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若有所思地將手按在了石門上。

扎!

生澀沉重的摩擦聲里,黑色的石門緩緩往後敞開。

馬燈的光芒照入,內里的場景一點點勾勒於克萊恩的眼中:

最先是幾米長寬的空地,同樣鋪著深黑的石板,接著是個近一米高的平台。

克萊恩小心謹慎地往前行走,並舉高馬燈,讓它照出平台之上的事物。

幾秒之後,染著火色的光輝勾勒出了一尊巨大的雕像,它長有四五米,幾乎佔據滿了房間的盡頭。

那是一位臉龐朦朧卻異常秀美的女士。

她右手支頭,躺在平台之上,穿著層疊卻不繁複的黑色古典衣裙,腦袋下方有一圈放射線條的圓形。

在這位女士的衣裙上,閃爍著點點輝芒,那是一粒粒明凈璀璨的寶石碎片。

一眼望去,克萊恩就像是看見了黑夜,看見了星星。

如此襯托之中,那位女士腦袋下的圓形就如同一輪滿月。

這……

克萊恩的思緒彷彿被凝固了凍結了,但裡面有一個猜測在瘋狂衝撞,即將闖出。

「黑夜女神?」保鏢小姐的語氣裡帶上了少見的疑惑。

不管從象徵意義,還是實際表現看,這都似乎是女神的雕像!

克萊恩的那個猜測終於成形,響亮地回蕩於了他的腦海內。

這時奧爾薇婭也走了進來,看著克萊恩和保鏢小姐看著黑夜女神的雕像,一副吃驚的樣子。

「呵呵!你以為正神從一開始就是正神嗎?」奧爾薇婭戲謔的說。

雖然她對我們黑夜女神不存在恨意。

但因為這具天之母親身軀的影響,她對這些正神也沒有什麼好感。

克萊恩被奧爾薇婭的嚇的一驚。

心裡隱隱有了一些猜測。

克萊恩記得自己曾經問過隊長鄧恩.史密斯,問邪神和正神的其中一個區別。

那就是前者有近似智慧生靈的形象,而後者只得象徵符號組成的聖徽!

而今天,此時此刻,他在這古老的、詭異的地下建築里,見到了一尊疑似黑夜女神的雕像,完完全全的人形雕像!

這代表著什麼,光是想想,就讓克萊恩不寒而慄。

奧爾薇婭看到克萊恩眼中驚駭的表情,不以為然的說:

「別急!慢慢看。」

克萊恩點了點頭,主動走向剩下六扇門。

奧爾薇婭和保鏢小姐姐對視一眼,也跟了上去。

克萊恩和馬燈的光輝就照亮了旁邊大門上的徽章,那是由麥穗符號、鮮花符號和泉水符號簇擁的一個簡筆嬰兒。

「大地母神的聖徽……」克萊恩凝重而低沉地說道。

作為前值夜者,分辨其他教會的象徵符號,是基本功之一。

保鏢小姐微不可見點頭,似乎在表示肯定。

她那身黑色哥特式宮廷長裙在這種環境和氛圍里。

愈發顯得陰森和恐怖,蒼白的臉龐則被馬燈的火光照得宛若怨魂。

如果有別的冒險家來到這裡,看見這一幕,肯定會被嚇得狼狽逃跑,跌跌撞撞。

克萊恩屏住呼吸,伸出左掌,用力推開了石門,並舉高了馬燈。

他發現這裡的格局和之前那間非常一致,像是小型祈禱室和巨型雕像的完美融合。

越過鋪著麥穗色石板的空地,克萊恩用馬燈照亮了前方的三層台階。

台階之上有一尊四五米高的潔白石雕,它是一位豐腴柔美的女士,腳底生長著麥穗,環繞著泉水,衣裙飄逸外盪,插著各種草藥花朵,並描繪著不同動物的形象。

這位女士的胸口高高鼓起,雙手抱著一個藏於襁褓的可愛嬰兒,整體聖潔而端莊。

「不會是大地母神的雕像吧?」克萊恩嘴角微勾地低聲說道。

奧爾薇婭翻著白眼:「你說呢!」

克萊恩算是被值夜者的經歷影響太深了,到現在還不相信。

穿越者敢於質疑的素質都要沒了。

檢查了一圈,三退出這個房間,打開了緊挨著的第三扇門。

這扇門之後是一條能供四人并行的甬道,前方黑沉幽深,神秘詭異,不知通向著哪裡。

「我們先確認右邊的四扇門後面是什麼情況。」克萊恩提議道。

他不敢貿然深入。

保鏢小姐向後飄走,以行動給出答覆。

三人依次打開了右邊的四扇石門,分別看見了狂風和海浪符號構成的「風暴聖徽」,節節線條簇擁的「太陽聖徽」,黃昏符號和劍型標誌組合出的「戰神徽章」,以及用一本打開的書冊和一隻全知之眼表徵的「知識與智慧聖徽」。

與此對應,房間內是四尊疑似的神靈雕像:

有身穿黑色盔甲,腳踏海浪,身繞暴風,背披閃電,手持三叉戟的威嚴中年男子;

有純白長袍罩體,一手握著契約之書,一手托著太陽般金球的年輕人,他英俊而朝氣;

有高踞王座,將長劍杵在面前的戰士,他的臉龐藏於面甲之後,全身盔甲有種難以言喻的破敗感;

有拿著書冊和全知之眼,戴著兜帽,只露出嘴巴、皺紋和長長白色鬍鬚的老者。

除了蒸汽與機械之神,正統的六位神靈都在這個詭異的大廳內有祈禱室,有人形雕像!

考慮到蒸汽與機械之神教會在羅塞爾出現前的弱勢地位,這個問題似乎有了某種解釋。

「真夠邪異的……」

克萊恩半是忍不住半是想試探天使小姐,反應地感嘆道。

奧爾薇婭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

「莫里亞蒂你要知道在其他紀元,正神不一定就是正神。」

「歷史由勝利者制定,神靈也不例外。」

勝利者制定?

神靈也不例外?

奧爾薇婭的話似乎更確定了那六位之前是邪神的身份。

克萊恩嘆了一口氣,沒有說話。

這麼一座進深百米的恢弘大殿內竟集齊了六位正統神靈。

還是以邪神的形式。

這在當前時代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六位真神的教會怎麼可能讓自己的主和別的神靈在同一座建築物內!

保鏢小姐未做這方面的回應,飄忽平淡地開口道:

「還有一扇門。」

是啊……

克萊恩忽地有些畏懼。

在他看來,置於中央的門往往都有特別的含義,或許是這片古老建築最核心的區域。

當然,這多半也意味著最危險。

「你對那裡有什麼直覺?」克萊恩猶豫兩秒,直接開口問道。

不用灰霧排除干擾的情況下,他覺得保鏢小姐的靈感和靈性直覺,要比自身目前水準的占卜可靠。

畢竟對方的狀態很特殊,接近靈體,可以無障礙地溝通靈界,得到啟示。

至於天使小姐,呵呵,恕他直言,畢竟術業有專攻。

保鏢小姐閉住眼睛,過了幾秒才回答道:

「很危險。」

「但危險是被束縛住的。」

「深入之後,不要貿然動任何物品。」

被束縛的危險…… 投食、培養信任…

怎麼越來越像遊戲了?

不過二十萬抽的獎確實幫了他很大的忙。

如果沒有這蛋炒飯的功效,估計他也很難取得女孩的信任。

愛德華上樓把鍋里的蒸熟的米飯盛了出來,放在盆里,整整的半盆。

之所以沒整那麼多,就因為舉辦方食材不提供也不報銷。

要知道,原材料也花錢吶。

做人要精打細算一些,要學會過日子。

沒辦法,小時候窮怕了,現在有錢了,一分都不敢亂花啊。

再說了。

他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掙點錢不容易啊!

這都是一點一點攢下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