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止是范燁,事實上,就連聖星司,或者整個星殿,在這一刻都快冤死了。

因為就連他們都不明白觀星樓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洛川登樓的畫面又為什麼會突然消失。

這根本就不是什麼所謂的黑幕,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麼陰謀的話,范燁也覺得這是一場針對星殿的陰謀!

是對星殿刻意的抹黑!

但關鍵是,這件事情,他百口莫辯。

觀星大會是聖星司主辦的,觀星樓是星殿的法寶,若范燁說他對此事一無所知,誰會相信?

如果是在正常情況下,范燁作為聖星司司主,觀星大會最高發言人,他當然是有許可權知道觀星樓每一層的戰況的,並且了如指掌。

但就在洛川的身影從樓外水幕上消失的時候,范燁也驚恐地發現,自己竟然也被強行隔離了!

他和其他人一樣,都看不到觀星樓第四十九層的畫面。

更不知道在洛川登樓的過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意外。

這種事情,如果不是親身經歷,范燁一定會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冷的笑話。

但真正當這一切發生的時候,范燁才發現,自己與星殿,以及觀星大會,已經快要成為一個笑話了。

如果一定要說有誰能夠辦到這一切的話,范燁心中只有一個人選。

當然是,也只能是星殿殿主,蘇先生。

但這個答案很明顯是錯的。

因為蘇先生早在觀星大會召開之前就已經在閉關療傷了,對外的一切事務都交給了影子先生全權處理。

而碰巧,因為觀星大會上所發生的一件件意外,迫使范燁哪怕作為聖星司司主都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所以早已與影子先生取得了聯繫。

因此范燁知道,今日蘇先生不在汴州,影子先生和其他幾位司主正在趕來汴州的途中。

這麼一來,整件事情就變得非常詭異了,如果不是因為范燁執掌觀星樓多年,更對於洛川的身世如數家珍的話,恐怕他都會覺得這觀星樓是洛川的!

一時間,范燁對於這口從天而降的大黑鍋有苦難言,不得不與其他幾位評審一樣,對場中發生的一切裝聾作啞。

好在這樣的情況並沒有持續太久的時間,很快,就有兩件事情的接連發生,徹底扭轉了這種對星殿極其不利的局面。

首先,是洛川立身於觀星樓第五十層的畫面突然重新傳回了那片水幕中。

但這並不能減輕人們對於星殿的質疑,相反,洛川的成功登樓更像是在火上澆油,讓眾人對於如此*裸的黑幕更加義憤填膺。

於是第二件事情發生了。

下一刻,整整九道暗青色星輝破空而至,整齊劃一地來到了觀星大會的會場,九道足以令整個大梁都為之窒息的人影同時來到了觀星樓之前,他們身上的服飾與范燁有所區別,卻在身份上與之平起平坐。

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場中還出現了一片模糊而黯淡的黑影,哪怕身上沒有半點星力波動,沒有開口說一句話,也足以使得場中所有人都噤若寒蟬。

影子先生,攜星殿九司司主,降臨觀星大會!

========================================

PS:感謝『小石榴685379818』2元紅包打賞。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星殿十三司,是大梁帝國,甚至於整個星隕大陸最負盛名的修行勢力。

