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中,一名扎著馬尾辮、年約三十五六歲的歐美女人笑說:「這是咱們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

頓了一下,這位瑪莎博士跟道:「好了,大家趕緊把樣本送去化驗,等做好了把數據發到公司去。」

就在這時,一位亞洲男人從後方的船艙處走了過來,拍拍手用英文說:「大家聽好了,老闆很快就到,另外還有一位重要人士到場,麻煩各位等下注意下說話尺度;

尤其是托馬斯,你好歹也是生物博士,能不能別總是把fucking(他媽的)掛在嘴邊。」

前甲板上的科考隊人員、立刻對準其中一個穿著水手服的白人男子肆無忌憚的嘲笑著。

「嘿,托馬斯,聽到沒有,你的口頭禪要改改了。」

「就是! 寵妻無度:總裁的二婚新娘 比如改成,噢~我的天啊~」

「或者換成hyisthat!」

「……」

那個白人男子狡辯道:「不是我沒文化,辭彙量低。當喜悅、興奮、悲傷、憤怒、失望、激動、欣慰、恐懼、沮喪、困惑這些情緒都可以用一個fucking來表達的時候,我幹嘛要說那麼多。」

「哈哈哈……」眾人又是一陣大笑。

就在這時,一艘遠洋油輪出現在西南方,大概半個小時后已經清晰可見。

過來的自然便是韓義一行人。

由於科考隊在大海深處,他們從波利尼西亞群島的「中途島」轉乘郵輪過來。

當然,這艘郵輪同樣屬於韓義的財產。

不僅這艘郵輪,實際上他通過影子公司買了不下10艘大型郵輪及散貨輪。至於錢,全部是超級挖礦機幫他賺的。

迄今為止還在源源不斷的創造著財富。

此時郵輪甲板上,維多利亞正眺望著前方的科考船,臉色有些蒼白。

「感覺怎麼樣了?」韓義從後方走過來問到。

這個德國小妞暈船,從上船后就開始嘔吐。不過挺堅強的,沒有像一般的千金大小姐那樣嬌慣。

「還好~」說了一句,維多利亞又轉頭不放心的問:「真得可以下潛到9400米嗎?」

「馬上你就可以看到了。」緊跟著韓義說:「走吧。」

……

一行十幾個人分批乘快艇上了科考船。

這邊的總負責人是「酆四」,去年底合成的一具工業性機器人;而人事管理則歸一個叫瑪莎·多伊爾的海洋地質博士負責。

給維多利亞看了部分影像資料以及深海生物標本后,這個小妞提出了一個嚇人的要求。

「我想到大海底下去看看。」 「什麼,她要到大海里去?簡直是胡鬧!這絕對不可以。 鬼醫逆天妃:魔帝,放肆寵 麻煩你把電話給她,我要跟她說話。」

聽到維多利亞要乘深海潛艇到大海里去,蘇珊娜非常驚訝,隨後立刻否決了這個提議。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堂堂寶馬家族的繼承人之一,而且很有可能是下一任掌門人……是的,寶馬家族一直把維多利亞當接班人培養。

這樣的身份,怎麼能到危險的深海里去?

北太平洋上,韓義把衛星電話交給維多利亞,「你母親要跟你通話。」

維多利亞能不能下去並不是她自己能做主的,必須徵得蘇珊娜的同意,要不然保鏢是不會放她下去的,他自然更不會同意。

「您一直教育我,勇敢是勇敢者的通行證,軟弱是軟弱者的墓志銘!自從大堡礁那次意外事故后,我對大海一直有著莫名的恐懼感,甚至在來的路上,我一直嘔吐不止……」

海風捲起維多利亞金色的長發,令她那張如雕塑般的容顏更加唯美。

談了五分鐘,她把電話重新交給韓義。

韓義接過來聊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朝維多利亞說:「你母親說了,下去可以,但一切要聽我安排,沒問題吧?」

維多利亞笑著點點頭,「當然,我的小命從現在開始就交給你了。」

…………

下潛不是目的,幫助威拉德·昆特找到那種深海魚才是關鍵。

根據那家生物製藥公司提供的資料,這種深海魚有一個非常可怕的名字,叫「魔鬼魚」;

