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養生息的時間裡,另外兩支從陌雲城出發的商隊,也趕到了驍雷山脈外圍。

川風目光觀察一下,這兩支隊伍名字,分別是清遠商隊跟樂軒。

尤其是那個清遠商隊,他們遠離其他兩支隊伍,朝著川風兩人的落腳點趕來。

清遠商隊領頭過來的是一名粗壯漢子,他的右手揮舞著一根兩米長的狼牙棒,渾身氣質異常的兇悍霸道。

粗壯漢子走到川風兩人附近,一神色好奇的盯著花花牛,對於它的興趣明顯比川風大。

粗壯漢子將狼牙棒插在地上,從懷裡取出一袋銀子丟在川風跟前:「老頭,你這匹馬我賣了!」

「嘶~嘶!」一股冷氣從喉嚨灌入,川風用盡全力嚮往傾訴「不賣」兩字,但嘴裡卻只有出氣的聲音。

「哦,吃了莫言丹!」粗壯漢子一副恍然大悟,怪不得這是個老頭,半死不活的坐在這裡一言不發。

既然如此,那自己就卻之不恭啦!

粗壯漢子竊喜的去牽花花牛,不能說話他就當川風默認,正好可以強行將這匹馬搶過來。

粗壯漢子剛走出一步,川風從背後拉住他的衣服,打斷了此人強取豪奪的意圖。

粗壯漢子一臉不耐的回過頭,惡狠狠的目光盯著川風,右手抓起一旁的狼牙棒:「老頭,你作甚?」

川風朝他比劃一個手勢,將粗壯漢子的注意力拉到沙地上,上面一行大字瞬間令其惱羞成怒。

沙面上赫然寫著,不要以為拿個狼牙棒,就以為自己天下無敵!

「你找死!」粗壯漢子猛的揮起狼牙棒,準備砸向川風的腦袋瓜。

一隻肉掌突然出現,將揮出的狼牙棒攔下,狼牙棒上面強大的反震力,令粗壯漢子不自覺的退後幾步。

「老二,不可造次!」

兩個人之間,一個白面儒生出現,手持一柄青色紙扇,悠然自得的站在那裡。

「大哥!」

粗壯漢子一臉的不情願,狼牙棒無力的放下,對於白面儒生的決定很不滿。

「放肆,還不快退下!」

白面儒生狠狠地瞪粗壯漢子一眼,揮起扇子一把拍在粗壯漢子的臉上。

「哼!」粗壯漢子鬱悶的退了下去,臨走的時候惡狠狠地瞪著川風。

遠離的他不知道的是,一旁的花花牛訕訕地收起蹄子,幸虧白面儒生出面,不然它肯定一腳踢死粗壯漢子。

花花牛的這些小動作,白面儒生卻看到了,這也是他突然出現阻止的原因。

儒生不太相信那個左邯說的鬼話,什麼一匹馬就虐殺了盛澤這樣的武宗,但是花花牛剛才悄悄地抬腿動作,直覺告訴他此馬絕對是靈性之極。

「老哥,打擾了!」

白面儒生朝川風行了一禮,留下這麼一句虛偽的話,直接離開這裡回到商隊中。

他還是有些自知之明,奇異寶馬固然很珍貴,但是也要掂量實力,不然只能步了盛澤的後塵。

更何況,還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辦,絕不可在此節外生枝。希望這兩個人,在接下來的路上,不要妨礙他的計劃!

想到這裡這裡的白面儒生看向川風,發現後者此刻也正一臉疑惑的看著自己。

與白面儒生那麼重的心思不同,川風只是感覺到白面儒生有點詭異,至於哪一點詭異卻又說不上來。

川風能夠肯定剛才他們確實是來搶馬,為什麼半途而廢話都不多說,卻不複合基本的強盜邏輯。

他來到這個世界那麼久,從來沒見過任何一個盜匪,招都沒有過就夾著尾巴回去。

川風猜測,白面儒生是有什麼陰謀,才謹慎的退了回去。

船到橋頭自然直。

川風拿出一塊饅頭,就著自製的辣椒醬,大口地吃了起來。

中午時分,打坐的良木睜開了眼睛,其中一抹精光一閃而過。

體內的傷勢不但完全癒合,經過盛澤的強力打擊,因禍得福他的境界得意突破到武師後期修為。

一旁躺在地上打盹的川風,被良木身上的氣勢干擾,睜開眼睛露出一絲好奇。

「嘶—!」剛想說點什麼川風,不自覺的摸了摸嘶啞的喉嚨,這才想起來自己已經吃了莫言丹。

良木欣喜的站立起身,朝川風比劃一個手勢,轉身踩著腳蹬爬上馬匹。

川風不知道手勢什麼意思,老實的跟著良木,爬上了花花牛的後背。

良木來過這片驍雷山脈幾次,熟練的跑在川風前面領路,惕性的伸手摸向身後抓了個空,這才發現武器已經被盛澤擊毀。

川風看到他那一臉失落的模樣,從蘊靈戒指取出一柄飛斧,遞到了良木的面前。

飛斧鋒利異常的斧刃上,一道太陽光反射出去,射入良木的瞳孔之中。

豈是蓬蒿 等他看清楚川風手中的飛斧,眼睛頓時間瞪得老大,呼吸跟著也變得被粗重。

以前良木還不太了解黃級武器自從上次在神秘人那撿了一把,黃級中品飛斧之後,他便回去專門學習了鑒寶。

川風這柄飛斧乃黃級極品品質,在良木的感覺中,它甚至不弱於一般的玄機武器。

這柄飛斧可是價值連城,能拿出這個級別的武器的,老哥到底是什麼來路?

