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了想,道:「反正到時候看到模樣差不多的女童,你讓你的手下幫我留意一下,我就在這一帶幫忙,不會亂走,她的名字……也不必叫她了,你說得對,不驚擾為好。」

「哦……」郭庭意味深長的應了聲。

這一聲「哦」,讓宋傾堂頗覺心虛和不自在,覺得對方誤會自己了,心裏面不定怎麼想他。不過他本來就是個不擅長打這種交道的人,現在也不想解釋什麼了,說多錯多,不如乖乖閉嘴,於是又乾笑了下,不說話了。

郭庭心裏面卻越發起了懷疑,幾乎可以憑直覺認定,宋傾堂所說的這個阿梨,就是自己認識的那個阿梨。

那丫頭到底是個什麼來歷,郭庭越發好奇了,恐怕她自己都不知道這陣子在京城裡面到底掀起了什麼樣的暗潮吧。

郭庭應了下來,轉頭讓那邊的手下過來,交代吩咐了下去。

不過現在情況太亂,想要在人群裡面找到一個做男裝打扮的女童,未必就有那麼容易。

這一點宋傾堂也知道,他同郭庭道謝后,就真去一旁幫忙了。

他生得高大,板起臉來著實兇悍,過去那邊后,伸手就抓起一個正在叫囂不公平,憑什麼別人領的比自己多的男人的衣領子,怒聲說道:「愛要要,不要滾!給你東西還廢話這麼多,你找死嗎!」

那男人個子才到他肩膀,整個人忽然被懸空拎了起來,臉色都嚇白了。

原來愛情這麼傷 旁邊的人也被忽然出現的宋傾堂給嚇了一跳。

宋傾堂手一揚,直接將這個人給摔了出去。

好在人群密集,擋著的人多,這個人沒真被摔死,踉蹌的跌在了人群里。

「要想領東西的給我老老實實的排好隊伍!」宋傾堂大喝,「這東西雖然是白給你們的,但不是欠你們的,沒有規矩可不行,不想要的說一聲,自己滾蛋!」

人群噤若寒蟬,看著這人高馬大的少年。

面龐其實還有一些稚氣,畢竟宋傾堂也才十五六歲,可是他身上的威嚴和煞氣,讓很多人生出來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個人……一定是見過血光,殺過人的。

那些一直在爭鬧的人都不敢了,好幾個平時喜歡在村裡出頭和起鬨的人,現在也不太敢說話。

面對真正兇悍強勢的人物,這個時候第一個站出來,絕對是吃不了兜著走的。

人群的動靜和聲音漸漸低下,終於有人動了,想要過去排隊,沒走幾步,又被一聲暴躁的喝聲給嚇了一跳。

「喂!!說你呢!給我去後面!誰准你插隊的!」

中氣十足的喝聲,嚇得被點到的那人腿快要站不住。

而回頭看到少年濃眉怒目,更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還有你們!」好在少年沒有針對他,轉眼看向了其他人,怒斥,「已經領過了的還過來?你手裡面拿著的是什麼,貪小便宜的人可一樣東西都不給了,再不滾蛋你手裡面的東西我全部搶回來!」

全場無聲,那幾個手裡還拿著東西的人皆覺得臉上訕訕。

很多人都看了過去,剛才肆意吵鬧,爭的面紅耳赤的幾人沒覺得有什麼丟臉的,現在這樣靜謐的環境之下,被人齊刷刷的用目光注視著,忽然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甚至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好些人呆不下去了,也不敢再呆,轉頭就走。 周經理興奮的說話道:「夏璇沒死,羅小冬也沒死!」

夏媽媽十分驚喜,說道:「怎麼回事?他們在哪裡?」

周若男說道:「我剛才接到了羅小冬的電話了,電話里,他告訴我他已經找到了夏璇,還有白珊珊他們,都沒死,只是暫時回不來,讓我管理公司,可能需要幾年時間,也可能比較快速!」夏媽媽喜道:「真的嗎?真的嗎?周經理,你別騙我啊!」

周經理髮誓,說道:「我對天發誓,我說的每句話都是真實的,絕對不是騙你,羅小冬似乎在和什麼人打鬥,然後告訴我,人都在,沒死,他們只是暫時回不來,讓我管理好公司,等他們回來!」