它屬單棘躄魚科,成年體型大概有60英寸(150厘米),展開的身體就像一個巨大的蝙蝠。

魔鬼魚整個身體密布尖銳的中空倒刺,倒刺裡面注滿神經毒素,一旦刺中目標,會在幾個呼吸間令目標使用行動力。

這且不算,它還是個游泳健將,翼翅一扇,會「嗖」的一聲跑的無影亦無蹤——外號「青翼蝠王魚」。

以開採機器人的速度想抓到青翼蝠王,基本不可能。

倒是想過讓毀滅者去試試看的,可又捨不得。

水下8000米起碼有千噸以上的壓力,他不確定毀滅者的身體能不能抗住,萬一扛不住就虧大發了。

所以和蘇瑞爾商量之後,韓義在德國買了一大堆材料,重組了一把「電刺槍」。

8000米以下的深海,無論做什麼都非常困難。電刺槍首先要考慮的問題也是抗壓,別到時候開採機器人剛拿出來,電刺槍就被水壓給壓碎,那才是個笑話。

至於能不能行,要等到了海底以後才知道。

……

深海探測不是說下去就下去的,還有很多準備工作要做,起碼要兩天時間。

趁著科考隊給維多利亞講解深海知識的時候,韓義乘快艇回了遠洋郵輪。

這是艘補給船,物資非常豐富,除了脫水蔬菜、冷藏豬肉外,還培育有各種室內素菜、活的雞、鴨、鵝、豬以及一頭奶牛。

當然,那些新鮮食材都是為韓義以及維多利亞準備的。

回到船上,韓義吩咐任何人都不準打擾后,把門一關,繼續研究了起來。

電刺槍外形跟普通的弩槍差不多,最寬處三米,槍體由超高強度合金鋼熔煉而成,裡面添加了石墨烯材料;而弓弦及弩箭由藍寶石細絲打造。

藍寶石細絲也是一種超高強度的材料,頭髮絲粗就可以承受數百公斤的重壓。當然,裡面同樣添加了石墨烯。

總統我們離婚吧 看了眼桌上黑黝黝、重達170公斤的電刺槍,韓義問:「你覺得能行嗎?」

蘇瑞爾老實說:「不知道。」

韓義:「……」

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把剩餘的材料全部一股腦的重組進電刺槍,希望能增加點強度。

【滴滴滴!!!請問……】

一把電刺槍總共花掉19點能量,這已經非常多了。想當初他第一次重組的那個全息影像瓷娃娃才花不到7點。

……

維多利亞接受了兩個小時關於在深海里的注意事項,比如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等等,一直等她倒背如流才放她走。

