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能夠如此順利的收服古族,主要是因為范浪應驗了古族之內的傳說,古族人認為他能率領古族走向興盛。

如今大局已定,神浩星百廢待興,將來前途無量。神浩星將來興盛了,古族當然也會跟著沾光。

古族的這個傳說,是一定會應驗的。

是古族的先祖預知了未來,還是純粹的巧合,那就說不清楚了,命運二字,玄之又玄。

「古族長,近來可好?」

范浪打了聲招呼,向著古族的領地凌空走去。

一道身影一飛衝天,是一名身穿大氅,身上紋有彩繪的老者,正是古可汗。他向著范浪一拱手,笑道:「范盟主大駕光臨,怎麼不提前通知一聲,我也好早做準備。」

「不用準備什麼,都是自己人,別客氣。」

「就是自己人才要好好招待。范盟主,快請進,我讓族人給你沏茶。」

兩人客套一番,雙雙進入古族領地。

范浪開門見山,在路上就表明了來意。

「古大陸原本就有各種天災,連空間之道都很不穩定,前任天道破滅之後,古大陸的情況變得更加惡劣。我早就承諾過,要幫助古族改善古大陸的環境,之前總是有事拖累,如今大局已定,總算能騰出一些時間了。我這次過來,就是為了改造整個古大陸,讓這裡舊貌換新顏。」范浪邊走邊說。

「這對於古族是好事,但也不能做的太好了,古族的族規尊崇苦修,要讓族人在磨礪當中成長。最好還是保留一些天災,以便用來磨礪古族人。雖然很多古族人嚮往那種平平安安的生活,但還是有很多古族人不畏生死。」古可汗道。

「這個好辦,我會把古大陸分割成若干個區域,把大部分地方改造的太太平平,剩下的地方保留原樣,還跟以前一樣危險。要是你嫌不夠,我甚至可以把一些地方的危險加強,使其變成九死一生的兇險絕地。誰要是想磨礪自己,可以儘管去。我還會在這些險地留下一些好處跟機緣,讓那些冒險者得到該有的回報。」

「好好好,就這麼辦!」

聽了范浪的話,古可汗非常高興,這種做法兩全其美,能夠滿足古族內部兩個人群的需求。

范浪時間寶貴,只是在古族領地稍作停留,然後便離開了,開始大刀闊斧的改造整個古大陸。

「小天,別光知道吃奶,出來給我幫忙。」

范浪聲傳萬里。

半空中空間蕩漾,小天屁顛屁顛的傳送到了這裡,他做為天道化身,在神浩星上可以隨心所欲,根本不受古大陸的限制。

「爹,你找我來做什麼?」小天擦了擦臉上殘留的獸奶。這個小傢伙現在每天都要喝很多獸奶,成千上萬的妖獸都不夠他喝的。

「這片大陸受到過很多摧殘,天道法則都損壞了,我要你幫我一起修復。我讓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事成之後,你要喝多少獸奶都行。」范浪道。

「這地方的天道法則確實讓我不舒服,感覺亂糟糟的。」

「我們兩個一起出手,應該可以修復。」

「嘿嘿,這是不是叫做父子同心其利斷金?」

「算是吧。好了,別嘚瑟了,開工。」

范浪拉著小天一起行動,飛到了高空中,施展莫大的玄妙手段,修復那些紊亂的天道,消除各種天災。

如此龐大的一個大陸,豈是一朝一夕就能改造完成的,這是一個大工程,要很多天才能完成。

忙碌了一天,范浪停下來休息,小天耍小孩子脾氣,早就嚷著要撂挑子了。

古可汗在這期間也幫了點忙,此時跟著范浪一起休息,兩人隨便聊了聊。

「范盟主,這一天辛苦你了。」古可汗由衷道。

「沒什麼,這都是我答應你們的。你們古族投靠我,我總得拿出點誠意來。」范浪道。

「也就只有你才能做到這種扭轉乾坤的事情,我自己的話,是萬萬辦不到的。」

「天道還算比較容易掌控,比這更高級的星道就複雜多了。」

「星道、寰道……這些遠在天道之上的各種道,我只聞其名,無緣參悟。」

「以後會有機會的。將來我到宇宙當中闖蕩,會帶上你們一起去,到時候什麼道都能接觸。」

「宇宙真讓人嚮往啊。如果是跟著你出去闖蕩,要比我自己一個人獨闖要安全得多。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古可汗偏過頭問道。

「快了。」范浪給了個模稜兩可的回答。

就在這時,一聲系統提示響了起來。

【玩家觸發遠航任務,任務名為『星辰大海』,任務獎勵???】

新任務!

