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笑了一下,說:「我這次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死,我要是死了,你記住,立刻找你叔叔,不要保留任何事情,把顏巴的存在告訴他,一切交給他定奪,你要多信任一點你叔叔。他是一個很好的人,雖然我很討厭他。另外,這把扇子你繼承一下。」

「不要說的那麼悲傷,不是繼承,好像我要繼承你遺產一樣。是借,等我回去我還給你,你一定要收下。還有扇子的攻擊力太小,有沒有攻擊力大一點的法器?」

他慢慢打開扇子,看著扇子道:「有啊,但是你使用不了,我有一把劍,很厲害,但是你一碰就會被它的烈火燒成灰燼,你要嗎?」

呵呵。

你真是搞笑!

等我死了,你用那把劍把我火化吧!

我沒死的話,用那把劍我也成一堆灰了,你覺得我會要嗎?

他把扇子交給我,道:「這把扇子似乎有點適合你,攻擊力雖然弱了點,但至少也能防身,它是一把骨扇,採用上古飛鳥大鳳的骨骼製成。落到我手裡,也不知道這骨頭到底是不是大鳳怪鳥的骨骼製成的,但我覺得還不錯就收下了。」

「大鳳?額?你確定?傳說大鳳是蚩尤兵團下的一隻大怪鳥,它的羽毛扇動引起暴風。黃帝遂命令后羿討伐大風,后羿用箭射中了大風並且將其俘獲。你這個大鳳不會是那個大鳳吧?兄弟,你這牛吹大了!以後我一定要跟你說說,讓你改掉吹牛的壞習慣。」

顏直高淡淡笑著,竹林上的浮雪放肆的隨著風飛盪,天空中那輪如同鮮血般的夕陽暗沉沉地落到地平線以下,周圍的風突然變得凜冽,竹林颯颯作響,無數飄雪慢慢悠悠晃晃蕩盪落下,在夕陽的映襯下,顯得格外唯美。

「誰知道這個大鳳是不是那個大鳳呢,還是一切都是以訛傳訛的呢?我自己都不清楚。不過是覺得好用,順手就留著了。另外還有,這根羽毛給你,可是這羽毛只有一次使用期限,你好好把握。」他遞給我一根火紅色的羽毛,我接過,羽毛就落到我掌心,在我掌心形成一個印記,而那羽毛也消失不見。

我獃獃的看著掌心的印記,不知所措。

他說:「這根羽毛早年偶然得到的,一直沒什麼用,就給你吧,說不定你能用上。我如果死了,你要記住我說的話。」

我沉默,驀然回首間,只覺得自己此刻是如此的凄惶與悲壯,佩鳴說的沒錯,沒有助手的我,真的連一隻紙老虎都不如。

「別露出這種表情,你笑一下。我不一定會死,我就算死了,你也應該開心啊,以後沒有人賴在你家蹭吃蹭喝,也沒有人在你失意的時候取笑你了,也沒有人總是在你面前得意忘形了,也沒有人老是吐槽你……對不起……我總是喜歡得意忘形,如果以後有機會,我一定會改掉這個壞習慣……」

「相信我,你一定可以的,你不是要救丁青嗎?你一定可以的。我都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

我笑了一下,「可是我都不相信我自己啊。難道我是什麼厲害的人轉世,我或者有什麼超級厲害的血統,或者與生俱來有什麼出乎尋常毀天滅地的能力嗎?」

對,根據我看的小說,主角的標配就是前世是很厲害的人,有什麼魔族血統,這樣方便主角關鍵的時刻爆種,戰鬥力一下子提高N個檔次,吊打反派,當然還有有個超豪華的身世,這樣才是主角的標配硬體嘛!詳情比如某幾部著名小說《重生之XXX》,《傲世XXX》以及《現代XX在修真XX》……

總之任何一部小說,主角總要有點閃光點,比如萬能血,趕得了怪獸、能驅鬼的萬能血,比如《盜墓XX》,再比如另一部小說的萬能血,吸引鬼怪來的,觸草木皆死,滴一滴就能出現靈蟲的花XX。

所以說,這年頭,沒有一點豪華的家世背景,不是厲害的傢伙轉世,沒有厲害的血統,沒點兒硬體條件都不敢出門……

莫非,我其實有什麼特別厲害的硬體,比如體內其實藏著一個很厲害的魂魄,每當我遇到危險的時候,那個魂魄接手我的身體,就像《斗XXX》,以及《最強XX:重生絕世鋒芒》裡面的主角?!

