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

這些藝人,總是有一些有潔癖的,倒是也不奇怪。

服務員恭恭敬敬的點了頭,把杯子撤了。

坐在一邊的唐馨雨,閉着眼睛,努力的吸氣呼氣。

讓自己千萬不要被唐沐晴這幾句話,激怒得太徹底。

髒東西?

剛剛只有她碰了唐沐晴的杯子。

唐沐晴現在,是打算直接撕破臉,連表面上的面子,都不打算去做了嗎?

薄言昔拿着菜牌子點菜。

這是一家圈內人開的火鍋店,唐沐晴還是很喜歡這樣的聚餐環境的。

西餐那種,難免會有些拘謹。

只有火鍋,是簡單又輕鬆的。

薄言昔選了幾樣大家都可以吃的,何老師和賀震南都沒有什麼特別要吃的,薄言昔就把菜牌子遞到唐沐晴的眼前,讓唐沐晴看。

唐沐晴,「要一份毛肚。」

唐馨雨,「我接受不了火鍋里有毛肚的味道。」

薄言昔忍不住多看了唐馨雨一眼。

這話一聽,就是找茬的。

唐沐晴看了她一眼,「既然這樣,要兩份毛肚,兩份腦花,兩份臘腸,你們幾個有不能接受這些的嗎?」

薄言昔三人都搖頭了。

火鍋里,這幾樣菜也算是常見菜。

唐馨雨的面色比之前還要難看了許多,惡狠狠的盯着唐沐晴,「唐沐晴,我剛剛說了,我不吃你點的東西,我受不了那樣的味道,你聽不到嗎?」

唐沐晴的面上依然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冷淡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聽到了。」

「那你……」

唐沐晴勾唇笑着,「那我為什麼不能為了你,不點這些菜嗎?既然大家一起出來吃飯,肯定是要相互遷就的,憑什麼一定是我遷就你?」

唐馨雨:「……」

雖然唐沐晴已經改變了一段時間了。

可是,面對面對唐沐晴這種咄咄逼人的姿態時,唐馨雨的心裏,依然充滿了不確定。

唐沐晴是真的改變了?

以後不會和現在一樣吧。

唐沐晴不停地針對他們,而且唐沐晴還有人撐腰。

對面坐着的囂張女人,捏著果汁杯,一臉漫不經心的笑容,「如果你真的那麼想吃,店家也可以給你提供單獨的小鍋,不是嗎?」

唐馨雨:「……」

唐沐晴現在是真的,寸步不讓。

抬眼看着她的眸子裏,沒有一絲一毫的溫度。

唐沐晴的唇角,輕輕的勾勒起一抹諷刺的弧度,「唐馨雨,你知道為什麼我沒有讓着你嗎,因為我太了解你是個什麼樣的人了,只要是我選的菜,都是你不吃的。」

唐沐晴說的是真的。

不過。

眼前被人直接的點出來。

唐馨雨的面子上難免有些不好看。

過了半晌,唐馨雨看着唐沐晴的面色,比之前還要難看了幾分。 漁鼓聲傳來,四人最先見到北邊來了一位道人,頭戴九雲冠,身穿白鶴絳綃衣,背負劍匣腳踏祥雲;而後一聲玉磬響,自西邊來了個道人,頭戴如意冠,身穿淡黃八卦衣,腰間系著一個黑布兜,手裏持一青銅寶鏡;一聲金鐘響,打南邊又來了一位道人,戴九霄冠,穿紫霞衣,手持符詔身繞赤火。

「四位,不知考慮得如何?」燕正見三人趕來,一甩拂塵,輕聲問候。

在場義大夫,熊焦飛、田綺、廣陵將軍四人,見自己等人被四位陽神修士圍住,牙關緊咬心中暗道棘手,這三個道人究竟是從何處而來,先前竟然沒有察覺到,真是失策。

四人之所以敢圍燕正,就是壓着以多欺少來乾的,如今又來三人,不用動手都知道肯定是打不過的。

燕正乃是羅浮真人嫡傳大弟子,修出陽神的大修士。現在又是陽神狀態,沒了肉身限制,那些針對元神的靈寶神兵作用又有限,速度也比不上人家。若是燕正再配合其一身的靈寶,整個天下至少需要三個及以上的同境修士同時聯手,否則單打獨鬥就是自討苦吃。

更不要說現在又來了三個不知名道人,手中還都拿着靈寶,又分佈在東南西北四方隱約有形成法陣趨勢,這就有點欺負人了。

義大夫對視其餘三人傳聲到:「要不我們就去鎮守一段時間吧!這妖族每次一到人族不穩時就出來搗亂,實在是該教訓一番,不知諸位意下如何。」

「是極,是極,義大夫說的對,我早就想教訓這些小妖崽子了,先前一直沒機會,現在有機會了當然要把握住,熊兄、廣陵兄,不知你二人如何打算。」

熊焦飛聽了田綺的話,又看了一眼還在猶豫的廣陵將軍,心道:我就不信了,我焦飛征戰一千兩百年,還比不過這小子。他也不過千歲,大家都是同一輩。他師父是真人,自己祖父還是武聖,就不信還有打不過的道理。

