使用的上品法器,就算拼盡全力也就面前在嗜血魔猿身上撕開一道口子。

想殺它?白日做夢!

“本來是打算等闖天宮開始前用的,不過看樣子沒有機會了。”

一個修士嘆了口氣,從乾坤袋裏面掏出一顆血紅色的丹藥。

“這是融靈丹,六品丹藥。使用之後,能夠將最多十二個修士的靈魂和肉身力量融合,之後以靈魂最強的那個人爲主導。我得到之後一直保存着,本來是打算找到十一個合適的目標再使用的,沒想到竟然被逼到了這種地步。”

這個太歲樓的修士目光看了眼五個同伴,說道:“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但結果如何,就很難預料了。可能會是我們中的某人成爲主導,也可能會所有意識都湮滅,重新生出一個意識。但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用的話還有一線生機,不用的話必死無疑。我想,你們應該都沒有逃跑的手段吧?”

這個修士說的很殘酷,但現實就是如此。

數不清的靈獸圍着他們,沒有第二種選擇。

“咦?竟然還有這種寶貝!”

聽到太歲樓修士的話,天生獸王頓時來了興趣。

在他的示意之下,嗜血魔猿往後退了一步,沒有立刻動手。

“來吧!是死是活,拼一把!”

太歲樓的弟子雖然腦子不太正常,但也不傻,知道這是一唯一的機會。

本來他還害怕天生獸王會阻止他,沒想到竟然讓他們施展這最後的手段。

“好!來吧!”

“來吧!”

六個人相互看了一眼,之後十分果斷的在手上割開道口子,將那枚融靈丹放了上去。

嗤嗤嗤!

淡淡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就好像將硫酸滴到了塑料上面。

六個太歲樓的修士滿臉都是痛苦的表情,身體也無法控制的開始哆嗦。

融靈丹的效果很好,隨着刺耳的聲音出現,六個人的身體竟然開始快速融化。

沒有像污水那樣流的到處都是,這些融化的屍體不斷地向着中間收縮,向着融靈丹的位置收縮,短短不到五個呼吸時間變成了一個球。 球裏面的液體不斷流動,一股強的靈氣波動不斷激盪,並且越來越強。

時間過得很快,當裏面的波動達到一個臨界點的時候,球的外壁猛地被撕開,一隻手從裏面伸了出來。

刺啦!

刺啦!

wωw◆тt kǎn◆C O

手臂微微用力,這個球便已經被撕成了兩半。

裏面的是一個男人,一個陌生的男人。

“你……是誰的意識佔據了主導……”

王炎往後退了一步,這樣詭異的事情他還是第一次見,本能的感覺有點害怕。

“六個意識全都湮滅了,之後便有了我的新生。”


這個男人說道:“既然是太歲樓的修士,那麼我就叫太歲吧,算是給他們六人的一個紀念。對了,能不能給我一條褲子,這樣滴里嘟嚕的,甩的腿疼。”

“呃……”

看着隨動作甩來甩去的蛋,王炎嘴裏面嘀咕一聲,之後從乾坤袋裏面掏出來一條褲子。

“呵呵,有意思,新生的意識?”

天生獸王看到這一幕,之後不在囉嗦。

“來吧,讓我看看你這個新生的意識有什麼本事!嗜血魔猿,殺了他!”

嗷嗷吼!

隨着天生獸王的話音落地,身後的嗜血魔猿仰天咆哮一聲,縱身向着太歲衝去 。

“你擋住它!我去殺了那個獸王!”

太歲怒喝一聲,衝着王炎吼了一嗓子,抽劍便迎了上去。

“好!”

王炎沒有絲毫猶豫,將符篆拍在身上,縱身便衝進了嗜血魔猿。

見此狀況,天生獸王並沒有阻止他。

王炎自己要找死,可跟他沒關係。

並且他對這個太歲很感興趣,想試試由六個人融合的人類修士有多麼強大。

至於會不會出現之前面對陸川時的情景……

得了吧,要是真有這個本事他想逃也逃不掉。

並且有鐵爪獵鷹王在身邊,出事的可能不大。

畢竟鐵爪獵鷹往可是距離五級至於一線之隔,哪怕化神期修士來了,也有一定的機會逃離。

這個太歲雖然是六個煉氣期九層的修士融合而成,但化神期修士和煉氣期修士直接的差距並不是數量那麼簡單。


這是質的蛻變,是一道難以逾越的天塹。

是仙凡之隔,是生與死的界限。

過去了,一步登天。自此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不僅力量得到了幾十倍乃至上百倍的增長,就連壽命也會大大延長。

煉氣期的修士極限壽命就是兩百年,而化神期修士隨隨便便都能活上千年。

四級靈獸的壽命在五百年以上,一旦突破到五級,那麼最差也有兩千年。

不過這是在正常情況下,受傷或者施展了某些有特殊的技能則會縮短壽命上限。

別說太歲只是六個煉氣期九層的修士融合,就算是六十個都不一定能夠達到化神期。

要是進階化神期那麼容易,這個世界上也不會那麼少了。

“嗷嗷吼!”

見到王炎襲來,嗜血魔猿嘴角露出嗜血的猙獰表情,掄起巴掌就抽了過去。

嗜血魔猿體型壯碩,這個巴掌比人都還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