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問話,又似乎是喃喃自語。

宋晴暖看過去,對上男人炙熱的雙眸,心頭微微一跳,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機會?

從一年她跌落懸崖的那一刻開始,她就徹底明白了。

她和秦騁就像是兩條相交的直線,一旦錯過那個交點,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如果沒有她在國外的一年,如果沒有她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秦騁,這話你說錯了。」

宋晴暖偏了偏頭,錯開男人的目光,「我們之間,早就沒有可能了。」

總裁的清純小情人 「小暖,當初那件事我……」秦騁的面色急促了幾分。

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宋晴暖打斷,「當初事情我早就不在意了。」

宋晴暖搖晃著酒杯,將餘下的紅酒灌入嘴中,復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餘光瞥見男人遞來的酒杯,宋晴暖沒有拒絕,幫著倒了一杯。

「叔叔的事情,我知道跟你無關。」

——

宋晴暖一愣,目光微閃,「秦騁,你現在說這些話,不覺得可笑嗎?」

離開的這一年,她從來沒有忘記那些事情。

每晚噩夢驚醒的時候,宋晴暖就會一遍遍的想起一年前發生的事情。

如今聽到秦騁這番話,她卻覺得可笑之極。

這個男人,似乎一直沒有明白,他到底做錯了什麼。

他永遠都是那麼驕傲到高高在上,就連如今想要挽留她都像是施捨。

宋晴暖嘴角劃開一抹冷笑,借著酒杯掩飾了下去。

秦騁坐的不遠,幾乎是一眼就看到宋晴暖的表情。

心中不免一痛,更多的還有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纏繞著他。

「小暖,我可以解釋。」 他說,他可以解釋。

這是他極少數的軟下來語氣。

宋晴暖呼吸不禁都停滯了瞬,但隨即就被她生生的壓了下去。

「不必解釋了,我已經不在意這些,如今除了安之,別的事情我都不在意。」

提起安之,宋晴暖的神情溫柔了幾分。

秦騁接下來的話,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

緊攥著酒杯的手,攥緊又鬆開,反反覆復……

月亮緩緩地移動著。

轉眼間一瓶紅酒已經下去了半瓶。

宋晴暖的臉頰微微泛紅,在月色下,更顯得清純動人。

秦騁喉結微動,不由伸手探去,指尖劃過女人紅潤的肌膚。

觸手冰涼,帶起一陣異樣的酥麻,嚇得宋晴暖瑟縮了下:「你要做什麼?」

她拉開距離,面露不悅地看著秦騁。

只是那點不悅,在秦騁的眼中反倒成了欲迎還拒。

心念微動,秦騁啞著聲音開口:「小暖,如果當初我站在你這邊,是不是我們就不會到現在這個地步了?」

宋晴暖對上男人的目光,忽而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說這些已經晚了,當初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卻不在,如今又來問我這些問題,有意義嗎?」

她忍不住感嘆一聲:「秦騁,這實在不是你的風格。」

「那現在來得及嗎?」

問這話時,秦騁原本帶著醉意的眸子漸漸清明,隱約帶著希冀。

——來得及嗎?