因為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星殿十三司,就是星殿。

自星殿誕生之日起,便有十三司,其中有十司是擺在明面上的,另有三司隱於暗中。

明面上的十司分別是:聖星司、御星司、念星司、觀星司、戮星司、水星司、頌星司、照星司、渡星司,以及禮星司。

在這其中,當以聖星司最為人們所熟知,畢竟在大多數時候,聖星司就是代表星殿行走於俗世的那塊招牌。

大梁九位州殿首尊,便有六人出身聖星司。

除此之外,星殿最可怕的力量,更在於其藏在黑暗中的另外三司。

金堂。

暗衛。

潛龍淵。

如果單純從知名度上來講,暗衛是唯一一個能夠與聖星司平起平坐的存在。

或者換一個說法,聖星司與暗衛就是支撐星殿千秋萬代最重要的兩根支柱。

前者行外務,後者掌裁決。

一個是星殿最光鮮亮麗的外衣。

一個則是星殿握在手中最鋒利的匕首。

但這是僅限於大梁境內而言的。

若是把範圍擴大到整個星隕大陸的話,其實最受燕國、唐國,甚至於天機殿與祁山等地忌憚的並不是暗衛。

而是潛龍淵。

因為暗衛與潛龍淵有一個非常大的區別。

前者對內,後者對外。

匕首雖然鋒利,但至少當它出鞘的時候,還是能聽到一些動靜,感到一些殺意的。

而潛龍淵不是匕首,它是一根毒刺。

一根沒有人知道埋在何處,但一旦爆發就足以致命的毒刺。

潛龍在淵,則無聲無息。

若有一日龍出九天,當舉世皆驚!

暗衛、潛龍淵,以及金堂,之所以被譽為星殿最神秘的三司,不是因為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存在,而是因為他們的存在於這個世界而言是完全透明的。

透明,就是看不見,摸不著。

整個大梁帝國,不論是修行界還是尋常百姓人家,都聽說過暗衛的名字,也見識過暗衛傾巢而動的恐怖景象,但在平日里,卻從來沒有人知道這些人藏身於何處,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這就如同在大燕帝國的疆土內,在這些年不知道潛入了多少潛龍淵的暗探,卻從來沒有人知道他們的身份,也沒人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當然,若是提及令世人最為之疑惑的,還是號稱星殿第一謎團的金堂。

人們除了知道這個名字之外,其餘則對其一無所知。

甚至連這個機構是用來做什麼的都是一團謎。

而整個星隕大陸修行界對於暗衛、金堂和潛龍淵這三司的不解還遠不止如此,比如這三司司主的身份也從來沒有被曝光過,每一司的常駐人數有多少更不為外人所知,最重要的,是人們根本就不知道,有朝一日,當這三司行走於陽光之下的時候,將會對整個世界造成多麼可怕的影響!

這才是星殿對大梁帝國,乃至於星隕大陸最大的威懾。

當然,就算這三司人馬不動,星殿其餘十司齊集一處,再加上身份、地位、實力均極其可怕的影子先生親臨,也足以轟動整個大梁修行界了。

恰如當初的月影秘境。

恰如此時。

所以一時之間,整個觀星大會的會場都陷入了絕對的死寂,沒有誰還敢在私下妄言星殿的不公。

整整十道啟星境強者的威壓籠罩全場,便像是一座座萬鈞山嶽,壓得一眾聚星境強者連呼吸都變得謹小慎微。

誰也不知道,這些平日里從來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人物們,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這可是整整十位啟星境強者啊!

然後人們就突然想到了今年觀星大會中所發生的種種意外。

比如陳休在坐而論道中的一鳴驚人。

比如洛川與顏少卿的挑戰與賭約。

再比如洛川在觀星樓中的逆天表現。

可是,即便是這樣,星殿有必要搞出這麼恐怖的陣勢嗎?

影子先生與九位司主值得親臨會場?