看見良木猶猶豫豫的模樣,川風手指放在飛斧面上,節奏均勻的在上面彈:「叮叮—叮咚—叮!」

簡單的莫斯代碼語言,大致意思就是,拿著千萬不要跟我客氣!

良木推辭的擺了擺手,朝著川風快速打手勢:「此物太貴重,我不能要!」

川風沒有看懂良木的手勢,但裡面大致意思了解,絕對是拒絕接受不贊同。

看到良木推辭拒絕的模樣,川風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隨手將這柄飛斧丟掉,再次取出兩柄黃級極品斧。

望著川風又遞過來的兩柄飛斧,良木的大腦頓時間短路停轉,這種豪無人性的畫面,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特別是川風臉上那種,我還有很多你不要客氣,良木便暗自咋舌不已。

他沒有接川風手裡的飛斧,而是跳下馬匹彎下身子,從地上將川風丟掉的飛斧撿起來。

「我用不了那麼多,一柄足以!」

朝川風打了一個啞語手勢,良木將飛斧插在背後,翻身上馬繼續朝前方走。

川風收回手上的兩柄飛斧,拍了拍花花牛的脖子,跟著良木的腳步踏進驍雷山脈。 雷掌門施展雷道神通,好似劃過虛空的雷電,轉瞬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怎麼?你們不去追?」

莫問天環顧左右,視線似能看破那張大網,神色變得有些戲虐起來。

「無極真君!」

然而,在他的頭頂上方,忽地傳來一道聲音,如同龍吟一般的響亮。

「有我們六位金牌神捕在,你就老老實實的待著,等待雷掌門回來再行發落,可休想耍什麼花招?」

莫問天不用抬頭,便知道說話那人是誰,玉面蛟龍秦玉龍,六扇門金牌神捕排名第一。

所謂龍行於天,他以蛟龍為道號,當然要藏身於上天。

不但頭頂上空有人,就連腳底地下也有人,那便是石尾毒蠍秦毒蠍,六扇門金牌神捕排名第六。

蠍行於土,藏身於地。

此人的修為雖然一般,但卻精通於土遁神通,可以刺殺人於不防,端的是厲害!

其餘四位金牌神捕,則是守在東南西北方位,移形補位,似在穿針引線,編製一張密不透風的網,守住莫問天的前後左右。

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好似天羅地網,破陣可並沒有那麼簡單。

可莫問天並非尋常,雖說跟雷掌門同樣的境界,但他的神識卻是異常恐怖,相比元嬰真王都是不遑多讓的。

「滾開!」

莫問天發出厲聲大吼,他調動神識凝結成一把巨錘,閃電般砸向左側那位金牌神捕識海。

這位金牌神捕正是秦鐵鷹,道號鐵爪神鷹,在金牌神捕里排名第五,實力相對來說較弱一籌,只有金丹後期的修為。

原本,莫問天的神識凝練術,化為一柄無形大鎚襲擊,他是萬萬不能抵擋的,若是被擊中識海,十有八九落得神魂重創,沒有幾個月修養都不能恢復。

然而,讓莫問天出乎意料的是,那柄神識凝結的大鎚落下,好似砸在一張鐵網上面,全力的一擊重拳,卻有落在棉花上的感覺。

天羅地網大法,將六位金丹修士的神識編織成網,神識巨錘砸在上面,就好像石頭落在湖水裡,泛起陣陣的漣漪來,用來抵消驟然而至的破壞力。

不過,雖說沒能重創秦鐵鷹,卻讓六位神捕識海俱都震動,緊接傳來六道的悶哼聲,那天羅地網大法便就出現破綻。

「告辭!」

此等的良機,莫問天當然不會錯過,立即便掠身而去,在半空化為一條游龍,在飄忽不定中傳來低沉的龍吟聲。

嫡女郡主撩夫記 游龍乘風步,不但是速度奇快,而且有神行百變的詭秘,讓人無法鎖定到身影,可謂是腳底抹油的絕技,從秦銅猿身旁擦身而過,這位神捕卻連他衣角都沒有摸到。

「追!」

秦玉龍憤怒的聲音傳來,六位神捕立即拔空而起,在半空化為一張大網,朝著莫問天的方向兜頭追去。

「六位跟著本座,可是要去追殺魔道修士?」

莫問天哈哈大笑起來,他雙袖在半空里輕拂而去,似是抽空四周的空氣,一股旋風在袖口裡生出,讓他如電般的飄然而去,宛如掠空而去的一隻大鳥,緊緊追向天邊的盡頭。

袖裡羅淡雲舒,搏雲尋雨履生風!

