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了韓一諾跟戴依婷之間的交易,還有交易的條件跟砝碼后,簡少城突然就覺得有些憤怒。

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難道感情跟孩子是可以交易的東西嗎?

難道她就那麼缺錢嗎?為了錢連自尊都可以不要?

當然了,像簡少城這樣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大少爺,從來都沒有體驗過沒有錢的感覺,所以,沒有辦法理解韓一諾的心情。

更不能理解她的做法。

所以說,韓一諾在簡家的這些日子,所有對他的好,對他的溫柔跟愛慕,全部都是偽裝出來的?

就連上……床都是為了完成任務……

簡少城閉了閉眼睛,不管她做什麼,都只是為了要一個孩子而已,只有拿到孩子,她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

原來自始至終,這都只是一場騙局而已。

可是他竟然還白痴地陷了進去,對那個騙子韓一諾動了感情。

真是蠢到家了,竟然被一個演技拙劣的小丫頭給騙了。

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跟戴依婷長得一模一樣的,他是知道戴依婷沒有什麼孿生姐妹,偵探調查到她也沒有什麼姐妹,難不成她真的是為了做這個任務,特意去照著戴依婷整的?

那這整容技術,還真是不錯,簡直是一模一樣,非常自然,沒有任何違和的地方。

從偵探所里出來的時候,外面似乎更冷了。

盛都的夜晚,今天天氣很晴朗,整個天幕都像是深藍色的絲絨,上面灑滿了一閃一閃的耀眼星辰。

簡少城抬頭,看著天空正南最為明亮的獵戶星座,突然腦海里就劃過一個念頭。

也不知道那個……韓一諾現在在哪裡,她是躲起來了,還是回家了呢?

應該是回家了吧,畢竟那邊還有她重傷的媽媽,她肯定想回去看看她。

忽的就想起那個美得不真實的大雪夜,她蹲在雪地里,用凍得通紅的手指,在地上寫的幾個大字——

媽媽,我好想你。

當時自己還特別的不理解她的想法,明明就近在咫尺,為什麼還會想念?

原來……她是真的有自己的苦衷。 簡少城微微的仰起頭,輕輕地嘆了口氣,明顯的白霧輕輕地噴到黑夜裡,很快就消失不見。

她,應該還會回來吧?

雖然韓一諾在自己身邊快三個月了,還是沒有一點懷上孩子的跡象,但是戴依婷既然跟她簽訂了這個合約,那麼應該會堅持到底的。

可是……就算回來又能怎麼樣?

她終究還是得離開的。

簡少城嘆口氣,迅速地發動了車子,趕回了簡家的大宅子。

宴會上仍舊是歌舞昇平,一派喜氣洋洋的樣子。

因為大家彼此都在熱熱鬧鬧地玩著,他的回來,倒是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

他低調地往裡面走去,走到中間的時候,他突然皺起眉頭。

此時戴依婷正在跟一個年輕男子翩翩起舞,看上去談得非常愉快,眉飛色舞的樣子很是吸引人。

而與她一起起舞的那個男子不是別人,正是他的死對頭,簡少航。

簡少城的眉頭越皺越緊,他的臉色也漸漸地沉了下來。

這個戴依婷,她是故意的嗎?故意跟簡少航混在一起,惹他生氣,還是說,他們還有什麼別的目的?

簡少城雖然對戴依婷沒有任何的感覺,於他而言,戴依婷不過是個陌生人而已。

可是看著那張跟韓一諾一模一樣的臉對著簡少航笑的那麼開心,他心中就一陣的不舒服。

而且……最重要的是,簡少城怕簡少航發現戴依婷跟韓一諾之間的秘密。

他的這個弟弟,他比誰都清楚,恐怕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他更精明,心思更縝密了。

簡少航是個可怕的人,只要他發現任何的端倪,那恐怕就……

簡少城沒有多想,立馬緩步走到他們面前。

他的突然出現,讓戴依婷的舞步亂了起來,一不小心踩了簡少航一腳,尖細的高跟鞋踩在他的皮鞋上,可是簡少航眉頭都不曾皺一下,仍舊保持著那種淡淡的笑意。

看到簡少城的出現,簡少航顯然要鎮定的很,他露出一個無比親切的笑容:「哥,你回來了?」

果然,簡少航是注意到他出去了,如此心思細膩的傢伙,恐怕一直都在暗中盯著他的一舉一動吧?

簡少城沒有搭理他,只是伸手拉過戴依婷:「跟我去跳個舞吧,眼看新年都要過去了,身為丈夫,也沒有好好的陪你,太不應該了。」

戴依婷更驚訝了,另外一隻腳也踩了簡少航一下,她尷尬地不停道歉。

然後她不敢置信地看著簡少城,他不是理都不想理自己的嗎?一直都跟她甩足以凍死人的臉色看,怎麼有心情請自己跳舞?

