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資料卡3:KDA卡莎。

卡莎是KDA女團的舞蹈擔當,使她能夠勝任這個位置的,不僅僅是因為她在舞蹈領域的展現出來的天賦,還有她童年的啟蒙。

由於父親的工作,卡莎的童年是在流離中度過的,就像她自己說的那樣——與其說是旅行,倒不如說是流浪。

小八卦——

1、卡莎曾經在十個國家中有過生活經歷,後來追逐夢想成為流行歌星。

2、卡莎能流利地說漢語、荷蘭語、韓語、英語等等等等。

3、卡莎會在KDA的宿舍里掌勺做大餐,此外,她最喜歡吃的食物是四川麻辣香鍋。

…………

人物資料卡4:KDA阿卡麗。

阿卡麗會在造訪一個城市的同時與當地的街頭藝人同台表演。

她將綜合格鬥技巧融入自己的說唱節奏中,並用大膽的歌詞和朋克忍者風範圈粉無數。

她出身於街頭表演,所以她成名以後只要有機會就要回歸自己出身的土壤中。

她的髮型和她的性格一樣桀驁不馴,阿卡麗一亮相就立刻成為KDA粉絲們的寵兒。

小八卦——

1、阿卡麗是KDA女團中的么妹,直到薩勒芬妮加入后,才擺脫這個么妹身份。

2、阿卡麗出道後有點小眾,所以沒有任何唱片公司找她簽約,最後是阿狸通過社交媒體找到了她。

3、阿卡麗的家族是開武道場的。她離開家尋找作為藝人的前途,但她依然懂得如何使用忍鐮。

(所以她手裏拿的那個不只是道具,在某種情況下她真的能要你的命……)

………

人物資料卡5:KDA薩勒芬妮。

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伊芙琳發現了薩勒芬妮自製的音樂視頻,並將其發給了阿狸,慧眼識人的阿狸大姐頭一眼便看出了薩勒芬妮的價值…

薩勒芬妮的出現為KDA加入了新鮮血液,她的風格完美補全了這個閃耀的聯盟女團,但是相比於幾位前輩的大紅大紫,薩勒芬妮本身還只是一個不出眾的小歌手。

新人,並無八卦…

………

窩…得…發!

有一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王業撓著發麻的頭皮,大致掃了一眼。

網頁上搜索到的KDA幾人,除了更加真實以外,和前世的一點不差!!!

五個月,我他媽整整當個五個月的瞎子,既然平行宇宙我為什麼不去多了解一下…

王業內心哀嚎著,手裏也沒停歇,又在網頁上搜索了一下『真實傷害』樂團。

果然!

真實傷害樂隊的代表作:2019年發佈歌曲與MV《GIANTS》(巨人)

真實傷害樂團說唱:艾克、阿卡麗。

真實傷害樂團主唱:琪亞娜、塞娜。

真實傷害樂團調音師:亞索…

這裏的阿卡麗和KDA裏面的阿卡麗是一個人。

KDA樂隊成立后,2018年以一首單曲《POP/STARS》火爆全球。

但令人奇怪的是,在爆火過後的2019年,KDA卻如蒸發一般再沒了一絲動靜。

而在KDA沉寂的2019年,阿卡麗曾一度加入了真實傷害樂隊,並且這裏認識了艾克、賽娜、奇亞娜,以及調音師亞索。

後來她回到KDA,這次也邀請了亞索來這裏為她們調音……

還有!

既然KDA女團和真實傷害樂隊都在了,那不用想了…

肯定還有個五殺搖滾樂隊!

五殺搖滾樂隊代表作:2014年6月3日發佈首張專輯《懲於燃》。

2017年8月6日,五殺搖滾樂隊宣佈推出第二張專輯《不滅之握》。

五殺搖滾主唱:卡爾薩斯。

五殺搖滾貝斯手:約里克。

五殺搖滾鍵盤手:娑娜。

五殺搖滾結他手:莫德凱撒。

五殺搖滾鼓手:奧拉夫。

五殺搖滾和聲:凱爾。

………

劉主管看王業臉色一陣青白,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連忙寬慰道:「小王,你是不是壓力太大了?不用緊張,幾個明星而已。」

「沒沒沒…我現在好的很,從沒這麼興奮過…真的!」

王業深吸一口氣。

KDA女團、真實傷害樂隊、五殺搖滾樂隊所在的平行宇宙,好像還沒聽說過發生什麼重大事件。

這枯燥無味的生活…

好像變得更有意思了…… 太後娘娘聽了一副恨鐵不成鋼的不滿表情看著南宮擎,她張嘴欲說點什麼的時候,掃了那些太醫和各宮人一眼,最後不得不住口。

她向南宮擎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跟來她有事要和他說。

南宮擎回了太後娘娘一個安撫的眼神,一副她要說什麼他都知道的表情,「母后,朕先去看看皇后。」

至於孩子,當然是看了拂兒之後再看了,說罷也不管太後娘娘,不過卻吩咐蘇培安,「扶太後娘娘到外面等吧。」

隨即也跟著進了產室,太後娘娘舉手想阻止,但是南宮擎已經進去了,太後娘娘那句不準也說不出來。

南宮擎甫一進去,立即對正在為雲拂曉下針的諸葛灝關切又擔憂的問道:「阿灝,拂兒怎麼樣了?怎麼還昏迷?」

南宮擎走到另一頭在床沿坐下,握住雲拂曉的手放在臉頰邊上,他伸手輕輕地在雲拂曉臉蛋上撫摸,為她整理散亂的髮絲,很溫柔的把髮絲塞到雲拂曉的耳後。

順手接過降香手中的帕子,為雲拂曉仔細的清理臉上的汗水。

諸葛灝沒有立即回答,掃了一眼南宮擎,就專註於自己手上的銀針。

南宮擎彷彿也知道諸葛灝在做事的時候,不會管其他的事,也不追問,如果雲拂曉真的出了點什麼事,諸葛灝不會那麼平靜的。

等銀針都收回之後,諸葛灝才說了一句,「皇後娘娘沒事了,她不過是累了睡著了,等她自然醒來就可以了,不用擔心。」

雖然心裡早就知道雲拂曉沒事,但是沒有得到諸葛灝的親口肯定,南宮擎的心裡都無法安心,現在聽了諸葛灝的話,才真的相信他的拂兒沒事,那吊在半空的心才真的落回原來的地方。

