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着,轉身重新回了浴室。

再出來的時候,床上的沈初已經睡著了。

傅言關了照明燈,留着一盞小夜燈,輕手輕腳地上了床,將人抱着,想環進懷裏面。

剛睡着的沈初哼了一聲,他人頓時就定住了,沒敢亂動。

等了一會兒,直到懷裏面的人徹底睡過去了,傅言才重新把人往自己的懷裏面摟了摟。

一直到沈初整個人貼在他的懷裏面,他才抬手把夜燈夜光了,閉上眼睡過去。

傅言是被手機震醒的,他怕吵醒沈初,拿起手機直接按了拒接,隨後放下手機,偏頭看着一旁還在熟睡的沈初,他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手拿了出來。

床上的沈初動了一下,他坐在床邊看着,見她只是動了一下,傅言勾唇笑了笑,低頭輕輕地在沈初的唇角上印下一吻,他才拿起手機,起身出了房間。

電話是楊同光打來的,提醒他早上的會議。

傅言回了信息,進廚房把要做早餐的材料準備好,才去洗漱。

沈初睡得迷迷糊糊的,聽到傅言喊了自己,她下意識地應着,皺了一下眉,很快又睡過去了。

沈初醒來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房間裏面安靜得很,窗帘被打開了些許,陽光打進來,她下意識抬手擋了擋。

在床上坐了一會兒,沈初才想起傅言好像跟她說他有個早會,要去公司了。

說完后,他好像還親了她一下。

嘖,真是會。

她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唇瓣,笑了一下,起身下了床去洗漱。

。 沒多想,他便派底下的人把沈鴻給提了出來。

沈鴻抬眼看著面前的人,說是人只能說是勉強。

非要形容的話,沈鴻只能說他們就像是無毛貓的臉,老人的身體。

但從它們的動作間卻能看出它們的身體很硬朗。

這樣的形象和沈鴻記憶裡頭的精靈一族還是有些出處的。

人類形容的精靈一族那是美麗的象徵,但面前這些面露枯骨的人就像是地獄裡頭爬出來的骷髏。

沈鴻站立原地目光不卑不亢。

反觀周遭那些看守的人一個個低眉順眼的,要是這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沈鴻是這兒的霸主呢。

對上沈鴻倔強的眼神,愛彼爾眼眸裡頭流轉著淡淡的殺意盯著沈鴻,「說吧,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那?」

不管沈鴻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人族的,但是在整片大陸上,各個種族之間的劃分都是十分清晰的。

