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此言卻皺着皺眉頭的,總感覺有些不大對勁。

“姐,你還在想了些什麼呢?我們現在就開始錄歌吧。”

“等一下。”燕琳雪一邊說着,一邊調出了自己的那個軟件,把這10個音樂文件都導入到了其中,把前面後面一段空白的音軌給刪除掉之後,他發現了一個驚訝的事。

每一首音樂從開始有聲音一直到結束,都是正正好好的5分21秒。

這就算是一個傻子都能看出來什麼意思了,521,我愛你呀。

“姐,這是一個巧合吧。”

燕琳雪擡起了頭,哭笑了一聲看向周彤,“如果說一個的話是巧合,兩個都是,哪怕是5個我都會認爲是巧合,但是這10個一點不差,你覺得呢?而且風格節奏完全不同,不是有意策劃的能做到這個結果?”

周彤閉上了自己的嘴,她怎麼能不知道燕琳雪是怎麼想的呢,如果要是按照燕琳雪這麼一想的話,那這東西…

想到這,燕琳雪皺着皺眉頭,如果要是真的把這個東西唱出來的話,那不就相當於接受人家的愛意了嗎?那另外一邊的姜皓天?

想到這裏燕琳雪一跺腳對着周彤搖了搖頭,“這個東西我不能要。”

“姐,你不是瘋了吧?這東西是能讓我們直接就翻身的呀,你還不要這個東西啊。”

看到此時燕琳雪臉上所露出來的表情,周彤覺得就好像是在看着一個怪物一樣。

“我說了,這個我們不能要,要了關係就理不清了,你姐夫那邊也說不明白了。”

聽到燕琳雪這麼一說,周彤才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對哦,姐夫那麼有錢,實在不行讓姐夫給你寫唄,我感覺姐夫會彈鋼琴,也挺厲害的。”

周彤說了一句,燕琳雪就在邊上無奈的擺了擺手。

“行了,別開玩笑了,我現在的心情不太好,你出去幫我買杯奶茶吧。”

“好勒。”說完這句話後周彤就這樣轉身離開了,燕琳雪是越想越氣,這樣的一個好機會擺在自己的面前,就這麼看着他流逝的。

他覺得自己得找個人說一說他心中這種怨氣,跟周彤肯定是沒法說的,周彤不是說能不能理解的事情,而是她也不好意思對着周彤說出口。

正當這個時候燕琳雪想起來了,她拿起了電話,一個電話就打給了姜皓天。

“怎麼了?怎樣?是在公司有什麼事情嗎?怎麼突然想着給我打電話了呢?”姜皓天的聲音在那邊響起來了。

“都是因爲你,我這邊錯過了一個好機會。”

燕琳雪語氣的聲音之中都流露出了不滿,姜皓天自然是連忙勸說的。

“怎麼了?慢慢說,我聽你這語氣都快哭出來了。”

姜皓天心中升起一陣的心疼,如果說在此之前他有一個逆鱗就是昕兒的話,那現在他可有兩個了,還有一個誰也碰不了的,就是燕琳雪。

燕琳雪嘟嘟囔囔的就把這邊所經歷的事情,還有姜先生給他所寫的那個歌的事情都和姜皓天說了一遍。

聽到這話,姜皓天在電話那邊哈哈一笑,而在電話這邊的燕琳雪是不知道什麼意思埋怨的對着那邊姜皓天說的。

“我都是爲了你才推了這個好事的,你怎麼還這個態度呢?”

“我覺得人家也未必有這個意思,可能真的就像周彤所說的是個巧合吧。”姜皓天就說了一句,“等你回家了,晚上我們再說。”

“好。”燕琳雪嘟囔了一下嘴,正巧這個時候周彤從外面進來了,分給了燕琳雪一杯奶茶。

“姐夫怎麼說的呀?”