顏直高:「夠了,不要給自己強行加戲了!菇涼你內心戲還挺豐富而不切實際的。現在這種大敵當前的時候你就不要想那些不切實際的了。那些你沒有,你什麼都沒有……咳咳……放心,你真的是個很很很普通的人,我只是相信你這個人而已。從始至終,你做的一直很好,從幽靈先生到九尾妖狐,再到沙漠古城,再到蠶馬,你做的一直很好,我相信,你這次也能做的很好。」

「我要回去了,我還有一點能力回去,回去的話,可能還有一線生機,在陰氣森森的金谷,我必死無疑。……對不起,你多保重。」

「嗯,你也是,我一定會把扇子還給你的,你等著。」

雪從天空中簌簌而下,我分不清金谷現在是冬天還是春天,這裡明明像是春天,但卻有雪,顏直高周圍狂風大起,無數的雪花逆飛,我用雙袖擋住飛向我臉頰的雪花,等風散了,蒼茫竹林間只剩下我一個人。

我拿著扇子,看著竹林,不知道該往何處。

細雪飄揚,微風拂面,竹影婆娑,夕陽餘暉透過竹葉的縫隙灑在草地上,形成斑斑點點的暗金色光斑。

「不能進去!」一個熟悉的男聲在我身後響起,我一驚,回過神,才發現自己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竹林邊緣。

回頭看到說話的人,我悚然。

蠶馬兄你好!!

蠶馬兄您怎麼來了?

趕緊回家吧!

我這兒的事情不要你插手!

真的不要你插手啊啊啊!如果沒猜錯,你絕對是石大人那邊的,石大人加一個童哥,再加一個蠶馬,我覺得丁青絕對救不回來了…… “柳塵,立刻退出來,你違規了!”

導師快速走上來,直接喝止了正走入金屬大門的柳塵,讓他停了下來。

看着導師一臉生氣的模樣,柳塵有些納悶,剛剛又沒說不能進入其中,本想直接進去幹掉裏面的異星怪獸。

“好吧!”柳塵聳聳肩,轉身走了回來,站在武鬥臺上。

這一幕讓很多同學露出一絲鄙夷,這小子,就會搞事情。

不過本來看柳塵不順眼的衛風,卻罕見的沒有吭聲,反而看向柳塵的目光帶着一絲絲忌憚和畏懼。

沒錯,這小子從太空禁閉倉回來了,因爲之前柳塵搞出來的事情,導致禁閉基地大排查,他才能提前回來上課。

今天實戰課,看到柳塵一拳打爆了一隻外星異獸腦袋,心裏猛跳,才意識到柳塵的強大和恐怖。

這可是堪比基因重組的異獸啊,來自異星的可怕生物,是天河學院專門抓回來訓練學生戰鬥用的。

“由於你剛剛違反了規定,踏出武鬥臺,你有兩個選擇,第一,就是這節課你的分數不合格!”

導師忽然說了這樣一句話,讓其他同學們一臉呆滯,有些懵逼,這就被取消了成績了?

不過,只聽導師話音一轉,說道:“第二,就是加十隻外星異獸挑戰,你能戰勝了,就能夠獲得滿分,不能,那就是0分。”

“譁!”

這話一出,現場一片譁然,許多同學一臉同情的看着柳塵,這小子真的是在找事呢,沒事找事,坑了自己。

“嘖嘖,柳塵這小子,慘了!”

