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是不是選的口岸不好,自從他煉化那縷本源之氣過了半年,都沒有吸引到第二縷本源之氣到來。

微微猶豫,秦天決定換一座院子。

反正地級區域空置的院子還有不少。

在換了院子的第五日,一縷本源之氣終於到來,秦天臉上也浮現出了笑容。

或許真是換了院子的原因。

這縷本源之氣比較配合,在第三次到來時,居然帶了兩個同伴。

「這才對嘛!」

秦天笑呵呵的道。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去二十餘年。

秦天的養魚場是逐日壯大,如今,他的養魚場內的本源之氣已經突破到了兩萬多縷。

期間,他還不時撈取來煉化吸收。

細算之下,二十年間,他吸收煉化的本源之氣也達到了一萬出頭。

而他的神魂之力提升了十倍,肉身之力也差不多提升了十倍。

神魂和肉身的提升,讓秦天有了個意外的收穫。

自從在輪迴之地強行激發了宋猛打入他體內的能量后,那團能量就不再主動溢出,但現在,那團能量有主動溢出。

隨著神秘能量的主動溢出,他的資質也在不斷的提升。

心念一動。

秦天直接撈取了一百縷本源之氣。

然後進行參悟。

這些年,他都忍著沒有去參悟本源之氣。

下一刻,秦天的心神完全沉浸到了參悟之中,一開始,秦天就感受到了很大的不同,因為他煉化了上萬多本源之氣,肉身和神魂之中都透著一股本源氣息,因此,本源之氣對他也越發的親近。

隨著參悟,隱隱見,他看到了一些模糊的畫面。

這些畫面似乎是本源之氣形成的過程。

秦天很想看清這些畫面,但始終隔著一層膜,一時,他變得有些著急起來。

但越是著急,畫面就越是模糊,直到畫面最終消失不見。

「噗!」

一口鮮血噴出,秦天感覺整個人都變得虛弱起來。

「怎麼回事?」

秦天一驚,並發現,自身的神魂也遭受了重創。

「怎麼會這樣?」

秦天百思不得其解,臉色也有些陰沉。

一番沉吟,秦天覺得,應該是他太過著急,從而走火入魔了。

花了大半月修復傷勢后,秦天沒有去強行感悟本源。

而是繼續打算繼續走煉化本源之氣的路子。

十年又十年。

離秦天走火入魔已經過去五十年。

這期間,他又煉化了四萬多縷本源之氣,使得神魂和肉身再次增長了十倍。

他本想繼續煉化下去的,但卻發現,他的神魂和肉身都達到了一種極限。

心念一動。

他撈取了一百縷本源之氣,嘗試著參悟,但他看到的畫面,依舊模糊,相比上次,稍稍清晰了一些。

於是,他直接結束了參悟。

微微猶豫,他決定前往書殿,觀看一些前人留下的經驗。

花費十點學分。

秦天進入了書殿的第二層,然後他挑選是十餘本與本源相關的書籍觀看起來。

但在觀看完后,卻失望了。

這些書籍中根本就沒有記載他想要的答案。

不過,書籍中沒有答案,但可以找神王詢問啊。

想到這裡,他離開書殿,來到了學殿。

每年,都會有一位神王在這裡講道十日,離下次講道還有五個多月,無奈之下,秦天選擇回到自家院落,然後,一口氣撈取了兩萬本源之氣納入體內。

他沒有煉化,而是直奔記載著神王技的古碑處,先去感悟下神王技。

【作者題外話】:五更 記載神王技的古碑共有一百零八座,當秦天剛踏入這座古碑林就感應到一百零八股截然不同的強大氣息。

這些氣息來自每座古碑。

抬眼,他的目光緩緩掃過這些古碑。

上面並沒有記載著任何的文字,而是一些似是而非的圖案。

仔細觀察后,他發現了這些圖案的異常,因為這些圖案是劍痕、刀痕、指印、拳印、掌印等等。

在這裡參悟神王技的學員很多,基本上每座古碑前都盤坐著幾人或者站著幾人,有的閉目沉思似在參悟,有的盯著古碑上的攻擊痕迹獃獃出神。

忽然,秦天注意到一個現象,在最中心的一座古碑前的學員最多,密密麻麻,將整座古碑給包圍得密不透風。

微微猶豫,秦天決定找個人請教下,於是,他走到一名盯著一面古碑雙眼痴迷的青袍男子的身後,輕輕拍打了下他的肩膀,問道:「這位學長,小弟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你!」

思考被打斷的王飛鵬很是惱怒,陡然扭頭冷冷盯著打斷他思考的那名青年,重重吐出一個字:「滾!」

秦天倒沒有生氣,連忙道歉:「對不住學長,我第一次來這裡,有幾個問題不懂,想向您請教下!」

「滾!聽不懂人話?」

王飛鵬臉色又冷了幾分。

「好吧!打擾了!」

秦天聳聳肩,退出兩步,而王飛鵬則由將注意力放在眼前的古碑之上。

接著,秦天又叫醒了兩人,想要向對方請教,但他們的語氣都相當的不善,至於請教自然沒有達成。

「算了,自己研究吧!」

秦天隨意走到一座古碑前,這座古碑高三丈有餘,上面有一道淺黑色的刀痕,可以看得出,這道刀痕已經有很長的年齡,但依舊散發出一股霸道、炙熱的凜冽氣息。

心念一動,秦天釋放出了神魂之力朝刀痕探去,剛接近,他神魂就產生了一股刺疼感,同時,心底深處也生出一股危險感,嚇得他連忙收回了神魂之力。

微微猶豫,秦天飄到古碑前,決定伸手去觸摸下那道刀痕。

「噗!」

他的手掌剛接近,一道奇快無比的黑色刀光就斬中了他的掌心,差點將他的手掌給洞穿。

「好強!」

秦天連忙收起手掌,一臉震驚道,這道刀痕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居然能夠切開他的皮膚,他要知道,他可是十星天神,在煉化不少的本源之氣后,肉身早就鍛造得無比強橫,就算一般的靈寶也打不破他的防禦,沒想到,神王留下的刀痕卻攻破了他的防禦。

