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 他是從哪裡發現的啊?

不管是她以雇傭兵身份出現的赤陽還是她現在的樣子,都是假的啊。

到底是在哪裡出了差錯啊?

葉雨晴當然不會知道,對於一個暗戀中的人來說。

只要是有關那個人的事情,都會加以關注。

更何況是自己與那個人的身體接觸。

之前在一起執行任務的時候,樂宇軒碰到了葉雨晴的手。

那種觸感他記得很清楚。

很軟,很滑,溫熱的像是上好的溫玉。

剛剛碰到葉雨晴的手的一瞬間,樂宇軒感受到的觸感在那一瞬間對上了。

就像是重合了。

所以樂宇軒才會在上面又摸了幾下。

只不過,他現在仔細的想了一下,確實還是有些地方對不上。

光憑她的一口之詞,樂宇軒是不可能完全相信的。

不過雇傭兵這一點是可以相信的。

畢竟雇傭兵並不是一個什麼太難的職業。

甚至有些人就是靠著這個職業來維持生計的。

自然這門職業的人也就多一些。

最重要的還是,雇傭兵出了每周必須要做一個任務之外的規定。

基本上沒有什麼束縛。

總裁,婚不由己 而且還不是一周沒做就會降等級。

是會累積的。

按照個人的積分來算。

積分扣完了,就降等級。

S級的雇傭兵團隊不多,其中最出名的便是他們的「弈瀾」和她們的「赤瞳」了。

但按照葉雨晴的實力,S級是不可能的。

倒是離落的實力有可能。

但這屬於跨級組隊。

還是跨了兩級。

是不可能的。

跨級組隊最多只能跨一級。

也就是說,如果離落是S級單人雇傭兵,那夏陌歆和葉雨晴至少也必須是A級的。

那她們的雇傭兵團隊就不可能是B級。

以她們的實力,這根本不可能。

但樂宇軒想不到有什麼她們有什麼理由需要隱藏自己的實力。

想到這裡,樂宇軒眉心突然擰了下。

他好像和她們仨不是很熟誒。

什麼消息都不知道。

葉雨晴跟在他後面,還在想以後要提防一點了。

前面的人卻突然停了下來,葉雨晴一個沒注意,就直接撞了上去。

「哎呦!」葉雨晴捂著自己的頭:「樂宇軒,你突然停下來做什麼呀?」

樂宇軒轉過頭來,挑了下眉頭:「我們現在在哪裡啊?」

葉雨晴愣了下,看樣子也是有點懵的:「什麼?」

樂宇軒一字一句的又重複了一遍:「我,們,現,在,在,哪,里?」

在葉雨晴眼裡,一個小鎮里的場景大部分都是一樣的。

更別說是在森林裡了。

她左右看了下,然後將眸光落在了樂宇軒的身上:「我怎麼知道呀?」

樂宇軒嘴角微抽了下:「是你在帶路吧。」

葉雨晴低眸看了一眼,然後自己還往後退了一步:「是你在帶路,我只是跟著你走的。」

說著她還指了指她們倆之間的距離。

按現在這個方向來說,是樂宇軒在帶路沒錯。

末日小鎮長 可是……

樂宇軒抬眸,嗓音緩緩:「昨天是你帶的路。」

葉雨晴音質圓潤,像是黃鸝的歌聲,玉走珠盤:「現在是你在帶路。」

樂宇軒眉心已經擰起了:「可昨天是你帶我走到這裡的。」

葉雨晴不樂意了:「到昨天為止走的都是正確的。」

樂宇軒嗓音提高了點:「那我們現在在哪裡?」 這個夏沫欣可以使用魔法呀。

估計之前離落芊掉落懸崖就是她搞的。

如果被離落瑤知道,這人估計也就完了。

雖然她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放過她。

不過如果真的被離落瑤知道了。

那可就不止是被她報復這麼慘了。

估計這個夏沫欣會中各種各樣的毒吧。

什麼玄玉寒毒啊,七日灼焱毒啊之類的。

反正一大堆一大堆的毒等著。

這件事肯定是要告訴離落瑤的,只不過得跟離落瑤說說。

別整過頭了,到時候把這個夏沫欣給整成個傻子,她折磨起來就沒意思了。

夏陌歆雙眸眸光落在夏沫欣的臉上,眸光極淺。

突地,她抬起了手,撫上了那張臉。

纖細的手指摸了下,指上便有了不少的細小粉末。

夏陌歆低著頭,嘴角扯了下,像是在嘲。

現在的人,愛一個人,怎麼這麼卑微了?

不敢用自己的真實樣貌去對人,在臉上撲了一層層的粉。

甚至還帶上了面具。

一層虛假到自己都知道不可能成真的面具。

明知道是假的,卻不敢相信。

因為害怕。

其實夏陌歆並不怪莫紀羽。

因為她知道,如果換做是她,她並不會做到更好。

她知道她無法失去他,所以在自己以為失去了的時候,他突然出現在眼前。

不論真假,她都會把此時出現在眼前的人視為自己心中的他。

哪怕她知道是假的,她也不會回去相信自己。

因為害怕。

或許正是因為太在乎了,所以才會在一些時候不願去面對現實。

不願去相信那個自己最寶貴的人不見了,不願去相信眼前美好的一切都是虛假的。

但是作為一個女性,夏陌歆無法容忍自己的一切被佔有。

她的佔有慾很強。

尤其是對於自己的感情。

但她不會強迫別人。

如果,他真的不喜歡她了。

沒關係。

她退出。

但是她知道他還喜歡她。

可他把對自己的好,全部用在了另一個人身上。

這讓她無法接受。

讓她想要發狂。

尤其是在看到他讓另一個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用著她的茶杯,吃著他做的甜點,享有著她的一切。

而他只是縱容。

那份縱容,她不想看到他把它放在了別人身上。

她不想看到他用那種眼光看除了她以外的任何人。

夏陌歆看著眼前的人,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她想報仇。

想幫死去的父母,家人,還有那個家裡所有對自己好的人報仇。

但是,就如離落瑤和葉雨晴之前說的一樣。

她如果真這麼做了,那不就和她們一樣了嗎?

她明明最恨的就是她們了。

明明最不喜歡的就是她們這種人了。

但是為什麼,她為什麼會有可能變成她們那種人。

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去做了。

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去走接下來的路了……

夏陌歆癱在了一邊的另一棵樹下,身上的膚色已經開始恢復了。

從昨天晚上,她的魔力暴走之後,手上的鎖拷就已經失效了。

手銬本來就只是一直魔法的使用,並不會妨礙到正常的魔力運轉。

現在,她的手銬失效。

魔法也可以隨意使用了。

剛剛能發現夏沫欣可以使用魔法,之前能成功的給夏沫欣下迷藥,也都是因為這個原因。 依照平時夏陌歆的性子,肯定會發現什麼端倪。

可現在的她,沒有那份閑心。

也沒有了那麼敏捷的思維方式。

她抬起手來,白皙纖細的指輕捻住了眼鏡架,把眼睛摘了下來。

臉上,用來遮蓋原來樣貌的醜陋妝容還在。

只不過沒了眼睛的遮擋和膚色的掩蓋,哪怕妝容還在,也並沒有多大的影響。

她的手搭在了額上,遮住了雙眸,一隻手垂在了身體的另一側,懶懶散散的,像是沒骨頭的人。

在白皙修長的手臂微移開時,露出了那雙原本應該是生機勃勃的淺綠色瞳眸。

可此時,那雙眸卻比被厚重的眼鏡片遮擋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