“估計要被外星異獸撕碎了。”

“不會,學院不允許上課出人命,最多躺幾天。”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都有些幸災樂禍,唯有少數幾個人沒有露出這種表情,一個是白宇,一個是很少說話的金鈴兒。

還有一個,竟然是衛風,他自從在太空禁閉倉看到了柳塵飄走,又安全回來了,心裏對他充滿了畏懼。

這樣的狠人,絕對不能惹,飄入太空上三天,最後更是被流星碎片撞飛了還沒死,這簡直太嚇人了。

“我選擇第二個。”柳塵臉色很平靜的做出選擇。

不管是十隻還是二十隻,總之都一樣,來多少殺多少就是了,殺光了自然能夠獲得勝利。

“好,那就開始吧!”

那導師深深的看了眼柳塵,不是故意整他,而是規定就是這樣,他剛剛踏出武鬥臺了,按照規定等於直接放棄這場比鬥課程。

能給他選擇,一樣是規定,多一倍的異獸,戰勝了證明你有實力,自然獲得滿分。

而且還是二十隻異獸同時出現,這不是說笑,是真的二十隻外星可怕異獸同時出現了。

“嗷…吼!”

前方大門裏,一隻只體型龐大的外星異獸,拖着一條條能量鎖鏈走出來,昂首闊步,每一隻都很猙獰嚇人。

那雄健的體格,充滿了力量,獠牙猙獰,雙目赤紅,泛着殘忍兇暴的殺戮氣息,讓人一見就產生畏懼。

“嘶,二十隻堪比基因重組階段的外星異獸。”

“不,還有一隻更強的,在後面。”

大家震驚,倒吸一口冷氣,看着齊齊走出來的二十隻外星異獸,最後一隻體型四米高,通體黝黑,覆蓋着厚厚的尖銳甲冑,腦袋高昂,張開了血腥的獠牙大嘴,咆哮聲震耳欲聾。

“柳塵,小心,不行就直接放棄了。”白宇面色凝重,看着武鬥臺上的柳塵,孤單的身影顯得很瘦弱。

面對二十隻堪比基因重組三次以上的外星異獸,甚至有一隻已經達到了基因重組九次的程度,很可怕。

這樣的對手,柳塵能夠應對嗎?

“解鎖!”

導師輕喝一聲,就見本來鎖着那些異獸的能量鎖鏈,咔嚓一下暗淡消失,徹底釋放了這二十隻可怕的外星異獸。

“嗷!”

幾乎在解鎖的一剎那,二十隻外星異獸中,除了最後一隻外,剩下的齊齊朝着柳塵撲殺上來,餓紅了眼了。

是的,這些外星異種猛獸,已經被餓了整整十天十夜,飢腸轆轆,一看到柳塵自然本能的撲上來要撕碎他吞食。

呼!

一隻猙獰的異獸速度最快,率先撲到了面前,張開大嘴一口咬向了柳塵,要吞掉他的腦袋。

這一刻,所有同學的心都提了起來,一個個緊張的看着武鬥臺上的柳塵,面上卻十分平靜,毫無一絲波動。

他站在那裏,身軀挺拔如鬆,看着撲到眼前的外星異獸,忽然振臂一拳打了上去。

砰!

只聽一聲悶響,血肉紛飛,那隻外星異獸竟然在空中直接爆炸,化作無數碎肉散落下來。

一拳,秒殺!

“嗷!”

剎那,其他的外星異獸咆哮,顯得更爲兇殘了幾分,彷彿被血腥味刺激的發狂了,紛紛撲殺上來。

足足十八隻外星異獸一擁而上,那場面駭人無比。

砰!

又是一拳揮出,柳塵的拳頭打在其中一隻外星異獸的身體,剎那崩解成無數碎肉飛散。

他面無表情,揮舞雙拳,帶起一股股血雨腥風,整個武鬥臺上都灑滿了破碎的血肉,腸子,碎骨等等,散發着濃郁腥味。

武鬥臺上,柳塵宛若一尊可怕的戰神,一拳一個,打爆了那些撲殺上來的外星異獸,完全沒有一隻能夠阻擋他的一拳。

所有人都看呆了,傻傻的看着武鬥臺上的一幕,那是一面倒的屠殺,柳塵彷彿一尊兇魔,一拳一個,很快就打死了十八個外星異獸。

還剩下最後一個,那隻最強的外星異獸,正兩眼猩紅的盯着柳塵,一步一步走過來。

它眼裏透着血腥,兇殘的目光令人畏懼,堪比基因重組九次的可怕外星猛獸,可不是弱小的主。

“吼!”它猙獰的大吼一聲,猛然加速一躍而來,身軀在高空撲向柳塵,兩隻爪子鋒利。

尾巴更是瞬間貫穿下來,要刺穿柳塵的心臟,滿口獠牙猙獰,露出了森冷的寒芒,留着噁心的粘液,很嚇人。

砰!