簡少城也沒有給她太多發愣的機會,直接就把她從簡少航的懷裡拉走了,一直拉到另外一頭。

他當然也沒有什麼心情陪這位大小姐跳舞,他找了一個人少的地方,然後鬆開了戴依婷。

他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笑容,有些審視的看著戴依婷,直到看得她心裡緊張成一團,才緩緩地開口了:「戴大小姐,你是在故意挑戰我的底線嗎?」

戴依婷一愣:「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簡少城冷笑一聲:「不明白還是在裝糊塗?我告訴你很多次了,離簡少航那個人遠一點,除非……你是想故意激怒我。」

簡少城故意裝作沒有分出戴依婷跟韓一諾的區別,直接拿之前教訓過韓一諾的話來跟戴依婷說了。

不管是哪一個,他都不想她們跟簡少航有太多牽扯,他的這個弟弟,真的有著其他人所無法看透的可怕。

他,就是一條毒蛇,一直默默地蟄伏在暗處,不動聲色。

看準了機會,就想對他進行致命的一咬。

只不過他現在元氣大傷,鬥不過他,只是一條冬眠的毒蛇,可是卻隨時都可能給他致命的傷害。

此人不得不防。

簡少城沒有給戴依婷回答的時間,他也不需要她的回答。他繼續說道:「以後記清楚了,不要再跟簡少航走的太近,不然……你該知道我會怎麼做。」

說完之後,簡少城沒有再看一眼戴依婷,轉身離去。

戴依婷愣在了原地,不過驕傲的她當然不可能跟著他的步伐追過去,只是神色異常地看著簡少城離開的背影。

簡少城又尋了個不起眼的沙發坐了下去,掏出手機來,想打發這無聊的時間。

然而,他清靜了沒多久,就有人來打擾他了。

是他的一個妹妹,名字叫簡母音,現在好像剛剛讀大一,長得還算是很清秀,一直都是文文靜靜的,不怎麼招人厭,所以簡少城對她的印象倒是還可以。

此時此刻,她正眯起圓圓的眼睛,笑眯眯地看著他,親親熱熱地說:「哥,你怎麼總是一個人躲起來呀?今天晚上都沒看到你跟誰跳舞呢!」

原本簡母音還以為剛剛他拉著嫂子過來了,會跟她跳一支舞呢,沒想到跟她聊了一會兒后,就一個人又躲起來了。

簡少城淡淡一笑:「沒什麼好玩的,覺得太無聊,就一個人休息一下了。」

「那你也不覺得寂寞啊。」她笑著伸出手,「哥,不然我跟你跳一支舞吧,作為一個紳士,女孩子都主動發起邀請了,你總不會拒絕吧?」

簡少城拿她沒轍的搖搖頭,然後伸手拉住簡母音的,隨著她一起走向燈光下。

簡家請來的樂隊仍然在不知疲倦的演奏著,已經是深夜,可是舞會的熱度卻一點都沒有消散。

他們兩人翩翩起舞起來。

說實話,簡少城是不太喜歡跳舞的,他這個人比較冷漠低調,不太喜歡一切熱鬧的活動。

有時間,他寧願一個人去健身房流汗,最多會跟朋友一起去打個高爾夫球,其他的活動,他都不太喜歡。

跳了一會兒后,簡母音或許是覺得倆人之間的氣氛太沉悶了,於是開口打斷這其中的沉默:「哥,你為什麼總是這麼嚴肅呀?」

什麼時候見到他,一般都是冷著一張臉,沒有什麼表情,很少會主動對誰露出笑臉。

不過他對她還算是好的,至少偶爾會對她笑……

簡少城說:「也沒有什麼值得開心的事情,天天傻笑蠢不蠢啊?」

簡母音無奈了:「哥,你還真是……好吧,你贏了。」 又過了一陣子,簡母音又小心翼翼看著他,眼睛里閃爍著八卦的光芒:「哥,我還有一件事想問問你。」

簡少城想都沒想,直接就回答:「問。」

「就是……哥,你喜歡嫂子嗎?」

簡少城的腳下有些一頓,目光也稍微的僵了僵,不過他掩飾的很好,就連近在咫尺的簡母音也不曾發現他的異常。

他緩緩地吐出一口氣,然後裝作不耐煩地說:「小孩子關心這麼多幹什麼?這些事情不是你該問的。」

「誰是小孩子呀,我今年都快十九歲啦!」簡母音有些不滿地說,「我就是好奇,你也不說說。」

簡少城沒有回答她,只是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哥,你不知道,在學校里也有好多男孩子追我,好煩哦,我又不知道該怎麼拒絕人,每次都頭痛半天。」簡母音有些垂頭喪氣地說,「而且拒絕之後,那些男生仍然精力旺盛的繼續進攻,一點都不能體會我的心情。」

