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此刻的紫幽峰上,卻一如往常的寂靜。

「咦?」

「紫幽師傅不在,莫非又出去了?」

他先去紫幽師傅房間一趟。

原本想告訴紫幽他馴服一隻妖獸之事,卻發現紫幽師傅又神秘消失了。

隨即,他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

尚未走入房間,便發現小木屋外,有一封書信和一隻紫色的紙鳶。

「紙鳶!」

「是凝兒折的紙鳶!」

豪門警妻,老公請上銬 林驚羽喜出望外,迫不及待地打開紙鳶。

那熟悉的娟秀小字,再次呈現在他眼前。

「驚羽哥哥!」

你驚動了我的愛情 「嗚嗚……凝兒被師尊關禁閉了,沒辦法來看你!」

「不過,驚羽哥哥,你千萬不要怪師尊,她其實對我挺好的。」

「師尊說,等我將修為穩定在靈海境四重,就帶我去南院的四極谷秘地,讓我領悟風火水雷四種天道力量。」

「另外,師尊說內門弟子達到了靈海境,就可以試著闖一闖玄武殿,據說那裡對錘鍊功法,很有用處,總之,驚羽哥哥你一定要加油哦…….」

看完凝兒的留言,林驚羽感慨萬千。

「南院四極谷……」

「看來凝兒的師尊,對她倒是真的捨得!」

林驚羽暗暗替凝兒高興,也越發感到肩頭的壓力。

「凝兒,你放心驚羽哥哥會加油的!」

「也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驚羽哥哥有一隻自己馴服的妖獸了!」

寫完這一行字,他將手中的紙鳶向空中一拋。

那紙鳶循著另一枚陰玉的方向緩緩飛去。

做完這一切,他才想起手中還有一封書信。

隨手打開信封,書信上赫然寫著:「林驚羽! 敬酒不吃吃罰酒 一日之後,來南院玉淑宮找我!——北宮傾城」 「北宮傾城!」

「她……應該就是那位南院女首席吧?

林驚羽捏著信紙,回想起那日在玄天殿上,太上長老向南院院首莫長天交代之事。

正是讓這位南院女首席指導他一二。

沒想到,她終於主動聯繫自己了。

「明天…..」

「倒是該去南院報道了!」他暗暗想到。

其實,按照玄天道院的規矩,他本應第一天主動到南院報道。

但他的情況卻又很特殊。

他拜師的紫幽長老,不屬於南院,準確說,是不屬於四大院任何一個。

所以,林驚羽便耽擱了。

不過想了想,他卻也覺得這不是一件大事,便不再多想。

「銀翼狼王!」

一嫁再嫁,家有國民好老公 「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了!」

他一邊想著,推開房門,將銀翼狼王招入房內。

「哼!」

「這就是人類世界,遠不如本王的龍鳳山脈自在!」

銀翼狼王卻毫不領情,冷哼了一聲。

似是專門說給一旁的林驚羽聽的。

即便它與林驚羽簽訂了獸主契約,卻依然難改曾經的桀驁。

半晌之後,銀翼狼王終於感覺無聊,趴在地上睡著了。

「這銀翼狼王……」

「窩在這裡,倒確實委屈了他!」

「金麟豈是池中物?」

「總有一天,我會帶著你一同站上這世界的巔峰的!」

林驚羽心頭豪情萬丈。

但他卻並未多說什麼,因為他相信時間終會說明一切。

他從小熟讀林氏一族古籍。

那些熱血的故事,都銘刻在他的腦海中。

他甚至知道,這玄天世界的幾大妖族聖地,無論是獅帝宮、金熊殿,都曾經是追隨先祖的幾位大妖留下的傳承。

歷經千萬年,不曾衰落。

先祖如是,他為何不能同樣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想到這些,他睡意全無,突然盤膝坐了下來。

「或許……」

「可以試著衝擊一下靈溪境七重了!」

其實,在他覺醒第二條雷龍的一霎那,便曾經感覺體內在一瞬間湧入了海量的靈力。

那本是突破境界的最佳時機。

無奈當時金剛狼群環繞,他無暇顧及,沒有一鼓作氣凝聚出第七條靈溪。

如今回到紫幽峰,他自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

呼!呼……

他從空間納戒中,掏出一枚墨綠色的中品靈石,緊緊握在手中。

隨即,如潮湧一般的靈氣噴薄而出,化作縷縷清光,湧入他的四肢百骸。

…….