夏媽媽拍拍胸口,說道:「哎呀,太好了,太好了,這是我半年來聽到最好的消息了。太好了!」

夏媽媽激動的流下眼淚,不過這次,是激動的興奮的高興的淚水。

而另一邊,吳昊軒等人,看著羅小冬進入閃電部分,然後消失在大家眼前,都驚呆了,但是誰也不敢上前去,只是呼喊著羅小冬的名字,劉福朝著閃電開了一槍,也沒有任何反饋。

李偵探小李子說道:「他是不是被閃電撕裂了?」

大家等了一個小時,閃電忽然消失了。

然後,大家過去看,地上什麼都沒有,羅小冬的屍體也沒找到。

大家無可奈何,說道:「真的找不到了,回去吧!」

劉福和吳昊軒等人,互相看了一眼,最後再找一遍,附近方圓一里地,都找過了,最後回去。

夏璇和白珊珊等人呢,看到遠處有人在草原上歸來,立馬出門迎接,卻看到羅小冬不在內,夏璇大驚,問道:「羅小冬呢?」

劉福痛心的說了事情經過,夏璇和白珊珊大哭,歐陽小西也哭了。

大家痛苦了半個小時,但是沒辦法,大錯已經鑄成,無法挽回了,忽然,夏璇說道:「我們沒找到羅小冬的屍體,現場也沒有血跡,我覺得羅小冬應該不會就這麼死去的。」

劉福說道:「那可是雷電啊,雷電的力量,比一般的家用電還要厲害。」

夏璇擺擺手,說道:「如果是這樣,現場應該有燒焦的屍體,或者空氣中應該有燒焦的氣味才對,但是你們說現場沒有任何痕迹,我覺得的確不正常。我猜,羅小冬現在說不定在天上,或者在什麼神秘的地方,如果在,我一定,我一定等他回來,至死不渝!」

白珊珊也點頭,做了個堅定的手勢,說道:「我覺得夏璇說的對,羅小冬一定沒事的,說不定,說不定他已經回去了呢!」

吳昊軒驚道:「回去什麼?」

白珊珊說道:「就是回,回地球啦!」

然後大家都靜了下來,然後,過了一會,夏璇說道:「白珊珊你太聰明了,真的有這種可能性!」

這時候,吳昊軒說道:「可是,你們誰有勇氣,去站在雷電中呢?」

白珊珊說道:「不一定,我看,如果下次有雷電,我可以去試試。」

夏璇說道:「儘管雷電可能把羅小冬帶去了不一般的地方,但是這畢竟是一種可能性,我覺得,畢竟是可能性眾多的可能性之一,我們不要輕舉妄動,也許羅小冬最後會來找我們,也說不定。」

大家討論,吃飯,然後,等待,困了就睡覺。

過了許久,忽然,狂風大作,雷電交加。

大家都驚訝起來,因為這邊永遠是白天,沒有黑夜,所以大家只看到大白天里,雷電在劈著這個麵包一樣的房子,大家驚呆了。

那個吳昊軒,也驚道:「我從沒在這房子里看到閃電如此的劈中我們的地方!」

這時候,忽然,白珊珊說道:「會不會是?會不會是?」神情激動。

劉福說道:「是什麼?」

白珊珊說道:「是羅小冬來接我們?」

大家大驚,夏璇說道:「這,可能嗎?」

劉福說道:「我覺得可能性極小,這是閃電啊,人體哪裡能經受的住閃電的打擊?」

萌妻高能:總裁,請接招! 白珊珊說道:「那羅小冬是怎麼經受住這個雷電的打擊了?」

夏璇說道:「我覺得奇怪!」

話音剛落,夏璇不見了!

夏璇就這麼憑空消失在了大家的眼前。

夏璇的位置,距離閃電最近。

而其他人,距離閃電稍微遠一些!

所有人都驚愕的說不出話來,忽然,白珊珊說道:「我也過去!」

劉福和李偵探大聲說道:「危險啊!」

白珊珊說道:「不管那麼多了,我覺得羅小冬和夏璇,就在那邊。」

而這時候,夏璇已經被成功傳送到了羅小冬的面前。

居然沒有被燒傷,而是完整無缺的,就那麼趴在了羅小冬的面前,羅小冬看到一道倩影,從天而降,趕緊過去接住。夏璇只覺得渾身麻痹,然後當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羅小冬在望著自己。

夏璇說道:「我,我不是在做夢吧?」

羅小冬激動,眼淚流下來,說道:「不是做夢,是真實的,你回來了。」

兩個人擁抱。

這時候,張教授說道:「你怎麼傳送過來的?是進入閃電嗎?這位女士。」

夏璇說道:「是,進入閃電,我看到我們的房屋,就是麵包一樣的房屋裡,有閃電正對著屋子上空呢!」

張教授大喜,說道:「我知道了,我掌握了傳送的規律,哈哈哈!」

羅小冬做出請求狀,說道:「還請張教授把我的朋友們都傳送回來!」

張教授點頭,然後在機器面前擺弄了一陣子,然後,白珊珊也回來了,吳昊軒,小李子,劉福等人,陸續被傳送回來。大家被從空中丟下一般擠在一起。

大家都睜開眼睛看,看著彼此,感覺跟做夢似得!

然後,又看到了羅小冬。大家看到羅小冬后,又看到彼此安然無恙,都十分驚喜。

吳昊軒說道:「這,這是在哪裡?」

羅小冬喜道:「你們都回來了,都到了地球上,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裡就是江南市,對吧?」

張教授點頭,說道:「這裡是江南市最西北的郊區的一片荒地,我們在這裡建立了地下室,我回頭送你們出去!

