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幸福?你啊你,要對得起那份彌足且厚重的遺憾,成就足以匹配這種遺憾的自己,至少得培育出不負遺憾的新希望。

幸福是什麼?在一鍬一鏟活埋自己的乏味中,聽到它說,用新的幸福把遺憾包著,直到你真正自由了。

「前任三和後來的我們哪個更好?」

前任是在戀愛,後來的我們是在生活。 祝霜凝翻了個白眼,把林寶寶抱了起來:「幹嘛幹嘛,非禮老公?」

「不行?」祝霜凝盯著林寶寶。

林寶寶也是欲哭無淚啊,打也打不過,跑也跑不掉,算了,就從了她好了。

「今晚陪我睡覺,媚兒,你早點休息吧。」祝霜凝道,抱著林寶寶就往自己的閨房走去。

夜入過半。

祝霜凝抓住林寶寶,又親又摸,最後抱著林寶寶,安逸地睡去。

躺在祝霜凝懷裡,林寶寶生無可戀的頂著一臉口水。

「可惡!」

「以後我一定要在上面。」

林寶寶蹭了蹭,好不容易從那大山裡把臉抽了出來:「悶死寶寶了。」

「呼……」

林寶寶深深地呼出一口長氣。

看了眼身邊的祝霜凝,微微一笑:「現在,應該可以試試那天機派的禁術了吧。」

林寶寶對天機派,還是很感興趣的。

主要是,他可以接著天機派的名義,去收攬小姐姐!

這就很靈性了。

「上……古……天……機……派!」

「天……機……傳……送……陣!」

嗖!

林寶寶暗念一聲,忽然,林寶寶感覺整個人都飄了起來,身體里的天地仙石亮起,隨之,林寶寶的身上亮起一道銘紋陣,整個靈魂在天地仙石作用下,進入傳送銘紋陣中。

「卧槽,是靈魂傳送!」

「嘚~」

唐府,唐冪的閨房。

此時,一道高挑的身影,正躺在小床上熟睡著。

只見,半空中打開一道漩渦,林寶寶的靈魂體,從裡面鑽了出來,依舊,沒穿衣服!

「我真是裸奔專業戶,專業裸奔三十年。」

「是唐姐姐?」

林寶寶看著唐冪,嘿嘿笑了起來,操控著自己的靈魂體,進入唐冪的小被窩裡。

「嗯?」

「誰在摸我?」唐冪漸漸從睡夢裡,感覺到一對小手在身上亂抓著。

忽然,唐冪啟開雙眸,看到了面前的身影:「寶……寶寶?」

「唐姐姐你醒了?」林寶寶驚喜地道。

「寶寶你回來了?我就知道,你肯定捨不得唐姐姐!」唐冪驚喜地說道。

說著,唐冪就將林寶寶摟在懷裡。

「嗯?我不是靈魂體嗎?怎麼她能碰到我?」

系統:「對於擁有天機之眼的弟子,靈魂體無效。」

「等等等,唐姐姐,我在這待不了多久,你看,我現在是靈魂體,是通過天機派的禁術才來到這裡的!」林寶寶說道。

林寶寶長話短說,將天機之眼和天機之島的事情告訴了林寶寶。

「那也就是說,只要我練成了天機之眼,就可以隨時隨地進入天機之島?見到你了?」

唐冪詢問道。

「就是這樣意思,所以唐姐姐一定要把天機之眼好好修鍊呦!」

林寶寶說道。

唐冪用力的點頭,然而,林寶寶身後的漩渦,越來越強,唐冪的天機之力,不足以讓林寶寶在這呆太久。

「唐姐姐,我們天機之島見~」

嗖!

林寶寶消失在漩渦里。

祝家,祝媚兒的閨房裡。

忽然,一道白光閃過,祝媚兒是個修鍊狂人,直到夜裡還在修鍊,她剛完成修鍊,準備脫衣洗澡。

忽然,一個空間漩渦浮現,一道較小的身影,從裡面跌落出來。

「林寶寶?」

「咦,豬妹兒,你的凶好好看~」

林寶寶落地之後,望向祝媚兒,祝媚兒頓時一愣,馬上將衣物擋在胸前,一股磅礴的殺氣,直奔林寶寶襲去。

「干……幹嘛?」林寶寶一臉懵逼,驚聲叫道。

「嗡……」

黑色長劍,在林寶寶的面前停住,祝媚兒一手捂著胸口,一手道:「你變態,居然藏在我房間里,偷看我!」

祝媚兒確實生氣,她沒想到,林寶寶竟然是如此猥瑣的小人!