一夜無眠。

當次日第一縷陽光照射進這間木屋,林驚羽終於睜開了雙眸,臉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此刻,他的體內,七條如蜿蜒長河一般的靈溪翻騰,不斷滋潤著身體。

靈溪境七重!

他終於達到了!

這一夜間,林驚羽足足用到了十餘塊中品靈石。結果也沒有令他失望,順利凝聚出了第七條靈溪。

按照《玄靈九變》記載,靈溪境七重是一道坎兒。

凝聚七條靈溪之後,武者吸收靈氣的速度會大幅提升。

如今,靈石已不是問題!

功法也不是問題!

他缺少的只是時間而已!

按照他的猜測,不出一個月時間,他便足以達到靈溪境九重了!

這種速度,絕對會讓所有人震驚。

「咦?」

「這小子到底修鍊的何種功法,竟如此神奇,一夜之間就突破了一重小境界!」

這時,一旁的銀翼狼王,也不禁暗暗咋舌。

其實,它同樣一夜未眠。

它在默默觀察這位新的主人,同時也在吞吐著靈氣。

銀翼狼王甚至發現,在林驚羽吸收靈氣之時,周身會形成一個恐怖的靈氣漩渦,甚至連他也同樣收益。

這很奇特,讓它不解。

不過,銀翼狼王也沒浪費機會,吸收了大量靈氣。

似乎是察覺了銀翼狼王在望著自己,林驚羽也淡淡一笑。

「銀翼狼王!」

「走,我帶你去見識一下人類的強者!」

說完,他一躍騎在銀翼狼王背上,向著南面的一座靈山疾行而去。

…….

玉天主峰南側,有一座巍峨的山峰。

這裡仙氣裊裊,一座座仙宮錯落,正是玄天道院的南院。

南院有一道白玉石門,但凡是進入南院之人,都必須途經此處。

這時,一隻身形十尺的銀翼巨狼從天而降。

在銀翼巨狼背上,還坐著一位白衣少年,甚是威風。

「你們看…..」

「那人好眼熟啊!他好像是西院登仙梯上那少年,他為何來我們南院?」

立刻有人認出了林驚羽的身份。

經歷了登仙梯風波,他早已經成為玄天道院的名人。

但因為當初他登上的是西院登仙梯,在大多數人心中,都誤以為他加入了西院。

「西院的人,來砸場子了!」

人群中,不知道何人大喊了一聲,頓時一道道身影從仙宮中飛出,望向此處。

「來者何人?」

「竟敢在我南院放肆?」

這時,一位白凈書生模樣的男子,走了過來,朝林驚羽怒喝一聲。

此人,與林驚羽同屆入玄天道院。

幾天前的登仙梯上,他還踏上了五十三階,他又豈會認不出林驚羽?

但仗著靈溪境九重的修為,他卻絲毫不將林驚羽放在眼裡。

「吼!」

「區區靈溪境九重的修士,也敢在我家主人面前撒野!」

林驚羽尚未說話,他座下的銀翼狼王先發出一聲怒吼。

這一聲怒吼,銀翼狼王恐怖的氣息全部釋放,令那白凈書生也不禁連連後撤數步。

三階妖獸!

「你靠一隻妖獸逞威風算什麼本事?」

「你敢不敢與我一戰?」白凈書生嘴上卻不服軟,大吼道。

「呵呵!」

「連我的坐騎都打不過,你有什麼資格挑戰我!」

林驚羽冷笑一聲,傲然凝視著白凈書生,語氣中充滿了不屑與鄙視。

他知道,此人也不過是逞逞嘴上威風罷了。

吼!吼!

這時,銀翼狼王再度連吼兩聲,嚇得兩側修士,都紛紛向後避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