“他呀。”可是就當燕琳雪嘴裏面吐出兩個字的時候,一個聲音卻突然打斷了她們,叮咚一聲電腦響了,是一封新郵件。

“紫小姐,我發現了一個事情,就是我每一段音樂的音頻都是5分21秒,這個真的是一個巧合,我只是欣賞紫小姐你的實力,聽說你被貴公司打壓,這個就做一份禮物送給你,還希望紫小姐以後成名了,不要忘記我呀。”

看到這一幕,周彤眼神一下就亮了起來,高聲的尖叫了起來。

“姐,太好了,他自己都說了這是一個誤會,他沒有這個想法,而且好像跟你也是一個合作關係,想讓你出名了,以後別忘了他帶帶他呀。”

“這哪是我帶他呀,分明是人家帶我,這一次真的承了人家的一個大人情了。”

燕琳雪就在那裏長嘆了一口氣,但是此時在另外一邊的姜皓天這個時候才放下了手機長出了一口氣,沒有想到自己自己那一些小計謀被怎樣給發現了,不錯,這姜先生不是別人,正是姜皓天。

要知道他可是受過高等的音樂教育和培養的,這些流行音樂在他寫起來就像是玩一樣,說不上有多困難。

再加上有一些是他原來的存貨,這一下子就直接給燕琳雪發了過去了,他雖然知道這是燕琳雪的事情,燕琳雪也想依靠着自己的力量解決,但是姜皓天想的是能在後面幫一把就幫一把吧。


在皇朝娛樂之中的燕琳雪和周彤興奮着,在另外一邊,昕兒餐廳的姜皓天則是等待着,正好這個時候一隊黑色的悍馬車就從皇朝娛樂前面駛過了,駛向的正是姜皓天的餐廳。

車裏面坐的是陳教官和石傑,這次陳教官是興奮的。

不是因爲別的,就是因爲這個事情終於有一定的着落了。

當這一排軍用悍馬停在姜皓天的餐廳前面的時候,在邊上那些餐廳的老闆都紛紛議論着,議論着姜皓天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來歷,怎麼還都有這麼多的軍用悍馬呢?

劍魄


而他們就只能向着姜皓天的餐廳裏面看過去,也不知道餐廳裏面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事。

有人猜測是姜皓天犯了事,直接就派這特種部隊來說話了,不過大部分的人都知道這家店的老闆不是一般人。

而這一羣人衝到餐廳裏面剛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姜皓天瞪了一眼在邊上的石傑,然後對着邊上嘟了一下嘴。

陳教官小聲地對着石傑問道,“小杰,這是什麼情況?”

“那個,我們老闆的女兒那不在那裏看動畫片的嗎?等她看完動畫片的。”

“啊,好吧,我明白是什麼意思。”在邊上的陳教官也揮手,帶着那兩個警衛兵還有石傑坐在這邊上,他們是把眼神看向姜皓天的。

姜皓天是根本就沒有把眼神看他們,姜皓天只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昕兒的身上,而昕兒看動畫片的時候看的很高興,時不時的還發出兩聲嘿嘿的笑聲。

陳教官無奈地搖了一下頭,沒想到這叱吒風雲的人物竟然是一個奶爸。

十幾分鍾之後這集動畫片看完了,姜皓天拍了一下昕兒,“昕兒,你上去休息一段時間,我和幾位叔叔談點事情。”

“好。”說到這昕兒就蹦蹦跳跳向着上面出發了,姜皓天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錶。


已經中午快11點了。

“留下來吃個飯吧,吃完飯之後我們一起去新月山,東西都帶着吧。”

“當然都帶了,都帶了。” 陳教官在邊上連連的點頭,姜皓天也點了一下頭,表示自己明白了,於是就這樣他開始準備了起來。

陳教官撇了撇嘴,這姜皓天還真的是一個高人呢,做奶爸開餐廳,要知道他手裏所擁有的力量和資源可不是一般的。

反而是在邊上的石傑得意地看了一眼陳教官。

“陳教官,你這一次就慶幸吧,有多少人求着我老闆給做飯都求不到呢,他所做的東西當然是天下最好吃的。”

“什麼?”陳教官眼神之中出現了一些不可思議,他也不知道這石傑是誇大其詞還是如何。

想了一下之後,他就想出去把其他的那些士兵叫起來一起吃個飯,但是石傑連忙比了一個停止的手勢。

“陳教官,我說你得了,別把其他人喊進來了,這東西很好吃,而且等一會就爆滿了,全都是有頭有臉的人。”

陳教官雖然在實力上面很相信姜皓天,但是廚藝這上面,有頭有臉的人大中午的來這樣的一個小地方吃飯?

