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難怪白俊傑如此驚訝,實在是林逸的戰鬥力提升的太過恐怖了一些,從鎮龍山大戰之後到現在,這才過去幾天的功夫?

換做是尋常人,根本不可能有如此恐怖的提升啊!不過林逸能夠有如此驚人的提升倒是讓白俊傑緊繃的心情鬆懈了下來。

最少,今天的林逸明顯已經有了一戰之力。

萬分之一個呼吸之後。

在眾人的無比驚悚的目光中,林逸揮出去的一劍跟第一條火龍撞擊在了一起。

瞬間。

猶如星球大爆炸一般。

那火龍直接被林逸恐怖的一劍打的炸成了一團火球,炙熱的高溫瞬間朝著四周瀰漫開來。

「什麼?這,這怎麼可能?」

極陽真君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尖叫了起來,林逸這是一個聖人之境的螻蟻啊!

可現在,這個螻蟻竟然一擊就滅了他的火龍,這如何能讓他不震驚呢?

他這一擊看似隨意,可實則卻動用了幾乎八成的力量,他是真的對林逸動了殺機,這一擊是一定要林意思的。

他極陽真君成名多年,實力恐怖,就算是八成的力量,尋常戮仙之境的強者也不敢輕易招惹啊!

可林逸,一個人聖人之境的螻蟻,竟然直接把他凝聚出來的火龍給打的潰散開來,這實在太過驚悚,太過讓人不敢置信。

青娘也愣住了,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同樣充斥著濃濃的不敢置信。

什麼時候聖人之境的小子都這麼恐怖了?

「哼,本真君倒要看看你能夠打碎我幾條火龍!」

雖然心裡充滿了震驚,不過極陽真君面色到還算是篤定,畢竟剩下的火龍還比較多,他還這不信林逸能夠逆天了。

可下一秒,極陽真君的神色卻突然再度變得無比緊張了起來。

因為,林逸揮出去的劍芒,在打爆了一條火龍之後,竟然並沒有散去,而是直接朝著第二條火龍沖了過去。

「該死!!!」

極陽真君咬著槽牙,面容無比猙獰的低沉怒吼道。

「砰!」

第二條火龍在林逸的劍氣之下再度炸開。

這,一道劍氣竟然恐怖如斯?

眾人皆是一臉的不敢置信。

可接下來更加恐怖的一幕出現了,只見林逸揮出的那一道劍氣,簡直就像是餓狼進入了羊群一般啊!

極陽真君打出來的火龍,竟然沒有一條能夠擋住這一道劍氣。

「轟轟!!!!」

一道道爆炸聲不斷的響起,恐怖的力量炸的虛空激蕩不已,眾人的耳朵內也傳來一陣陣恐怖的劇痛,放佛那恐怖的聲音連他們的耳膜都要撕裂一般。

虛空之中,綻放無數的火花,這一幕,簡直比過節釋放煙火都要璀璨奪目。

所有人都被這恐怖的一幕驚呆了,沒有人能夠想到竟然會是這樣一種結果。

不管是修為還是實力,都明顯在林逸之上的極陽真君召喚出來的火龍,竟然被林逸一劍給打的潰散來來。

要知道,極陽真君這一招有多恐怖,在場眾人可都是親眼所見啊!

之前,那麼多的強者,其中還不發一些教主之境的恐怖強者,都被這些火龍給焚燒成了灰燼。

可見這些火龍的威力是何等的恐怖,更何況這次林逸面對的可不是一條火龍,是幾十條火龍一起爆發啊!

可林逸呢?一劍斬殺之,這是何等可怕的實力啊!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極陽真君終於覺得有些不對勁了,盯著林逸無比憤怒的咆哮道,他修行一百多年,見過不少強者,也見過不少堪稱是萬年難得一遇的天才。

可不管是哪一種,他們都不可能爆發出林逸這麼恐怖的實力,以聖人之境的修為,硬撼他這位戮仙之境二層的老牌強者,這簡直是聞所未聞啊!

水清靈也傻眼了,極陽真君的實力有多恐怖,她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的,可現在,竟然殺不了一個聖人之境的小子?