剎那,柳塵揮舞一拳,咯嘣的脆響傳遍四周,所有人心神猛烈的一跳,驚悚的看到,那隻強大異獸竟然被他一拳轟爆了。

碎肉飛散,點點血腥的碎骨散落下來,發出一陣陣叮噹之音,讓現場一片死寂。

死一般的寂靜,現場所有人都呆滯在那裏,被武鬥臺上的可怕場景徹底驚呆了。

柳塵,孤零零的站在武鬥臺上,四周散落着無數碎肉,血液流淌,碎骨森森,讓人不敢相信,剛剛足足有二十隻強大凶悍的外星異種被柳塵一一轟殺。

而且,還是一拳一個打爆,徹底轟殺成渣渣,讓人膽寒,震驚,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

“咕嚕!”

許久,大家才一個個醒來,看着滿地血腥的武鬥臺,一個個忍不住咽口水,倒吸一口冷氣。

太恐怖了,這人簡直兇暴的嚇人!

“太兇殘了!”

“這還是人嗎?”

一些同學被嚇到了,有女生驚恐的看着柳塵,簡直不是人,而是一尊活脫脫的深淵惡魔,兇殘,暴戾。

“好凶殘哦!”

大家都一臉震撼的看着柳塵,被他那兇殘可怕的手段嚇得不輕,殺異獸,一拳一個打爆成碎肉,太具有震撼和衝擊力。

之前第一隻異獸,僅僅打爆腦袋而已,接下來柳塵竟然一拳一個打爆了異獸的身軀,完全化作肉泥飛散。

那場面,真的很嚇人,兇殘可怕!

別說同學了,就是導師都呆了呆,但他很快清醒,看着武鬥臺上一臉平靜的柳塵,忍不住深吸一口氣。

“好,祝賀你,柳塵,這一節課,滿分!”

導師開口,直接給了一個滿分,驚醒了所有人,一個個羨慕,忌憚,畏懼的看着柳塵。

滿分,沒有人有意見,因爲柳塵表現的實在太具震撼力,就算是嫉妒都不敢有意見,真怕被對方一拳打爆了。

“兇人一個。”衛風喃喃自語,眼中滿是敬畏。

白宇清醒過來,看着柳塵走出武鬥臺,臉上洋溢着一抹笑意,走上前去直接道賀。

“柳塵,恭喜你獲得滿分。”白宇真誠的道賀。

柳塵笑了笑,說道:“這沒什麼,你一樣能輕易做到。”

“導師,那我先走了…”柳塵看着導師,見對方點頭後直接轉身離開了武鬥場,完成了這一節課內容,太簡單了。

對他來說,根本沒難度,一點挑戰性都沒有,滿分是很正產的。

其他人羨慕的看着他,這傢伙,第一個走出來,直接給了他們一個很大很大的震撼和刺激。

“好了,現在繼續上課,希望你們以柳塵爲榜樣。”

導師拍拍手,繼續上課,接下來輪到下一位同學挑戰了。

“我來!”

白宇直接乾脆,走上了武鬥臺,此時,武鬥臺已經自主的清洗乾淨,所有血肉碎片盡數消失。

乾乾淨淨的武鬥臺上,站着白宇這位少年,雙目中透着灼灼的戰意,對着導師說了一句話。

“導師,將那十隻外星異獸同時釋放出來吧。”

白宇提了這樣一個要求,要一次挑戰十隻外星異獸,此舉引來了不少同學的驚訝。

“你確定?”導師問了句。

白宇點點頭,認真道:“導師,我確定,我要一次挑戰十隻外星異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