事情似乎搞得有點大啊……

自己剛剛還在說觀星大會有黑幕,星殿在故意偏袒洛川呢,不會被秋後算賬吧……

一時間,眾多聚星境強者無不心頭微顫,人人自危。

毫無疑問的是,當影子先生攜九大司主來到此間的時候,就已經從范燁那裡得知了全部的事情,包括洛川在觀星樓中的所作所為,以及觀星樓失去控制的消息。

但他卻一個字也沒有說,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就像是一片真的影子一樣。

第一個開口說話的,是戮星司司主,傅呈。

而他所說的第一句話,就嚇得在場的眾人無不心驚膽戰。

「聽說今日在場的諸位同道,對本屆觀星大會頗有微詞,我想知道,到底是誰?請站出來。」

世人皆知,在星殿十三司當中,若說哪一司地位最為超然,可以凌駕於其餘眾司之上,或許還沒有定論,有人說聖星司,有人說暗衛,也有人說是潛龍淵。

但毫無疑問的是,在所有十三司的司主裡面,脾氣最爆最臭的,肯定非戮星司司主傅呈莫屬。

想當初洛川於月影秘境中通敵叛國的傳言尚未證實之時,整個星殿都按兵不動,只有傅呈帶著戮星司眾屬包圍了藥王塔,若不是後來蘇先生重傷歸來的消息傳回,恐怕洛川的分身早就被其撕成粉碎了。

凌劍宗也根本等不到洛川歸來,就會遭到滅頂之災。

而今日,傅呈剛一到觀星大會的現場,就毫不客氣地向眾多聚星境強者發難,大有一副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架勢。

對此,當然不會有哪個聚星境強者敢接這話,畢竟誰也不傻。

但有一個人卻不卑不亢地開口了。

「傅司主,並非我等對觀星大會有所質疑,而是希望星殿對於洛川在觀星樓中的表現,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解釋?」傅呈轉過頭,看著負手而立的顏天羽,冷笑一聲:「就憑你,也有資格要我星殿給一個解釋?」

此言一出,場中聚星境眾修無不倒吸了一口冷氣,九煙門弟子更是各個面露不忿之色。

但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傅呈這句話也沒什麼毛病。

畢竟那是星殿。

別說是九煙門了,就算是天辰書院,又哪裡有資格對星殿叫板?

可顏天羽作為九煙門掌門,堂堂碎星境巔峰強者,又何曾受到過這種折辱?

好在顏天羽對於傅呈的脾氣早就有所領教,此時倒也不怎麼往心裏面去,仍舊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樣。

「單憑我,當然沒有這個分量,不過,我覺得等今日之事傳遍整個大梁修行界之後,星殿總得給世人一個解釋吧?」

聞言,傅呈一雙利眉頓時狠厲揚起,沉聲道:「顏天羽,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顏天羽微微躬身,開口道:「不敢,顏某隻是說了一個事實。」

「你……」

眼看傅呈的怒意已經快要刺破蒼穹,一直於旁側保持沉默的那片影子終於開口了。

「陳休是誰?」

話音落下,不論是傅呈還是顏天羽都收回了咄咄逼人的態勢,就像是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而一直遊離於九煙門眾弟子之外的陳休,則心中一抖,有些猶豫地走了出來,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就是。」

影子點點頭,問了第二句話。

「你可願追隨殿主大人?」

聞言,陳休明顯愣住了。

然後他下意識地轉頭看了看自家宗主,卻發現後者並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意外之色,更沒有被人當眾挖角的惱怒。

對於顏天羽這個層次的大人物來說,他最懂得的,便是分寸二字。

他心裏面很明白,傅呈哪怕表現得再怎麼火冒三丈,也不可能真的對自己動手。

但影子不一樣。

丹河之畔完虐穆的那一幕幕,尚且在顏天羽的心頭回蕩著!

所以他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做。

當然,此事本身也在顏天羽的意料當中,他只是有些後悔,沒有早些看到陳休的價值,更沒能早些發現陳休手中的那塊鐵片。

眼看自家掌門都沒有半點挽留自己的意思,陳休的嘴角不禁掛上了一絲苦笑,然後對著影子躬身而拜。

「陳休願意。」

不需要任何文書手續,也不需要任何繁瑣的儀式,陳休更換門庭一事,就這麼定下了。

雖然從理論上來說,任何宗門弟子,都可以再掛一個星殿從職的身份,比如柳如風,比如洛川,都是這麼做的,但既然是影子親自開口了,那麼他要的,當然就不可能是掛職這麼簡單。

對此,不論是顏天羽,還是陳休,乃至於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心知肚明。

但還不等眾人感嘆陳休的機緣之盛,運氣之好,影子便再度開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