「我現在的力量果然是恐怖啊!恐怕戮仙之境五層一下的修士,我都能夠輕易搞定吧!」

林逸心裡有些得意洋洋的嘀咕道,以聖人之境的修為,硬撼極陽真君而不落下風,這等戰績,便是心高氣傲的他都覺得有些牛比了。

「剛剛你放了一招,現在該我了吧?」

林逸盯著一臉震驚的極陽真君咧嘴玩味的獰笑道,而後,背後雷光一閃,雷翼直接炸開,林逸整個人就像是一道流光一般,攜帶著驚天動地的速度朝著極陽真君殺了過去。

同時,體內的六百萬龍之力也再度毫無保留,宛如一掛天河一般,以無上之姿朝著極陽真君殺了過去。

幾乎在林逸揮動天問劍的瞬間,那恐怖的氣息便已經牢牢的鎖定了極陽真君本人。、

「不!!!」

極陽真君的瞳孔猛的一瞪,彷彿要炸裂一般,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在林逸這一劍之下,他這位縱橫整個太白天數百年的超級老怪物,竟然感受到了一絲心驚肉跳的感覺。

這實在太不正常了,作為一名戰鬥經驗極其豐富的老怪物,極陽真君實在太清楚這意味著什麼了。

「小子,住手,本真君有話跟你說!」

極陽真君抬頭盯著林逸無比驚動的咆哮道。

「呵呵,先接本少一劍再說吧!」

林逸聞言卻是輕蔑的冷笑道,現在才想起來開口求饒實在有點太晚了啊!

「瑪德!」

極陽真君咬著槽牙臭罵了一句,隨後一道火焰凝聚而成的翅膀直接出現在了他的背後。

烈焰神翅。

極陽真君最頂尖的功法,沒有之一,可以說這功法就是專門兒為了逃命而修行的。 沒辦法,實在是林逸爆發出來的氣息太過恐怖跟駭人了一些,他現在根本一點戰鬥意志都沒有啊!只有一個想法,逃,遠離林逸這個無比妖孽恐怖的傢伙。

他這神火凝聚出來的翅膀,雖然無法跟林逸的雷翼相比,可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法寶,整個人在逃竄的時候,虛空中竟然同時出現了幾十道極陽真君的影子,讓人根本無法察覺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極陽真君。

可饒是如此,周圍眾人還是有種如墜雲端一般不真實的感覺啊!

因為現在逃命的不是林逸,是極陽真君這個在太白天橫行無忌數百年的老怪物啊!

「林逸,今日本真君暫且放你一馬,待到來日,我必殺你!」

極陽真君在施展了無上身法之後,顯然已經認為自己能夠掏出升天了,畢竟林逸想要在幾十道幻影之中找到他的真身,這幾率還是比較低的。

以他現在的無上身法,只要林逸耽誤千萬分之一個呼吸的功夫,他就能夠逃出生天。

「來日?呵呵,我恐怕你今天就要死在這裡了,何談來日呢?」

林逸聞言,卻是心念一動,整個人幾乎如同瞬移一般,直接出現在了東南方向的一個角落裡,擋住了一臉陰鷙的極陽真君。

「什麼?這,這怎麼可能?你,你怎麼能察覺到我的真身所在?」

極陽真君明顯愣了一下,下意識的嘀咕了起來。

「嘿嘿,我不是說了嘛,今天你死定了,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你!」

林逸咧嘴玩味的冷笑道,如果極陽真君今天遇到的是其他人,說不定還真沒有辦法找到對方真身的存在,畢竟極陽真君這功法可修鍊了數百年,早就已經到了大成的地步。

而且,想要在幾十道分身幻影之中找到本體,這難度的確不小。

可林逸卻不同了,這傢伙的神魂簡直強大的離譜,就像是一個超級計算器,完全有能力在最短的時間內搜尋到極陽真君的下落。

「哼!豎子狂妄,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殺我!」

極陽真君聞言,頓時傲慢的冷哼一聲,他還真不相信林逸是靠自己真本事找到他的,當即身形一動,虛空上再度出現了一群極陽真君的幻影,加上之前的幻影,天空上幾乎有數百道幻影,直接把商會的人看的眼睛都花了。

「小子,你倒是找出本真君的所在啊?」

一道略帶挑釁的聲音,驟然在天空上蕩漾開來。

只是下一秒。

極陽真君的瞳孔卻是忍不住再度一瞪愣住了,林逸竟然真的找到他了,而且,幾乎是在瞬間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極陽真君簡直要瘋了,用力的搖晃著腦袋,不敢置信的尖叫了起來。

「這個世界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林逸意味深長的盯著極陽真君冷笑道,同時,天問劍也如同鬼魅一般悄然出現在了他的手裡,綻放著徹骨的森寒。

