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一上星艦,馬上有軍部參謀來給他們佈置任務,他們的任務很簡單,就是做軍部幾位大佬的護衛。

上了星艦后,薛楠才知道,這次除了暗幽部隊外,還調動了前列山基地第二機甲師和第三機甲師。

當他聽到袁帥下令,「命令前列山基地第二機甲師接管大角一、大角二防務。

第三機甲師佈防在大角三外空間α區域,注意監測這一區域中的空間波動情況。」

薛楠一聽大角三腿一軟,他的兩個孩子!

靈狐心有所感的扭頭看了他一眼,從眼神里,他看出了平靜。

他定了定神,那就是沒事?也對,有青璃大人和木紫、木黛兩個前輩在,就算打不過,也應該能帶着孩子逃走。

在聯邦軍隊出動同時,木角三,也在進行一場緊張的戰前準備。

青璃徵詢兩個孩子的意見時,兩個孩子都表示了要和異族戰鬥到底的決心。

青璃將袁帥和靈狐前段時間給他倆定製的新機甲拿了出來。

「哇!」解蘭星星眼看着自己的新機甲,這是兩台是暗幽部隊龍組的制式機甲。

暗幽部隊機甲最低等級也是高級,兩個孩子現在只能駕駛初級機甲。

為了遷就這兩個孩子,靈狐特地給他倆訂製了初級機甲,機甲外形和暗幽龍組機甲完全一致。

解易和解蘭早已經學過如何辨認聯邦軍隊不同機甲部隊的制式機甲,他們知道,在制式機甲中,暗幽龍組的機甲是等級最高的。

兩個孩子都控制不住激動心情,衝到自己的機甲面前,摸了又摸,這是自己的機甲哦!還是暗幽龍組的!

解蘭恨不得立即連通和夏家兄弟的視頻,向他倆顯擺自己的新機甲。

可惜馬上要大戰,不能與外部通訊,解蘭暗地聯繫哥哥的秘書科技花,讓他一會兒在戰場上,多拍幾張兄弟倆殺敵的視頻和照片。

科技花立即高興的答應了,他也想看看兩位大人戰鬥的英姿。

解蘭轉念又一想,他和哥到底是倆孩子,如果萬一打不過,逃跑也是正常。

但這可不能被科技花拍到,因此他特意囑咐了一下,如果他和他哥戰略撤退時就不要拍了。

科技花:……原來你是這樣的大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曹操親自勸降橋蕤,最終是以失敗告終。

接下來的兩日間,拓縣周遭可謂是戰火紛飛。

城上與城下早已是屍首堆積,血色斑駁。

在殘陽的照耀下,沾染於城頭殷紅的血跡也是越發的璀璨奪目,無比亮堂。

但慘烈的攻防戰卻依舊尚未結束。

曹操命于禁指揮攻城,而自己亦是親自督戰,以鼓舞全軍士氣。

亂陣之間。

一架架的雲梯緊緊與城牆勾在一起。

一位位的曹軍士卒持着兵刃往上攀爬著。

而正面方向,一隊隊的刀盾兵正冒着箭雨的打擊之下掩護著一架架攻城車徑直往城門處行進。

雙方箭雨往來交織著。

彷彿形成了一張箭網般。

這一刻,曹軍士卒那強勁的戰力便體現得淋漓盡致。

縱然是在萬千箭矢的強攻下,亦是鬥志昂揚的戰鬥向前,毫無畏懼之心。

但即便如此。

在橋蕤親自坐鎮下,也早已對拓縣進行了加固,況且此城由於是中原諸郡的交界處,一直以來便是中原重鎮。

城防本就不容小覷!

連續的攻擊下,拓縣依然屹立不倒。

這不由令曹操生出動搖了以強攻破此城的決心。

他隨即展開明面上繼續佯攻拓縣的計劃,以迷惑袁軍,以免敵將橋蕤看出端倪。

而暗中,卻是忽然派遣夏侯淵為將,樂進為副,統步騎三千徑直往側翼殺入,兵鋒直指武平、賴鄉。

曹操都已經詳細探聽過消息了。

由於袁軍主力尚還在集結,目前地處陳國的橋蕤所部面臨着己方的進攻,還略有些兵力捉襟見肘。

故而,除了橋蕤親自所固守的重鎮拓縣防線穩固以外,似武平、賴鄉等防線卻都是袁軍駐防的薄弱環節,袁軍留守的兵力不是太足。

曹操相信,只要夏侯淵能夠趁橋蕤反應過來之際兵臨城下,那此二城必然能夠旦夕可下!

