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澌鈞哥還真是的,多說幾句話會影響壽命?

難道,傅存在找的這個人,是他澌鈞哥的新靠山?

除了這個,沒有更合適的解釋。

也不知道,這個新靠山是什麼來路,不過,從他澌鈞哥出手來看,不管是財力還是勢力都不小,那個傅存,也怪可疑的,到底是什麼來路,小企業的老闆仔,怎麼可能跟梁帥走到一塊?

現在項目的事情,還有不少地方要跟進,又得完成他澌鈞哥交付的任務,恨不得把一個人分兩半用,實在是忙不過來,也只能找他爸幫忙了。

……

醫院。

看完唐娜整理好已經送出去的備份,拿著筆,將一些漏了的東西記下的喬隱,不時咳嗽幾聲,被拉扯的傷口痛到喬隱直皺眉。

「叩叩叩……」

聽見敲門聲的喬隱沒有理會,以為是護士進來送病號服。

進來的人,好像來到他旁邊,如果不是來送病號服的那就是護士來了。

喬隱抬起頭,想要配合驗體溫,卻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

「喬總。」

小寶出去吃午飯以後,就說要回家了沒過來,也沒說木兮會來看他,完全沒準備的喬隱,在看到木兮出現在自己面前時,還以為是做夢,直到木兮叫自己,喬隱才知道,這不是做夢,是真的。

慌手慌腳的喬隱,想下來給木兮拿凳子,卻被木兮摁住了胳膊,「沒事,我自己來。」

「你要不要喝點什麼?」問完這句話,喬隱就覺得自己的話有些好笑,他這裡能有什麼,能給木兮喝的就有白開水,可是話都說出口了,他也不想委屈木兮,「你要喝什麼,我出去給你買。」

「我不渴,早上,來看你的時候,你還沒醒,現在感覺怎麼樣,好些沒?」木兮看到喬隱的嘴有些干,起身給喬隱倒水。

「你有身孕,做這些事情不方便,我自己來吧。」剛轉身,扯痛的傷口,讓喬隱頓住了手上的動作。

看到喬隱痛到一張臉綳著,木兮笑著,端著水挨著喬隱旁邊坐下,把水杯遞過去,「你哥,很擔心你,還讓小寶過來照顧你,不過呢,小寶還小,有些地方也照顧不周全,待會,我再讓你哥給你安排個人過來。」

這個關係,不止新鮮,還讓人心底那些溫暖四處亂竄,那種感覺就跟木兮出現在這裡一樣不真實,接過水杯的喬隱,雙手握住手上的杯子,「王珩會照顧我,不用麻煩你們。」

「那是我們的一些心意,等你身體好點了,再讓他走就是了。」木兮說話時,看到喬隱面前放著一個本子,上面寫著一些和董雅寧有關的事情。

在木兮撿起本子時,喬隱想去拿回,可是已經遲了,他只能硬著頭皮留意著木兮臉上的表情。

這上面寫的是之前在嶺山鎮喬隱做過的一些事情,「你寫這個做什麼?」

木兮看到這些,一定會覺得他很卑鄙吧,有些事情,他敢寫,可有些事情,他根本不敢下筆,可是他知道,董雅寧未必會放過他,在開庭那日,董雅寧極有可能會把那些事情說出來,到時不管是紀澌鈞還是木兮,一定不會原諒他的。

「我想交給你們。」

「會出庭作證嗎?」

木兮如此直接了當的話,讓喬隱愣了一下,那僵硬的脖子,輕輕動了動,與其等董雅寧拉他下水,倒不如主動站出來,「我會去自首。」

在密室的時候,喬隱替她扛了那麼多搶,她就知道,喬隱的本性並不壞,都是受到董雅寧的影響,她如果想把喬隱交出去,就不會讓江別辭保存那份錄音,「謝謝你在密室救了我,以後,就由我跟你哥,一起保護你。」

她的話,猝不及防的掀動了他內心深處一直封閉起來最柔軟的一處,愧疚所帶來的淚花迅速佔據了他的眼眶,那微微顫動的眼眸,甚至是有些看不清她的臉,「我,一直在傷害你們,你們母子差點就死在我手上了,你跟他,怎麼還原諒我。」

「因為錯不在你。喬總,你以後,願意把澌鈞,當做你哥,把我當做你嫂子,和我們一起成為一家人嗎?」

有些事情,木兮跟紀澌鈞還不知道,他不想再欺瞞他們,「我,我做過一些無法原諒的事情,如果不是我,你不可能會被人說精神有問題,我曾經還把你綁走帶到精神病院去用各種手段恐嚇你,我還把你交給趙持,我差點害死了你。」

木兮拿了一塊紙巾遞給喬隱,「事情都有兩面性,你也幫了我,讓我知道,不管我是正常人還是,精神有瑕疵的人,你哥都願意陪在我身邊,過去的那些事情,我們都不會再追究,董雅寧你別怕,我們會有辦法讓她不能做出對你不利的事情。」