陳教官對此是抱有懷疑的態度,可是他11點多看到陸陸續續走過來的那些人之後,他傻了。

有不少人都是穿着西裝領帶的,而他們手中帶的表就沒有低於10萬塊錢以下的。

那些青春活潑的女孩過來身上的一些首飾啊手錶什麼的,就不知道有多少錢了。

“你今天中午回來吃飯嗎?”準備好一切的姜皓天擦擦手,拿起了手機給燕琳雪打了一個電話。

“不了,我這邊還有點事情就不回去吃了,然後你和昕兒吃吧,我們今天還是正常時間下班。”

“好的,那我安排一下我下午的行程。”

說完話,姜皓天把手機給掛斷了,就給那些食客們上了飯,之前對於姜皓天的廚藝還不太相信的陳教官在吃到蛋炒飯第1口的時候眼睛都直了。

他手下那兩個警衛兵也同樣是如此,如果要不是有石傑攔着,他們把這盤子吃了,也是很正常的事。

待到下午1:00的時候,人熙熙攘攘的都已經離開了,餐廳沒有人了,石傑也收拾完了。

在石傑收拾餐廳的時候在邊上那陳教官都看傻了,石傑這麼強,在這甘願做一個服務員的事,收拾衛生。

“行了,如果要是沒什麼問題的話,我們就出發吧,昕兒,去新月山了。”

“好,去找大黑小黑了。”

昕兒就這樣高聲叫了一聲,於是就這樣姜皓天坐上了軍用悍馬,向着新月山出發了。

看到姜皓天出來之後,在邊上的那家水煮魚館的老闆還得意的對着下面的人說,“看到了嗎?我就說這老闆不是一般人,這是被請走的,哪是被抓走的?”

那幾個年輕人看向姜皓天的眼神,都微微的有一些羨慕,也不知道姜皓天是什麼樣的身份,這軍人用悍馬十幾輛來請他一個人。

而一直到了新月山之後,姜皓天等人就從悍馬上下來了,姜皓天先是拍了拍昕兒對着他說着,“去找大黑小黑玩吧,這邊爸爸和叔叔還要說點事。”

“好。”說完這句話,昕兒就轉身跑開了。

姜皓天把眼神看向了陳教官,“陳教官,可以開始了吧?”

陳教官一點頭立刻就把那十幾輛軍用悍馬給打開了,在悍馬的後備箱裏面有一個又一個的小格子。

不同的小格子裏面擺放的是不一樣的東西,有的看起來像植物一樣,有的看起來就像是晶石一般。

“姜皓天先生,你可以在這裏挑一半,剩下的一半是我要上交給國家的,這沒辦法,要不然的話我就都給你了。”

陳教官說到這裏,臉上倒是露出了一絲不好意思的表情,好像很不好意思於他所拿出來的東西沒有辦法都給姜皓天一樣。

姜皓天的笑着擺了一下手,對着陳教官說道,“用不了這麼多,我來看一看吧。”

說完這句話,姜皓天就開始看了起來,不知道這一批天才地寶之中的質量有多少。

前兩個格子他看過去只是一些普通的花草而已,到第5個格子的時候,姜皓天一下子就愣住了,這東西還真的是少見。

兩朵黃色的小花,每一朵花的大小隻有嬰兒拳頭那麼大,但是兩根根莖最後卻長成了一根,上面還有三個結團點。

三心並蒂蓮,裏面擁有的能量還算是不錯。

想到這裏的姜皓天便把那個格子拿了下來放在了一邊,第1輛車一共有100多個格子,姜皓天拿下來了7個。

看起來不怎麼樣,這是姜皓天心中所想,可是當他看到第2個車的時候,他就愣住了。

因爲在第2個車上面,他竟然看到了很少見的火晶石。

裏面用了火屬性的力量,外面看起來就像是普通的紅寶石一樣,姜皓天能看得出來。

除了這些火晶石之外,姜皓天也看到了下邊的一個乳白色的東西,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翠玉膏,這東西自己原來在那個大陸上見到的都少。

據說這東西是出現在極寒之地之中的。雖然看起來就像是普通的雪花膏一樣,乳白色的滑滑嫩嫩的,但是這裏面擁有的靈氣可不一般。

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姜皓天不在意的就把這盒子拿了過來,隨手對着那陳教官問道。

“這是個什麼東西啊?在哪弄到的?”

“什麼東西我們也不知道,是在鳳鳴島不遠處的一個海溝,這種怎麼?這是一個好東西嗎?”


Leave a Comment