他們有領地意識,是不允許別的種族的人踏入他們的土地。

當沈鴻明顯並不是精靈族的人,他出現在精靈族的地圖上就是要被驅趕的對象,更何況是他今天就出現在信仰權杖消失的那塊區域,這更加令人起疑。

沈鴻並不知道這其中的緣故,還以為是跟人類世界一樣,想當然回,「為什麼不能出現在那?我就是肚子餓了,跑那裡找吃的而已。」

沈鴻尋思,這跟原始森林似的,肯定跟現代不一樣,不是哪兒都能買的,要吃東西肯定得自己去尋。

他自覺自己回的沒毛病,腳黑卻似乎被他這話給激怒了,眼神裡頭的殺意更濃,「你最好跟我說實話,為什麼回去呢?我不想再問第二遍。」

知道自己剛才說的那理由不能敷衍過去,沈鴻又道:「好吧,我是從別的駐地被追殺才進入了你們這的!」

這理由聽上去可信一些愛彼爾繼續問,「那你今天又見到可疑的龍族出現嗎?」

沈鴻猜測,他說的應該就是自己,自己之前的形態就是龍身,所以他們便誤會自己是龍族的人了。

「沒有!」

「你確定沒有?當時你距離那地兒這麼近。」

「我是被追殺的,我躲裡頭還來不及呢,我跑外頭幹什麼?」

面對沈鴻的油嘴滑舌,愛彼爾耐心耗盡,他目光冷然的看向一旁的護衛道:「帶下去審吧,直到他願意開口為止!」

話落,愛彼爾起身徑直往外走。

沈鴻剛想叫住,他就被一旁的護衛架著胳膊往裡拖。

哎,這果然虎落平陽被犬欺。

等他能夠恢復龍身,一定得把這幾個傢伙給碾成肉餅。

沈鴻被帶進了一間暗室,他一眼望去就直接牆面上掛著的各種酷刑刑具。

意識到他們這是要來真的,沈鴻心下還是有些慌的。

他這細皮嫩肉的,哪裡能夠遭受得了這些刑拘的摧殘。

他趕緊召喚出系統,「趕緊想辦法呀,這真要出人命了,你趕緊想辦法呀,看看商店裡有沒有東西可以兌換!」

【商家可從系統商店兌換恢復丹】

「靠,你不早說!」

沈鴻覺得自己現在要氣炸了。

系統測試卻冷冰冰回。

【玩家上次只問了恢復時間,並沒有詢問恢復辦法】

沈鴻原本覺得自己要氣炸了,現在是已經炸了,果然系統就是冷冰冰的機器腦子轉不過來。

不過現在的情況也不是和系統置氣的時候。

「兌換恢復丹。」

【兌換成功,靈力能力-1000】

吞下恢復丹沈鴻,瞬間感覺到身體內充盈著一股莫名舒適的熱意,從自己的四肢延伸到百骸。

最後那力量消失在胸口處。

沈鴻心念一動,瞬間周身炸起一陣紅光。

紅光掩蓋做沈鴻的身形,紅光消失站在其中的人類消失卻出現了一隻身形龐大的巨龍。

而剛才架住他的兩位精靈被那陣耀眼閃過的紅光的力量拍向四周,直接暈死了過去。

沈鴻循著剛才自己進來的方向,一路披荊斬棘的將那些看守的人都給敲暈快速逃脫出地牢。

地牢裡頭待了一天,裡頭瀰漫著不是血腥味就是一股莫名的腥臭味。

這如今出來呼吸到外頭的新鮮空氣,沈鴻不免貪婪的多吸了兩口。

打開系統查看西方世界的地圖。

紅色標點所顯示的位置正是他如今的位置,他在精靈族的腹地最中心處。

他現在要去的地方是位於精靈駐地東南方向的龍族駐地。

看了看地圖顯示,沈鴻正準備直接出發,這是系統卻提示。

【註:各個駐地是不允許其他駐地的種族進入的,王家可按照地圖的邊境線前進,可避免不必要的危險】

聽到提示,沈鴻查看地圖。

果然發現這裡頭延伸有不少的邊境線,這些邊境線都在各個駐地的周圍,很人性化的能夠通往各地卻不踏足駐地內部。

沈鴻正滿意系統終於貼心了一次,突然間就想起剛才愛彼爾詢問他為何會進入精靈族的駐地時眼神裡頭閃過的殺意。

當時他不明白,現在他明白了,自己這完全就是踩了人家的雷區啊。

自己闖進了人家的駐地,還一副理所當然,剛才愛彼爾沒直接殺了他,應該都是託了那寶貝的福。

想想還好自己剛才有利用價值,不然自己早上斷頭台了。

意識到待在精靈族內的危險,沈鴻決定趕緊出發。

他直接往東南方向走,沿著邊境線。

飛了半天身後並沒有抓捕的追兵,沈鴻一時間有些疑惑,難不成愛彼爾那邊還沒發現。

帶著這樣的疑慮沈鴻開始越發的警惕。

果然如同他所想,在他即將要飛出精靈一族邊境線的時候,卻看到了前頭攔著的一群不明生物。

當沈鴻飛近,那群人卻猛地逼近沈鴻這才看清那群人的樣子。

正是愛彼爾帶著一群人應該早早的就在這候著了。

沈鴻為了要去龍族,必須得經過這條邊境線,他們這完全就是在守株待兔。

意識到這一點,沈鴻就知道自己這是中計了。

不過他現在倒也不慌,重新恢復了龍的形態未必就不是愛彼爾的對手,剛才那是自己輕敵受了傷,但是這硬碰硬未必就是輸。。 這個……藍曦若無語。她比較想知道,這樣行使自己的權利真的好嘛?

獅子雖然有些不情願,但態度依舊很恭敬:「尊敬的主人,這就算是送您的見面禮了。」

見面禮?這獅子還挺時髦。藍曦若心裏吐槽,手卻迅速將泉眼挖出來,移植到了空間裏面。不過,她將不老泉周圍拓展成一個小池子,放了不少不老泉,估計也是夠這獅子用的了。

獅子很感激的看了藍曦若兩眼。

沒想到糰子不高習慣了,哼哼唧唧半天:「這是我主人,不是你主人,別亂叫。」這模樣,就好像怕藍曦若被人搶了一樣。

藍曦若哭笑不得。

終於,這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他們告別獅子,糰子卻不願意回空間了,大搖大擺的跟在藍曦若身旁,嚇得周圍的飛禽走獸一個都不剩了……藍曦若很想知道,這貨是不是瘟神啊……

藍曦若又看了看地圖,然後確認了方向,這才和糰子繼續走。這個方向,應該是沒錯的。

路上耽擱了不少時間,但是收穫也不少,藍曦若發現這糰子簡直就是一個活體探測儀,哪裏有優質靈藥,哪裏有寶藏,哪裏有好東西,它都能在第一時間感覺到,藍曦若就化身為強盜,洗劫一空再繼續趕路。