「哈哈!哪裡來的傻小子,居然敢拿手去觸碰神王留下的戰痕!」

突然,一個語帶嘲諷的聲音響起。

秦天扭頭看去,發現嘲諷他的是一名高壯的男子。

「這位學長,小弟第一次來這裡,許多地方都不懂,不知能否指點下小弟!」

秦天見縫插針,也不生氣,迎上去請教道。

「我為什麼要指點你?」

對方臉色的笑容陡然消失不見,冷聲問道。

「你剛才嘲笑了我!」

秦天一本正經的道。

「嘲笑你又如何!老子不止要嘲笑你,還要教訓你!」

負了愛情傷了婚 話音一落,高壯青年抬手一拳轟向秦天的胸膛。

「嘭!」

秦天後發先至,一巴掌拍出。

頓時,那名高壯青年被他一巴掌給拍飛,且撞在一面古碑上,頓時,上面的劍氣激發,噗噗噗聲間,對方身上多了幾個血洞。

這邊的動靜頓時將陷入參悟中的眾人驚醒,不少人面上都露出惱怒之色。

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 「誰敢在這裡動手!」

「活得不耐煩了嗎?居然敢打擾大家參悟!」

「咳咳!」

高壯青年面色難看的站起,指著秦天道:「就是這個小子,故意來打擾大家參悟神王技!」

「好小子居然是你!」

「打擾我等參悟,罪不可赦!」

「該死!」

「教訓他!」

神王技並不好參悟,甚至有人在這裡停留了數百年都沒有參悟出什麼東西來,心裡自然憋了一肚子的火,正好秦天湊了上來,可以拿他來發泄怒火。

因此,爆喝連連間,有五人飛撲而出,朝秦天發動了攻擊。

對於主動攻擊他的這些人,秦天自然也不會客氣,抬手拍出五掌。

「砰砰砰砰砰!」

悶哼連連間,朝他撲來的五人全部倒砸而回,狼狽的摔落在地,這五人,最強的也不過六星天神,如果不是秦天留了手,一個巴掌就足以將他們打成粉碎。

看到這一幕,王飛鵬臉色劇變,下意識看了眼站在那裡不動如山的秦天,他剛才可是連罵對方兩次滾,要知道,他也不過是一尊五星天神,連六星天神都被他一巴掌給拍飛,他到了對方面前也不過是一巴掌的事。

我與大佬夫君差一個暗號 短暫的驚愣后,三人走出,面色不善的盯著秦天,當中一人道:「小子,不要仗著有幾分實力,就敢在這裡放肆,你馬上向他們五人道歉請罪,否則,我這個當學長的,只好親自出手好好教訓你一番!」

「蔣濤學長,不能輕易放過這個小子,他打擾大家參悟神王技不說,還敢出手傷人,一定要狠狠教訓他一頓!」

「不錯,不教訓他一頓,吾等怒氣難平!」

…………

被秦天拍飛的五人已經起身,各個面上都充斥著濃郁的怒火,見到蔣濤出頭,都義憤填胸的要求嚴懲秦天。

下一刻,蔣濤再次開口:「既然大家都決定不能這般輕鬆的放過你,我也不好違背眾意,你就自斬一臂向大家謝罪吧!」

對他來說,秦天只是個小角色,是生是死,他都不會太過關心。

秦天聞言,不由翻了翻白眼,這群人還真把他當成板上肉了,很是無語的道:「一群白痴,要我手臂,就自己來拿,就怕你們沒有那個本事!」

「找死!」

蔣濤眸光一寒,抬手一指點出,頓時,一道金色的指光如同閃電般激射而出,瞬息抵達秦天的肩頭。

對方一出手,秦天就感應出了對方的實力。

這個蔣濤是個七星天神,而且他打出的這道指光也是一種天神秘術。

「噗!」

秦天身形微微一退,屈指彈出,一道黑白指光飛出,與那道金色的指光撞擊在一起,接著,沒有任何停滯,金色指光被擊潰,黑白指勁則一閃而逝,再次出現已經來到了蔣濤的肩頭。

【作者題外話】:一更 「噗嗤!」

蔣濤身上神輝閃耀,卻沒能擋住黑白指勁,鮮血噴濺間,將其肩頭洞穿。

看到這一幕,全場都是一靜,因為在場的人都了解蔣濤的實力,七星天神中的絕頂高手,居然在交手的瞬間就受傷了。

「該死!」

蔣濤也不相信這樣的結果,心中大怒,一聲爆喝,他朝秦天撲殺而出,人在半空,他就結印打出一掌。

「嗡!」

虛空震顫,一輪金色的掌印帶著浩大無比的氣息朝秦天當頭落下,一股沉悶的氣息也跟著欺壓而至。

但秦天卻抬了抬眼,漫不經心的轟出一拳。

「噗!」

拳掌相交,掌印碎,接著,秦天一個跨步來到半空,抬手下落,只聞「嘭」的聲,蔣濤就已經被他當空拍落,在地面滾了幾下,才勉強穩住身形。

「這?」

看到這一幕,全場又是一寂,尤其是王飛鵬,不知何時,額頭上多處一層密密麻麻的冷汗,能夠在一個照面都擊敗一尊絕頂七星,對方多半是一尊八星天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