己方的局勢便將會無比有利了。

賴鄉、武平位於拓縣側后,一旦失守,那橋蕤所部與郡城陳縣方面的聯繫便將被切斷,糧道亦將被控制。

到那時,面臨着兩面夾擊以及糧道傾覆的壓力下,縱然拓縣防線堅固,橋蕤也只能予以放棄了。

曹操自然便可無須在花費大力強攻而侵佔進軍陳國的這座門戶。

計略已經制定,接下來就要看夏侯淵是否能夠完美執行了。

只不過。

就在夏侯淵攜眾離去一日不到的功夫,分散於外負責刺探消息的斥候亦是迅速將這則軍報送回城中。

當橋蕤得知曹軍分兵的情報以後,面上流露出了慶幸的神色,悻悻道:「還好啊,及時的發現了曹軍陰謀。」

「若是未發現那曹操分兵的謀划,恐後果不堪設想也!」

一席話音落罷。

隨即,橋蕤立即差人趕赴武平,賴鄉,以命梁剛,樂就二人及時做好防範,不要被曹軍突然襲擊,因慌亂而一觸即潰。

從橋蕤的視角來看,他目前尚且是抱有自信的。

縱然曹軍早已分兵,但拓城不下,趕赴側后襲擊的話,卻需要繞路多花費一日路程左右。

而從拓縣趕赴過去,正常路線只需一日半即可。

打個時間差,己方也能趁曹軍抵足之前,也能先行入城。

但凡武平,賴鄉二城有了防備,橋蕤堅信,曹軍是破不了的。

只可惜。

橋蕤想的一點沒錯,若按照正常速度行軍,的確是如此結局。

可此次領軍之人卻是夏侯淵與樂進組合。

此次過後,橋蕤的認知將會徹底顛覆。

一路之上,曹軍倍道而行,行軍速度可謂是異常神速。

從拓縣至武平、賴鄉,約莫路程在一百七十里左右,以正常日行六七十里的速度,需要花費兩日半的時間。

縱然是倍道兼行,日行百里也需要兩日功夫。

可真要如此,恐怕袁守軍還真能提前得到欲被襲擊的軍報。

但此時的曹軍,日行速度卻是達到了恐怖的一百二十里。

第二日晌午時分,曹軍前鋒距離武平已經只剩下十餘里左右。

而反觀此時的袁軍信使,卻還遠遠的在數十里以外。

換言之,此刻的袁軍守將尚且不知己方的動向。

眼見着前方城池的輪廓已經若隱若現的映現而來,一席戰甲於身,身形矯健,身後背負角弓主將夏侯淵此時開始下達各項軍令。

「文謙,此次我軍只有步騎三千軍的規模,若想趁勢奪取武平、賴鄉此二地,唯有發起突然襲擊方才有數分勝算。」

「想來此刻拓縣方面的袁軍已經對我軍的計劃有所察覺,但他們肯定也想不到,我軍一日半的功夫竟然便橫穿了一百七十餘里。」

「此刻,我軍便要利用好此時間差,趁敵軍得到消息以前,撕碎這道防線。」

「還望文謙能夠破之!」

話音落罷,夏侯淵面露鄭重嚴肅之色,向身旁的一位身形短小,卻容貌甚偉,手執著一柄長刀與盾的將領說道。

此將自然便是原史上所聞名的五子良將之一的樂進。

這一世的樂進也已經初展鋒芒。

在兗州平定戰中,樂進曾創下三日連續攻破呂布軍十五餘座營寨的戰績,直接硬生生的將呂軍防線從中撕碎。

為後續曹軍主力大舉進軍提供了便利。

也正是由於樂進在攻堅方面已經初展崢嶸,曹操此次分兵方才啟用了夏侯淵與樂進組合。

夏侯淵統率部眾與尋常將領相比,行軍速度會有質一般的飛躍。

而樂進攻堅,無論城防多麼堅固,但凡有其攻堅,都能在極短時間內告破。

此次,曹操可謂是人盡其才,力爭在最短時間內攻破武平,拓縣此二城。

城池已下。

此時,率先打響的是武平方面的戰事。

只見此刻的曹軍猶如潮水一般向城牆發動着攻擊,扛着一架架臨時梯子往城牆處攻去。

其間,樂進更是一手持刀,一手持盾,身着普通軍卒服飾,一邊利用盾牌格擋住射來的飛矢,然後迅速扶起雲梯前進。

他包含着視死如歸的勇氣,衝鋒向前,身先士卒,領着敢死隊先登城池。

而在樂進的親自奮力一搏下,曹軍士卒的攻勢、軍心亦是越發的兇猛起來。

書閱屋 不是說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女兒嗎?連孩子身上到底有沒有胭脂痣都說不清,這可能是親媽嗎?如果不是,從之前農婦的種種表現,她是人販子八九不離十了!

乘警揮舞著電棍,上前就去抓農婦,怒喝:「跟我走一趟!」

顧不上蘇瀅了,農婦朝一邊車廂跑,她旁邊的兩個老女人都抓不住她,邊跑邊大叫大喊「搶人了搶人了,有人販子冒充乘警搶我女兒啊!」

女人販子逃跑經驗豐富,她要製造混亂才能趁亂逃脫,剛才發生的事,只有一部分人看到始末,大多數人都不清楚。

人販子是過街老鼠,難說會有不明事情的正義人士出來,攔住乘警撕扯,她輕易就逃掉了。

而在這時,火車竟然緩緩停下,又到一個站點,車門即將打開。

女人販子大喜,真是天助她啊,車門只要一打開,上的上下的下,她趁亂跑下火車,天地之大任她躲藏,警察再難拿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