簡少城也是從那個時候過來的,當然理解她的想法。

因為當初在國外讀的大學,那邊的同學比國內的還要開放很多,而且……簡少城又長了一副特別勾人的樣子,許多人都對他垂涎三尺。

不僅僅有女生,甚至一些男生都來對他發起攻勢,這讓一向喜歡冷清的他頭疼不已。

但是他顯然沒有簡母音那麼好的脾氣,不管是誰,只要是他看不上的,一律直截了當的拒絕,一點餘地都不留。

不過就算這樣,也依然有些人纏著他,還好後來,他遇到了同樣在國外讀書的白紫菱,那個美得有些不真實的女孩子。

安靜又美好,出塵脫俗的氣質,從她一出現,就深深地吸引了簡少城的目光。

而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耀眼光芒的簡少城,更是在第一時間就奪得了白紫菱的芳心……

從第一次見面時,他們兩人就彼此吸引,後來就順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打那之後,也就沒有什麼人明目張胆的纏著簡少城了,雖然還是有不少偷偷暗戀的。

白紫菱……

想到那個幾乎快要被他的記憶塵封了的名字,簡少城心中突然往下沉了一塊。

他原本以為,自己可能永遠都不會忘記她,他以為他是真正喜歡她的。

然而沒想到現在才過了多久,腦海中竟然就被另外一個身影完全的填滿了,再也留不下其他人的空間。

簡少城突然有些唾棄起自己來。

他生平最為厭煩的就是那種花心大少爺了,見一個愛一個。

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很專情的,為什麼也會變心變的如此快呢?

只是簡少城不知道的是,當初年少時,他以為的動心,卻並不是愛情。

只是一份欣賞,一種用來規避麻煩的屏障。

他那時不會懂,現在卻又不想深究。

宴會結束的時候,已經是深夜兩點鐘了,很多人都喝得微醺,也跳得累了。

好在簡家足夠的大,來那麼多親戚朋友一起過年,也是安排的下的。

按照慣例,簡少城跟戴依婷當然是被安排在一個房間里,簡母在百忙之中,還特意過來關照了一下他們。 到了舒服又溫馨的客房之後,戴依婷還是有些緊張的,這幾天還是第一次這樣近距離地接觸,她怕簡少城會認出她來,也怕簡少城會對她做什麼……

就在她緊張的糾結來糾結去的時候,簡少城卻抓起浴袍直接進了浴室,理都沒理她。

見他去洗澡了,戴依婷更加緊張了,這……洗澡之後,不會有什麼活動吧?她到時候該如何拒絕?

就在她糾結萬分的時候,簡少城已經飛快地洗完了,他穿著嚴嚴實實的浴袍,將讓人噴鼻血的身材都掩蓋起來,一點都沒有露在她的面前。

他的頭髮濕漉漉的,一邊用毛巾擦著,一邊去找吹風機。

吹了一會兒后,他發現有道目光一直落在他背後,於是,他關掉吹風機,回頭淡漠地看了戴依婷一眼,語氣波瀾不驚地說道:「你還盯著我看什麼?你不要去洗澡?」

「我……」戴依婷被抓了個正著,有些不太好意思起來,「我現在就去,只是我不知道今晚……」

簡少城冷笑一聲:「你不用擔憂,你睡床,我睡沙發。」

戴依婷徹底的愣住了。

她還沒說出口呢,簡少城怎麼就知道她心中的想法?這個人也未免太厲害了吧?

不過不管怎麼說,他願意這麼大方地把床讓給她睡,還是很紳士的。

想到今晚不必跟簡少城同床共枕,戴依婷也鬆了一口氣,趕緊抓起換洗的衣物往浴室衝去。

入夜。

簡少城躺在狹小的沙發上,異常的不舒服,雖然沒有翻來覆去,可是也依然頭腦清醒的完全無法入眠。

他的腦海中一遍遍地回放著關於韓一諾的資料,回想著屬於她的笑臉。

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是有些想她了。

然後,他又覺得自己這種想法真是太莫名其妙了,那個女人,不過是一個一直在欺騙他的騙子而已,他為什麼要去在乎她?

……

韓一諾在安城的那些日子,江未眠幾乎一直都陪著她,除了必須要走的親戚家,他會暫時離開一會兒之外,其他時候都在醫院陪著韓一諾照顧她的媽媽。

而且因為擔心醫院的飯菜不太好吃,所以江母一直都給她做精緻可口的好吃的,讓江未眠一天三次的給她帶。

這讓韓一諾非常的不好意思,可是不接受又覺得拂了人家的意思,更加過意不去。

所以她非常的糾結,一直勸江未眠不要麻煩了,可是他只是笑笑,眉眼柔和地彎起來,很是陽光和煦的模樣,並不多說什麼。

其實,就算韓一諾再遲鈍,也感覺到江未眠其實對她應該是有點什麼的——不是她自戀,如果只是單純的朋友關係的話,江未眠應該不會做到這種地步。

簡直是事無巨細,所有的事情都恨不能替韓一諾做了,有普通的好朋友能到這種地步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