最美就是遇到你 宋晴暖逐漸笑出了聲。

「晚了。」她一字一頓,搖著頭回答。

可下一秒,她眼前倏地一暗,唇角被溫熱覆蓋。

宋晴暖瞪大雙眼,驚異地看著秦騁忽然放大的俊臉。

他吻住了她。

「唔。」

宋晴暖下意識的掙扎,卻被男人用手死死的抵住。

呼吸漸漸被奪去,就連她整個思想都有些凌亂。

隨著酒意逐漸上頭,宋晴暖剛開始的抗拒緩了下來,雙眼變得有些迷離。

「呼吸不……」

餘下的話,都堵在了唇舌間。

吻綿長又小心,帶著千萬種思緒,直到時間都仿若停止。

兩人呼吸的空擋,秦騁伸手將她抱起,徑直往房間走去。

片刻后,宋晴暖被放到了床上。

思緒回籠,她剛想要坐起來,又被秦騁壓了回去。

「小暖,不要再拒絕我了,好嗎……」

秦騁話語難耐,皺眉的表情裡面甚至帶上了一點點的祈求——

不知道是男人的話語過於哀求,還是酒精的作用。

宋晴暖竟無法在抗拒。

她的表現,讓屋子裡面本就旖旎的氣氛頓時升溫。

許久后,宋晴暖伸出手環住了秦騁的脖頸。

在他耳邊低語道:「秦騁,我……」

這一聲像是給男人鼓勵,秦騁面上難掩欣喜,動作卻越發溫柔。

外面被黑夜侵襲,室內暖陽色的光芒卻將整個房間照的耀眼。

獨家蜜寵:無賴總裁明星妻 一夜旖旎。

次日清晨,陽光從窗縫裡透進來。

宋晴暖揉著有些脹痛的腦袋蘇醒過來。

身上如同被車軋過,酸澀無比。

後半夜,哪怕宋晴暖說了再多遍求饒的話,秦騁的動作沒有半點消減。

心裡暗罵了一聲,宋晴暖正要起身,腰上忽然多了一隻手。

「小暖,不再多休息一下嗎?」

宋晴暖尋聲看去,秦騁竟然沒有走。

她愣住了,有些詫異。

一時沒有回答對方的話。

秦騁直起上半身,被子滑落,露出他多了幾道抓痕的胸膛。

昨晚兩人的一幕幕頓時湧現腦海。

宋晴暖頓時面色一紅,那幾道抓痕,是她留下的。

「你怎麼……」

「我想陪你。」

秦騁的神情無比柔和,是宋晴暖過去少見的模樣。

這讓她難免尷尬,一時間反倒不知該說些什麼。

過了一會,就聽見秦騁率先開口道:「小暖,我們重新在一起吧?」

宋晴暖一怔,臉色更是複雜到了極點。

眼下這個情況,宋晴暖拒絕的話卻是怎麼都說不出口。

秦騁也再她拒絕之前,率先道:「小暖,我給你時間,就是不要急著拒絕我。」

這話說出來,他自己都覺得有點可笑。

可宋晴暖卻長舒了一口氣,點頭:「好。」

男人的臉上終於露出笑意,看上去很滿意宋晴暖的回答。

只是,秦騁沒有注意到,點頭的時候,宋晴暖的眼底沒有半點溫度。

「我去看安之醒了沒。」

宋晴暖落下這句話,連忙起身換好衣服,離開了房間。

房門被關上,宋晴暖臉上假裝的笑意頓時消失。

重新在一起?

怎麼可能。

他們早都回不去了,早在一年之前。

等她做完那件事情,秦騁一定不會放過自己……

她起身,用最快的速度去洗手間將自己打理好。

鏡子里,女人姣好身段上若隱若現的紅痕,讓她不禁蹙眉。

這要是被看見,可怎麼解釋。

秦騁果然是禽獸,從來都不幹人事!

她費了好大的勁,好不容易收拾好,下樓已經快要九點。

妥妥的遲到時間。

安之早已經被陳媽抱著下來吃早餐,小傢伙現在沒有媽咪在,根本就不吃飯。

沒有辦法,宋晴暖只能耐著性子坐在秦騁身邊,陪著安之吃飯。

動作間,脖頸處用絲巾阻礙的紅痕,還是不小心露了出來。

陳媽是個通透的性子,頓時明白其中緣由,默默的給秦騁加了份牛排。

大補……

宋晴暖嘴角抽了抽,特別是看見秦騁憋笑的表情,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用最快的速度吃完早餐。

宋晴暖抱著安之哄了好一會,這才起身:「陳媽,我吃飽了,安之麻煩你先照顧著,我要去上班了。」

「少……宋小姐你放心吧。」

陳媽沒忍住想要改口,但是想到今天早上少爺交代的,生生的忍了回去。

宋晴暖拿起一邊的包,看都沒有看秦騁一眼,轉身就要出門。

「小暖,等一下。」

果然,秦騁還是叫住她。

宋晴暖無奈的回頭看他:「你還有事嗎?」

彼時秦騁正放下手中的餐巾,動作優雅的擦著自己纖長的指尖。

「我送你過去。」

「不用了。」

宋晴暖脫口而出的拒絕,卻不曾想秦騁已經起身:「正好順路,跟我來。」

毋庸拒絕的語氣里,還帶著別的意味…… 宋晴暖猶豫了瞬,終究還是認命一般的跟了上去。

「我送你去公司。」秦騁起身,嘴角勾起。

宋晴暖怎會讓他又招搖過市,送自己去上班。

「真的不用,你送我到附近就好。」

男人臉色微沉,不急不緩走到餐椅與過道處,擋住宋晴暖出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