再三確認雲拂曉沒有事之後,南宮擎才安下心來是去小公主和小殿下去了。

這兩個孩子出生后,除了報給太後娘娘看一看,就抱了進來,一直由蘇葉和紫蘇守著,南宮擎走了過去,俯下身來仔細看。

兩名粉妝玉琢的孩子被那紅底金線綉制的襁褓襯托下,越發的好看,他們都很安靜的睡著,那小嘴巴還不是蠕動,像是在吸允什麼一般。

「乳娘餵了沒有?」南宮擎伸手分別撫摸過他們粉嫩的臉蛋,那柔嫩的感覺讓他愛不釋手,根本就不想縮手。

「回皇上,還沒有。」蘇葉搖搖頭回答,「諸葛大人說先不要餵食,等他檢查好再給。」

「哦。」南宮擎聞言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等諸葛灝檢查好雲拂曉之後,才回到南宮擎的身邊,他皺著眉頭由小殿下開始檢查。

南宮擎可以說是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面,不過當他看到諸葛灝的臉色變得不好時,他擔心的問道:「他怎麼了?」

諸葛灝沒有立即回答,他繼續把脈。

他這幅凝重的表情讓南宮擎剛剛放下的心再次吊了起來,他仔細的觀察小殿下的臉蛋,那專註的模樣,彷彿他臉上長了花一般。

只是小殿下依然毫無感覺的熟睡著,諸葛灝的關注讓沉穩的南宮擎也忍不住了,他急聲問道:「孩子怎麼樣?你快說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寂靜無聲的地下室,黑曜堂眾人彷彿都能夠聽見了自己的心跳聲音。

黃秀秀的話語在眾人的耳邊回蕩,所有人都沉默低頭。

或許會有人責怪黃秀秀,可是,每一個人捫心自問,都沒有黃秀秀這般勇氣,主動走出來承擔一切。

坐在輪椅上的黃玉恆看着這一幕,面容輕微地變幻了幾下。

「你會是最後一個。」肖音奇站在黃玉恆的身後,雙手放在黃玉恆的肩膀上,緩緩地說道,「你想想吧,你的雙腿已經被楚塵廢了,如無意外,這輩子也休想再重新站起來,而楚塵,卻逍遙自在,你能接受嗎?」

黃玉恆的雙手緊握拳頭,眼中滿是怨恨,搖搖頭。

「與其生不如死,倒不如,置之死地而後生。」肖音奇繼而說道,聲音彷彿附着著某種魔力一般,在黃玉恆的耳邊響起來,「一旦屍蠱成功,你的身上植入屍蠱子蠱,就能夠無視雙腿的奇門之術,重新站起來,到那時候,你才有報仇的機會,而且,寧先生說了,如果屍蠱研究成功的話,屍蠱同樣也會進化,或許你會短暫失去所有的記憶,可是,將來的有一天,當你強大到某種程度的時候,你可以恢復你的記憶,這就是……死而復活。」

黃玉恆的眼睛一亮。

置之死地而後生。

黃玉恆的目光落在了寧君笑的身上,他突然……有點期待了。

「玉恆,你別信他的話,人死如燈滅,怎麼可能會死而復生?」黃秀秀大聲地開口,當做出剛才那個決定之後,黃秀秀的內心反而不那麼害怕了,「惡魔的話語,一個字也不能相信。」

「如果不是親眼目睹,你會相信屍蠱的存在嗎?」肖音奇冷笑了起來,「你接觸不到的領域,未必代表着不存在。」

黃玉恆深吸了一口氣,眼眸帶着瘋狂,「肖前輩,我信你。」

黃秀秀的雙手顫抖,不可置信地看着黃玉恆。

黃玉恆曾經是黃家最優秀的年輕一輩代表,可現在,他竟然選擇相信惡魔。

「啊!」

就在這時候,一聲極其詭異的慘叫聲音響徹而起,回蕩在地下室四周圍。

眾人頓時感覺到毛骨悚然,渾身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瞳孔睜大得滾圓,盯着前方。

發出慘叫聲音的,赫然是躺在地上的那一具屍體,在幽綠色的屍蠱子蠱進入他的喉嚨之後,這具屍體一直在泛著幽暗的淡綠色光芒,這個時候,他的臉龐赫然扭曲了起來,整個人彷彿一下子活過來,喉嚨蠕動,發出刺耳慘叫聲音的同時,渾身的骨骼也在響動。

正對面,寧君笑的眼睛一亮,旋即屏住了呼吸,目不轉睛地看着,同時感受屍蠱子蠱在這具屍體上的變化。

「屍蠱的子蠱已經融入進去,開始控制這具屍體。」寧君笑一邊自語,一邊看着這具屍體緩慢地站起來,「果然,武者的體質能夠支撐起屍蠱子蠱的能量,他雖然死了,可力量還在,一旦成功,融合屍蠱子蠱的能量,他的實力,比起生前,還能翻倍!」

寧君笑的眼神流露出狂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