一豎手中混鋼大戟,指向燕正開口罵道:「清正小兒,敢與你熊爺一戰否。」

燕正眼神微眯,回問道:「你是代表你自己,還是代表你四人。」

「代表自己又如何,代表四人又如何,反正今天都是要比劃一場。」說到此處,熊焦飛又對着旁邊的廣陵將軍大聲道:「將軍,反正這次都是要去鎮守長城,還不如打一架,武者的骨氣還是要有,束手就擒可不是我們軍中之人該有的本色。」

廣陵將軍似有意動,將手中長槍樹了起來,看向北方背劍匣道人。

「看來是代表四人了,那就不客氣了,先教訓你們一頓再說。」話音未落,燕正突的揮動手中拂塵,無邊青色旋風忽的從四人身後出現,將四人卷散開來。

熊焦飛和廣陵將軍被旋風卷開翻飛了數里才停下,而剩下兩人也沒好到哪裏去,尤其是義大夫,與其他三人不同,他是修文的,體質遠比不上其他三人,故被吹飛得最遠,飛出百十里才堪堪狼狽停下。

這時四人怒了,知道不出手也不行了,實在是對方逼人太甚。

「三位道友助我一臂之力,還請速戰速決。」燕正見將四人分開,立即對着邊上的三具化身言道。

「自該如此,道兄放心,這人就交給吾等了。」邊上三道人早已準備好了,見燕正回話,遂即各尋一人,對了上去。

紅衣道人一拍劍匣,飛出庚辰神劍,持劍往廣陵將軍處斗去。二人一個劍法高超,一個槍舞如龍,雙方你來我往,斗得好生熱鬧,頓時只見二人化作一銀一紅兩道虹光時不時交織碰撞在一起,所到之處具是悶雷之聲,大驚之象。

黃衣道人則是將手中神鏡往剛止步的義大夫照去。

金銀紫三道神光,金光消磨血精骨肉,銀光腐蝕元神魂魄,紫光吞解真靈識念。

可憐義大夫才剛從旋風中立穩腳根,突然被這三道神光一照,只覺胸中正氣躥騰,風骨文心元魂難受至極,想要操控正氣呵斥神光卻根本無法做到,只能一把將腰間玉佩扔出,化作巍峨高山擋在神光之前。

紫衣道人不見動作,但其身邊的一團赤色火焰則是化作了一條火龍,攻向了田綺。

田綺本來不想動手,見火龍襲來只能將披風往外一卷,準備將這火龍收了。這披風乃是齊王親賜,以萬年金蠶蠶絲為主,輔以九天罡風、飛凰之羽等諸多靈寶,耗時百年所炮製而成的一件上好靈寶,最是防風火之物,穿在身上可御刀兵,大小自如收剿由心。

剛一接觸到火龍,就將其收了進去。突然覺得對方也不過如此,遂取出一張柘木龍弓,張弓對準紫衣道人。

此時燕正正對付熊焦飛,只見燕正手中拂塵一揮一提之間,就輕易化解了大戟的攻擊。

而熊焦飛見久攻不下,所幸冒着被抽的危險,抱着反正有神甲護體也傷害不了自己的想法。交戰之間,突然將大戟化作虹光直接刺了過去,而自己則是抽出一根蛟首軟鞭抽打過去,準備以極限一換一。

燕正見狀,拂塵一繞方寸之間就將大戟的虹光攻勢化解,反手將大戟扔了回去。

熊焦飛本來是打算硬挨一下拂塵的,結果迎面的是自己的大戟,但軟鞭已經擊打了出去,只能硬扛了。渾身閃過金光配合神甲防禦,被大戟一下帶飛數十里。萬幸是終歸防住了,而且神兵也打在了燕正身上將其打散了身行,心中暗道看來這陽神修士也不過如此。

突然感覺腦袋一痛,察覺到燕正竟然在不知覺的情形下,出現在自己身後正一拂塵打在頭上,熊焦飛武神的肉身也挨不住這一拂塵,被打將下去。

甩動拂塵,將往下墜落的熊焦飛卷了起來,隨後看向其他戰場。

「道友們,別玩了,該收場了。」

聽到聲音,紫衣道人一笑,揮指彈開一道虹光,輕道一聲:「著」

田綺本來見紫衣道人能輕易撥開神箭,還正為佩服之時,畢竟他這神箭之快,就是劍仙施展劍遁的速度都趕不上,自修成箭法以來,還從來沒有幾人能逃過這穿心之苦,像這種輕描淡寫的撥開箭矢的還是頭一次見。突然感覺心中生起火熱,再一看披風,已經不知何時燃起火焰。