這一門乘風追雲術,已經被他修鍊成本命神通,似是神龍翱翔於天際,速度不可謂不快。

同樣,六位神捕雖說修為稍差,但施展天羅地網大法,法力神識渾然一體般,居然緊緊的跟在其後,腳程沒有半點落下。

今夜,康城顯然不太平,先是天劍公子畏罪自殺,再有魔道修士現身,烈陽郡主已經追殺而去,兩位假嬰大能俱都不在場,城外在短暫的平靜以後,立即變得不受控制起來。

「諸位同道,且都聽本侯一言,天劍公子並非畏罪自殺。」

紫氣侯聲嘶力竭一般,滿臉悲憤道:「天劍公子死得蹊蹺,諸位都是看在眼裡,那絕對是魔道修士所為,死前認罪乃是幻術所致,萬萬當不得真的。」

「紫氣侯,勿需再言。」

東來侯輕嘆一口氣,搖頭說道:「是非過錯,卻有何意義?」

「胡說,怎能沒有意義?」

紫氣侯眼圈有些通紅,怒聲道:「天劍公子死因詭異,顯然是被人栽贓陷害,你我俱都看在眼裡,卻豈能罔顧事實?」

「栽贓陷害?」

那東來侯尚且沒有說話,神刀公子卻是怒極反笑,好似聽到天大的笑話一般,厲聲道:「紫氣侯,你也知道栽贓陷害,難道十宗罪就不算栽贓陷害,你卻要作何解釋?」

「這……」

紫氣侯頓時語塞,臉色氣得鐵青,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得怒聲下令道:「狂劍統領,立即將神刀公子拿下,等候烈陽郡主的發落。」

「是……」

狂劍真君聲音有些遲疑,正當他要抱拳領命時,卻見無量公子緩步上前,攔住他冷笑道:「狂劍真君,天劍公子畏罪自殺,神刀公子當繼承大位,你莫非是想要造反不成?」

在他說話的同時,渾身散發出磅礴的氣勢,好似不斷拔高的大山,每往前走上一步,便就有強大氣勢壓過去,讓人再難以喘過氣來。

同時,狂刀真君和狂殺真君左右壓過來,面對昔日同殿稱臣的同僚,這兩位宋國裨將神色不善,似是要形成夾擊之勢。

玄奇世界online 「這……」

狂劍真君被壓的胸口沉悶,心裡不由一陣發苦,眼前的形勢是明擺的,若是不選擇臣服的話,那絕對是有死無生的局面。

天劍公子都身死道消,宋國的三大裨將,其中兩位都是神刀公子的人,雖說自己尚且有萬劍衛四位,可是卻又有什麼用呢?莫說對方實力強盛,即便是能擊敗神策軍,難不成自己去當宋國公嗎?

「末將拜見神刀公子,還望善待萬劍衛將士。」

狂劍真君只是思忖片刻,便就立即做出決定,這也是眼下活命的唯一辦法,就此納頭拜倒在地上。

「好!」

神刀公子哈哈大笑起來,親自上前將他扶起,嘆然說道:「不論的神策軍,亦或是萬劍衛,都是宋國的神武將士,任何折損都不免讓人惋惜,狂劍統領明智選擇,可免兩軍將士無畏的戰爭,當真是值得稱讚。」

狂劍真君拜謝再三,然後他只是伸出手來,便就聽到山呼般的聲響。

「萬劍衛拜見神刀公子!」

神刀公子大勢所趨,四萬將士紛紛跪拜在地,他們便以狂劍真君號令為尊,只是效忠於宋國真正的主人,顯然那人不可能是天劍公子。

「反了,反了!」

紫氣侯氣得臉色大變,卻心知是大勢已去,他的腳步往後退去,想要趁亂的離開這裡,然而卻就在他的背後,居然早就有人守在那裡。

不是人,那是一隻蝴蝶。

不用回頭,他都已經聽到蝴蝶煽動翅膀的聲音,同時似有花粉的香味傳過來。

一隻蝴蝶,擋住紫氣侯去路,他甚至不敢抬腳往後退,因為在冥冥當中,似乎一種感覺,若是再往後退去,很可能是萬劫不復的陷阱。

在他猶豫的片刻,四周已經站滿人,其中有熟悉的,卻也有不熟悉的。

熟悉的,有神刀公子、無量公子,以及東來侯。

不熟悉的,一位是英姿颯爽的女將軍,也有一位雙目緊閉的黑袍老者。

「你們是誰?」

紫氣侯的聲音有些嘶啞,既然是逃不出去,他想要弄清楚兩位陌生人的身份。

「無極門長老唐景香!」

「白家堡無相真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