不管是「她」,還是她,她們都把他當做好人,願意接納他的存在,願意保護他,願意給他一份溫暖,不知道為什麼,面對她的接納和關懷,他會想起,那個傻乎乎的女人。

那個,把東西撿起擦乾淨,自己都沒得吃,先給他吃的「她」,只是那個「她」,在那晚就走了,不會再回來了。

眼淚不受控制,順著眼眶滴落的喬隱,看著自己模糊的手背。

看到他在眼眶打轉的淚花,突然就收不住,直落下。

他哭的樣子,特別的傷心,不太像是因為她的話而感動或者是自責的那種。

木兮見喬隱也不擦眼淚,哭得讓人看到心裡都酸酸難受。

拿過喬隱手上的紙巾,木兮去擦喬隱的眼眶,「喬總,有什麼事,你跟我們說,別一個人憋在心裡難受。」

他沒想到,自己會哭成淚人。

不想讓木兮笑話自己的喬隱,拿過紙巾后自己擦眼淚。

「對不起,讓你見笑了。」

「我們每個人,心裡多多少少都會有些不開心的事情,如果不能對別人說,那就要勇敢邁過去,等過去就好了。」喬隱難過的,也許是董雅寧的事情吧。

「我以後,會憋著的。」木兮喜歡他大哥那種嚴肅,成熟穩重的人,一定會覺得他哭起來的樣子特別幼稚。

心裡因為沈東明那些話有些難過的木兮,笑的有些無力,「等你遇到一個能走入你的世界的好姑娘了,你傷心難過,她會安慰你的,所以,你有喜歡的人,要告訴我們,我跟你哥會為你做主的。」

「我……」在那種環境下長大的他,早就忘記父愛是什麼樣子的,連父愛是什麼樣的,都是後來才從別人口中,和一些東西里了解到的,更別提什麼愛情了,木兮的話,讓有些難為情的喬隱笑得特別靦腆,「我不知道,什麼叫做愛,不懂那些。」

「愛情這種東西,有點複雜,我也不好講,等你遇上就知道了。」

愛情?

這兩個字,不知道為什麼,會讓人的心跳加速,就連臉頰都不自覺隨著跳動飛快的心臟緩緩浮現紅暈。

「我……」似乎,這種東西,有點奇怪,弄不透的喬隱,有些羞澀,對上木兮的眼神后忙轉移話題,「木總……」喊完,才覺得這個稱呼有些不對。

想了一會,知道哪個稱呼更合適的喬隱才改正,可是叫習慣了,外面叫漏嘴,讓別人知道他們關係,給木兮造成麻煩也不妥,還是,「我以後,可以叫你,木兮嗎?」 頂樓,林楠二人依舊坐在位置上,三十多號人都修鍊結束,無一例外都有了極大的提升,最少也是提升一階的那種,更是誕生了三位宗師境高手,讓人激動。

一群人對這位神秘的幕後老闆,幕後老大更是充滿了感激之意。

一出手就這種好東西,太珍貴了。

這些人都算是西涼城有點實力的人,對這些好東西都有了解。

在他們看來,哪怕是一百萬點靈氣值,也買不來這種好東西,自然是對這位大老闆感激。

其他不少人這個時候也非要上來,哪怕是攔都攔不住,能在這裡消費的,大都是有些背景的,甚至也是小飛仙等人的客戶。

「仙兒小姐,這位公子,不知這是何種靈藥,還有嗎?」有一位大修士巔峰高手老者開口問道,充滿了希冀之意。

他卡在這裡十幾年了,這是一個瓶頸天鐧,太難突破了。

也不是沒有想過購買靈丹妙藥,但差點的無用,好的幾百萬點靈氣值買不起。

於是這就尷尬了。

「就是仙兒小姐,這什麼靈藥這麼管用,能否賣給我們一些?」其他不少人也都開口了。

這種好東西根本不需要介紹,眼前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幫人都突破了,宗師境都直接冒出來三位,這就是廣告!

最好的廣告!

現場很熱鬧,眾人都在看著林楠,看著小飛仙,等待著他們的答覆。

小飛仙也看向林楠,這東西她不確定,看樣子真的是好東西。

見狀,林楠微微一笑,不動聲色,聲音在小飛仙耳邊響起。

「貨源充足,你看著價格定就行,成本五十萬。」

聽到這話,小飛仙頓時眼中猛然間一亮,頓時眼中又開始冒小星星了。

五十萬……

太便宜了!