正說著,忽然,天降紅血! 羅小冬大驚,眾人也都大驚,只見滿地憑空出現了血跡,然後,有一個屍體掉了下來。

羅小冬仔細一看,明白了,不那麼吃驚了,原來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馬懷安的屍體。

張教授驚奇,過了一會,又轉為平靜,說道:「是馬懷安先生的屍體,不知道怎麼回事,又被傳送回來了。」

羅小冬奇道:「那之前呢?之前,劉福你們看到過他的屍體嗎?」

劉福驚奇的說道:「我連馬懷安死了都不知道,我們也都從沒見過呢。」

羅小冬奇道:「這就奇怪了,張教授,你怎麼解釋這個現象?」

張教授沉默了一會,說道:「我看,很可能是傳送錯誤,導致去到了另一個空間,我又把他們所在位置往後弄,就是把他們都儘力傳送回來,結果,就把馬懷安的屍體給傳送回來了,後面有一個澡堂子,你們去洗澡清理下血跡吧。」

大家沒辦法,只好去,羅小冬離得遠,所以身上沒有血跡,所以就不用去了。

劉福問羅小冬:「這是怎麼回事?馬懷安怎麼會死的這麼慘?」

羅小冬大方承認:「是我殺的,他想置我於死地,我反客為主,殺了他。」

劉福點頭,這時候,又有兩個破爛屍體掉了下來。

羅小冬和劉福大驚,那屍體正好掉在劉福的頭上,壓住了劉福,劉福起身,把那屍體推開一邊,然後才能去幹事,劉福邊推開,邊說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還有其他人嗎?」

這時候,吳昊軒大驚,說道:「是我的爸爸媽媽!」

所有人,都驚愕了,張教授奇道:「什麼?」

大家看過去,只見那是一對中年人,一個男的一個女的,頭髮鬍子都老長了,顯然,屍體保存的不錯但是屍體都已經冰冷,沒有任何生還的氣息了。

羅小冬走過去,仔細看著這兩個屍體,看樣子都是五六十歲了,是中老年了。

羅小冬還沒說什麼,吳昊軒大哭起來,說道:「媽媽,爸爸!」

張教授說道:「是機器,剛才傳送的時候,我設置的機器原始坐標,基本上能把所有傳送過去的東西,按照原來的位置,給傳送回來,而這對夫婦,傳送過去的所在,應該是,應該是一個固定的位置,但是沒想到他們死去的時候,還在這片土地上,沒有移動過。」

羅小冬說道:「這太複雜了,我看,吳昊軒的媽媽爸爸,是最近才死去的,也就是說,距離傳送過去,已經過了十幾年接近二十年了!你看他們的衣衫,都已經破損的,身上還捆著獸皮,他們在打獵生存!」

吳昊軒點頭,說道:「羅小冬,我想把父母好好安葬。」

羅小冬說道:「這是應該的。」

張教授說道:「倉庫有車子,你可以把屍體運走。」

吳昊軒點頭,張教授說道:「接下來,我該怎麼辦呢?我該何去何從?」

羅小冬心想,這是個問題,馬懷安已死,於是問道:「張教授,很感謝你的所做所為,救了大家,但是我問一個問題,你說馬雪他們,會追蹤到這裡嗎?」

張教授說道:「當然會了,馬雪如果聯繫不上她的爺爺馬懷安,就會來找她爺爺,這是一個致命問題,馬雪的武功很好。」

劉福說道:「武功方面我倒是不擔心羅小冬,只是我們擔心其他方面。」

張教授說道:「這件事情,馬雪和馬元、馬雲龍,都知道的模模糊糊,他們只知道我是馬懷安最信任的一個天體物理學教授,但是不知道其他的事情,這個實驗室他們知道,但是他們不知道是傳送到哪裡。」

正說著,忽然,外面,馬雪和馬雲龍進來了。因為十幾名安保人員已經各回各家了,所以門口是沒有任何保安人員看守的,所以也就沒什麼人警告張教授和羅小冬,所以兩個人就走了進來,馬元不在,出差去了。

馬雪進來看,看到爺爺的屍體在地上,死狀恐怖,大驚,問道:「這是我爺爺?」

張教授指了指羅小冬,說道:「是的。」

馬雪憤怒,說道:「羅小冬!你沒死?」

羅小冬說道:「看來你知道的蠻清楚的?」

馬雪說道:「我知道什麼?」

羅小冬說道:「我和我的朋友,很多都是被你們馬家的人指引錯誤了一條路,進了那個奇怪的傳送器里,然後,傳送道了異世界。我們好不容易回來,你的爺爺卻想把我再送回去,或者殺死我們,你說我們能不正當防衛嗎?」

馬雲龍說道:「我爺爺自有他的道理。」

羅小冬說道:「你爺爺有他的道理,我就沒有我自己的道理嗎?」

馬雲龍語塞。

馬雪怒道:「殺人償命,你殺了我爺爺,我要你償命!」

說著,拿出了手槍。

這時候,張教授慌張道:「大家住手,別,別!」

而吳昊軒、劉福等人,包括夏璇和白珊珊等人,都慌亂了,慌了神。

馬雪說道:「殺人償命,你們放心,我只殺羅小冬一人,和你們無關。」

夏璇說道:「明明是你爺爺先要置我們於死地的。你怎麼能怪羅小冬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