范浪一愣神,然後暗中打開系統界面,仔細的看了看。

以前觸發的任務,都會提前告知獎勵,唯獨這次比較特殊,沒有明說任務獎勵,而是標了三個大寫的問號。

這次的任務獎勵神神秘秘,也不知道是什麼,想來應該不會差。

至於任務目標,倒是很詳細。

只要范浪離開神浩星,達到一定距離,就算是完成任務。

這個距離以光丈來衡量,這是宇宙當中的基礎的距離單位,比星辰上的千里萬里要遠得多。

「離開的時候還能順手得到一個大禮包,不錯,不錯。希望這個獎勵不會讓我失望。」

范浪暗暗道。

……

時間一天天過去,不等古大陸修復完畢,啟明號那邊倒是先一步有了重大突破。

在范浪夜以繼日的煉化之下,終於煉化了一扇新的艙門,打開了前所未有的通道!

這可是一件大事。

啟明號本身就價值連城,是范浪離開神浩星的關鍵,更別提船內暗藏的各種機遇了,打開這扇新的艙門意義非凡。

原本這艘船落在了拳腳宗手裡,拳腳宗對其進行了一部分煉化,打開了一小部分艙門。

范浪現在打開的艙門,是拳腳宗都沒能打開的,裡面到底有什麼,不得而知。

范浪的本尊風風火火的來到了啟明號,要進去一探究竟! 一來到啟明號,范浪直奔那扇剛剛被煉化的大門,與眾人匯合到了一起。

沒有他的命令,誰也不敢擅自開門進去。

他來到門前,上下看了看,接著道:「我要釋放化身進入裡面探索,先探一探裡面的虛實。就算留在門口,也不能保證百分百的安全,誰若是不放心,可以離開此地,以免受到牽連。」

話雖如此,人們還是壯著膽子留了下來,一來是好奇心作祟,二來是相信范浪的實力。

范浪已經提醒過眾人了,放下了顧慮,開始動手開門。他釋放出一個陣法結界,擋在了大門之前,然後才正式開門。

金屬鑄就的艙門發出機關咬合交錯的聲音,徐徐展現出門后的景象,對面是一條很長的通道,從頭到尾黑暗無光,透著一股死氣沉沉的感覺。

范浪的雙眼能夠看透黑暗,有沒有光源都無所謂,整個通道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他釋放出足足九個化身,操控這些化身進入到了通道之內,向前深入探索。他的意念與這些化身完全相通,彼此感同身受。

九個化身分工不同,其中五個以最快的速度向前衝鋒,在前面打頭陣,剩下四個在後面慢慢走,進行更仔細的探索。

范浪為了以防萬一,關上了艙門,加固了結界。

旁邊的人都很好奇裡面的情況,有的盯著大門,有的盯著范浪。

九個化身一路向前,在前面打頭陣的五個化身遇到了岔路,有的通向上方,有的通向兩側,化身分頭行事,探索不同的通道。

啟明號內部四通八達,好似一座鋼鐵迷宮。

其中一道化身走到半路,忽然聽到了一些細細碎碎的聲音,當即停了下來,釋放意念探查聲音源頭。

嗖!

一道影子快速移動,從上方的一個通道口沖了出來,撲在了范浪的化身之上,這道化身受到攻擊,瞬間破滅。

整個過程兔起鶻落,速度非常之快,連范浪都反應不及,沒能看清楚襲擊者到底是什麼。

啟明號外圍都有著各種危險,何況是內部。

這種特殊情況在預料之內,范浪絲毫不覺得意外,他冷靜應對,派遣兩道化身前往事發之地,倒要看看那襲擊者到底是什麼。

兩個化身飛速前進,很快又聽到了那種細細碎碎的聲音,其中一個化身在前,另外一個化身在後。

前方突然閃過一道影子,速度快如閃電,形狀十分的怪異,輪廓是不規則的。

范浪借用化身的眼睛仔細觀察,終於看清楚了對方的樣子。

這竟然是一團高速移動的液體,表面是銀色的,很像是水銀。

這團液體衝到了范浪的化身前方,其中一部分液體改變形態,形成了類似於鐮刀的樣子,對著范浪的化身就是一刀。

范浪出劍抵擋,雙方攻擊相撞,液體鐮刀斬斷了他的劍,接著將他斬為兩半,一招秒殺。

雖然這只是范浪的一道化身,但也絕非泛泛之輩,一般的玄神都未必是對手。

眼前的神秘液體擁有秒殺玄神的實力!