隨後,在林楠的目瞪口呆下,小飛仙開始了自己的宏偉大計。

「諸位,這東西自然是有的,也是我們飛仙集團的頭號產品,名為飛仙靈藥,專門針對大修士高手而創立,效果也不用本小姐多說了,成本價一百萬點靈氣值,正常售價一百二十萬點靈氣值,願意的隨時可以購買,今日咱們西涼城內只賣一百萬點靈氣值,童叟無欺,也歡迎我們飛仙集團的各位小夥伴們開始幹活了,掙錢的時候到了!」

小飛仙介紹的抑揚頓挫,林楠在一旁看的是目瞪口呆,佩服的不行。

十五歲的小丫頭而已,太有才了,這若是放到地球,林楠估計絕對是一號商界人才。

林楠這邊才說完,一系列的介紹已經開始了。

連公司都起了一個。

飛仙集團?

飛仙靈液?

這名字,沒得說,有才!

價格方面,更是沒得說,隨意的翻了一番。

五十萬,眨眼間變成了一百萬,一百二十萬,甚至開始了銷售大計,開始發展下線了。

再然後,林楠就看到了效果了。

西涼城雖然偏僻,但百萬點靈氣值還是有不少人能拿的出來的。

在突破面前,很多人都選擇了突破,至於其他的都是虛的。

當即,一些人開始傳訊了。

沉香閣摘錄 要錢!

買葯!

不多時,便有人開始了,小飛仙笑了。

有四人付款了,一百萬點靈氣值,幾乎是眨眼間小飛仙這裡等若是賺了兩百萬點靈氣值,讓這個小財迷樂得不行。

這還不算,緊接著又有著幾人幾乎傾家蕩產,各自購買了一瓶飛仙靈藥。

一瓶五十萬的利潤,林楠都佩服的不行。

除此之外,先前跟隨小飛仙的那群小弟小妹們也開始發力了,他們和地球的銷售有些類似,這段時間各自跑了不少地方推銷小飛仙的產品,都有了自己的客戶。

而且他們接觸的人,有錢的主不少。

「張公子,最新產品,在下親身體會過,飛仙靈藥,能夠直接提升大修士高手修為,你現在大修士後期,一瓶飛仙靈藥,有三成幾率突破到宗師境,十成把握突破到大修士巔峰!」

「李公子,我是童戰,恭喜了,大利好消息,我突破了,你也終於可以突破了,這邊有真正的寶葯,是我們飛仙集團的神葯!」

「郭少爺,在不在,好消息!」

…………

一瞬間,以飯館頂樓為中心,一道道消息快速擴展出去,療效太清楚了,而且賺錢之路就在這裡,這些銷售人員自然不客氣,頓時小飛仙都說了,至少二十萬點靈氣值的利潤,不賺怎麼可能。

頓時,所有人都開始傳訊了,將自己認識的,但凡的大修士高手,全部傳訊一遍,有些類似地球通訊軟體的群發功能。

先傳出去再說,逮住一個是一個。

這種靈藥,對所有大修士高手而言都是福音。

尤其是大修士巔峰的高手,一瓶靈藥可能瞬間就突破了,根本擋不住誘惑。

怕被騙?

不要緊,可以簽訂契約,不管用不要錢。

為此,效果比林楠預料的更好……

短短半個小時的時間,林楠一瓶瓶的三級靈藥拿了出來,然後被小飛仙發給這群手下們,再由這群手下發給其他人。

更有不少西涼城的人得到消息,直接找了過來,直接從小飛仙這裡購買。

半個小時,林楠這裡硬是發出去了一百瓶這種飛仙靈藥!

粗略一算,讓林楠都驚呆了。

利潤,五千萬點靈氣值!

恐怖的市場,讓林楠覺得受到了驚嚇,這才只是開始而已。

坐在位置上,林楠看的真切,小飛仙臉上的激動之色也不曾停過,賺大了。

甚至就連三十多名小弟小妹們也都樂的不行。

短短一會,三十多人都有戰果,有人開了一單,有人開了三四單的,反正一百萬是成本,剩下能賣多少就看他們了。

有人賣到一百二十萬點靈氣值,賺取了二十萬。

更有人賣到一百五十萬,賺了五十萬點……

這個利潤,太可觀了,賺大了。

一兩個小時后,先前幾名購買飛仙靈藥的幾名大修士巔峰的人也相繼突破,成為武宗境高手,一個個激動的不行。

「真的突破了!」

「終於成了宗師境了。」

一些人卡在這裡十幾年都有了,太難受了,而今很想大笑。

不過很快,這些人止住了激動之意,也開始加入了這個賺錢之道中。

「仙兒小姐,我們可以賣嗎?我們認識很多大修士巔峰的道友,而今都需要這種好東西!」

小飛仙聞言大手一揮,准了!

「可以!」 路彥昭夢中醒來,就睡不著了,他起身站在窗前,點燃了一根煙。

這半年的時間,他所承受的壓力,是外人想象不到的。

別人根本不懂,路彥昭失蹤,生死未卜,他要承受失去兄弟的痛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