藍曦若在緊張的趕路,沉月那邊卻是在努力的尋找藍曦若。她現在所在的地方,是一片雜草叢生的山林,雖然她手中也有地圖,但壓根就找不到這片地方啊!她到底是在哪裏,她自己都不知道。

「小姐,你一定要平安無事啊……」沉月叨念著,心急如焚。

不過,沉月還是有辦法確認方向的。記得在進入玄靈谷之前,藍曦若告訴她,直接在密地懸崖匯合就好了。謎底懸崖,自然就是藍曦若要去找逆天果實的地方。

確認好方向,沉月仔細辨別了地圖的方向,堅定的向著一個方向努力邁進。

而另一邊,正火急火燎向著謎底懸崖趕路的藍玉顏,卻是遇到了同樣要趕過去的黃穎黎。

兩人一愣,藍玉顏先是冷哼一聲,有些不屑的看了黃穎黎一眼。黃穎黎,是黃家的嫡女,修為極高,而且為人低調,性格溫和,有些幼稚。說白了就是一個沒長大的小孩,比自己大還天真。而且,她可是知道的,這黃穎黎,可是喜歡太子的呢。

情敵見情敵,兩人自然分外眼紅,互看不順眼。

藍玉顏就看不起黃穎黎這樣的,修為極高卻極其懦弱,就連喜歡太子都要偷偷摸摸的裝清高,裝什麼裝?有本事別喜歡啊。

說白了,藍玉顏就是嫉妒黃穎黎修為比自己高,而且家裏實力又比藍家強,太子對她印象也還不錯。

黃穎黎看到藍玉顏,自然也氣不打一處來。那天的比武大會,她清清楚楚的看到藍玉顏不要臉的故意倒在了太子的懷裏,還裝作柔柔弱弱的樣子,被人揭穿了之後還嬌柔做作,看着就讓人噁心。

而且,黃穎黎對藍曦若的印象很好,藍玉顏對藍曦若又態度極其惡劣,她就更討厭藍玉顏了。

「喲,黃家大小姐啊,這是要去哪?」藍玉顏在沒人的時候,根本懶得演戲。更可況,她面對的還是一個情敵,自然就更要表現出自己的咄咄逼人,讓對方知難而退才行。

黃穎黎沒想到藍曦若直接就是這樣的態度,驚訝了一下,溫和的笑笑:「怎麼,藍小姐和傳言中的不太一樣?」

雖然聽說是一回事,真正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藍曦若告訴過她,藍玉顏很有心計,要她小心。現在看來果然如此,所有的人都被藍玉顏溫婉優雅的外表蒙蔽了。

藍玉顏冷哼兩聲,圍着黃穎黎轉了兩圈,一臉嫌棄:「黃家大小姐,有事說就不要兜圈子,不就是喜歡太子哥哥嗎?不就是看我不順眼嗎?有什麼不好說的?」

黃穎黎被藍玉顏的直接,說的一愣一愣的。

說實話,黃穎黎是真的被保護的太好了,根本沒有太多心機可言,幾乎一眼就能看出她心裏在想些什麼。而藍玉顏,則是從小被藍曦若壓着,內心早就扭曲了,再加上母親柳氏的言傳身教,她很早就學會了耍心機。

所以,在這一方面來說,黃穎黎對上藍玉顏,結果只有一個——完敗!

「藍小姐,你……」黃穎黎被說中了心事,自然是有些怒氣,卻又極其害羞,這種矛盾的情緒讓她不知道該怎麼辦。

藍玉顏緩緩走近黃穎黎,笑的極其陰毒:「黃大小姐,你呢,只要安分守己,別背後勾搭太子哥哥,你就還是你們黃家的小公主。但是!只要你敢動心思,就別怪我不客氣。我絕對讓你生不如死,你信不信?」

藍玉顏陰森的口氣讓黃穎黎打了一個冷顫。

她……好可怕!

黃穎黎獃獃的看着藍玉顏的臉,竟然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終於,黃穎黎找回了自己的聲音,雖然說她沒多少心機,但對自己喜歡的人也是異常堅持。她搖搖頭,看着藍玉顏說道:「藍小姐,你以為現在太子還喜歡你嗎?才不是呢!而且,你們又沒有定親,憑什麼不讓我喜歡他!」

黃穎黎有些孩子脾氣,再加上一直被藍玉顏嗆,說話也有些生氣了。

憑什麼這藍玉顏就能在這裏指手畫腳的?真以為太子喜歡她?做夢吧!

「我們黃家比你們藍家的地位要高,實力要強,而且,我是月耀國的,太子若是娶了我,就是在向月耀國示好,兩國的關係也會增進。你憑什麼以為太子就不能娶我?」黃穎黎說的條條是道。

黃穎黎的城府很淺,但是大是大非她是知道的,形勢和國勢她也很明白,所以她現在處於一種絕對的優勢狀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