「等一下,寶寶我還沒說完呢!」林寶寶馬上叫了起來。

林寶寶很快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祝媚兒,祝媚兒聽過此事之後,雙眸充滿了震驚。

「林寶寶,你說的是真的?」

祝媚兒收回長劍,靠在床邊。

「你叫我什麼?」

吞天帝尊 林寶寶上前一步,小小地胸膛聽起來,倒是有幾分大人物的模樣。

「掌……掌門大人!」

祝媚兒咬咬牙,無奈地說道。

「這就對了嘛,來,現在我們就來開啟,這上古天機派的天機之島吧!」

林寶寶興奮地說道。

「天機之島,真的有你說的那麼好嗎?」祝媚兒略有不信地問道。

林寶寶點頭,「天機之島一旦開啟,就是我們上古天機派弟子,修行的地方,只要擁有天機之眼,都可以隨時進入天機之島修行。」

祝媚兒想了下,輕輕地點頭,眉心處,第三隻眼漸漸浮現出來。

「掌門大人,你要媚兒怎麼做?」

林寶寶一笑,一手落在祝媚兒的腦袋上,口中低吟道:「摸你摸你污啦污啦變老婆!」

咔嚓!

只見一道絢麗的白光,從祝媚兒的天機之眼中迸發出來,瞬間,祝媚兒也感覺整個靈魂都被吸走了。

天機之島!

降臨!

嗖!嗖!

隨著一道巨大漩渦的亮起,林寶寶和祝媚兒的靈魂體,同時被吸入漩渦之中。

溫暖的陽光!

懶散的白雲!

在一處秘境之中,林寶寶有些驚訝的啟開雙眸,只見天空湛藍,時不時飛過幾隻飛禽。

「好美的天空。」

馬上,林寶寶站了起來,祝媚兒就在林寶寶身邊,向林寶寶望來,此時二人才發現,他們已經不在祝府了!

這裡完全看不出是一個小島,廣袤的大地,一直延伸到地平線上!

在這方世界里,有山脈,有盆地,有河流,還有數不盡的樓閣建築!

這就是上古天機派真正所在的地方!

天機之島!

「媚兒,我們成功了!」林寶寶看向祝媚兒,當時就不理解了,尼瑪,怎麼祝媚兒穿著衣服,而我進入天機之島了,還是裸奔!

「好濃郁的天地靈氣!」

祝媚兒驚呼道。

「走,前面還有建築,這裡應該還有一座聚靈修鍊塔!」

林寶寶拉著祝媚兒的手,向前面跑去,漸漸地,那恢弘氣派的建築,出現在二人的眼前。

「這才是上古天機派?」祝媚兒驚訝不已。

林寶寶點頭:「對,不過這裡的一切,都將屬於我。」 不知是誰發明了「抗」這個字?抗的既憋屈又勞累……

又不知從哪裡流傳出女人直覺這個隱喻?准到眼淚都滾了出來……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又或是為了應證童話故事的虛無縹緲?

重拾信箋,慶幸字雖然是越寫越好了,卻再也寫不出年少的那份揮灑自如。看來,最美的容顏果真是純真且乾淨的那一種。

「以後你一定要陪我玩冒險島哈!」

「不玩兒。」

「那以後我陪你玩夢幻西遊!」

「不玩兒。」

「那我們玩什麼遊戲啊?」

「什麼遊戲都不玩,我要工作,賺錢,養家。」

———————————————————————————

「以後你來我家,我帶你去吃很多好吃的東西!」

「不吃。」

「那以後你來我家,我親自給你煮好吃的東西!」

「不吃。」

「你什麼意思,你…你…你!」

「我來你家不是為了吃。」

「那你為了什麼?」

「為了你。」

———————————————————————————

這是個千篇一律的愛情故事,只可惜被封印、裝袋、打包、壓了箱底。

有一天,它得見天日。只是時光機器有去無返。心裡鼓著大包,為什麼?為什麼有岔路?為什麼人總在岔路離散?

有一種答案或是,因為太高興了。像那隻釣魚的小貓,雀躍地左邊捉蝴蝶右邊捕蜻蜓,什麼正經都可以不做,依然可以吃到鮮美的魚。慢慢地,她高興瘋了,患了目不斜視的頸椎炎,再也看不到從前。而當每一粒小蝦米尚需自己親自打撈的時候,跳脫的情緒才再次歸位,才悵然物是人非,才明白不動的那個才是最慟的。 天機聚靈塔!

「天機之島內的一切設施,都是從上古時期流傳來的,它們具有很神奇的能力,能夠淬鍊武者的靈魂。」

「通過淬鍊靈魂,同時可以增強武者的實力!」

腦海中,系統的提示音響起。

林寶寶腦海中的思路漸漸清晰起來。

上古天機派能在上古時期鼎立的原因之一,就是天機派弟子有著比其他宗門弟子,更多的修鍊資源!

「天機之島!」

「是修鍊塔!」祝媚兒來到修鍊塔前,驚訝地望著這座雄偉壯觀的寶塔,這座寶塔,不知道要比神荒學宮的修鍊塔,龐大多少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