而後。

天問劍動了。

飄逸。

凌厲。

眾人的腦海中猛然浮現了這麼兩個想法。

極陽真君也是被林逸的舉動嚇的魂飛魄散,幾乎是本能的催動身法就想要再度逃離,跟林逸拉開距離。

可很快,一股絕望的情緒就驟然從他的心底浮現,四面八方竟然沒有他離開的地方,彷彿林逸這一劍直接封鎖了這一方天地一般。

給他一種不管從哪裡逃命,都會撞在林逸天問劍上的絕望之感,他不傻,一件先天至寶能夠爆發出來的威力有多恐怖,他很清楚。

再加上林逸之前表現出來的妖孽程度,一旦他跟林逸正面撞擊,死的很有可能是他。

「該死,這到底是哪裡蹦躂出來的怪物?」

極陽真君咬著槽牙,在心裡憤怒的嘀咕道。

「極陽真君,下輩子記得眼睛放亮一點,有些人真不是你這樣的垃圾能夠輕易招惹的。」

林逸輕蔑而不屑的冷笑道,隨後,天問劍詭異的出現在了極陽真君的四周,快如閃電,這位縱橫太白天數百年的老怪物,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天問劍一把斬下了腦袋。

鮮血如注。

天地間一片森寒。

如此近的距離,便是戮仙之境五層的超級強者,也未必能夠避開他林逸的封天劍法,更不用說早就被嚇破膽的極陽真君。

看著那在往外噴涌的鮮血,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森寒,一股讓他們頭皮發麻,全身都彷彿冰封了一般痛苦的森寒。

便是白俊傑此時都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在場眾人,他跟隨林逸的時間最長,對林逸也是最了解的。

可他怎麼也想不到林逸的戰鬥力會恐怖如斯啊!

在他心裡,林逸能夠跟極陽真君正面抗衡已經算是逆天了,畢竟這可是老牌強者,他們的戰鬥力,他們的戰鬥經驗,以及手段可謂是層出不窮的。

可現在,林逸不但能夠跟極陽真君這樣的老怪物正面抗衡,反而像是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無比輕鬆的斬了極陽真君,這種震撼,簡直要讓他的思維爆炸了。

「青娘,這到天龍峽谷還有一段距離,你們商會不會要把我們仍在這裡吧?」

林逸抱著小黑狗,就像是一個普通的公子哥一般,盯著同樣目瞪口呆,神情恍惚的青娘半開玩笑的調侃道。

「啊!哦,不,不,林少放心,林少放心,我保證,一定把您送到目的地!」

青娘回過神兒,慌忙賠笑道,隨後急忙看著倖存的商會眾人呵斥道:「大家整理行囊,清點損失,五分鐘后出發!」

「是!」

商會眾人恭敬回到。

而其他的旅客,則是悄然後退了一步,林逸他們招惹不起,萬萬是不敢靠近的,連極陽真君這樣的老怪物都被林逸三下五去二的弄死了,他們又算的了什麼呢?

青娘在安排好了眾人之間,目光也落在了水清靈的身上,如果不是這個女人,今天,商會怎麼會死人呢?

而且還死了幾名旅客,這對於九通商會的名譽可是很大的傷害。 哪怕她在商會的地位非常的超然,想要擺平這些事情,也是極為麻煩的。

「水清靈,因為你的無知,害死了那麼多人,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青娘盯著水清靈咬著銀牙,無比憤怒的質問道。

水清靈一聽,整個人猛的一哆嗦,也從那種無法形容的震驚之中回過神兒了,心頭更是充斥著濃濃的驚悚之色。

極陽真君是她最大的靠山,可同樣也是她最大的夢魘,跟這樣一個老怪物在一起,她幾乎每天都如同處在地獄之中一般。

現在極陽真君死了,她的心裡多了一絲慶幸,可青娘跟林逸的存在,卻也讓她有些緊張,一個弄不好,她今天恐怕也要死在這裡。

「青娘,你我姐妹一場,你當真要殺我?」

水清靈盯著青娘咬著銀牙,有些哀求的盯著青娘質問道。

「呵呵,現在說這話你覺得還有意思嗎?今天,如果是極陽真君活下來了,我們在場所有人恐怕都會死吧!」

青娘盯著水清靈反問道。

水清靈一聽,頓時揚天哈哈大笑了起來,只是那笑聲之中卻充斥著濃濃的不甘跟無奈,「你說的不錯,我今天帶極陽真君過來,為的便是殺了你!成王敗寇,我水清靈輸的起,如果有來生我一定會殺了你,我在這裡發誓!」

「趙五,殺了他!」

青娘聞言,面容冷漠的呵斥道,她必須要為那些枉死的人出頭,今天,水清靈必死無疑。

「哎,真是可惜了!」

林逸忍不住在心裡嘆息道,這水清靈能夠成為極陽真君的女人,那姿色不用多說,絕對是一等一的了,特別是對方的身段兒隱約還在青娘之上,真是卻少了一分青娘身上的韻味。

這樣的存在,絕對算得上是百年難得一遇佳人了。

「水清靈,這次因為你的無知,而導致枉死了一十三人,我現在殺你,你可有怨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