在場還有一道化身,肯定是保不住了,范浪乾脆用這道化身當試驗品,要試一試這團液體的底細。

化身摳出自己的眼球,丟到了地上,然後沖向了神秘液體,引發了自爆,轟的一聲巨響,震蕩周圍的通道。

留在地上的眼球觀察了爆炸的過程,看到了液體受到爆炸衝擊的剎那。

這液體不僅攻擊能力超群,防禦能力一樣驚人,剛才的爆炸將它炸散,然後迅速癒合,飛散的液體重組到了一起,根本什麼事都沒有。

位於門外的范浪,憑藉自己的經驗判斷出了這是什麼東西。

「這裡面竟然有液態傀儡。」范浪凝重道。

「液態傀儡是何物?」天縱丹聖在旁邊問道。

「神浩星上沒有這種高級傀儡,要更高級的星辰才會有。液態傀儡就跟水一樣,由金屬液體組成,構造十分玄妙,每一滴液體可以獨立存在,也可以集合大量的液體組合到一起。液體無形無相,可以千變萬化,想變成什麼就變成什麼。這些液體剛柔並濟,在需要的時候可以瞬間硬化,變得堅硬鋒利。就算把液體打散了,液體也不會受到多大的損傷,還可以重組回來,十分的難纏。這就是液態傀儡,我只是簡單說說,實際上比我說的還要複雜百倍。」

「好厲害的傀儡,既然它這麼像水,那應該可以用五行來克制吧?」

「不行,這是兩回事,就算用木屬性秘術去吸收這些液體,也消滅不了它。用火烤的話,更是不行,它是不會蒸發的。但凡是液態傀儡,全都是十五星級起步,這種等級的傀儡,不會有太大的弱點給你去克制。」

「聽你這麼一說,豈不是麻煩了。」

「是麻煩了。裡面不知道有多少液態傀儡,光是一個就比之前的無相靈猴麻煩,要是再多幾個,就更麻煩了,一旦越過這扇門,就會寸步難行……跟你說話的時候,我又有兩個化身被滅了,而且是被第二具液態傀儡滅掉的。裡面最少有兩具液態傀儡。」

范浪頓了頓,接著說道:「富貴險中求,這些液態傀儡雖然危險,但若是能夠將其煉化,其價值可比百變神鋒高多了,一頂一百都不為過。」

「你能把它煉化?」天縱丹聖雙眼一亮。

「試試看就知道了。用我的化身肯定不行,必須我本人進去冒險一試。」

「我陪你一起進去。」

「先不急,再摸摸情況,有底氣了再進去。」

范浪接著釋放出更多的化身,一批批的送進門后,這些都是炮灰。

大量的化身進去,吸引了液態傀儡的攻擊,越來越多的液態傀儡被吸引過來,數量逐一增加,最後達到了七個之多。

好在這些液態傀儡的行動有規律,不會強攻大門,范浪眾人躲在門後面,倒是安然無恙。

哪怕是范浪本人進去,都對付不了這麼多的液態傀儡,必須逐一攻破。

他等待機會,製造機會,機會終於來了。

那些液態傀儡時間久了之後紛紛散去,前往了不同的通道,有的落了單。

范浪打算挑落單的液態傀儡進行抓捕,他的動作必須要快,時間一旦拖久了,就會把別的液態傀儡引過來,那樣就危險了。

「走!」

范浪跟天縱丹聖雙雙開門而入。 那液態傀儡太過強大,實力不夠的話,進去就是送死,帶天縱丹聖一個幫手進去就夠了,別人進去也是拖後腿。

其實小天的實力也很強,范浪考慮過把他也帶進來,想了想又放棄了,這小子吃奶是一把好手,干正事未必靠譜,帶上了反而操心。

師徒兩人雙雙入內,在通道之中快速穿行,背後的金屬艙門隨之關閉。

無形的意念在通道中來回掃蕩,因為船內有很多屏蔽,意念能夠探查的範圍很有限,不像外面那麼隨心所欲。

范浪的意念鎖定了一具液態傀儡的位置,這就是他的目標。

其他的液態傀儡都在別的地方,彼此之間有一定的距離。

「吃貨,阿紫,你們兩個出來幫忙。」

范浪雙手一分,打出一金一紫兩道光芒,這兩個隨身幫手一直是他的左膀右臂,實力方面十分可靠。

以前是阿紫的實力勝過金陽戰獅一籌,不久前金陽戰獅升了一級,現在已經有了反超之勢。

他們在逼近那具液態傀儡,對方也注意到了他們,向著他們沖了過來,彼此之間的距離迅速縮短。

范浪先下手為強,一上來就動用了看家本領,運轉混元劍法,將各種能量在丹田之中混合在一起,形成了混沌能量。

混沌能量越來越多,猶如一團黑洞,極具破壞力,只為毀滅而生。

經過短暫的積累,范浪將混沌能量爆發出去,揮舞龍焚末日,斬出一團風暴狀的劍氣。

劍氣在通道之中席捲而過,哪怕是啟明號的船體也無法承受這團劍氣,被刮擦出道道傷痕。

能把啟明號擊傷,足以證明威力,換成一般的玄神,連這艘船的皮都刮不掉。

瞬息之間,劍氣風暴吹到了液態傀儡的面前,兩者轟然相撞。

液態傀儡受到創傷,被劍氣風暴絞的四分五裂,飛濺到了各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