「嘔……」剛回到郵輪上,她就忍不住趴在船舷上吐了起來,「你就打算站在那邊看著嗎?」

拿著礦泉水的韓義走了過來,「給~」

維多利亞接過後漱漱口,又接過他遞來的溫毛巾擦擦嘴角,「謝了。」

「不用客氣。」韓義聳聳肩,從口袋裡掏了包煙出來,點燃后趴在乳白色的護欄上,看著前方深邃的大海。

相比於太空,韓義對大海更加好奇。地球有著幾十億年的年齡,在這悠久的歷史長河裡,海水下面究竟埋葬了多少秘密,只有天知道。

但是,他現在也想知道。並且也有這個能力。

魯迅說過,趁著有限的時間做些有意義的事情,那樣老了才不會後悔。

旁邊維多利亞也學他把胳膊撐在護欄上,一陣風吹來,金色的秀髮拂過韓義的臉頰,「你在想什麼。」

「想下去捉條魚上來烤烤。」

「……」維多利亞。

轉頭看看身邊這個東方男人。跟她母親一樣,維多利亞也有臉盲症,「我母親說……你是她見過的最有才華的年輕人。」

「謝謝~」說完韓義又跟了一句,「別迷戀哥,嫂子會揍你的。」

「你好像很自戀。」維多利亞有些好笑到。

夕陽西下,海魚在追逐著斜陽的尾巴歡快的跳躍著。

韓義笑問:「哎,你會不會燒烤啊?」

「還行。怎麼啦?」

韓義沒回答,讓毀滅者回房把電刺槍拿了出來,在兒臂粗細的弩箭上系了根高強度纖維繩,交給毀滅者,「射個魚上來燒烤。」

韓義話剛落地,毀滅者已經扣動扳機。

「咻——」

一米八長的弩箭如流星一般射向海面,緊跟著海里便掀起了驚濤駭浪。

維多利亞顯然被嚇到了,不自覺的往後退了點,等醒悟過來后又瞪大眼睛看著。

郵輪上的員工也被驚動了。

「老闆逮著個大傢伙。」

「好像是金槍魚哎~」

「慢點慢點,要溜著它,別讓它掙脫了。」

韓義笑笑沒說話。

它要是有本事掙脫了,毀滅者就能跳下去把它給抓回來。

就跟拖網一樣,毀滅者硬生生把海里拚命掙扎的大魚給拽上來,一條足有200公斤以上的藍鰭金槍魚。

一眾圍觀的船員看得目瞪口呆,回過神來頓時激動不已。

「哇!這麼大的藍鰭金槍魚,現在可不多見了~」

「是啊!而且這裡已經是大洋深處,不知道它從哪裡游過來的。」

「……」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至於維多利亞,一雙眼睛更是瞪得溜圓。

不同於船員的關注焦點,她可是親眼看著毀滅者把藍鰭金槍魚拽上來的。

可問題是……這是條數百斤的藍鰭金槍魚,而且還在拚命掙扎,需要多麼恐怖的力氣才能拽上來?

看了眼旁邊笑容可掬的韓義,維多利亞感覺有點暈。

「哈哈,讓廚房好好料理一下,今天晚上全員加餐~」

「哇……謝謝老闆,我長這麼大還沒吃過正宗的藍鰭金槍魚呢,今晚有口福了。」

「我也是。長鰭金槍魚倒是吃過,這種上千塊一斤的藍鰭金槍魚,看都沒看過。」

「抬走抬走……」

郵輪以及科考船上的五個廚師使出渾身解數,把藍鰭金槍魚好好拾掇了下。

晚上科考隊及游輪上四十幾名員工聚在一起大搓了頓。

不過還是沒吃完,剩了十來斤最好的大腹部魚肉。

……

第三天早上天氣晴好,碧波萬頃;

一切準備妥當后,韓義不顧眾多員工的勸阻,和維多利亞一起乘「榮耀號」潛水器下了大海。 人們通常認為大海即海洋,其實海與洋還是有差別的。

大海在大洋的邊緣,是大洋的附屬部分,海面積只佔洋的11%;

海臨近大陸,平均深度從幾米到二三千米,受大陸、河流、氣候和季節的影響,海水的溫度、鹽度、顏色和透明度有明顯的不同;

而洋,是海洋的中心部分,離陸地遙遠,是海洋的主體,大洋的水深,一般在3000米以上,目前已知的最深處就是孫悟空金箍棒戳的地方。

今天韓義下潛的地方就屬於大洋中部深水海盆,根據探測結果顯示,這裡水深在9012.51米。

當榮耀號潛水器被放下水的那一刻,除了天義這邊的工作人員外,遠在德國的寶馬家族也有許多人在看著。

尤其是老太太威拉德·昆特,聽說外孫女為了她的眼疾,不顧自己安危下到大洋底,急得眼淚都下來了,一個勁責怪蘇珊娜為什麼不阻止她?並且再三要求立即返航。

不過現在說已經晚了。

長7.3米、寬3米6的榮耀號潛水器,並沒有像美國及日苯深海潛水器那樣有帶浮標的外接線纜,它是靠一個相當於壓艙石一樣的穩定器自行下沉;

等完成了勘探任務后,只要關閉穩定器,它就可以自行上浮。

另外無線電超長波信號、極長波信號或短波在水中衰減得太快,根本無法使用,所以到了水下通訊也就中斷了。

韓義當然有辦法通訊,但他不會說,也不打算告訴別人。

…………

榮耀號潛水器里,看著舷窗外向上涌動的水流以及氣泡,維多利亞不見了初始的激動,變得有些略微緊張,擱置在小腹處的雙手不停攪動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