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說話,而是給了冷青一個眼神。

冷青上前一步,踩住尼克的腦袋,說道:「你的背景很強硬是嗎?不知道你的腦袋,有沒有你的背景那麼強硬?」

「王八蛋,放開我!」尼克憤怒嘶吼。

「現在還不願意道歉嗎?」冷青冷冷道。

「我是絕對不會道歉,你們華國人,在我眼裏就是個屁!」尼克謾罵道。

「好,我看看你的骨頭有沒有你的態度那麼強硬。」冷青冷冷道。

他當然不會踩尼克的腦袋,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尼克肯定死定了。

老大說了,不要搞出人命,那就必須執行。

他把腳從尼克的腦袋上移開,踩在尼克的手掌上,然後慢慢移動,移動到大拇指上,用力一踩。

咔嚓!

「啊!」尼克的慘叫聲,伴隨着骨裂聲響起。

他的身體不停的顫抖,額頭冒出豆大的冷汗。

他萬萬沒想到,這個華國人,竟然真的敢這麼做。

自己是大明星,這裏是米國啊。

「看來你的骨頭並不怎麼硬,我可以告訴你,你的大拇指已經廢了,還要讓我踩另一根手指嗎?」冷青冷冷道。

「王八蛋,我告訴你,你……」

尼克還是不打算屈服,謾罵道。

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冷青的腳就踩在他的食指上。

咔嚓!

「啊!」尼克發出凄厲的慘叫,聞者無不感到頭皮發麻。

「你不道歉,我會把你的手指頭一根一根踩碎。」

「踩碎了手指,如果你不道歉,我會把你的胳膊一節一節踩碎。」

「如果你還不道歉,我會把你的腳一節一節的踩碎。」

「接下來,我不會再問你道不道歉的問題,你自己選擇。」

冷青的話語冰冷,猶如折磨人的惡魔。

嘶……

米國的吃瓜觀眾,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狠!

這個華國人,簡直太狠了!

要是這樣做了,那尼克就徹底成為一個廢人了。

尼克聽了冷青的話,身體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他抬頭看向冷青,發現對方的眼神一片冰寒,一點都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

他再看向方井然,發現方井然一臉的淡然之色。

很顯然,這個華國人默許了保鏢這麼做。

若是他不道歉,恐怕手指真的會被全部踩碎。

然而要他向一個華國人道歉,他真的不甘心啊。

咔嚓!

就在他思量的時候,冷青一腳踩在他的中指上。

咔嚓!

「啊!」尼克再度發出一聲慘叫,痛苦不堪。

冷青充分做到了說話算話,沒有說話,踩完一根手指,接下來就踩另一根手指。

咔嚓!

尼克的無名指,應聲而斷。

「啊!我道歉,我道歉,別踩了!」尼克痛苦道。

「讓你道歉,你不道歉,非要我這樣做了,你才道歉。」

「你這種行為,用我們華國的話來說,就是犯賤!」

冷青冷哼一聲,一腳踩在尼克小指上。

至此,尼克右手的五個手指,徹底報廢。

骨頭都被踩碎,就算是最先進的意料技術,都沒辦法修復。

「啊!」尼克再次發出一聲慘叫,想死的心都有了。

早知道這些華國人這麼狠,剛才就道歉好了。

現在搞得五根手指都廢了,就算以後能夠弄死這些華國人,手指也沒法恢復了。

可以想見,沒有五根手指的他,索霓公司大概率會將他放棄。

若是那樣,他的事業就徹底完了。

「馬上起來道歉,如果你還耽誤時間,我會把你另一隻手的無根手指給踩碎!」冷青冷冷道。

聽到這冰冷的話語,尼克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要是另一隻手的手指都給廢了,那他就不用活了。

他忍着劇痛,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

此時的他,臉上還有一個鞋印,衣裳和頭髮凌亂不堪,五根手指不斷有鮮血流出,滴落到地面上。

跟剛才那個風度翩翩的明星形象,有着天壤之別。

尼克已經顧不得形象不形象的問題了,當下最迫切的任務,就是保住自己另外一隻手。

他趕緊朝方井然深鞠躬,就要開口道歉。

方井然道:「是向我老婆道歉。」

「是。」尼克渾身一顫,立刻轉向柳寶,深鞠一躬,「美麗的華國女士,我為我剛才的不當言行,向你道歉。」

「對不起,希望你不要跟我一般見識,大人不記小人過。」

尼克是歌星,還是很有表演天賦的,道歉做到了聲情並茂,語氣抑揚頓挫,非常的富有層次感。

「我接受你的道歉。」柳寶道。

「謝謝,謝謝!」柳寶的話,在尼克聽來,猶如天籟之音,比他聽過的最好的歌曲都要好聽,他看向方井然,「我已經道歉了,現在可以走了嗎?」 「殿下,張讓不能抓,這樣燕王府會徹底得罪張家的。」

王府客堂,董安苦苦相勸。

他們雖然想借王府的手牽制張家。

但還不想和張家鬧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畢竟張家勢大,真撕破臉,他們不一定斗得過。

楊賀和呂昌頻頻點頭。

天香樓鬧出的動靜不小,消息迅速傳遍了不大的燕城。

劉福和常威得知消息也趕回了王府。

「不能抓,為何不能抓?那女子又不是張家的奴僕,按大頌律法,無故殺人者當斬,依末將看,殿下抓的好,抓的痛快!」常威一對虎眼盯著董安三人。

得知消息時,他正在北大營。

當時他就大叫一聲,好。

親衛軍的士兵知道了,也俱都精神一陣。

這些年,燕郡誰敢動張家的人。

燕王一出手,惹得人心振奮,對他們來說,燕郡總算有人能管管張家了。

劉福心裡雖痛快,但他畢竟是王府的王傅,要通盤考慮大局。

自然不能和常威這些將士一樣無所顧忌。

他道:「殿下,這麼做可就把張家得罪死了,怕他今後會對王府的事處處阻撓,反倒得不償失。」

趙煦聞言,沒有說話,而是先轉向董安三人。

說道:「今日午宴,本王很是滿意,王府親軍目前尚缺乏軍服,不知你們三家能否向王府供應。」

軍服非盔甲,只需織布縫製,自己攬著倒是耽擱時間,不如給三家,還能進一步拉攏他們。

「沒問題。」董安立刻把張讓的事拋到了腦門后,心中大樂。

燕王這是認同他們了。

趙煦繼續說道,「今後王府還會有不少生意,合作的機會還很多。」

楊賀搶說道,「謝殿下恩典,我楊家定唯王府馬首是瞻。」

「我們呂家也是。」呂昌抱拳。

趙煦微微點頭,這話他也就聽聽,具體還得看他們的行動。

「今日之事,不會將你們三家牽扯進來,你們且回去,大可不必擔心,還有,王府院子還與王府的事暫時不要泄露。」

三人對視一眼,雖然不明白趙煦為何要提院子的事,但還是應了聲是。

行了禮,三人退出了客堂。

待三人走遠,趙煦的眼神募的犀利起來。

他讓三人不提院子的事,是為了試探他們。

他們是否真意依附王府,估計就看今晚了。

接著,他對劉福和常威二人說道:「你們可知青風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