這時一道紫光襲來,在田綺頭上敲了一下,將其敲暈了過去。披風上的火焰化作神索又將其捆紮得嚴嚴實實,還像風乾臘肉一樣吊了起來。

紅衣道人這邊則是知道不能再玩耍下去了,將神劍往前一祭,一條帶翅黃龍出現,龍爪一把拽下廣陵將軍的長槍,將其一尾巴打暈過去。

而黃衣道人見其餘三位道友完成任務,也知道是該了解了。將腰間黑布袋子往前一兜,義大夫還沒反應過來就只覺得天地突然昏暗起來,四周東西難分,上下南北莫辨。

見收拾完四人,燕正朝着三位道人方向行禮到:「這次有勞三位道友了。」

「道兄客氣,我等四人本就一體,何來勞煩之說」言罷,紫衣道人化作紅光往燕正體內一鑽,消失在當場。

其餘兩位道人見狀,也隨了個禮,鑽回了燕正體內。

調息一下后,燕正看了一下被捆住的三人,收回布袋子,往三人方向一兜,就將三人收入袋中。

作為太清一脈嫡傳,一炁化三清的秘法燕正還是會的。

此法不同於其他身外化身法和分身術,尋常化身之法出現的化身實力還不足本體的十分之一,而且分化越多,對本體消耗越大實力越低。但這秘法不同,能同時喚出三位不弱於自己的化身,而且不管是靈寶還是法術,都能一一精通。這也是太清一脈的不傳之秘,須得將六十四法一一領悟之後才能施展出來的,尤其是斡旋造化,不然沒有根基實難施展。

見下方金龍正與妖鳳斗得正凶,將庚辰劍往下一扔,這劍乃是軒轅劍的一絲靈性鑄造,下擲之時化作應龍往妖鳳處殺去。

妖鳳本就是這萬里妖風匯聚,與大周的人道金龍對拼本就是半斤對八兩,畢竟只是一股炁,如何比得上人家三千人組成的法陣支持。

一道龍吟之聲傳來,自天空飛下一條黃龍,從妖鳳後面偷襲了一下。

金龍見狀威勢大增,一個龍騰過去將妖鳳驅散,對天長吟發出震懾之音。

燕正見金龍撲殺了妖鳳,實力上漲不少便收回神劍。

長城以西數百里之地,天空中的緋雲之中,突兀的顯露出三隻鳳鳥,徘徊一陣后中間的紅色鳳鳥化作一股遮天妖風直接跨過長城,朝着中央官道處襲來,沿途之上又時不時冒出一兩道妖氣加入其中,待到快接近人道金龍百里處時已經有了近三隻老妖,二十隻大妖襲來。

妖風先是在萬里地段轉了一群,收集散落的妖風,接着飛出一道虹光往天上而去。

天空之中,一道虹光出現在燕正面前化作一大妖王。

好妖王,帶着一頂亮銀鳳翅金兜鍪,身穿錦簇百金鎖子甲,腰配咬金九紋鸞風帶,手持鐵膽溯金鴉頭槍,雙眼有神名幌金,氣質高傲難有敵。

燕正眼中,一隻丈二方圓的十脖九頭怪鳥出現,其中一個頭還在滴啦著鮮血,看起來恐怖異常。頓時猜到了面前之妖是誰。

萬妖林中有一妖神,名為鬼車,本是一隻十頭怪鳥,四百年前大亂嶺州之時被禮聖姬公誕斬去一枚頭顱,看樣子至今還未復原不說。所掉落的頭顱還修成了大妖王,果然不愧是妖神遺骸。

妖王與燕正對視一眼,見燕正渾身金光纏繞,先天氣息濃郁,腦後五色慶雲繚繞,光輪耀眼,心中暗道:看這氣勢應該是羅浮真人大弟子沒錯了,果然是人中龍鳳。要是真動起手來自己雖然是妖神遺留,又高對方一個境界,但短時間內誰輸誰贏還真不好說。加上此時是他越界而來,理虧得甚。

倒不是妖王有多講究,多講理,而是怕打着打着,時間過長或者破壞太嚴重突然被真人一把捏死,自己原身還得說捏得好。

正在妖王糾結之時,突然感知有三道與燕正相似的氣息趕來,心中頓生一計。開口言道:「想必閣下定是清正上人,本座乃姑獲妖王在此見禮了。」

燕正回了一禮言道:「妖王客氣,不過此時還未到妖潮來臨之時,妖王現在就跨界而來,怕是不妥吧。」

「唉,上人不要誤會,我這不過是來看看這些人族英才,莫有動手之意。改日戰火一起,有機會再來一戰領悟上人妙法。不過上人也知道這妖潮之事乃天地默許,手下有些精怪無禮,本能而矣,還請上人勿怪。」

燕正一見這大妖王如此客氣,心中也稍微謀劃了一番。這妖乃是大妖王,真身至少千八百丈,法相更大,隨便一聲鳴叫也不是下面的三千凡人所能抵擋。如果來的是一隻尋常妖王倒是有把握將其戰場拉到更高處開打,但所來的是一隻大妖王,在此地交手多有不便,為了戰局減少損失,只能先暫時止住殺意,改日再戰。

「妖王言重了,既然如此那就讓這些小輩比試比試,不知妖王會弈棋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